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490章 鸿门宴

第490章 鸿门宴

 热门推荐:
    你的麻烦来了。

    白重喜出声说道。

    不过邓阳却摇摇头:“不用管这些跳梁小丑,说说吧,我的第三个条件你们答应不?”

    这!

    白重喜再次沉默下来。

    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你知道这样做的代价吗?如果失败,我们可能会给咱们的民族和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

    邓阳摇了摇头:“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但是你觉得战争结束之后,那些国家还有能力过来吗?”

    “这,他们毕竟是世界上的强国。”白重喜摇着头说道。

    但是邓阳却毫不在乎的说道:“强国也有衰落的时候,古往今来多少强国因为战争而泯灭衰落,又有多少的国家因为抓住了战争机遇从而一飞冲天。”

    “这不一样,咱们们要什么没什么,怎么去和他们斗?这简直就是在找死,我不同意这样的计划,这样的计划会让咱们整个民族面临一个生死存亡的危机。”白重喜脸色一片铁青,他认为邓阳这样的一个计划简直就是疯了。

    然而邓阳却是说道:“你猜鬼子什么时候进攻广州和南宁?”

    白重喜微微一愣,不明白为什么邓阳忽然说道这个,不过他还是说道:“一年之内,鬼子在内地受到阻隔之后,就会攻击东南沿海。”

    “桂军可否守住两广?”邓阳再次问道。

    “广州和南宁可能不行,但是鬼子也别想再进一步。”白重喜非常自信的说道。

    “那如果鬼子在内陆和两广尽皆遭到阻隔难以再进一步的时候,你说他们会怎么做?停战吗?”邓阳笑了笑。

    “不可能,鬼子的这次战争几乎是倾国之战,根本没有停下来的可能,他们如果停止,那么将被我国巨大的人力资源,和辽阔的大地急速的消耗,他们根本撑不住,而且一旦双方出现长时间的僵持,必定会让欧米列强对我们进行支援,毕竟没有人想要看到一个强大的日本出现在世界上。”白重喜对于世界的格局也能够看得很清楚,当即回答道。

    邓阳点点:“那你觉得之后鬼子会去那?我说的是欧洲开战之后。”

    恩?

    白重喜微微一愣,随后脸色微微一变。

    欧洲的战争,在一年之前可能还没有人敢说会爆发,但是现在在三九年已经看到了端倪。

    德意志人吞并了匈牙利和捷洛伐克,已经让英法等国退让到了极点,再加上德意志和沙俄签订了秘密条约之后,德意志的军事实力已经在飞速的进行发展了。

    以前的时候德意志人发展军队还是偷偷摸摸的,但是在占领了莱茵区之后已经开始明目张胆起来,在世界各地,只要有德意志使节和英吉利使节的地方,双方可以说是针锋相对,这和十年前一战结束的时候双方地位的变化非常大。

    两国的矛盾再次尖锐起来,单反有点脑子的人也能够看出来,现在这两个国家已经走到了一个即将爆发战争的边缘。

    一旦两个国家再次打起来,说不得又是一场一战时期的恐怖世界大战。

    而日本作为德意志的盟国,到时候很可能对东南亚甚至是印度发动攻击。

    “难道你认为?”白重喜眼中闪过巨大的震惊,这次不是因为邓阳计划费震惊,而是因为邓阳那匪夷所思的判断。

    如果日本真的进攻东南亚,那么绝对会引起英吉利和法兰西的震动,到时候他们就有机可趁。

    但是他还是不明白,即便是有机可趁,但是工业基础薄弱的他们也不可能变成强大的国家。

    邓阳呵呵一笑,自然知道白重喜担心的是什么他悠悠的说道:“对于未来发展和武器装备你可以放心,我们没有,我们不能造,但是有人会送给我们的,你说当印度面对巨大威胁的时候,英吉利和他的亲爹米利坚会不会支持我们,要知道从他们本土派兵过来实在是太遥远了,而我们和日本又是交战国。”

    “啊……这样……这样一来……”白重喜眼中露出无尽的精光,似乎发现了一片新大陆。

    猛然间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一股前所未有的使命感出现在他的心头,他知道,他知道这是华夏国一族三千年难得一遇的机会。

    “好,我代表桂军答应你的三个条件,我回去之后立即和德邻兄商议,我相信他会同意的。”白重喜被邓阳说服了。

    虽然这个白重喜在历史上因为和太祖作战并没有太多的好评,但是不得不说他们也是这个时代的民族精英,并且和被严重腐蚀了的果党内部比起来他们还是比较清廉的,哪怕是阎西山的晋绥军也无法和他们相比。

    “好,我就说健生兄和德邻兄两位都是爱国之士,在这样的机会面前定然不会畏惧不前的。”邓阳笑着说道。

    白重喜一脸的苦笑,他也没想到自己来到这里之后居然被邓阳给说服了,不过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错误,从这次的谈话之中他已经了解到邓阳这个人了,对于邓阳越是了解,他认为和邓阳的独立军进行合作就越是有必要的,而且对于邓阳更加的放心。

    以前他们还一直担忧着,因为邓阳实在是太强势了,就如同一只刚刚出山的猛虎,带着无以匹敌的强大凶悍气势,和邓阳合作他们还怕自己是与虎谋皮那。

    但是这次谈话之后,他们知道邓阳不是饿虎,而是一只华夏神龙,在这条神龙看来,在自己的老窝里窝里斗是极为不屑的。

    同时邓阳的部队军事实力强大,只要邓阳还活着,那么独立军的部队将会更加强横,到时候桂军可能都不会放在人家的眼中,因此他们也不用担心被邓阳吞并的问题。

    其实按照李宗人说的,如果邓阳真的能够带领这个已经沉沦了数百年的民族走出泥潭,那么他们交出兵权也不饿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

    两人已经谈妥了事情,这个时候白重喜才恢复之前的谈笑风生,对着邓阳说道:“好了,咱们的问题已经结束了,现在咱们去看看外面的事情吧。”

    邓阳微微一笑:“好,我就要看看顾墨三想要搞什么幺蛾子,这家伙倒是很胆大啊。”

    “你可别小看了整个顾墨三了,这家伙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而且手段极其老练,说不准什么时候你就有可能别他阴了一把。”白重喜的脸色非常严肃,顾筑同毕竟是北伐时期的高级将领,其声望还是非常大的。

    但是邓阳却并不觉得这个家伙有什么可怕的地方。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就让我狠狠的在他的脸上打上一把吧,省的他在我面前如同一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来烦我。”邓阳丝毫没有将顾筑同放在眼里。

    白重喜不由的微微一愣:“难道你认为你的二十万多万人能够打败顾墨三的五十万大军?”

    “哈哈,五十万大军,如果是鬼子的军队,我会毫不犹豫的进行撤退,因为即便能够和鬼子打个势均力敌,也会损失惨重,但是要说他们。”邓阳冷笑一声。

    “要是说这些主干已经完全**的中央军,即便是他一百万人我也能够给他杀个七进七出,只不过现在是国战时期,我不想与他们争斗罢了,如果早生五年,在中原大战时期,说不得我就将老姜打的底朝天。”邓阳现在已经和南都的部队汇合了,对于顾筑同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畏惧。

    如果这个老家伙敢于出什么幺蛾子,那么邓阳也不会跟他客气。

    “卫兵,怎么回事?”邓阳对着门外大喊一声。

    顿时一个卫兵立即钻了进来。

    “报告军座,新人南都战区总指挥官顾筑同派人来面见军座。”卫兵大声的说道。

    邓阳点了点头:“让他给我滚进来,在外面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邓阳的话音一落,外面的争吵声立即停息了下来,很快一个中央军的军官就走了进来。

    这名中央军军官一张国字脸,看上去菱角分明皮肤白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官宦子弟,不过也同样可以看出其也不是混吃等死之辈。

    “邓将军,您的架子倒是很大啊,我身为总指挥的副官来到这里都被检查,而且还让我在外面等。”来人脸上满是怒气,对着邓阳大声说道。

    邓阳呵呵一笑,低着头喝了一口茶看了看白重喜,却没有瞥一眼来人。

    “说,你的姓名,你的职位。”邓阳的声音冷漠的在指挥室内回荡。

    恩?

    来人脸色更加阴沉,怒气冲冲的说道:“我是孔家辰,南都战区指挥部大校高级参谋官,怎么,邓将军认为我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吗?”

    “哦,孔家辰,孔家的人,倒是很猖狂啊?”邓阳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四大家族啊,是此时华夏国全是最大的四个家族。

    “哼,知道就好,我是代表顾长官前来的,你居然敢让我们在外面等,我看你这个独立军军长是不想做了。”孔家辰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趾高气扬的看着邓阳。

    白重喜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这可是独立军的创始人和掌控者啊,尤其是这次南都大捷之后邓阳已经在声望和实力上能够和老姜平起平坐了,这个小不点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居然这样和邓阳说话。

    他的来上一片铁青,有种想笑的冲动,这简直是作死的节奏啊。

    “想笑就笑出来吧,傻逼总是有的!”邓阳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站了起来,在一米七三的孔家辰面前邓阳的身高还是高出对方一头的。

    他缓缓的走到孔家辰的身边,瞥了对方一眼露出一丝戏谑:“孔家?真强势啊,在我二十多万大军之中居然敢对我出言不逊,小小的大校仗着家室和后台居然敢和我这个中将怒吼,不得不说你们中央军是已经烂到家了。”

    “恩?”看着邓阳那硕大的提醒,以及充满了爆发感的气势,孔家辰不由得后退几步。

    气势这个家伙的来意他早就知道了,在中央军的内部安插细作简直太简单不过了。

    “来人,将整个家伙给我拉下去打三十鞭子给他张张畸形,告诉装甲师和第一特种团,咱们去参加鸿门宴了。”

    说罢邓阳转过头看着身后的白重喜:“怎么样健生兄,要不要和邓某人一起去看看这位顾总指挥的雄姿,顺带着参加参加他的鸿门宴?”

    “哈哈,有何不可,有虎狼之师随行,天上地下何处去不得。”白重喜痛快一笑,他也没必要隐藏了,因为中央军肯定知道他的到来。

    既然这样,不入展开第一次合作吧。

    只是他没有想到,第一次合作就会在老姜的脸上打上那么重的一巴掌。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