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651章 致命一击

第651章 致命一击

 热门推荐:
    “这次倒是苦了三一三团和三二五团了,为了获得这场胜利沈致远更是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给后勤部发电,要求必须给我着重培养他的儿子,绝对不能够让英雄的子孙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以后任何阵亡且没有双亲的孤儿将作为军队的儿女进行培养,任何人不允许欺辱,他们是荣耀的。”邓阳看着自己身边的通讯官。

    不过随后他再次出声说道:“不管是男孩女孩,他们都将由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这些孩子在十岁以前只学习文化课,十岁之后按照自己的喜好进行学习,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虐待孩童的事情,也不允许将他们纳入安全局,必须保证他们的自由。”

    邓阳的语气非常的低沉,甚至让人感觉到一阵阵的杀机。

    邓阳知道很多国家,尤其是后世那个毛熊,很多劣势的孩子虽然得到了培养,但是最后很多都进入了那个曾经的克虏伯,作为毛熊的间谍使用,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在邓阳看来,这简直就是对于那些英雄的侮辱,那些英雄已经为了国家和民族付出了自己的生命,那么不能够让他们的子嗣过着那样凄惨的日子。

    邓阳要给那些孩子自由以及光明的未来,当然邓阳也相信,等那些孩子长大,他们根本不需要担忧国家的命运。

    一个个的军官都点了点头,虽然邓阳的做法在这个时代比较的奇怪,因为很多的军阀,亦或者是中央军也有一些赡养劣势子嗣的做法,但是这些孩子从小就会被当做是士兵一样来进行培养,将来之后会成为最为忠诚的士兵。、

    可是想了想他们也不由得有些感动,因为邓阳这是不希望这些孩子在将来被当做是机械来使用啊。

    “统帅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允许这些事情发生!”田丁第一个站出来表态,他以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虽然懂得不多,但是却明白邓阳的意思,因此非常的赞同。

    即便是卫力皇也慢慢的明白了邓阳的意思,暗道一声邓阳仁慈。

    “统帅,现在我们是不是来考虑一下之后该怎么收场,如果鬼子的军队真的和我们在蚌埠地区进行会战或者对持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来说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拖累我们的部队全在在集中全力准备进入河北,几乎所有的物资全部都汇聚在开封,我们根本没有充足的给养和弹药补充给蚌埠部队,到时候咱们这场战斗该怎么打?”卫力皇作为总参谋长,这段时间他已经逐渐的进入了角色,因此立即提出了战术上的问题。

    邓阳微微点了点头,蚌埠战斗根本没有丝毫的意义,因为邓阳根本没有必要守住那些地方,如果不是为了疑惑鬼子,邓阳甚至当初都直接准备命令在蚌埠的部队以及淮南的部队全部撤往合肥。

    但是现在他们着实是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因为战斗已经开始了,不是他们想要停下就能够停下的。、

    然而如果真的在蚌埠和鬼子华南派遣军展开大战,对于邓阳他们来说根本是一个没有必要的事情,因为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河北,在蚌埠绝对不能够拖上他们大部分的军队力量。

    在蚌埠城外,韩彬手下的部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知道他们就是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鬼子的部队现在虽然是哀兵,但是面对训练有素的独立军部队也无法将自己的决绝变成自己的战斗力,如果单单面对一个方面的独立军部队或许还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但是毕竟他们两个方面都面临着独立军部队的攻击,子啊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他们有着三头六臂也根本不可能抵挡住独立军部队的凶猛攻击。

    韩彬手下的部队对于这些鬼子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这些鬼子的到来,他们两个团的部队也根本不可能损失这么惨重,为了抵挡住鬼子,独立军的部队足足损失了近半,一个主力团的团长也都牺牲在战场上了。

    然而风水轮流转,现在鬼子变成了当初独立军部队所处的境地,而且鬼子根本没有丝毫的希望。

    独立军的部队之前好歹还是有着退路的,如果两个团的主力部队想要撤退,那么能够轻而易举的撤退,可是鬼子却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们背面是独立军一个精锐团,然而即便是他们击溃一个团的守军,也根本无法在一个师的包围之下突围出去,也就是说这些鬼子的命运是彻底的没有了希望。

    “团座,兄弟们已经做好准备了,对面的魏将军也已经给我们发电,等待火焰熄灭之后,立即向鬼子发动攻击,要求我们进攻重新占据第一层的阵地。”在韩彬的身边,通讯兵将一封电报拿了过来。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他们只要能够在大火消灭的瞬间立即占据之前的阵地,那么这对于鬼子来说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麻烦,只要独立军的部队将那些阵地重新占领,那么鬼子的部队生存空间江北进一步的压缩。

    韩彬点了点头,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团座,让我带着兄弟们上去吧,之前我从哪里出来,我一定要回去。”乐刚的额头上包裹着一块纱布,他的伤势并不严重,只是被之前鬼子的炮击划破了头皮而已。

    韩彬点了点头,他不忍心拒绝乐刚,因为乐刚手下的士兵百分之七十都葬身在突出部,最后更是自己部队的团长也在突出部阵亡牺牲了。

    因此他知道哪里对于乐刚来说代表着什么。

    “我给你一个营,给我直插突出部,绝对要给我挡住鬼子的进攻。”韩彬点了点头,不过他也知道突出部的战斗对于他们来说有着多么巨大的影响。

    而与此同时,他们也可以想象到,当鬼子看到他们重新占据阵地的时候,鬼子绝对会疯狂的反扑,因为鬼子现在几乎都已经疯了,对于一群上万人的疯子来说,任何让他们惊恐和愤怒的敌人都是不会放过的。

    而所有的鬼子也都知道,这支残存的独立军守军就是他们脖子上的绞索,只要这支部队还在,只要这支部队对他们发动攻击,哪怕这攻击并不强大,但是依旧能够让他们死亡的速度加快一倍不止。

    所以到时候绝望的鬼子很可能对他们进行反扑,而且是不要命的反扑。

    然而即便是是知道这些他们依旧要冲上去,只要他们能够吸引住一个两个鬼子的联队,那么独立军第四十三师遇到的阻力将会减小很多。

    火焰已经所剩无几,在风中随风摇曳,有时候呼哧一声就消散在空中了。

    在鬼子部队的对面,魏文靖手中拿着望远镜仔细的观察者鬼子身后的火焰,只等着那火焰消散。

    现在鬼子希望身后的火焰多燃烧一会,因为多燃烧一分钟,他们就能够多坚守一分钟,虽然这种坚守毫无意义,但是谁也不想那么快的去面对死亡。

    而对于独立军的部队来说,他们则希望那些火焰尽快的结束,因为一旦结束两边的军队就能够同时扑向鬼子,将鬼子尽快的消灭掉。

    蚌埠战斗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谁都知道这场战斗是如何的惨烈。

    这是在南都战役之后独立军和鬼子之间爆发的最大规模的战斗了,如果邓阳的独立军不能够获得胜利,那么对于邓阳之后的战略部署还是有着一定的影响的。

    在独立军看来这场战斗他们必须胜利,只有将鬼子伸过来的爪牙给斩断,才能够让鬼子止步,他们才不需要击中大量的兵力和物资来和鬼子进行对持。

    “现在几点钟了?”魏文靖看向自己身边的副官。

    “师坐,已经上午十一点钟了。”副官出声说道。

    魏文靖点了点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在这里已经耽搁了太长的时间,现在鬼子的军心已散,而且没有鬼子飞机的骚扰,鬼子这次战斗上绝对无法爆发出之前那么强大的战斗力,命令那些家伙给我上来,这次作战部队之中就带了他们,如果那些家伙不能够发挥出足够的作用,我们之后将要重新评估他们的战斗力。”

    魏文靖看向部队身后的一片树林,哪里隐藏着他们部队之中最为强大的装备,之前因为鬼子的空袭魏文靖一直没有敢将这支部队拿出来进行作战,然而现在柜子的飞机几乎不见了踪影,那么就可以使用了。

    对于这种部队,魏文靖是见识过的,攻击非常的犀利恐怖,对于步兵来说,尤其是守在战壕内的步兵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

    但是他的攻击也有着巨大的局限性,那就是必须要有着充足的兵力保护,换句话说就是必须要在自身不会遇到危险的时候才能够发动进攻。

    最怕的则是鬼子的飞机,只要有鬼子的飞机存在,哪怕是一架战斗机这些武器装备都将无法使用。

    而且以前的时候这种武器主要是用来对鬼子的参与兵力进行扫荡,并不是进行进攻,不过现在魏文靖为了尽快的结束战斗,也因为鬼子缺乏重武器,因此才想要拿出来使用。

    如果这场战斗这个东西可以爆发出恐怖的战斗力,那么之后他将着力准备这种武器,如果这种武器无法爆发出足够的战斗力,将来他不认为需要大量的装备,因为没有太大的作用。

    副官点了点头,对于那种武器他们指挥部的人都知道,但是这种武器却不足以让他们信服。

    “师坐放心,他们已经准备起来了,我们的部队也做好了完全的战斗准备,即便没有那支部队的存在,我们依旧能够取得战场的胜利。”副官的话非常的有自信,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都不能够击败鬼子的话,那么他们简直就会成为独立军的耻辱。

    然而独立军的一个个部署可以说都是在鬼子的注视之下,毕竟双方都是在平原上进行作战,彼此都能够看到彼此的部队行动,而鬼子也知道眼前的这些独立军部队正是在准备给他们最后一击。

    【奇难杂症】青年走湘西回家,全身发硬,疑似僵尸。家人探访苗族坟地,却看到有人爬出棺材,这人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