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762章 汉普登的豪言壮语

第762章 汉普登的豪言壮语

 热门推荐:
    而在暹罗的东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掌控了局势的法兰西人已经开始进军了,大量的军队疯狂的想着西方进行推进,那些暹罗现在又有了一点信心,即便是柬埔寨人这个时候也爆发出了以往绝对不会出现在他们脸上的那种自信,因为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足足一百三十多万的军队,这样的军队规模压根就没有在那样的这片地区出现过。

    上百万大军轰隆隆而过就如同食人蚁军团一样将一切都摧毁殆尽,现在法兰西的军队指挥官艾伦·汉普登已经快要兴奋死了,他没想到自己一个中将居然现在指挥者足足一百多万的庞大军队。

    当然这样一支军队也有很多让他比较恶心的地方,那就是那些土著们根本没有丝毫的纪律可言。

    这些暹罗人或者柬埔寨几乎是没有经历过什么军事培训的,大部分时间这些人都用来欺压百姓,或者给白人老爷抬轿子用的,因此他们的战斗力可想而知。

    不过此时的法兰西人已经得到了前方的军情报告,在前方独立军的十五万军队已经在沙缴建造了一个军事防御阵地,正在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哈哈,这些黄皮猴子,只有十五万人,却敢在这里等待着我们,虽说他们的机枪火力非常的强大,但是再怎么强大也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我们一百多万人的军队,只要不断的进行攻击,那么最后即便是独立军也会损失所有的弹药,到时候失败的一定是他们。”艾伦笑着说道。

    他身边的一名副官却皱着眉头说道:“中将阁下,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即便我们能够攻破独立军的防御阵地,那么最后我们自己一方也绝对会损失惨重,这一百多万人最少要付出二三十万的巨大死伤。”

    艾伦嗤笑一声:“这有什么,这些黄皮猴子的生命算什么,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能够获得胜利,他们的死亡都是荣耀了,为了伟大的法兰西共和国,他们的牺牲都会被人们铭记着,还有那些暹罗人,我们这是为了他们在进行战斗,在帮助他们驱赶侵入他们国家的那些侵略者,他们应该学会感恩,学会为了他们自己的国家奉献自己的生命,正如同我们伟大的法兰西人一样,我们为了自己的国家敢于拿着武器和任何人拼命,那些华夏国人本就是一群土著,现在居然挑战伟大的法兰西共和国,那我们一定要用手中的钢枪和他们的鲜血告诉他们,这个世界是白人的世界,他们这些猴子只配为了我们抬轿子而已。”

    对于黄种人和南洋的这些近似于黑种人和黄种人之间的棕色人种,他们本身就有着一种歧视,如果不是独立军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强悍,而且歼灭了英吉利强大的军队,那么现在这些法兰西人甚至有可能像是对付野人一样直接冲了过去.

    但是他们现在却比较的小心翼翼,将大量的土著人部队放在自己的周边,也因为长时间以来法兰西人在这里的统治,使得这里的土著对于法兰西人天生都有着一种像是面对天敌一般的恐惧。

    其实很多的时候,这种自傲并不是法兰西人这等殖民者自己产生的,相反反而是那些土著们自己自卑所以才使得这些西方人更加的高傲不可一世。

    邓阳不认为这些白人有着什么优越性,同时他也认为使用自己的实力能够将这些白人全部的打趴下,所以他手下的军队对于这些白人没有任何的畏惧。

    但是南洋的土著在见识到独立军强大的实力之前他们也不会畏惧独立军的,因为在他们看来华人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因此他们觉得自己对于华夏国的这些华人也一样了解,那些华人在这里受到他们数百年的欺辱,因此他们在内心的深处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有等到邓阳手中的屠刀砍到他们的身上,那个时候这些土著才会真正从自己的内心里产生恐惧。

    强者不是靠着嘴巴吹出来的,完全是靠着一刀一枪拼搏出来的,只有别人知道你的凶残,他们才会收起自己的那种轻蔑之心,才不会去试着挑衅强者的尊严。

    在秦汉大唐时期,即便是已经衰败了的时候,也没有几个异族敢于真正的挑战华夏一族,但是现在自从被蒙古人和满人占领统治了之后,华夏族那股传承数千年的荣耀已经衰落到几乎看不到的时候了,现在邓阳就是想要慢慢将那些曾经丢掉的荣耀和节操捡起来,重新塑造一个民族的荣耀。

    法兰西人的军队浩浩荡荡,如果真的是古代的话,那么独立军这点兵力即便是每个人装备着铠甲和锋利的长刀最后也不得不在人海战术面前失去所有的兵力。

    但是现在独立军手中的武器出奇的强大,即便是训练精锐的鬼子面对这样的防御火力也都一筹莫展更别说这些法兰西人和土著了,这些人注定不会是独立军的对手,因此独立军对于这些并没有多大的担忧,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建设自己的战壕阵地,将这些敌人抵挡住,随后就会使用他们的超级武器了。

    独立军的武器攻击力非常的强大,这些士兵们也都见识过自己的那些秘密武器带来的恐怖杀伤力,因此现在所有的独立军士兵都非常的轻松,他们不认为面对这样的敌人会有着什么太大的威胁。

    双方都有着自己的荣耀,和自己的依仗,法兰西人认为他们的兵力优势巨大,独立军认为他们的武器异常强大,能够轻易的击溃对方,因此都没有太过紧张。

    “前线的机枪火力全部做好准备,在法兰西人进攻的时候给我狠狠打,我就不信他们能够永远不停歇,他们一定会安营扎寨的,那个时候就是我们出击的时候了,告诉前线的士兵,到时候任何拿着武器拒不投降的全部击杀,给那些暹罗人的军队发电,告诉他们一旦我们的军队展开反攻,让他们也立即跟随。”李方的脸上已经没有刚刚来到那样的那种兴奋了,因为在这里他们的胜利来的实在是太简单了。

    这和国内和鬼子打仗完全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在国内的时候如果想要在和鬼子同等规模的战争中获得胜利,不但要耗费巨大的弹药储备,同时还要付出惨烈的伤亡,鬼子的战斗力和独立军相比相差并不大,尤其是对方战局空中和坦克方面的优势的时候。

    不过让独立军惊讶的是,法兰西人到来之后并没有里展开进攻,而是选择就地扎营,因为这个时候他们正在进行战争之前的采访。

    法兰西人的军队之中有着随军记者的,这些随军记者对于所有的军事行动都进行报道,这场战争在法兰西人看来是一场关于荣耀的战斗,因为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个东方军队,如果失败了,那么对于他们的荣耀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所以现在他们必须要取得这场胜利。

    而艾伦·汉普登这个时候则是意气风发,因为他手下的军队足足有着上百万,他想要向国内的那些的国民表现出自己的强大的指挥能力,同时为了自己未来的政治生涯铺垫基础。

    大部分的西方世界都是这样的,他们的从政门槛很低,即便是一个抽粪的只要你有着支持度那么也能发成为一个政治家,这样虽然不错,但是其实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也有着一点坏处,那就是很可能让一些只会吹牛逼的家伙成为领导者,他们对于形势的判断旺旺会出现很大的误差。

    在邓阳看来,如果让一个华人之中的精英换上一副白皮囊,那么绝对能够用吹牛神功告诉那些欧美百姓什么叫做吹牛不上税,比如说现在的这位艾伦·汉普登阁下,他就在疯狂的自吹自擂,讲述自己出兵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就征服了半个法国那么大的国土,并且组建了一个足足一百多万的军队,现在他们面对的华夏**队仅仅只有着十五万人,和他们的兵力对比足足是一比十五,这么巨大的差距,他认为自己绝对能够成为胜利者。

    “为了伟**兰西的荣耀,作为拿破仑的后裔,我们相信任何挑衅法兰西的敌人都会被我们的枪炮无情的摧毁,让他们到撒旦哪里去忏悔,让他们在地狱之中后悔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成为我们伟**兰西的敌人。”汉普登在不断的对着自己身边那几十个记者不断的说着,他的表情和肢体语言非常的到位,表现出一个将军对于自己的自信,对于自己祖国的信仰。

    这样的英雄人物是让人崇拜的,所有正在采访他的那些记者们这个时候都在用崇拜的眼光看着这位将军。

    而汉普登也不知道那根弦在脑袋里搭错了,居然挥挥手带着一群军官和记者们开始在那些仆从军的部队里不断地穿梭,当那些仆从军胆战心惊的跪伏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汉普登伸展自己的双臂然后表现出自己高大的形象。

    而随后他们有来到了前线,那些土著正在不断的进行营地的建设,他指着前方独立军密密麻麻的战壕工事说道:“看看,看看就是这样,那些胆小的黄皮猴子,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骑士精神,他们就是一群肮脏的老鼠,只会躲在肮脏的坑道之中,只要我这百万大军一个冲锋,那么我相信这些华夏国的军队就会分崩瓦解,这场战争就解决了大半了。”

    “哦,上帝,这些华夏国的军人他们是疯了吗,居然以这么少的兵力来应对我们伟大的法兰西共和国的军队,我相信我们的军队一定会获得胜利,尊敬的将军阁下,不知道在战争之后,当您亲手抓住那所谓独立军的指挥官之后,您会怎么处置他,他对于法兰西的侮辱可是很多的!”一个法兰西的记者站出来出声说道。

    “哈哈,我会饶恕他的,毕竟他是愚昧的猴子,我们不可能让无知的猴子来承受惩罚不是,我会让他成为我们的地下道处理工,让他为了伟大的法兰西共和国服务让他知道即便是法兰西地下的下水道也不是他们这远东黄皮猴子那破旧的茅草屋所有能够比拟的!”汉普登哈哈大笑着,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完成这些事情。

    然而他却不知道现在在他的不远处,一双如同狼一般的双眼正在仅仅的盯着他,嘴角漏出嗜血的笑容。

    【惊悚!朝央区第一凶宅】**丝半夜醒来,听到奇怪叫声,燥热难眠。早上找房东投诉,谁知道,却发现房东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