>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483章 秦岚的反击

第483章 秦岚的反击

 热门推荐:
    “公主殿下,凤凰山阵地已经被支那人攻克,北部七万部队全部陷入包围之中,我们该怎么办?”松井十根现在已经快要疯了。

    原本战场上的伤亡虽然不小,但是华夏国的伤亡也不轻,双方打得互有胜负,但是只要能够坚持住,那么最后的胜利一定是他们的,现在日本的军部正在调集军力前往南都,前期足足有着五十万的部队。

    此时的日本已经被邓阳独立军的突然崛起打乱了战争的步骤,导致他们不得不增加兵力投入。

    日本原本的作战计划认为只需要一百万左右的兵力就可以统治华夏国,但是现在局势出现变化,独立军在南都给鬼子沉重的打击,几乎是日俄战争之后日本部队遭受的最大打击,因此鬼子的军部不得不增加战争的预算。

    因为这场战争已经开启那么就没有了停止的可能性。

    攻击占领一个国家的首都,那就和这个国家不死不休了。

    老姜虽然不想和鬼子真正的打一场你死我活的国战,但是现在南都大屠杀都已经发生了,双方也在战场上死伤巨大,这个时候老姜根本没有办法和鬼子签订和平条约。

    而且鬼子也根本不舍得将他们侵占的徒弟还给华夏国来促成双方的和谈,因此现在日本只有选择大量的增加兵力,然后彻底的歼灭掉华夏国的所有部队。

    这一次鬼子的内阁已经完全震怒了,军方埋怨内阁对于战争没有充足的物资准备,导致了战场上的失利,现在鬼子国内已经陷入了一种癫狂,即便是普通的民众也被鬼子宣传的占领华夏国而疯狂。

    鬼子在宣传中,宣传占领了华夏国之后,每一个日本人都能够拥有众多的土地,这个自古以来都没有走出岛屿的国家陷入了一种集体的疯狂之中。

    日本人口高达五千五百万,但是仅有区区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而且还有众多的山地,导致鬼子国民人均土地占有量非常的少,因此这些鬼子的百姓对于土地有着比华夏国百姓还要癫狂的向往。

    这也是鬼子发动这场战争得到他们国民支持的原因。

    日本内阁并没有将南都战事失利告诉国民,同时军国主义的日本之中,军方的声势和权利是非常大的,现在这些军方的代表正在进行逼宫,而历史上的原本此时还没有开始争夺首相位置的东条英机现在已经开始利用军队的势力进行逼宫了。

    因此日本内阁迫于压力对于华夏国的日本部队进行支援,以谋求一场胜利,然后稳固内阁的位置。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此松井十根以为自己一方胜券在握,因为只需要打成平手,当长江水为上升之后,他们的军舰和部队就能够一路直接从长江水道进入,然后攻击华夏国的部队。

    虽然独立军的战斗力很强,但是和日本军队相比也就差不多而已,虽然在战术和部队士兵的训练上独立军和鬼子的作战部队相差无几,但是鬼子的部队却拥有华夏国部队无法拥有的优势。

    比如空军。

    一旦日本的战争机器运转起来,大量的空军到来,那么华夏国的部队将面临巨大的威胁。

    这也是邓阳为什么要在长江水为上升之前击溃鬼子的原因,因为邓阳他也没有把握能够抵挡住鬼子的空军攻击。

    飞机飞在天上,邓阳手中虽然有着不少的防空武器,但是他的防空武器大多都是高射机枪,本身的威力就不大,同时弹药的供应也有限,世界上任何一场战争都没有地面防空武器歼灭对方空军的列子发生。

    因为即便邓阳有着海量的防空武器,他也不会去想要用这些防空武器歼灭鬼子的空军,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邓阳此次的突然袭击,几乎押上了自己所有的火箭弹,如果这次战斗不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只能够用人命去填了。

    好在他的攻击胜利,鬼子的部队在进攻之中毫无抵抗之力,面对邓阳使用的燃烧弹已经让鬼子士兵的内心中充满了恐惧。

    秦岚眉头紧皱着,邓阳现在对他们可以说是步步紧逼,现在西线的防线被从中间直接切断,如果不能够重新打通,那么北部的日本军队绝对有死无生。

    她现在也非常的着急,但是邓阳行军作战布置的无比严密,他相信既然邓阳派出部队切断了南北两房的联系,那么她想要重新打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加让她无奈的是他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反制措施。

    同时更加糟糕的是,那个国际战场观摩团已经落在了邓阳的手中。

    她知道邓阳不敢杀那些外国人的,同时也没有必要去杀。

    这才是她最为担心的。

    甚至在秦岚看来,邓阳杀死那些欧米国家的观察员更好,这样日本就可以反过来指责邓阳了。

    但是秦岚知道,邓阳肯定不会那样做,邓阳在秦岚看来就是一个狡猾到极点的狮子,会利用所有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因此邓阳一定会利用那些观摩团去打击日本人在国际上的声誉。

    同时秦岚也明白,像邓阳这种心狠手辣且有狡猾如狐的人,定然能够轻易的将那些老外玩转在手心上,到时候邓阳的名声更加如日中天,而他们将成为邓阳掌控华夏国的一个垫脚石。

    当然邓阳根本不是像秦岚想的一样想要掌控华夏国,但是现在在外人看来,邓阳就像是子准备和老姜争夺国家领袖的位置一样。

    “派出一千名特战部队,攻击邓阳的指挥部,同时给我尽可能的崇尚凤凰山,趁着华夏国部队没有来得及返回尽可能的将那些国际观摩团的人杀掉。”秦岚的眼中闪烁过一丝残忍的杀机。

    她的主要目标不是邓阳,而是那各国的观察员,在秦岚看来,想要斩首邓阳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支强大的华夏国特种部队就是邓阳一手组建起来的,而且他们日本军队中的特战队现在使用的训练方法几乎都是从华夏国独立军特种部队偷学过来的。

    想要在特种部队宗师的面前去进行特种部队斩首行动,这几乎就是找死。

    不过秦岚相信,即便自己杀不死邓阳,但是却可以杀死那些欧洲人的观察团,只要将那些人杀死,随后日本方面死不承认,指责华夏国部队在战场上屠杀国际观摩团,那么这件事情必然会让各国集体向华夏国进行施压,同时他们的情报人员还可以利用邓阳现在的声望挑拨独立军和中央军的关系。

    这样一来就会使得独立军与中央军产生冲突,对于他们日本军队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邓阳看着面前一个个灰头土脸不知道被士兵们从什么地方挖出来的各国观察员,尤其是那个叫做雅克.菲尔丁法兰西人这个时候已经在双腿发抖惊恐异常的看着邓阳了。

    邓阳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法兰西军官,此时这个名法兰西军官的双腿之间一片泥泞,即便距离很远也可以闻到一股尿骚味。

    邓阳看着压着这些外国人的一名士兵出声问道:“怎么,你们虐待他了?”

    “报告军座,没有,他是看到我们战斗吓得。”这名特种部队士兵笑着说道。

    以前华夏国人对于洋人有着无比巨大的恐惧感,因为从十八世纪华夏国被英法两国打开国门之后几乎都是被这些洋鬼子欺压在头上,因此对于这些洋人有着很大的畏惧感。

    但是这次的战斗让这些士兵看到,这些洋人也根本没有多大的胆子。

    这个雅克.菲尔丁之所以会尿裤子,不是华夏国的士兵激昂枪口瞄准了他的脑袋,完全是因为他看到了华夏国士兵和鬼子士兵在一起拼死搏杀的场景。

    雅克.菲尔丁脸上的肌肉在抖动,双腿依旧瑟瑟发抖,他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当时看到的场景。

    当时他躲在一个战壕的拐角,哪里有着一个防炮洞,当时他所在洞穴里,但是却看到两个扑倒在地上相互厮杀的双方士兵。

    那两个士兵都是非常的疯狂,他看到那个鬼子兵一刀捅进了那名华夏国士兵的肚子,随后狠狠一拉,鲜血狂喷,甚至都能够看到里面的肠子。

    当时他以为那个华夏国士兵一定要死掉了,但是他没想到那名华夏国士兵就如同钢铁铸就的铁人一样,根本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口,手中的匕首掉了,那名士兵抡起一个鬼子掉落的钢盔就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砰砰……一声声的拍打声,当时雅克.菲尔丁的眼睛都直了。

    因为那个鬼子兵被敲击一下就几乎没有了反抗之力,脑袋被那名华夏国的士兵死死的摁着,脑袋偏向他所在的方向,瞪大的眼睛疯狂的惨叫。

    而那名压在鬼子身上的华夏国士兵如同疯了一般,脸色无比狰狞,一下一下狠狠的用头盔砸着鬼子兵的脑袋,一声声的撞击声,每一下都无比的用力。

    随着一次次的击打,雅克.菲尔丁甚至看到那脑浆开始迸溅出来,而那个鬼子兵居然在这样的请胯下居然还没死,嘶声惨叫着,口鼻在不停的涌出鲜血,双眼直瞪瞪的盯着躲在防炮洞中的雅克.菲尔丁。

    看着那个鬼子兵满脸的鲜血,如同魔鬼一般的样子,雅克.菲尔丁当时就觉得脑袋轰隆作响,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场景。

    而真正让他惊恐的事情并不是这个。

    那名华夏国的士兵在杀死了鬼子兵之后,随意死掉了自己身上的一块布料,紧接着往自己的腰上一系,然后再次站了起来,就好像没有任何伤势一样。

    当时的雅克.菲尔丁在祈祷这个华夏**人不要发现他,他内心中已经无比的恐惧了。

    然而就在他盼望着自己躲开一劫的时候,忽然那个满脸都是鬼子脑浆鲜血的华夏国士兵忽然看向了他,随后咧嘴诡异一笑。

    就是这个笑容,吓得雅克.菲尔丁大声尖叫,下半身不由的一抖才有了现在这个摸样。

    即便到现在他看到身上穿着特种兵作战服的华夏**人也发自内心的惊恐,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恐怖的魔鬼。

    邓阳听着这个士兵将事情讲了一遍,不由的笑了起来,现在的法兰西比一战时候简直衰落太多了,怪不得一战的时候他们顶住了德意志四年的进攻,但是在二战开始的半个月就丢掉了首都巴黎。

    “好了,将他们呆下去,同时做好准备,我想鬼子一定会进行反击的。”邓阳看着南部鬼子的部队一阵骚乱,他知道鬼子的部队一定是准备反攻了。

    但是邓阳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在这样的时候他相信那个女人一定会进行一场反击,然而他却要为那些鬼子准备一个永生难忘的大礼。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