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765章 欧洲来的威胁

第765章 欧洲来的威胁

 热门推荐:
    “我代表法兰西共和国,捷克共和国,荷兰王国,比利时王国,西班牙王国和希腊王国向贵方提出严重的交涉,对方此次的行为完全是在挑衅伟大的欧罗巴文明,因此我们希望独立军立即退出密支那地区,同时交还所有的俘虏,并且为这次战争向我们道歉,否则我们将会联合在一起对独立军进行军事制裁。”法兰西人再次唠叨了邓阳的面前,他们聚集了好些个小国,当然他们集中在一起的时候却并不是一个小势力了。

    然而邓阳的脸上却带着笑意,法兰西人被逼急了,现在都开始拉着这些小弟来威胁邓阳了,如果说法兰西人有着必胜的信心,那么他们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选择这种方式来对付邓阳。

    所谓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人,这些法兰西人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

    “首先一点,这场战争不是我们独立军率先挑起的,起先我们的战争目标是暹罗人,但是法兰西人无礼的进行干涉和职责,并且发动军队对我们发动进攻,这一点不是我们的错误,所以这件事情上我们不会有任何的退步,同时以你们西方人的观念来想,我们在战争之中已经取得了胜利,法兰西人所谓的百万大军在我们独立军的攻击之下已经被我们歼灭,十万的法兰西军队被我们俘虏,三十万的法兰西移民已经被我们控制,在这样的时候,你一个失败者有什么资格来我这里提条件?”邓阳冷笑一声,西方人的行事方式,其实就是弱肉强食,现在邓阳就是要用这样方式对对待法兰西人。

    因为现在你即便是让步了,对方也不认为你是在善意的让步,他们会认为你是在退缩,到时候他们绝对会得寸进尺,因此邓阳现在直接给法兰西人来个狠得。

    法兰西人注定要在二战之中灭国的,这个时候邓阳不介意在法兰西人的身上狠狠的撕掉一大块的血肉,反正留着也会成为德意志人的美餐,邓阳希望能够从中得到点什么。

    “法克!该死的华夏人,你们知道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吗,在挑战伟大的欧罗巴文明,如果你们不愿意退让的话,那么我们将再次联合英吉利和奥斯曼对你们进行战争,别忘了几十年前的八国联军,你们将会再次得到教训。”法兰西人脸上露出疯狂的笑意。

    在他们看来华夏国的军队本身就是他们的手下败将,当年他们八国联军进北平的时候,给华夏国带来无以复加的恐怖战争,因此现在他们还在拿着这件事情对邓阳进行威胁。

    邓阳的嘴角也漏出冷冷的笑意:“好,很好,不愧是披着野蛮狼皮的法兰西人,那就继续战争吧,我估计到战争结束我们降幅路超过五十万的法兰西人,一个人一万美元,如果没有那么就让这些法兰西人为了以前的过往去赎罪吧,现在立即给我离开我的指挥部,否则我不介意送你们去你们该去的地方。”

    邓阳本身并不想这样在外交场合说话,但是现在这些法兰西人已经成功的激怒了他,这是对一个民族的侮辱,这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战争,并没有任何可能结束,法兰西人给他们树立了一个恐怖的敌人,这一句话已经让邓阳和法兰西人彻底站在了对立面上,如果这场战争结束,法兰西人不付出惨重的代价,邓阳就算就这里丢在这里,到时候鬼子来了之后直接丢给鬼子,也绝对不会还给法兰西人,而且他还要让法兰西人在这场战争中丢掉所有的颜面。

    法兰西人身边的那些小国的领事也纷纷的漏出震惊的神色,他们一个个看傻子一样看着法兰西的这个外交官,即便是傻子也知道现在法兰西的处境是什么样,在巴黎北部的防线中法兰西人已经开始构建阵地准备对付德意志人了,现在这个时候法兰西人几乎派不出多少兵力来到远东,之所以把他们聚集在一起,而之所以这些小国愿意来,除了荷兰人和独立军现在是敌对状态之外,还有一点就是现在面对德意志的威胁,他们和法兰西人是统一战线的,因此他们才会过来给法兰西人撑撑场面,但是真的让他们帮助法兰西人和独立军拼死拼活的战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法兰西人走了,但是欧罗巴带来的威胁却记在邓阳的内心之中,现在是因为欧罗巴在战乱之中,或者说在战前的蓄力之中,因此才没办法对他进行丝毫的敢于,如果现在欧罗巴不是战乱,或者说提前三五年,那么这种事情真的很可能发生,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邓阳即便是能够在远东地区大败对方,也需要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

    所以对于欧罗巴邓阳绝对是不允许在战后他们还有这强大力量的,就像米国人和沙俄在战后瓜分欧罗巴是一个道理,虽然欧罗巴一直以来就没有统一过,但是毕竟文化和宗教几乎是一致的,所以他们很容易就会聚集在一起对华夏国这样异教国家进行攻击。

    “给我注意抓捕在岳南地区的法兰西人,绝对不能让他们逃了,哼,法兰西人居然敢这样做,那么就让他们付出最惨重的代价,不管是那些法兰西人还是那片土地,他们逍遥回去,没有二十亿美元,他们想都别想。”邓阳对着身边的参谋部军官们下达命令,同时大量的行动开始进行。

    在南洋地区,现在独立军的进攻已经可以用飞速来形容了,在北部地区国内的物资正在源源不断的进行运送,大量的战俘在拼命的进行修路,而独立军的军队也在大量的进行汇聚。

    因为在岳南北部的独立军军队,真正一线部队并不多,仅仅只有十万人,哪里的战争和南部地区又有着巨大的不同,南部地区虽然河流众多,但是还是平原地区对于军队的行军来说有着很大的便利性,但是在北部地区就不同了,哪里的地形主要是山地地区,想要在哪里进行战斗,那么需要面对的情况有着巨大的差异。

    北部地区都是山地,前世华夏国和岳南的战争就说明了他的战斗难度,现在独立军也无法和后世的那支军队相比,当然现在岳南的法兰西殖民地军队也根本不可能和后世的岳南军队相提并论,因此难度虽然有但是并不是太大。

    可是为了快速结束这场战争,独立军的军队将集结大量的兵力,足足三十五万大军,战斗力上完全碾压法兰西人,只要能够将法兰西人的几个重镇给占领了,那么法兰西人将没有多大的反击空间。

    平乡镇,比邻厚实的友谊关,这里现在已经一片空旷,对面的岳南地区现在也已经空无一人,因为这里原本是华侨大量聚集的地方,在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这些华侨就立即撤回了国内,现在法兰西人在一百里外的凉州城组建了庞大的防线,上百万的岳南土著帮助法兰西人在进行建设。

    对于这些岳南土著来说,现在不管是法兰西人,还是华夏国的军队,都和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在他们看来这都是统治者。

    岳南人对于华夏国有着很大的成见的,因为在古代这里属于华夏国的交趾地区,当这里的岳南人有了反心之后,他们自然要摆脱他们身上带着的华夏国印记,因此才会让这些岳南人对于华夏国无比的抗拒。

    当然他们的抗拒不管多么的强烈,在国土和人口的巨大差异之下,他们都不得不低下他们打脑袋。

    尤其是在法兰西人数百年的统治之中,这些岳南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战斗能力。

    田丰手下的军队已经在这里进行集结了,独立军的部队将分成三个方面进行进攻,一方面是二十万大军直扑凉州,寻求歼灭法兰西人的主力,另外一个方面是攻击老挝地区,尽可能的将法兰西人的统治全部给破坏掉,还有一部分的两个师则是从东部地区侧面协同独立军主力的行动,炮兵部队将独立军一百多门火炮全部狙击,新近生产的一百三十门火箭炮之中的八十门也全部被用在这里。

    “军座,咱们怎么打过去,这里的法兰西人利用那些土著不断的在森林之中对我们进行骚扰袭击,我们这一路走来遇到的骚扰实在是太多了,那些该死的土著。”田丰的身边他手下的第一师师长康山脸上裹着一个纱布有些愤怒的说道。

    他脸上的有道伤痕,然而这时他的耻辱,因为这道伤痕并不是法兰西军队给他造成的,而是那些该死的土著,他们在这里的战争本身并没有要对土著做什么,因为即便是邓阳看来这些土著现在也没有必要全部的打死,更多的是准备在这些人中挑选出一些人,然后组织反抗力量,到时候独立军再次到来的时候好能够利用。

    可是这些土著一个个本身的文化传承就不足,被法兰西人养了那么久之后有很多已经对法兰西人死心塌地。

    而且这还不是后来的岳南人,现在的岳南人也分为很多的部族和村寨,几乎一个村寨就是一个民族,和南洋的其他地区没有太大的不同,而且岳南还有这王室的存在,那所谓的王族虽然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但是毕竟还有着一些号召力,在这里还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

    因此他们有些人对独立军产生了很大的威胁,毕竟这些人都是生活在热带雨林的族群,他们能够完美的隐藏在雨林之中,因此给独立军行军部队带来很大的威胁。

    即便是精锐的特种兵在这里和这些野人相比还是要差距很多。

    “继续行军吧,这场战争我们这里才是主战场,南部的军队已经活了胜了现在就需要我们将这些敌人全部的击败了,只有我们击败了他们之后才能够真正的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田丰知道自己的责任有多么的巨大,因为整个战争就只有两个点,一个是这里,一个师云南的方向,云南的第二军和装甲军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不认为那些英吉利人能够应对哪里的军队。

    因为独立军的部队不单单是要在哪里挡住和击败英吉利人还要直接南下将整个偭甸全部征服甚至会试探性的对印度进行进攻,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的主力兵力和先进武器都被放置在哪里。

    就如同空军部队一样,现在的空军战斗机部队就已经部署在云贵地区,随时准备加入到案场战斗之中。

    【惊悚!朝央区第一凶宅】**丝半夜醒来,听到奇怪叫声,燥热难眠。早上找房东投诉,谁知道,却发现房东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