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763章 就这么败了

第763章 就这么败了

 热门推荐:
    在对面的独立军战壕之中一名身上覆盖着茂密植被的身影双眼正死死的盯着前方八百米外的那群人,他手中一杆满是苔藓的枪管正长长的伸出去,黑洞洞的枪口正在不断的轻微挪动在寻找自己的目标。

    他的目光顺从狙击镜的方向不但的闪烁,慢慢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非常的兴奋,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居然还会遇到这样的机会,本身独立军以为法兰西人到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进行进攻,但是现在很明显,对方并没有进行进攻,而且狙击镜之中对方那个指挥官还在不断的在进行指点江山的行为。

    这让他感觉非常的好笑,在和独立军战斗过的军队之中,没有任何的一个军队的指挥官敢于来到前线战场,因为他们都知道在独立军的部队之中有着狙击手的存在。

    尤其是鬼子,鬼子的军队军官在独立军狙击手的狙击下死伤惨重,现在在和独立军战斗的时候往往他们的那些指挥官都换上了最普通的军装,以此躲避独立军狙击手狙杀。

    可是这些法兰西人却一点都不了解这一点,汉普登更是傻乎乎的来到阵地面前装逼,这绝对算是在作死。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狙击手,这个浑身上下都是伪装的军人立即找到了价值最好的狙击目标,独立军的狙击手是最为高级的兵种,任何一个狙击手在结束前线任务之后最低也是进入特种部队成为将官或者基层军官。

    因为他们能够在战壕边上寻找到自己所需要寻找到的目标,即便是敌人的军官已经伪装了起来,他们依旧能够分析出那些目标的地位更高,他们会不断的狙杀对方的指挥官从而削弱对方的指挥能力,给对方带来巨大的混乱。

    就好比现在,他已经明白,对方这是一个高级指挥官,因为独立军的体制里也有着记者的存在,任何能够面对记者的指挥官都是高级指挥官,那么现在对方的那个指挥官一定也是一个高级军官,顿时这个狙击手有种找到了猎物的感觉,双眼之中漏出一道道的精光,同时嘴角漏出一丝嗜血的笑容。

    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的一个巨大的馅饼。

    咔嚓!

    狙击枪轻声一响,一颗长长的子弹直接被压入了枪膛,硕大的重机枪子弹经过了特殊处理,仅仅只能够穿透树木这样的柔韧物体,在进入人体之后就会立即爆裂开来,可以说一旦被击中存货的可能性很小,尤其是在这样的野外战场上,单单是流血和感染就足以让一个人死亡。

    因此这些狙击手是堪称死神一般的存在,达姆弹这种子弹也同样是能够给人们带来死神问候的东西,狙击手和达姆弹的配合,加上远程射击的狙击枪可以说是战场上最为恐怖的存在。

    死神的双眼现在正在瞄准着汉普登,但是现在的汉普登却没有丝毫的察觉,法兰西的军队和独立军的军队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战争,因此对于独立军的军队结构,和战场上使用的战术都没有丝毫的了解,因此现在这个时候汉普登还在侃侃而谈,完全不知道已经有死神盯上了他。

    那些记者现在感觉非常的亢奋,因为这是一战之后法兰西人第一次真正的战争,他们对面的独立军现在可不是一个弱小的军队,而是一个非常强悍的军队,毕竟世界第一强国的军队都败在了独立军的手中,如果他们能够战胜对方,那么对于他们的国家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毕竟现在法兰西人可是很憋屈的,小胡子在不断的进行各种的挑衅,将法兰西人的面子全部狠狠的踩在了脚下,但是有着一战时期德意志军队那种恐怖的印象,让法兰西人根本没有任何一个敢于正面对于德意志进行回击的。

    所以他们现在看到邓阳就找到了一个发泄口,想要借助这样一个机会显摆显摆自己的肌肉。

    然而他们完全没有想到邓阳也有着同样的想法,所谓柿子捡软的捏,而现在的法兰西人无疑是最软弱的那个柿子,同时现在的法兰西也没有足够的能力进行万里征途,而且即便是运来十万二十万的远征军,邓阳也不认为对方会是他自己的对手,因此邓阳无所畏惧。

    正式因为如此双方的战争才会越发的白热化。

    “看看,看看那些黄皮猴子,我们就在这里,伟大的法兰西军队就在这里,但是他们却根本不敢来面对我们,他们是懦夫,伟大的法兰西军队将告诉他们伟大的白人文明世界是不容他们挑衅的,作为低等生物,他们就应该蜷缩在他们的家中,等待着我们的到来,奉献出他们所有的财富,我们白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我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种族,他们这些野蛮人,这些低等生物,这些黄皮猴子都应该统统下地狱……”

    嘭!

    “唔!”

    一声猛烈的射击声,巨大的枪声将原本寂静的战场立即先开了锅,汉普登双目澄园,张大着自己的嘴巴,但是他张已经被达姆弹生生炸碎了大半的嘴巴根本没有办法发出任何的话语,仅仅只能够发出一连串毫无意义的呻吟和呜呜声。

    “啊……杀人了!”

    “指挥官死了!”

    “快跑啊……”

    一个个军官和一个个的记者疯狂的大喊着,随后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四处狂奔。

    咔嚓!一声脆响,狙击手手中的狙击枪立即更换了弹药,随后举起自己的狙击枪对着前方就扣动了自己的扳机。

    嘭!

    再起想起了医生剧烈的枪声,一个正企图夫妻汉普登的法兰西军官直接倒在了地上,他的胸口出现了一个恐怖的伤口,从哪个伤口甚至能够看到他的内脏器官。

    咔嚓!

    嘭!

    一声声的枪声不断的响起,一个个法兰西军官倒在地上,引起那些记者一声声的惊呼惨叫。

    然而就在这样的时候,天空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声的嗡嗡声。

    “不好是独立军的空军部队!”一些还算有点专业知识的法兰西军官立即惊恐的大叫起来,他们在指挥部之中立即开始下达各种各样的作战命令,法兰西人在疯狂的准备挖掘着战壕,想要将自己的身体埋藏下去。

    在天空之中三十架战斗机保护着十八架轰炸机想着战场飞来,轰炸机上的侦查员用固定式的远程望远镜对着地面进行侦查,随后指引轰炸的方向。

    很快他们就如同寻找到猎物的猎鹰,向着下方法兰西人军队集结的方向袭击了过来。

    这实在是太容易分辨出来了,法兰西军队好歹是受到过正轨训练的军队,他们集结在一起和那些土著乱七八糟的小茅房是完全不一样的,而独立军空军这次的轰炸主要的目标就是法兰西人,因为只有法兰西人拥有者一点战斗力,至于那些土著人,独立军不认为他们在法兰西人全部被摧毁之后还能够坚持下来。

    呜嗡……

    疯狂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轰炸机群快速的想着法兰西人所在的那片区域飞了过来,而现在地面上很多法兰西人已经惊慌失措的逃离了。

    当然他们的危机感并不是特别强烈,因为他们的兵力众多,所在区域有很大,他们不认为区区十几架轰炸机就能够给他们带来多么巨大的伤害。

    啾……

    一架轰炸机来到法兰西军队的头顶,随后将自己弹仓里的一枚云爆弹和七八枚航空炸弹丢了下来。

    轰!轰!轰!

    一声声猛烈的爆炸声,于此同时云爆弹也在法兰西军队的脑袋上面洒出一大片的白色粉末。

    这些法兰西人躲避着航空炸弹带来的猛烈爆炸,但是看到那些白色的粉尘的时候纷纷漏出一丝疑惑,同时一股巨大的危机感出现在他们的心中。

    由于飞机的投弹,是一连串形式的,虽然说从飞机上落下的时候彼此相差的距离很小,但是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彼此之间的落差足足有着数十米。

    “难道是毒气吗?”和英吉利人一样,一些法兰西人看着天空中的那种白色粉末第一个感觉就是毒气弹,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听说使用轰炸机投掷毒气弹的,而且眨眼之间一声猛烈的爆炸声响起。

    剧烈的爆炸声瞬间将四周数百米近千米的区域全部夷为平地,猛烈的爆炸冲击波直接将所有遇到的敌人全部掀飞了起来,这样的恐怖冲击波足以将一个士兵抛出数十米的距离。

    “老天,这是什么啊,这……”一声爆炸席卷了周边一千米的区域,这片区域之中最少有着数千个法兰西士兵的存在,然而就是这么一瞬间这些士兵全部消失不见了,那些临时的营地也一瞬间被完全的摧毁。

    这些法兰西人什么时候见到过这么恐怖的炸弹,他们的内心之中都升腾起了恐惧的感觉。

    而就在他们惊恐的时候又是几枚云爆弹发生了猛烈的爆炸,一声声爆炸就杀死了成百上千甚至更多的敌人,而就在密密麻麻的炸弹爆炸的时候,在独立军阵地的后方,一大团的烟雾团升起,随后一道道火光想着法兰西和土著军队的脑袋上咋了过来。

    轰!

    哗啦……

    呼……

    一声声并不算剧烈的爆炸,紧接着无数火焰瞬间出现在大地上,无数土著和法兰西的士兵在火焰中奔跑惨叫哀嚎,一瞬间原本趾高气昂的法兰西军队立即出现了巨大的动荡,无数的士兵惊恐的大叫,惊恐的四处奔逃。

    更是有着很多的土著人惊恐的跪伏在地上发出一阵阵的祈祷。

    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上天的惩罚,无数的大火,突然出现的猛烈爆炸,他们那里见到过这么恐怖的爆炸,即便是那些法兰西人也根本没有看到过这么恐怖的攻击,一时间他们从内心之中就感觉到了无比的恐惧。

    崩溃,在一瞬间就崩溃了百万大军在这样的猛烈攻击下,在云爆弹的凶残杀戮,和火箭弹的恐怖齐射之中立即化作了鸟兽,疯狂的想着后方奔逃,即便是那些之前还开口闭口说着法兰西荣耀的法兰西人这个时候也一样在奔逃,或许有些人不想要,但是在百万土著军队的裹挟下他们不想走也不可能的。

    “上帝,败了,就这样败了,十几万的精锐,上百万的仆从军,居然就在这么短短的一瞬间被击溃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这样败了?”一个法兰西记者木然的站在战场上不敢置信的说道。

    【惊悚!朝央区第一凶宅】**丝半夜醒来,听到奇怪叫声,燥热难眠。早上找房东投诉,谁知道,却发现房东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