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698章 暹罗的震动

第698章 暹罗的震动

 热门推荐:
    屠杀,这是邓阳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他情愿将那些暹罗人养着,让他们享受足够的温饱,然后在劳作中慢慢的死去,甚至是有些暹罗人病了,邓阳也会进行救治。

    这不是邓阳圣母情节,而是因为看不见的杀戮才是最好的选择,正面的屠杀,这是野蛮人才会做出来的事情。

    急行军,独立军十四万大军几乎急行军一般的向着其大力前进,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独立军的部队不会无缘无故的进行屠杀的,只有可能哪里发生了一些让独立军部队难以压制的愤怒的事情。

    邓阳仅仅只花了半天的时间就来到其大力,但是看到其大力前面那挂着的一个个尸体和头颅就已经让他浑身颤抖。

    “命令所有的士兵,任何清莱府的暹罗人全部给我抓住,除了女人之外,即便是孩子也给我投入到修路大队之中,他们的待遇不能超过之前暹罗人的五分之一。”邓阳的双眼之中闪烁着杀机。

    对于他来说他只有在抗战初期看到过这样的场景。

    足足有上千人,不管男女老少,有的尸体被直接吊在这座城市的前方,有的则是仅仅是挂着一个头颅。

    这些人的肤色也略微有点黑,但是这样的黑色,和他们的脸型却让邓阳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的同胞,是身处暹罗的华侨。

    暹罗人对华侨动手了,这是让邓阳无比愤怒的一件事情。

    “统帅,这样做的话,最少要有一百万人完蛋了!”卫力皇有着一丝不忍。

    然而邓阳却冷笑一声:“我之前并没有想要这样对待他们,但是你看看这些是什么,这些就是他们在逼迫我的事情,他们让我愤怒了,我必须用我手上最强大的武力告诉这些暹罗人惹怒我的后果,我要让他们即便是在鬼子来了之后也不敢对我们有任何的动作,这是战争威慑,而且我不认为他们敢于反抗。”

    佛教国家,任何一个佛教国家的百姓都是顺从的,当然这里的佛教和国内的佛教不同,国内的佛教知书通礼,然而这里的佛教有些时候却很可能变成一头猛兽。

    他们是统治者的工具,这能够让这里的百姓瞬间变成一个个恐怖的恶魔。

    “将军。”一个身上满是血迹的中年男人在士兵的保护下来到邓阳的身边,在他的身后还有着数百的侨民。

    “一共死了多少人?”邓阳看着对方说道。

    “三千人,在其大力五千侨民有三千人被杀死了。”中年人的眼角露出悲伤的神色。

    邓阳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命令部队立即前进,目标清莱府首府,给我全面横扫,这里我不允许有任何暹罗人的存在,以后清莱府和帕夭府不允许有其他的种族。”

    邓阳对着身边的副官下达命令,而他身前的侨民之中确实一阵的骚动。

    这些百姓此时已经完全被震撼到了,有的人甚至是喜极而泣。

    华夏国的军队从来没有进入过南洋,这使得南洋国家对于华夏国没有丝毫的畏惧,对于这些勤劳的华侨更是生杀予夺,就像是对待自己圈养的羊群一样。

    暹罗的华侨人数仅次于英属东印度和荷兰东印度群岛,不过即便是在这样的佛教国家里他们也经受了数次的清洗。

    第一次的清洗是在暹罗国王篡位的时候,在一百年前暹罗国本质上的皇室是华夏侨民,但是后来本地的一名将领刺杀了国王,然后对外宣称自己是第一代国王的儿子。

    好吧,当时的暹罗族国王年纪比华夏侨民的国王年纪还大。

    这样一来可想而知,为了维护自己的通知,这个暹罗族的国王必定会进行大清洗,因为当时暹罗额财富几乎都是掌握在华夏侨民的手上,暹罗族想要掌控这样一个过渡,那么他们就必须将华夏侨民的威胁解决掉。

    然而华夏一族是世界上适应能力最强的民族,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够死而复生,不过几十年的时间侨民便能够再次的成长起来。

    而现在暹罗国内百分之六十的财富也是掌握在华夏侨民的手上,这也是为什么暹罗人要动手的原因。

    因为和日本人勾结在一起,暹罗自然和华夏国敌对,而且由于当初邓阳陈兵在边境,暹罗人率先拿起屠刀,想要将自己内部的威胁解决掉。

    这惹怒了邓阳,让邓阳原本的一点点慈悲之心立即化作虚无,他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更加知道威慑的巨大意义。

    如果他此次不作出回应,那么其他地区的异族也会模仿这里的暹罗人对华夏一族的侨民进行杀戮,尤其是当邓阳将目光投向东印度群岛的时候,哪里的荷兰人和那些黑皮土著是这里面最为疯狂的一群。

    邓阳必须给他们震慑,让他们不敢拿起自己的武器。

    杀戮,无所不在的杀戮,任何对侨民动手的暹罗人都会被处死,甚至那些没有动手的也立即被看押起来,随后投入到修路开拓田野的事业之中。

    这里还有大量可以开拓的耕地,此时的邓阳根本没办法去考虑环境的问题,现在他需要耕地,哪怕是山区耕地。

    这是他现在没有办法的办法,上亿人口要养活,也不可能只靠着对外购买。

    不过当邓阳进入清莱府,并且举起屠刀为清莱府侨民进行报复的时候,整个暹罗却是一片惊慌。

    暹罗已经好多好多年没有和别的国家进行战斗了,当初的时候他们和英吉利人战斗,有法兰西人在后面帮着,他们和法兰西战斗的时候有英吉利帮着。

    甚至是连基层的部队都是这两个国家派来的军事顾问帮助掌控的。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自己独自面对过一个国家。

    对于华夏国他们并不是很熟悉,在很多的暹罗人,或者说暹罗的高层看来,华夏国还不如他们,因为他们自认为自己在两个世界性强国,法兰西和英吉利的夹击之下也能够存活下来,而没有像华夏国一样几乎被肢解。

    随后他们和日本人眉来眼去,几乎是日本的准盟友,这样一来他们自然开始仇视华夏人,尤其是在日本人要求他们截断砸暹罗的侨民汇款支援华夏国抗日之后,开始有目的的对华夏国侨民进行各种各样的刁难。

    在一些偏远地区甚至出现了屠杀。

    这些暹罗人都是知道的,因为在南洋地区,每隔三五十年总会对华侨进行一场如同割韭菜一样的杀戮,因为在这些异族看来华侨的财富已经足够让他们收割的时候了。

    这些异族就像是在种植庄稼一样,他们看着华侨们勤劳的劳作,在最后一刻如同野兽一般抢走所有的财富。

    以往的时候他们这样的事情做的多了,而华侨由于在本地没有足够的军事力量,并不能够对他们造成什么像样子的反抗和伤害。

    此次趁着和日本结盟,以及和华夏国有冲突的机会,一些地方军阀开始对华夏国的侨民进行清洗,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华夏国的部队真的能够打到这里来。

    此时的清莱府已经连续不断的有百姓逃出来了,他们带来无比恐怖的一个消息,那就是最少有十几万人被屠杀了,而且以那些生活在这里的侨民的话说,这是用来祭奠他们死去的同胞的。

    而且独立军的最高指挥官也对暹罗的皇室进行了通牒,要求其禁止屠杀任何华侨百姓,否则死一个华侨,就要用十个暹罗人的生命作为陪葬,如果华侨的伤亡人数众多,那么暹罗的皇室将要为之陪葬。

    暹罗的皇室并不害怕,因为现在他们已经临时组建了一支百万人的军队。

    他们的武器虽然破旧,但是人数却是足够的多,而且他们还有这日本人的支持。

    然而当华夏国的军队冲出了清莱府进入帕夭府的时候,所有的暹罗人慌了。

    因为只要拿下了帕夭府,那么华夏国部队的面前就会变成一望无际的平原,这些华夏国的部队在山区的战斗力就那么的恐怖,暹罗人不认为对方在平原地带打不过他们,而且现在最大的噩耗是那三十万暹罗最精锐的部队之一已经被困在山区之中了。

    而且随时有被歼灭的风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暹罗人怎么能够不恐惧。

    同时华夏国的部队也一路征讨,几乎每一个暹罗人的村落都遭到了袭击,在那些带着深仇血恨的侨民带领下,几乎任何一个暹罗人的存在都躲藏不了,而且这些华夏国的士兵实在是太过恐怖,他们能够像暹罗人,甚至比暹罗人更加适应雨林的生活,能够在雨林之中快速的对他们进行袭击。

    一时间整个暹罗国家全部都震惊了,大批的部队开始快速的集结,想要在帕夭府和帕府的交界处帕蒂山口挡住独立军的部队,并且在哪里建造了一个巨大的防御工事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最大的噩梦已经到来了。

    对于整个暹罗来说,华夏国独立军的全面进攻有些让他们难以承受。

    【揭秘建国史上最大的辱尸案】农村配阴婚,新娘的棺材半夜震动。家人打开棺材,竟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