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742章 凶残的土著

第742章 凶残的土著

 热门推荐:
    “枪法不错!”带队的指挥官看了这个青年一眼,刚刚那一枪的准头确实不错。

    但是这样的杀伤根本阻止不了下面大马土著和英吉利人的进攻,对方的兵力实在是太多了,完全超过了华人的总数量,在这样的情况下,单单是依靠这样的火力根本不可能将这些家伙击退在这样的时候,想要将敌人的攻击抵挡住,那么就需要强大的火力,足以将敌军大部分士兵击毙的火力。

    啪啪啪……

    一声声的射击声响起,在木墙上数以千计的华人青年用他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过来的低劣步枪在进行射击,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反抗的,但是却不是他们第一次进行射击。

    从兰芳国时代华人在这里就进行着战斗,只是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他们根本没有强力的支援,因此被毁灭了,但是即便是这样这些华人的内心之中也有着一丝反抗的想法。

    华人不是这些毫无传承的土著,两千多年前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深深的烙印在华人的内心之中,只不过很多的时候他们的实力太过弱小,而且南洋的华人大部分都是分散在数个地区,根本没办法集中在一起,而殖民者也使用他们手下的土著,大量的土著根本不是华人所能够对付的。

    如果说没有独立军的存在,他们可能会选择面对死亡,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反抗可能会激起对方的凶性万一来一场彻底的灭绝,那么南洋的华人血脉真的有可能断绝了,这就是他们一直以来不敢进行反抗的原因。

    同时这些华人分散在南洋各地,彼此之间虽然有着联系,但是联系的强度并不算大,毕竟在南洋地区,并不是只有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殖民地,吕宋这个时候是属于米国的,东印度群岛是荷兰的,大马和偭甸是英吉利人的,而印度支那则是法兰西人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地区的华人几乎都是被分割的,没有人统一指挥他们根本不可能组建起特别强大的反抗武装。

    然而现在在这些华人之中,有一些人,这些人正是独立军之前就派往这里的特种兵,特种部队在拼命的扩张,邓阳手下的特种兵其实仅仅只是普通士兵之中的优秀者被特殊训练一段时间之后就被投送了过来,好在这里不管是英吉利人还是法兰西人,亦或者是其他人都没有这样的预防。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华人还有邓阳会有着这样的心思。

    正因为有着这些特种兵的到来,在看到独立军那强大的战斗力之后这些华人才愿意听从指挥。

    “长官,你说咱们的舰队正在到来,只要我们坚守五个小时就可以了?”华人之中的领导者看着身边的那个通讯员出声说道。

    他们非常的疑惑,也不敢置信,因为他们对于独立军的信息还是有的,独立军可是没有海军存在的,即便是华夏国的中央军,那弱小的海军也在江阴会战之中损失殆尽。

    现在眼前这个独立军的军官却告诉他们,独立军的编队正在快速的到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通讯兵却坚信的说道:“这是我们海军司令部发来的电报,我们独立军之中任何谎报军情都会受到最大限度的惩罚,没有人敢在这样的事情上开玩笑,而且五个小时之后我们的主力部队将会登陆同时我们隐藏在城内的部队也将在那个时候进行行动,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坚守,而且我不认为着写装备奇差无比的土著和那些英吉利人能够突破我们的防御。”

    虽然这名通讯兵并不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但是他对于自己的部队有着充足的信心,同时他们相信手中拿十挺通用机枪一定会给这些英吉利人一个难以忘记的教训。

    通用机枪自从投入到战斗之中之后,一直以来几乎都是独立军的杀手锏,因为这里不管是英吉利人还是其他势力都没有坦克装甲车,因此面对通用机枪的攻击这些人几乎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加上他们手上有着大量的冲锋枪,自从邓阳和米国人搭上线之后,就开始大肆的进攻冲锋枪,如果不是因为子弹的数量和冲锋枪的射程限制,那么现在独立军绝对半数都改成了使用自动步枪了。

    邓阳的计划是非常稳健的,第一个就是要大规模的建造钢铁工厂,随后就是火箭炮生产线,以及拖拉机生产线,随后就是子弹生产线,只有拥有了足够的弹药,独立军才能够爆发出最为强大的攻击。

    所有的独立军士兵对于这样的设想也几乎是疯狂的,因为他们已经尝到了自动火力的甜头,当初的德械师是厉害,但是现在同等兵力和同等的歼敌数量他们独立军的损失更小,因为他们往往使用的就是活力碾压。

    当然这样的战术只能够维持在小规模的战斗中,超过师级战斗就无法使用,因为独立军的弹药储备根本不允许。

    此次的南洋作战,独立军已经将近一年时间生产的弹药以及购买的弹药全部投入战斗了,如果他们这场战斗失败,那么就需要再积攒个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够再次发起这样大规模的战争。

    当然邓阳他们的目标也有着一个最低限度,最好的是击败英吉利和法国,次一级的是击败法国挡住英吉利,最次的就是战局暹罗掌控暹罗利用暹罗的港口发展自己。

    当然这些事情之外还有一个那就是尽可能的转移南洋其他地区的华人。

    特种兵和蛙人部队袭击海军舰队,这是邓阳根据前世岳南人和米国战争学到的,当初的岳南人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摧毁了米国的小鹰号航空母舰,邓阳不认为自己手下的士兵还不如岳南人,而很显然他是成功的,同时部队也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那就是不单单的摧毁了对方,还全部俘虏了。

    这就让邓阳在一段的时间内在南洋有着绝对的优势,虽然英吉利还有印度洋舰队,但是印度洋舰队分散在印度支那和波斯湾以及红海甚至是南非,这么大的范围他们想要集结也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英吉利人现在全力在欧洲备战,几乎没有余力向远东进行派兵,到时候邓阳只需要封锁马六甲海峡就能够让英吉利人投鼠忌器。

    当然这些地区显然是要还给英吉利人的,因为邓阳知道他根本就在这里站不住的,几遍英吉利人在最后不能够冲入这里,那么小鬼子也会冲过来的,面对鬼子的舰队邓阳可不是对手。

    而且邓阳现在也必须寻找到自己的港口,他必须要有一个停泊地点,而且这个地点必须隐蔽。

    这些之中最主要的是将所有的华人全部收拢起来。

    保护华侨这是独立军这段时间内最重要的事情,因为在独立军的面前,英吉利和法兰西的那些军队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啪啪啪……

    哒哒哒……

    外面的枪声忽然间变得极其的激烈,英吉利人的十几挺马克沁开始咆哮起来,一连串的子弹狠狠的砸在寨子的木墙上,顿时打出一连串的火花。

    对于这种巨木累积而成的围墙,独立军的士兵们刚开始的时候是非常担心的,因为这种东西毕竟是木质的万一敌人纵火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后来了解了之后所有的特种兵士兵才知道这是他们想多了,因为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这里的气候实在是太湿润了,除非那些暴晒之后立即储存起来的木材,否则其他的木材在外面的话几乎没有保持干燥的可能,就好像现在他们脚下的这些木头,上面几乎都附着着一片片吼吼的苔藓,甚至有的地方还长出葱郁的树叶。

    这些木头之中所含有的水分是非常非常多的,甚至很多都是活着的树木。

    想要点燃这样的城墙,那么只有汽油弹了。

    然而这种武器现在英吉利人根本就没有装备,因此他们并没有这样的危险。

    他们的真正危险来自于对方的兵力,这些土著太多了,这里居然汇聚了三万多的土著,这么多的土著如果仅仅是使用步枪的话几乎难以对付,因为步枪的操作实在是太缓慢了,而且还需要更换子弹,如果一个不小心被这些土著爬上来那么久很可能被对方攻破了。

    土著越来越近,这些矮矮的棕色皮肤的土著一个个举着弯曲的柴刀疯狂的嘶吼,上千个人仅仅带着一个云梯疯狂的向前冲锋,一颗颗子弹几乎不用看一眼就能够击中这些土著人,然而在巨大的财富诱惑下这些土著人几乎没有丝毫的停留。

    凶残,在面对弱者的时候,这些没有开花的野人有着足够的凶残,他们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气势甚至比小鬼子还要凶残的多,然而他们不知道死神正在等待着他们。

    “机枪小组准备好了没有?”作战部队的指挥官看着身边的副官,虽然这场战斗他们特种部队仅仅只有一百人,其他的一千多全是华侨自己组成的作战部队,但是毫无疑问他们才是这场战斗战斗力最为强大的部队,他们一百个人的战斗力完全超过了那上千人的数倍乃至数十倍。

    “已经准备好了,每挺机枪配备子弹八千发,配备枪管十个,我就不信这些土著能够冲的过来,而且即便是他们冲过来,咱们战场支援小队还有五十挺冲锋枪等待着他们。”副官的双眼之中带着满满的杀机,他们的装备精良,虽然面对的敌人很多,但是也有着足够的信心保证自己以及身后华人们的生命安全。

    指挥官点点头,指着远处的英吉利机枪小组说道:“让那五个家伙给我打,尽可能的将他们的机枪手给我打死。”

    咔嚓!

    在木墙的边缘,站在四五米高的木质围墙上,狙击手能够透过狙击镜清晰的看到前方英吉利人的状态,尤其是那些正在不停扣动扳机的英吉利机枪手。

    嘭!

    一声剧烈的枪声,使用重机枪子弹的狙击枪威力无比的巨大。

    嘭,呼啦!

    英吉利人的机枪手甚至是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脑袋直接爆炸开来,雪白的脑浆和猩红的鲜血在一瞬间洒落了满满一地,他身边的副手和弹药手甚至愣住了。

    看着眼前这样一个脑袋被开了瓢的机枪手所有的英吉利士兵都感觉到一阵恶寒。

    “是狙击手!”一些英吉利的军官不由的低呼一声。

    这些军官大部分都是一战时期的老兵,他们是到殖民地来享福的。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精锐的狙击手,他们机枪阵地距离那木质围墙足足有着三百多米,一般的步枪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是不可能打到这里的,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就在刚刚他们会遭到狙击手的狙杀。

    想到狙击手,那些土著和新兵们还没有多大的感觉,但是对于这些一战老兵来说那就实在是太恐怖了,而且看着这个死去的机枪手,那脑袋上巨大恐怖的伤势让他们一个个都忍不住想要后退逃跑。

    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们的指挥官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副手,上帝,你愣着做什么,快上你个该死的家伙。”机枪小组的指挥官狠狠的一脚踹在机枪手副手的身上随后大声的命令他进行射击。

    “哼,找死!”在木墙上的狙击手冷笑一声,区区三百多米的距离对于这些训练时往往都是七八百米的他们来说简直是太轻松了。

    只见这个狙击手手中的狙击枪快速的拉动枪栓,将之前的那个弹壳退掉随后快速的瞄准,然后扣动自己的扳机。

    这一切在区区的一瞬间完成,几乎可以说是行云流水,而随着枪声响起,刚刚来到重机枪身边的英吉利机枪手应声而倒,不过在最后的一瞬间,那名英吉利机枪手进行躲闪,子弹并没有直接击中他的脑袋,而是打在他的脖子上,威力巨大的达姆弹在一瞬间撕裂了他的脖子,巨大的威力瞬间将他半个脖子带着他的下巴一起摧毁。

    这……嗷呕……

    几个英吉利士兵不有的呕吐了起来,那惨白的骨头茬子,以及咕噜噜冒出来的鲜血,和那吊在半空中的皮肉让他们的胃部不断地翻腾,这实在是太惊恐以及让人恶心了。

    当然这还没有完,正在这些英吉利人惊恐的时候,那沉闷而剧烈的射击声不断的响起,一个个英吉利机枪手不断的倒在这样的射击之下。

    一声声的惨叫,一个个机枪手因为狙击手的射击而无法正常的进行射击了。

    “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伯纳德看着身边那些机枪阵地不断的有机枪手倒下内心无比的愤怒,不过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身体向后挪了挪,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冲上前去,那么很可能成为对方狙击手的目标。

    然而在伯纳德看来,几遍这里的华人有着狙击手的存在,那么也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前方那一个个疯狂的大马土著正在嚎叫着向前冲锋,这些土著们他们想要财富,而且是急切的想要。

    这些懒散的土著,他们知道这是一场盛宴,只要他们能够冲进去,那么未来几年时甚至是十年的时间他们都不需要进行任何的劳作,他们劫掠的财富足够他们享受很长的时间,因为这样的想法,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时候打消这些人的疯狂。

    围墙上的独立军指挥官微微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所有的士兵纷纷停止进行射击,他们一个个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看着百来米外正在踩着杂草冲过来的额土著人。

    轰@!

    一声猛烈的爆炸,在地面上瞬间呈现出一团巨大的灰尘,而那片区域内的土著在一瞬间全部变成了残碎的肢体器官抛飞起来。

    地雷,这种武器在独立军的战斗中使用并不算多,因为地雷虽然威慑性很强,但是其所能够做成的伤亡其实并不算大。

    然而土著们却被接连不断的轰鸣声给吓住了,他们根本没有见到过这样如同火炮轰击一样的武器,很多的土著人有点退缩,想要后退了。

    “该死!懦夫去死吧!”然而就在一些土著想要转身逃走的时候,一些土著头领挥舞起自己手中的砍刀,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土著们不得不再次汇聚起来。

    在伯纳德和土著的高层看来,这点伤亡他们还是能够承受得起的。

    而且他们相信下一刻担忧的就是那些华人了,面对他们人山人海,华人们根本不可能挡住他们的攻击。

    【惊慌!最胡闹的警局表彰会】全市第一毒枭被抓,绝美警花上台领奖,没想到民工尾随,这两个人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