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998章 贝隆的要求

第998章 贝隆的要求

 热门推荐:
    地空协同,和步炮协同步坦协同其实都是一个概念,只不过地空协同所要使用的部队数量更大,比之步炮协同步坦协同的更加的重要。

    步炮协同指的是不兵在火炮的支援下进攻敌人,以火炮的强大威力使得敌人的反击非常有限,让自己一方的部队尽量减少伤亡。

    步坦协同则是以坦克作为突击的主力步兵隐藏在坦克的身后在,这样一来坦克就能够有效地帮助步兵减少伤亡。

    而抵抗协同则是以空中火力支援地面上所有模式的战斗,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步炮协同和步坦协同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独立军已经完全的准备了起来的,独立军足足一个火箭炮师,一百六十门火箭炮,和钨拉圭的一个火箭炮营四十多门火箭炮现在都已经随着部队聚集到战场的最前方,而坦克部队更是在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集结的。

    工兵部队的浮桥材料,这个时候已经准备妥当,只要等到之后空军部队将敌人的炮兵和空中力量为安全的摧毁就能够快速的进行搭建,到时候独立军的部队将通过浮桥直插敌人的主要阵地,将敌人的全部部队完全的摧毁掉,这种作战方式对于军队之间的配合要求并不是特别高的,但是对于装备的要求就要高得多了,第一你的这支部队要有这充分的装备,大量的飞机,轰炸机,能够在第一时间摧毁对方的所有远程打击力量。

    第二是你能够拥有强大的火力投射力量,将敌人可能出现的部队阻挡在自己的登陆地点之外。

    第三是要有着强大而专业的工兵部队,能够在战场瞬息万变的情况下快速的进行工事建造浮桥的搭建,自由这样才能够让作战计划完美的实施下去。

    而在独立军手下的其他部队这个时候也一样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站在白重喜身边的贝隆这个时候正在看着一副沙盘,上面标注着这次的战略打击方式。

    这种作战方式让贝隆内心一颤,因为他以前的时候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作战模式,而且芭西的军队布置和部署情况甚至连兵力多少都已经被标注的非常清楚,巨大的沙盘足足有着一个房间那么大,一大堆的独立军军官和钨拉圭军官不断的指指点点。

    突然之间贝隆觉得他们的军队很可能已经和其他的国家拉开了很大的差距,甚至和钨拉圭这样的手下败将之间也拉开了很大的差距,钨拉圭人和独立军长期的合作,让钨拉圭人在军队的指挥和战斗战术方面的进步非常的迅速,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之间和独立军的军队士兵军官相差无几,甚至连行动之间都非常的相似,尤其是南华**人那种干净利落的动作更是一模一样。

    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钨拉圭军队正在快速的吸收独立军的有点,并且竭尽全力的去学习。

    他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一个国家几乎被覆灭过一次,一个国民被屠杀了百分之六七十的国家,他们自然不可能想要再次遭受那样的命运,而想要不遭受那样的命运,那么方法只有一个,那么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现在钨拉圭人就是抓住了这样一个机会,他们几乎赌上了全部的国运压在了独立军的一方,一个人口不过是三四百万的国家,却组建了足足七八十万的军队,几乎全国所有的男性都已经进入了军队成为作战部队,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钨拉圭人最终失败了,那么这个国家就差不多已经从整个世界上除名了。

    因此现在钨拉圭人不单单是为了独立军在战斗,同样他们也是在为了自己的未来而战斗,他们更加清楚这场战争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现在钨拉圭人的领土扩张的很厉害,甚至还准备吞并芭西的三个洲,芭西三个洲的领土差不多就比整个钨拉圭都要大了,而且其中还包括两个出海口,在这样的情况下,钨拉圭人怎么可能不用心奋力的去战斗,那关乎着他们一个国家的未来胜利了,他们就不再是那个原本在拉丁美洲南部风雨飘摇的国家,最少在面对芭西和阿根霆的时候就有了一战之力,而且在看到独立军强大的战斗力之后他们立即做出了自己的决定,那就是紧跟着独立军的脚步,以自己军队的付出换取对方的支持,只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他们就能够重新拥有大量的人口,到那个时候钨拉圭就不是阿根霆和芭西随意想要消灭就能够消灭的一个小国了。

    而这让贝隆非常的着急,因为在贝隆的内心里,他清楚的知道,现在国内将丢掉的五个省份的原因全部归结到他的身上,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想要将那些领土全部收回来,但是这非常的困难,第一现在巴拉圭和南华国几乎达成了坚不可摧的同盟,所以他将自己的目标锁定在钨拉圭的身上,想要在之后用各种方法甚至使用战争的方式将钨拉圭夺取的领土夺回来,虽然那些领土是他们几十年前从钨拉圭人手中夺走的,但是这并不是他推脱的理由。

    可是现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他立即知道如果不能够在军队的建设上超过对方,那么之后想要在这上面超越已经走在他们前面的钨拉圭军队,那么他们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借助外力,如果没有这次在独立军手中的惨败,那么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同为白种人国家的米国和英吉利,但是现在不能够这样了,因为独立军已经在他们的国家上烙下了一个烙印,在阿根霆百姓的内心中留下了一个恐怖的印象,而且他非常的清除,如果在之后他们不理会独立军,而是将自己的全部国运压在了英吉利和米国人的手上,那么最后一定会让他们之间的战争牵扯进来独立军来,到时候他们将要再次面对的优势一个庞大的联军部队,到那个时候可想而知他们又要遭受一场巨大的灾难。

    其实在这个时候阿根霆人非常希望独立军能够在芭西的战争之中失败,因为其只要失败,他们阿根廷就能够立即对钨拉圭和巴拉圭进行清算,到时候领土自然能够夺回来,但是看到这个沙盘上的各种信息让他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独立军已经将芭西人的情况摸得这么清楚,那么也就是说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战争准备,一旦发动攻击绝对是让芭西人难以承受的。

    而更加让他惊恐的是独立军已经将一个师钨拉圭军队换装了,那种恐怖的突击步枪他是知道的,当初他们的军队在和独立军战斗的时候就是遇到这种恐怖的作战武器,而现在巴拉圭的两个师,钨拉圭的一个师,和独立军的部队都拥有这样的战斗武器,但是同样作为盟军现在的阿根霆军队却没有被装备。

    他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之前和独立军进行了一场战争,现在巴拉圭已经成为了独立军最亲密的盟国,虽然整个国家很小,人口很少,但是人家投靠的彻底啊,甚至将自己的政府职权都交给了独立军使用,成为对方的加盟国,加盟国和盟友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类型,加盟国就是自己家人,而盟国那只是朋友。

    而朋友之间也有着远近之分,钨拉圭人从刚开始就坚定的跟在独立军的身后,并且为了独立军和芭西的战争付出了不少的伤亡,在这个时候自然也是独立军最亲近的盟友,而另外一个方面阿根霆刚刚之前和独立军刚刚进行了一场战争,并且这场战争还是他们自己挑起来的,对方现在能够信任他们才是一个怪事。

    “这里,巴拉斯特小城,是我们进攻的第一个目标,我们的部队将从这里作为主攻的方向,不过另外一方在阿姆莱特,钨拉圭军队一个集团军和阿根霆两个集团军将作出佯攻的态势,使用火炮对对方进行猛烈的轰击,做出一副要从哪里登陆的态势,而随后钨拉圭第三,第四第六集团军给我全部集中在奥特莱特港口,作出另外一幅攻击的表现,让芭西人米国,我们的远征集团军和钨拉圭的第一,第五集团军还有阿根霆的一个集团军跟随在我们的作战部队之后直接攻击巴拉斯特,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讲巴拉斯特的所有的敌人全部歼灭掉,然后一举突破掉敌人的所有防御。”白重喜看着面前的各**人,对于钨拉圭和巴拉圭的部队他是非常的放心的,但是巴拉圭部队的战斗力很弱,其主要的战斗力反而是其中的两个团的独立军部队,他们是指挥这支巴拉圭军队的主要力量,这些部队全部换装了AK47步枪,但是他们的任务并不是发动进攻,而是在奥特莱特港口的后方,说是作为战场的支援力量,但是所有人的内心中都非常的清楚这是作为监视阿根霆部队才布置的。

    阿根霆的军队在白重喜看来是这次战争之中最不稳定的一个因素,因为在此之前双方刚刚经历一场战争,所以要其拥有绝对的忠诚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们明白!”通过翻译,不管是钨拉圭的指挥官还是巴拉圭的指挥官都纷纷的点头。

    不过这个时候贝隆却直接站了起来出声说道:“指挥官先生,我们认为这样的战斗模式对于我们来说非常的不公平,我认为战争应该分为两个方面进行我们阿根霆军队也一样能够碾碎那些芭西人的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