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643章 值不值得?

第643章 值不值得?

 热门推荐:
    战斗非常的激烈鬼子的部队不停的发动进攻,乐刚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依旧在坚持着指挥着自己的部队,但是大量的失血已经让他有些眩晕了。

    然而正在战斗的时候,忽然他看到身边一个个机枪阵地中的机枪小组快速的撤退出来,随后向着后方转移。

    “怎么回事?”乐刚微微一愣,要知道现在他们这条阵线之所还能够坚守下来,完全就是因为这些机枪小组的存在。

    没有这些机枪小组的猛烈火力,那么他们几乎不可能挡住这密密麻麻的鬼子进攻。

    因此他急忙站起来想要呵斥这些机枪小组,问问他们为什么要进行撤退。

    然而他刚刚站起来,忽然身边发出一声猛烈的晃动,一枚迫击炮弹就在他身边的不远处爆炸,巨大的冲击波直接掀飞了他本来就已经虚弱的几近透支的身体。

    轰!

    乐刚感觉到自己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上,然而他坚持着抬起头向着远处看过去,只见这个时候身边一个士兵大声的呼喊着什么,随后一名士兵快速的扶起了他,而在他的不远处一个军官不停的向着一个个士兵说着什么,只见那些回话的士兵一个个表情严肃向着那个军官行了一个军礼。

    同时他还注意到那些机枪小组的士兵,他们一个个脸上满是痛苦之色,甚至他还看到一个机枪小组的部队向着那名军官求情,但是很明显最后被严词拒绝了。

    乐刚脑袋乱哄哄的有些沉重,但是他还是认出了前面的那个军官是谁,那个军官正是三二五团的团长沈致远。

    猛然间乐刚觉得自己的双手在颤抖,因为他知道,很可能那个最后的计划就要进行了!

    “不……不,我不要离开阵地,我必须和我的部队在一起!”乐刚张开嘴呐喊着,但是他却根本无法发出哪怕一丝的声响。

    这个时候他看到那名军官向着他走了过来,沈致远看着他的时候露出了一丝笑容。

    “哈哈,小伙子好样的你们五营没有给咱们三二五团丢人,现在回去吧,剩下的交给我们了!”沈致远拍了拍乐刚的肩膀。

    虽然乐刚现在脑袋上出现了一大片的血迹,但是作为一名老兵他知道这只是擦破了皮而已。

    现在独立军已经有了青霉素这种东西,并且收集到了足够的酒精,因此这种伤势不会得到感染,只要没有感染应该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四千多人的部队,如今只剩下七八百人还在第一层战壕,但是他们的装备是华丽的,七八百人拥有者近百挺轻重机枪,为了能够挡住鬼子一段时间诱使鬼子进入他们的阵地,他们不得不让这些珍贵的武器给他们陪葬了。

    “兄弟们,你们现在怕不怕?”沈致远看着战壕中的士兵们,这个时候战场上出奇的寂静,不管是鬼子还是独立军的部队都没有继续在进行战斗。

    沈致远看着战壕中现在变得稀疏的士兵大声的出口说道。

    “不怕,哈哈,团长就是您不该来,让我们留在这里就好了,有我们在小鬼子也别想轻易的突破阵地。”一个受了伤的连长对着沈致远大声的说道。

    然而沈致远却摇了摇头。

    “咱们得在这里等着鬼子啊,如果直接后撤那么鬼子肯定不会进来多少人,咱们也根本达不到咱们的作战目的,因此必须给鬼子足够的阻击让鬼子派出更多的兵力过来,不过我想统帅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一定会生气的,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啊,现在咱们必须这样做了,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还有什么怕的,咱们要么是家人都不在的,要么就是有着孩子有着兄弟姐妹的,咱们死了就死了,怕个卵子,而且绝对有着更多的鬼子给我们陪葬,哈哈我现在都在想象鬼子在咱们陷阱中的模样了,而我之所以过来!”沈致远看着这是士兵们,这些士兵们现在可以说都是敢死队,已经做好了全部牺牲的准备了。

    而且他们也不觉得谁能够从那样的陷阱之中活着走出去。

    “我之所以过来是因为老子想念我家婆娘了,老子想去陪她,更加舍不得让兄弟们孤零零的上路,老子要和你们一起,带着你们在下面继续打鬼子,韩团长已经答应老子了,将来马踏樱花脚踩富士山的时候,会帮咱们狠狠的在鬼子的那个瘠薄神庙上狠狠的踩上几脚,哈哈这就足够了,为了统帅,为了咱们的军座,为了死去的兄弟姐妹,咱们这么做值不值得,兄弟们告诉我值不值得?”沈致远不停的出声说道,他在给自己的兄弟们打气。

    “值,怎么不值,只要能够杀掉鬼子怎么都值得的,团座咱们就和小鬼子拼了,哈哈多杀几个小鬼子,将来到了下面也好跟那些死难的同胞有个交代。”一个个的士兵群情激扬,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比杀戮鬼子更荣耀的事情了。

    独立军的阵地上一片安静,剩下的数百士兵全部隐藏在自己的阵地位置上,他们的双眼紧紧盯着前方的阵地,等待着鬼子的到来。

    而鬼子的部队这个时候也已经准备完毕,对于鬼子来说现在他们比独立军部队更加焦急,他们的后面有着一个师的独立军部队,随时都可能将他们包围在这里,到时候独立军守军与后方的独立军援军来个前后夹击,等待这些鬼子的就只剩下死亡了。

    片桐护郎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他所在的部队被歼灭了,哪怕是被歼灭了大半自己也会成为日本军队的罪人,因此他必须尽快攻克前方的华夏国阵地,让自己的部队能够没有后顾之忧,这样才能够组织起来对独立军的防御等待援军的到来。

    也正是因此,即便是一直很沉稳的森冈这个时候也变得暴躁无比,根本不顾手下士兵的伤亡,他们必须全面占领独立军部队的阵地,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稳定自己一方的防御,他们临时建造的阵地根本挡不住后方冲击过来的独立军的攻击,因此必须奋力一搏。

    而且他们也注意到独立军守军部队的动作,看到独立军主力部队后撤的时候每一个鬼子兵都是非常的兴奋,因为他们之前连续不断的冲击根本没有能够冲破独立军的防御,现在独立军主动退让让他们有了一个机会,只要能够占领独立军的第一层阵地,那么后面的独立军部队就不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威胁了。

    因为任何一个军队布置的防御阵地,其最强防御一定是在最前方。

    而独立军的阵地更是如此,在第一层阵地上有着众多的堡垒防御工事,而独立军后方的阵地上却并没有着什么工事存在,只要独立军丧失了完整的工事体系,那么拥有火力和兵力优势的他们一定能够快速的获得胜利。

    “呦西,立即命令第九联队给我全面进攻,争取快速的占领支那人的第一层阵地,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绝对不允许丝毫的闪失!”片桐护郎双眼闪烁着精光,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会有胜利的曙光初现,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必须把握住这样的机会,因为他不知道机会会有几次,也不知道这样的机会会什么时候结束。

    万一独立军部队这个时候反应过来,意识到第一层阵地的重要性再返回了回去,那么他们只有哭的份了。

    森冈点了点头,现在他的脑袋已经一片混乱了,这几个小时的时间他们的伤亡实在是太惨重了,而且攻击的形势也不容乐观,他们都知道在自己的身后有着独立军部队的援军,所有的鬼子都感觉到时间的紧迫。

    因此在看到这样一个机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的时候,所有的鬼子都像是落水的溺水者一样想要抓住任何一个能够抓住的机会。

    “突给给……”鬼子的指挥官们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高举着指挥刀命令手下的士兵向前推进。

    所有的鬼子兵都发出了一声声的呐喊,随后如同一个个疯狂的饿狼一般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准备!”沈致远关注着鬼子的部队,随后大吼一声,命令身边的士兵们做好战斗准备。

    咔嚓,咔嚓……

    一声声枪栓拉动的声响,一挺挺轻重机枪迅速被上了膛,所有的士兵一个个都表情严肃,但是却并没有任何的慌张。

    从沈致远组织他们在一起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战斗时一个有死无生的局面,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畏惧。

    在南都大屠杀结束之后,华夏国的部队变得比以往敢打敢杀,因为所有的士兵都知道,他们如果不反抗,那么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很可能就像是南都那些被屠杀的同胞一样如同猪狗被鬼子杀戮。

    泥人尚且有三分血性,更别说拥有长久传承的华夏国百姓了,在这样危机的时刻他们知道只有勇敢的和鬼子战斗才能够获取一线生机。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之后,华夏国的部队在和鬼子的战斗中往往会拼到最后一兵一卒,即便是那些地方武装,即便是那些中央军也是如此。

    而独立军绝对是华夏国部队之中战斗意志最为坚决的部队,他们很大一部分的士兵都是从南都逃亡出来的,没有比他们更了解鬼子的疯狂。

    孟甲手中紧握着自己的轻机枪,他以前只是一个步兵手中的装备也就是鬼子的三八大盖,轻机枪这些武器都是精锐的机枪手使用的,但是现在他手上就装备这种武器,他身边的几个士兵也抱着轻机枪,甚至还有一挺重机枪在他们的不远处。

    他们的每一个武器上面弹药都不是很多,可以说非常的少,像他手上的轻机枪,子弹仅仅只有一梭子,也就是说他打完一梭子子弹之后自己将没有机会再次扫射了。

    在那之后他只能够使用自己的步枪,短刀和七枚手雷,这些都是他们最后的武器。

    韩彬在前线部队的远处观察者自己的部队,在第一层的部队注定是要和鬼子战斗到最后的一兵一卒,但是现实非常的残酷,他们甚至连足够的弹药都无法给那些勇敢的兄弟们留下。

    独立军在这个时候弹药实在是太匮乏了,一边他们需要维持这么庞大部队的训练,一边还要和鬼子进行战斗,再加上此次的河北战略导致很多的部队给养弹药严重不足。

    为了能够尽量保存自动火力,韩彬他们不得不将大量的弹药留在后方,等待着援军到来的时候发动反攻,如果没有了弹药,到时候他们根本无法给援军部队任何的帮助。

    然而这也使得沈致远等人无比的凄凉,即便是后来邓阳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由的内心沉痛。

    然而正在韩彬揪心的时候,前方的战斗也已经打响了,就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双方的部队立即疯狂的冲到一起。

    【搬砖工八块腹肌,众女哄抢】高冷女神带民工上车,**贴身,啪啪震动,谁知打开车窗,竟发现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