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905章 野心家无处不在

第905章 野心家无处不在

 热门推荐:
    “为什么选择投降?”卓阳看着自己面前的豪斯顿,感觉异常的米国,因为眼前的这个军人完全没有必要去投降啊,因为在其手上的军队数量还没有到达弹尽粮绝的时候。

    面对这样的情况,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着急的进行投降。

    “为什么,因为我不想回去被**死,我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支持,并且武装我的军队。”豪斯顿的双眼露出一丝精光,同时在他的内心之中也燃烧起浓浓的火焰。

    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机会实在是不多,而这个时候他也见识到独立军真正的战斗力,经历了战斗他才知道自己一方和独立军一方究竟有着多大的差距,在这样的情况对于他来说最好的方式自然是和独立军和做,而且依靠着和独立军的合作他甚至能够成为芭西最强大的军法。

    这个时代在拉丁美洲地区还是军阀当道的年代,因此在这个时候豪斯顿的内心之中掀起了一丝波澜,作为一个军人他不是一点军事都不了解,其实本质上在这次攻击圭亚那的事情上,主要就是他在谋划,为什么谋划?

    因为他想要成为上百年来芭西第一个开疆扩土的人,法兰西人他们是不敢招惹的,但是当初他们并不知道独立军的底细,以为凭借他们自己的力量就能够轻易将独立军击败。

    这样一来即便是之后法兰西人怪罪下来压没办法怪到他们的身上。

    而且一点这个计划完成,虽然那片地区都是荒芜的雨林,但是也是一个巨大的功绩,他凭借着这样的功绩,定然能够成为芭西境内十几个地方军阀之中的声望最大的一个,到时候就能够稳定总统支委。

    毕竟这个时候在整个拉丁美洲几乎大部分的国家都已经陷入了军人政治之中,地方上的军队已经开始逐步的掌握了政府,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带兵的军人都有着自己巨大的野心。

    野心家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曾消失过,无数的野心家在这个世界上构筑出一个个混乱的地方,当然也有野心家将一个国家推到了鼎盛。

    严格的来说小胡子是野心家,大胡子也是,甚至邓阳也是,但是这些野心家和豪斯顿却又有着一点不同。

    因为他们都是疯子,都是想要将自己脑海中的幻想变成现实,而不是想要为了自己收揽多少的财富,这种野心家有时候是一种幸运,是一个国家的福星,比如说西班牙的独裁者弗朗哥,他就改变了整个西班牙的命运,让整个本已经没落的帝国没有被这场战争卷入世界大战之中,并且保证了自己的独立性,虽然其在治理国家上存在着这里或者哪里的不足,但是毕竟还让整个国家重新崛起。

    当然了这只是少数,有着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独裁者并不多,比如说小胡子和大胡子,小胡子将一个国家带入了地区,死伤近千万人,而另外一个大胡子则在大清洗之中自己处决了上百万训练有素的精英士兵,最后被小胡子打的满地找牙,当然最后虽然胜利了,却把自己的国家带入了一个死胡同。

    邓阳与他们不同毕竟邓阳有着超越这个时代的记忆和知识,他不会犯下前人所犯下的那些错误,虽然不能够算是政治家,但是毕竟在后世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国家的外交该怎么做,在内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建设,对外选择胜利者的一方加盟,从而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这件事情我们还做不了主,但是如果我们支持你你能够给我们什么,还有我们怎么知道你会真正的站在我们这一方?除非你能够进行全国通电,同时谴责你们中央政府的敌对政策,我们独立军对于芭西没有丝毫染指的意思,但是现在你们的国家正在疯狂的进行扩军,这是在向我们独立军进行宣战,我们的海军舰队正在到来,如果我们援军到来之后你们的国防部和政府还没有丝毫的悔意,那么我们将进行全面战争,到时候你们所有的城市都将化为废墟。”卓阳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他们有没有利,但是对方这样的说法和做法对于他们来说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

    “我们可以以矿产和铁路运营权作为抵押贷款,购买贵方的军火和各种物资,只要我们能够在将来能够真正的掌握政权,那么我们将会成为贵方在拉丁美洲最坚定的伙伴。”豪斯顿神色非常的讨好,他不认为这样做对于他们的国家会有什么损失,毕竟他们的国家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多少条铁路,而且他们的物产也确实丰富。

    卓阳点点头随后伸出手从自己的副官手中拿过来一份文件出声说道:“想要和我们合作的前提就在这里,只要你们在这里签署,那么我们将可以考虑对你们进行武装和将来的军事援助,有了我们独立军军政府作为靠山,你们的武器装备绝对碾压拉丁美洲一切的国家,而且也能够给你带来巨大的声望,同时我们将在你们掌握政权之后派遣国家顾问给你们,将会帮助你们建设你们的国家,让你们的统治更加长久。”

    豪斯顿神色一喜,急忙过来那份文件,但是看到文件上面的一条条的条约顿时感觉到一阵头昏目眩。

    他非常的奇怪为什么独立军要那篇雨林地区,要知道在哪里几乎每年的雨季都会泛滥成灾,而且几乎是无法进行防御的,这里的雨水实在是太大了想,想象一下一个三四百万平方公里地区的沼泽,水深都能够达到两米左右,这样的水量堪称是一片内地海洋了,面对这样的洪泛区,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有能力进行水利建设。

    邓阳和他的政府人员自然知道这一点,哪里的水患几乎是不可能解除的,但是那么大的一片土地,不要白不要,反倒是要了芭西的那些能够进行生产的地区,倒是很可能和芭西人结下解不开的仇怨,那片区域就当做是留给子孙后代的一颤罢了。

    当邓阳得到卓阳的汇报的时候微微点了点头:“这样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不过单单是只找一个军阀是不够的,还需要找到另外一个和我们的合作者,比如说现在的芭西总统,既然现在已经有了这个苗头出现,那么就执行第二套战争方案肢解整个芭西,同时尽可能的让阿根霆也被破坏掉,这些家伙一个个自大的很,不让他们有解不开的仇怨,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威胁。”

    邓阳发现自己越来越变得阴险了,他现在看到超过三百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三千万的国家就想要对其进行肢解,尤其是一点,那就是只有肢解了这些国家在这些国家之间制造出一系列的冲突才能够爆出独立军在哪里特殊的存在。

    当然既要让他们彼此之间有着矛盾,也要让这些国家全部汇聚在独立军的手下。

    “明白统帅,但是这样的事情真的需要副总参谋长亲自过去吗?”卫力皇看着邓阳问道。

    副总参谋长其实就是白重喜,自从并入了独立军之后白重喜可以说是名声不显,主要是因为独立军之内的规则和白重喜他们以前的规则完全不同,白重喜虽然计谋多端,但是面对他根本不熟悉的国际局势还是两眼一抹黑,因此一年以来他都是在拼命的学习,毕竟作为副总参谋长,其地位是非常高的,如果不能够拿出几个像样的战绩,那么他也根本没有办法坐稳现在的位置。

    “也该是让他出去锻炼锻炼了,否则而他自己就能够把自己给逼疯了你信不信?”邓阳看着卫力皇出声说道,因为邓阳也发现白重喜自从在桂军和他们合并之后就消沉了下去,毕竟整个桂军都是两个人一手创建起来的,整个时候白重喜在这里的地位虽然不低,但是独立军的骄兵悍将们并不认可,他必须要有一个拿得出手的战绩。

    而拉丁美洲地区的事情就是交给他来做了,本身也都是统帅部下达的各种命令,外交上由外交部主导,因此即便是出现问题也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白重喜站在南大洋舰队的旗舰南极洲号航母上,看着四周三艘护航航母,和十七艘重型驱逐舰还有一百多艘大型的运输舰,浩浩荡荡的舰队甚至只是独立军舰队的二分之一,这样规模的强大海军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就在他掌握的部队之中,有足足八万大军,同时还有这五百辆最先进的坦克,在几艘航母上足足四百架歼敌者二型最先进型号的战斗机和鹰击一型轰炸机,可以说如果对阵一个人口数百万的国家,可以说是一战而下。

    “这一次一定要打的漂亮啊,否则我们怎么在这里抬得起头来!”白重喜的内心中有着欢喜和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指挥独立军部队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