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519章 急切的扳平禽三郎

第519章 急切的扳平禽三郎

 热门推荐:
    嘭嘭嘭……

    一声声猛烈的撞击声,邓阳甚至能够听到飞机机身木质结构碎裂的声响。

    “扑哧……轰……”

    啊……

    机身前方传来传来一阵子弹击中身体的声响,邓阳他们不由得向前看过去,只见两名担任驾驶员的特种兵已经被密集的子弹击中,趴在驾驶台上已经没有了声息。

    邓阳他们感觉到巨大的危险,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飞机再次轰然传来一声巨响。

    咔嚓……轰!

    剧烈的碰撞将整架飞机撞得直接在空中横飞了出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邓阳他们看到一架鬼子的战斗机轰隆隆的冒着尾烟径直向着地面撞击了过去。

    “该死的鬼子!”邓阳来不及为两名牺牲的士兵悲哀,鬼子的这架飞机在最后选择了正面攻击,虽然成功的将专机驾驶员击毙,将整个机身击伤,可是他的躲闪没能成功,直接撞在了飞机的尾翼上。

    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整架飞机之中充斥着浓烟,并且倾斜向下俯冲下来。

    好在飞机的双翼完好,因此即便是被装上了发动机,也能够平稳的滑行一段时间。

    不过邓阳知道这点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是极其短暂的。

    “你们两个负责保护卫将军,准备跳伞。”邓阳知道现在必须跳伞了,虽然他并不能够猜测到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在哪里的,按时不管现在在什么地方,即便是在鬼子的军队包围之中他们也需要跳到地面上才会有着生路。

    呼呼呼……

    一个个身影快速的从打开的舱门向着外面的天空之中跳了过去,一瞬间六个身影直接从飞机上一跃而出,而那架专机也如同无头苍蝇一般想和远处斜刺里的冲击过去。

    此时已经接近黄昏,虽然在西方还有这一个通红的太阳,但是这种情况下光线并不算是多好。

    这是邓阳他们的机会。

    “打开降落伞!”邓阳对于跳伞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前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知道跳过多少次,因此在接近地面三五百米的位置,他毫不犹豫的将自己降落伞的启动开关拉动。

    呼啦……

    降落伞立即打开,巨大的伞布一瞬间让邓阳的身体再次拉升。

    而与此同时其他几个人也快速的跟随着邓阳拉动自己手中的启动开关,随后一朵朵巨大的白色花朵呈现在这黄昏的天空之中。

    邓阳叹息一声,这种时候打开降落伞其实是错误的,他不知道现在这里是哪里,但是他知道一定会有着鬼子的部队在地面上准备着。

    此时的天空还没有陷入黑暗,他们这巨大的降落伞很容易就被鬼子发现,因此邓阳不由得抓紧了自己手中的匕首,只要进入地面,那么肯定会有着一场恶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东南风吹了过来。

    呼呼呼……

    狂暴的风声在邓阳的耳边响起,降落伞不受指挥的开始疯狂的晃动起来。

    “不好!”邓阳的脸上猛然一惊,跳伞的时候最不愿意遇到的情况就是这种大风天气,狂风不但会使得脚落地点发生巨大的偏差,同时也会使得降落伞的各个绳索相互纠缠,很容易影响降落伞的正常使用。

    降落伞在降落的时候,从上往下坠落,虽然也能够带起巨大的风力,但是那股风是自下而上的,因此并不会影响降落伞,不会使得降落伞发生旋转。

    剧烈的大风,其实在地面上不过是三五级的风力的,但是在数百米的高控制中却让人骇然无比。

    邓阳的身体在降落伞的巨大力量带动之下,很快和其他分分散开来,甚至邓阳能够看到几名士兵正在疯狂的想要和自己接近,然而降落伞这个时候根本没办法操控。

    降落速度因为大风的出现导致意外发生,一个个士兵和卫力皇等人都和邓阳分散的极远。

    降落伞在没有风的强狂下,一般降落的时候速度并不是很慢,即便有着地面的升力也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从几百米抵达地面。

    可是一旦有着狂风的出现,那么就会导致降落伞平行飞行很长的时间,虽然速度不会太快,但是在高空却更容易导致最终的降落地点出现巨大偏差。

    邓阳紧了紧自己手中的匕首,作为特种兵,他知道在降落伞落地的第一瞬间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割断身后降落伞的绳索,脱离降落伞的束缚才行,这样在遇到敌人的时候才能够尽可能快的反应过来,不会因此而导致自己坐以待毙。

    邓阳距离地面越来越近,这个时候他已经能够看到地面上的场景,之间在夕阳西下的光线下,脚下是一大片的森林,这里是华北,森林主要的植物是针叶松和阔叶杨树林。

    松树还好一些,高度大多都在六七米最高不到十米,但是杨树的高度有时候甚至能够达到三十米以上。

    邓阳现在必须尽可能的操纵降落伞,哪怕是不能够做出较大程度的改变,也必须躲开那些高高的杨树,因为杨树太高,而且树梢光秃秃的一旦被顶层的树梢挂住,那么邓阳想要下来都有些困难。

    十几米的高度直接跃下,这几乎是一种找死的行为。

    不是说这么高的高度会导致自己死亡,而是因为惧怕受伤。

    即便是邓阳有着**的技巧和强悍的身体,但是从这么高的位置坠落下来,那么不死也是绝对会受伤。

    在这样敌人环绕荒山野岭的区域内受伤,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事情。

    呼……呼……

    坠落带起的风声不停的在邓阳的耳边响起,忽然之间邓阳感觉坠落的速度稍微有点加快,这是因为他已经距离地面越来越近了,降落伞伞包内承受的能量已经减少了很多,因此逐渐难以支撑他的体重。

    咔嚓,咔嚓……

    一声声的碰撞声,和树枝折断的声响响起,邓阳的神色猛然一变,因为在他的面前一个巨大的树干正在自己的正前方。

    如果邓阳此时不立即采取措施,一旦撞到了这个足有三四人环保的大树上,那么铁定是会身受重伤。

    邓阳急忙一挥手,锋利的匕首在嘶啦一声将身上的降落伞绳索直接斩断,随后伸出双臂,向着一根大腿粗细的树枝抓了过去。

    轰!

    邓阳感觉自己身上一阵剧烈的痛痛,同事双手上传来刺骨一般巨大的灼热感。

    邓阳知道,自己抓住树枝的那双手绝对已经被树皮磨损的鲜血淋漓,之前他在最关键的时候割断了身后的绳索,这使得他虽然破开了降落伞的束缚,但是却同事身体上还带着巨大的惯性,这样撞击到这根巨大的树枝上还有着很强大的冲击力,因此使得他受到创伤。

    呼吸!

    邓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双臂猛然一用力,身体猛然一番,如同后世的单杠运动员一样,身体猛然间一个旋转,随后稳稳的贴在树枝上面,只剩下粗壮的树枝在疯狂的颤动。

    邓阳的双眼之中闪过一丝冷光,双眼紧盯着前方,如同一只树懒一样,快速的倒退着向着后面的大树主干退了过去。

    这是一颗百年以上的大树,上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树瘤个密密麻麻的粗壮枝干,在树干分叉的地方甚至有着一个半米左右的空隙,四周有着五根粗壮的主干弯曲着向上延伸,主干的身上,还有着密密麻麻的小树枝,茂密的树液让这里显得极为隐蔽。

    邓阳毫不犹豫的将身子隐藏在着茂密的树液之中,挥手将身边蜘蛛的蛛丝扫开,随后将自己的匕首插在自己大腿左侧的剑鞘里,端起自己的冲锋枪就看向西面的方向。

    鬼子,哪里有着一个小队的鬼子最少有七八个人。

    邓阳同时瞥了一眼自己距离地面的距离,有差不多四五米高,这么高的距离,邓阳还不能够冒险直接跃下去,因为一旦扭伤,那么很可能被鬼子瓮中捉鳖。

    邓阳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躲藏,然后伺机而动,最好的方式就是消灭这摸过来的一队鬼子,当然这得等到天黑之后。

    这个时候邓阳在这里是最为安全的,因为降落伞是挂在三十米外的另外一颗大树上,鬼子到来之后其主要的目标绝对就是那一颗大树的周边区域,而不是这里。

    同时在华北的树林有着非常奇怪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地面的植被并不是很多,现在树林中的草木并没有长起来,那些小树此时有的叶子只有拇指大小,野草才只有一二十厘米高,专业那个的高度根本难以在现在还算是明亮的黄昏遮挡住他的身形。

    此时的鬼子身影邓阳已经能够看到,距离他这里不过一两百米远,虽然有着一颗颗的树木阻挡人,按时一旦邓阳跳下去逃走,很可能被鬼子发现。

    而且邓阳还发现,这些鬼子正是他的老对手鬼子特战队。

    鬼子的特战队在南都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打击,差一点就将他好不容易组建起来的军工厂给摧毁。

    鬼子的特战队虽然不至于强过邓阳的特种部队,但是其战斗力也不容小觑。

    对于这种以斩首和突袭为主的部队,不管是谁都要万分小心,尤其是邓阳这种现在只有单身一人的情况下,更加需要小心翼翼。

    如果现在是黑夜,邓阳有把握让这个七八个人的鬼子小队全部下到地狱去见阎王,但是现在的天色还尚早,如果邓阳行动,那么对于他自己来说非常的危险,因此只能够等待,等待鬼子自己搜索不到自己撤退,或者到了晚上邓阳才能够开始行动。

    在邓阳所在的大树百米左右意外,一个鬼子的军官带着身后的七个鬼子兵小心翼翼的前行,他的脸上充满了警惕,一个小队的鬼子更是在战斗的时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他们的行动非常的专业,看上去和邓阳手下的特种部队相差不多,可是唯独少了邓阳手下特种兵部队的那种密切的配合性。

    鬼子这个民族是一个个人主义强烈的民族,其个人主义比团体意识更加强大,因此在鬼子的军队之中总有很多不服从军令的鬼子兵存在。

    因此即便他们模仿独立军的特种部队的,按时那种相互依赖的团队精神他们却丝毫无法学会。

    扳平禽三郎非常的急切,到那时也异常的小心。

    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在非常广泛的区域内对有可能出现的华夏国高级军官进行抓捕或击杀。

    因此他们足足一个旅团近万人的特战队部队被分散到苏北到大半个山东的区域。

    这一次他们自己其实都非常的疑惑,因为扳平禽三郎的弟弟甚至带着小队深入了现在华夏国中央军控制的南山东和苏北区域。

    然而却并没有被告知什么危险,甚至他们得到的军令上面命令他们不得和华夏**队交战,一旦和华夏国部队起了冲突,那么立即判断是否有着他们需要抓捕的华夏国高级官员,如果有的话立即将其歼灭,如果没有则立即退走。

    这让他感觉,似乎他们追杀的这个人有着非常高的地位,这个人显然让他们的军部和华夏国的高层达成了某种默契。

    扳平禽三郎觉得这真是华夏民族的悲哀,一个这样的政府怎么可能带领这个古老的民族重新再起。

    为了能够消灭异己,华夏国的中央政府甚至能够和现在正在侵占他们国家,和他们进行交战的敌人进行合作,这在扳平禽三郎看来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非常的同情那个被华夏国中央政府抛弃的高级官员,他甚至认为在这样一个国家里担任官员和参加军队简直就是一种悲哀。

    在明治维新以前,没有任何一个日本人想过他们能够击败强大的华夏国,这里实在是太大了,领土面积足足是他们的三十多倍,人口是他们的十倍,面对这样一个巨无霸,一个从数千年前一直领先和压制着他们的国家他们从内心里就有着巨大的畏惧。

    然而现在他们却脚下踩着这个巨大国家的土地,他们已经在华夏国占领了超过十个日本面积的巨大领土,而且都是肥沃的土地,现在扳平禽三郎相信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他能够抓住或者击毙这个华夏国的高级军官,那么一定能够得到巨大的奖励。

    这是军功,一个巨大的军功。

    在别的小队都在等待的时候,他不停的用望远镜观望着天空,因为他知道,这个华夏国的高级军官很可能是从天空上坠落下来的。

    日本人对于空降几乎不了解,但是扳平禽三郎却比别的鬼子多了一个心眼。

    刚刚那架巨大的专机坠落的时候,很多的鬼子都发现了,因为在专机坠落之前,鬼子的战斗机已经头撞在了森林外的山地上,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紧接着他们发现了华夏国的飞机坠落。

    很多的鬼子部队都向着飞机坠落的地方冲了过去,他们认为很可能那些华夏国的高级人员已经和飞机一起坠落在地面上了。

    然而扳平禽三郎看到了几个奇怪的东西,安歇东西就像是一朵朵小花一样在天空中飘荡,虽然不怎么起眼,毕竟在那么高的高度上即便是直径近十米的降落伞落在地面人员的眼中也是很小的。

    可是扳平禽三郎有着一种感觉,那就是他们的目标很可能就是那些东西。

    其实就算是老姜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邓阳的降落伞也是直接从那几个米国飞行员教官的身上直接购买过来的。

    在当初邓阳绝对乘坐飞机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毕竟对于这个时代的飞机,邓阳还是非常小心谨慎的。

    邓阳当初没有想到老姜会这么的阴狠,当然他明白即便是当初他选择其他的行动方式,只要不是带着大军前进,那么都会遇到袭击。

    如果从长江水道向东,那么邓阳在江面上就极有可能遭到袭击,甚至会遭到鬼子军舰的截杀。

    如果他是坐火车,那么火车甚至都可能出现意外,绝对也会遭遇到鬼子的间谍杀手。

    老姜这是给他布置了一个几乎无解的阴谋,不管邓阳选择什么,只要邓阳急着返回,那么都会遭遇不测。

    邓阳的内心之中有着愤怒,但是他更清楚现在自己应该冷静。

    鬼子正在一点点的向他接近,他甚至看到一个鬼子正在他脚下的树干旁边小心翼翼的向着降落伞的方向摸了过去。

    邓阳手中的冲锋枪已经拉动了保险,随时准备对发现他的鬼子进行射击。

    虽然枪声很有可能引起更多的鬼子注意,但是现在邓阳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在遇到最危急的情况下邓阳必须尽可能快速的将这些鬼子见灭掉。

    鬼子兵非常的小心,一个个鬼子兵抱着只的南部百式冲锋枪紧张无比的将邓阳割掉的那个降落伞包围住,降落伞在地面上差不多十米左右的位置,那也是一颗巨大的树木,鬼子兵将其包围住之后这才开始接近。

    鬼子的这一招非常的凶悍,几乎是在用自己部队士兵的生命作为赌注。

    他们之中有六个人将冲锋枪对准了树干方向,另外两个鬼子兵则迅速的接近树干进行检查。

    鬼子的这种行为,就是以那两名鬼子士兵作为诱饵,恐吓和吸引隐藏着的敌人。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邓阳他都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因为这个时候邓阳如果隐藏在那颗树木上,如果邓阳不攻击,那么那两个鬼子兵会很快的发现他,到时候也会被鬼子抓住或者击毙。

    然而如果攻击鬼子,那么其他的六个鬼子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将他击毙。

    鬼子这种以命换命的方式非常的凶残,而且毫无解决方法。

    不过很可惜,鬼子并不知道,邓阳并不在他们所接近的那可大树之上。

    “八嘎,上!”扳平禽三郎看着前方两个畏畏缩缩的士兵,鬼子的战斗意志是很强,但是每个生命对于死亡都有着畏惧心理。

    这两个鬼子知道他们的作用是什么,他们再赌博隐藏着华夏**人不会选择开枪,因为在那么多士兵的包围之下,开枪就等于暴漏自己,就等于是死亡。

    然而没有人能够保证这是绝对的,只要隐藏着的华夏**人扣动手中武器的扳机,那么他们这些人就会立即变成一具具的尸体,因此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

    这两个鬼子的内心里也充斥着对于死亡的畏惧。

    现在扳平禽三郎正在催促他们上树检查,因为他们很怀疑跳伞的华夏**人就隐藏在这棵大树茂密的树叶之下。

    鬼子对于爬树非常的生疏,因为在鬼子的国家,除了他们大面积栽植的樱花树意外,几乎没有太过容易攀爬的树木,而且由于鬼子的身高实在是太矮,因此他们面对这些高达的树木也有着很大的困难。

    在后世的历史记载之中,鬼子的身高普遍比当时的华夏国百姓矮上十公分,按照当时的华夏国普遍身高,那就是一米六五到一米七左右。

    也就是说当时的鬼子身高则是一米五五到一米六左右,一米六在鬼子之中已经算是高的了。

    那些对于华夏国百姓并算是太高,攀爬起来也不算是太费力的树木,对于鬼子来说就是一个非常难以攀爬的东西,看看鬼子那因为长时间盘坐导致的罗圈腿就知道他们对于爬出并不在行,再加上他们那矮小的身材,因此越是粗壮的树木他们越是难以攀登。

    “八嘎,你个蠢货,你蹲在下面让他踩着你爬上去。”扳平禽三郎看着两个磨磨蹭蹭的鬼子兵忍不住怒吼一声,对着两个鬼子兵怒吼一声。

    两个鬼子兵在扳平禽三郎的训斥之下不情不愿的开始了攀爬,一个鬼子兵矮下自己的身子,另外一个鬼子兵急忙才在对方的将搬上慢慢的向着上方的粗壮树枝摸了过去。

    呼哧!

    一个鬼子兵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爬上了那棵大树四五米高的树杈,随后慢慢的利用树干上密密麻麻的枝条开始向上攀爬检查。

    “小分队长阁下,没有,上面什么都没有。”上树的鬼子兵对着下面的扳平禽三郎大喊着,那个鬼子兵在上面并没有发现任何敌人。

    扳平禽三郎眉头一皱:“八嘎,不可能,我明明看到那个支那人被这个奇怪的东西带着一路飞到这里的来,支那人一定在这里。”

    扳平禽三郎相信自己的眼睛,当时他手中的望远镜清楚的看到一个身上穿着似乎是高级军官服装的华夏**人向着这个地方落下,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看错。

    而且他更加知道,在他们追过来的时候这个华夏国高级军官还在向着这里飞行,因此他敢断定,那个华夏**官就在这一带。

    “八嘎,分头搜索,留下两个人在这里监视。”扳平禽三郎不由的愤怒大吼一声,眼见到手的功劳居然就在他的眼皮子低下消失不见了,这怎么能够让他不愤怒。

    邓阳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一队鬼子,看到那队鬼子将那棵大树紧紧的包围住的时候,邓阳就准备下树趁着鬼子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降落伞上的时候进行转移。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样太冒险了,而且他猜测鬼子一定会会分开搜索,这样一来邓阳就能够等到天黑,鬼子爬树那么困难,那么一定不可能每一刻大树都进行搜索,这样一来邓阳并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然而就在邓阳准备等待的时候,忽然之间一个鬼子兵向着邓阳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邓阳双眼露出凶狠的杀机,随后端起自己的冲锋枪准备起来。

    【九劫改命真仙完爆大主宰】修仙家族大小姐威逼少年做赘婿,夜深人静孤男寡女,爆乳翘臀仙女突然出手抚摸少年后

    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