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1026章 我们都需要支援

第1026章 我们都需要支援

 热门推荐:
    “这里我们要了!”邓阳和罗思福坐在边上,这样的动作自然别人都能够看到,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现在邓阳和罗思福是这个世界上权力最大的男人,也是两个强大国家的领导人,没有人敢于在这样的时候要求对方公开自己现在在坐着什么,也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时候命令两个人做出任何的事情.

    其实罗思福也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就在一两年前,眼前的邓阳虽然也锋芒毕露,不愿意在任何国家的领导人面前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但是却没有现在这样强大的权势,在这个时候独立军显然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之一,在面对独立军的时候,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和其进行比拟,即便是米国在很多地方都和独立军有着巨大的差距,在这样的差距面前整个协约国方面几乎都是以米国和独立军为主导,这一点几乎是无可辩驳的事情.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在两个国家决定的事情上面做出任何的反抗,哪怕是曾经的霸主英吉利人也是这样,英吉利人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能力和南华国以及米国进行对抗了,如果说前世的时候,英吉利人最少在战后还统治了他们的殖民地一段时间,恢复了一些元起,并且在二战之中这些地方对其进行输血,还能够稍微抵抗一下米国的压制和掠夺,但是在独立军崛起之后就不一样了,独立军的崛起直接使得英吉利人在远东地区的殖民地全部被瓦解掉了,即便是印度支那这个时候还是英吉利人的殖民地,但是却已经风雨飘摇了,当然这个时候印度支那还在不断的给英吉利人进行造血,因为印度支那的大量资源现在几乎是在疯狂的进行开采,然后换取胡独立军大量的物资.

    对于这里资源的开发英吉利人已经达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他们已经不在意这里了,因为他们非常的清楚,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在战后重新统治这里,既然这样那么进行疯狂的开发,赚取最后一笔让自己的国家度过这样一个难关自然是他们需要做的事情.

    而且给南华国留下一个烂摊子在他们看来也是一件好事,留下大量的饥饿民众,到时候就能够将南华国的国家力量牵制在这样的地方,使得南华国在战后不能够快速的崛起.

    然而当邓阳将那份地图递过来的时候罗思福不由的眉头猛然一皱。

    “你们是不是疯了,这个时候你们需要面对的已经有了一个很强大的日本了,为什么还要去招惹他们那?”罗思福看着邓阳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秘密。

    但是邓阳的眼中却闪烁着寒光:“注定是敌人,那么自然要在这个时候尽可能的削弱他了,而且削弱他对于我们也是有着很多的好处的,我想那里是什么样子你应该非常的清楚,绝对不允许毛熊成长起来这是你我双方都必须要做的事情,为了整个人类我们需要限制他,甚至是消灭他,只是现在德意志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因此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够摧毁它,但是却能够尽可能的削弱他,我们南华国将承担起对付毛熊的责任。”

    邓阳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漠,对于这样一个国家他必须要做的就是斩草除根,绝对不能够让毛熊继续拥有这么巨大的领土,因为这样巨大的领土对于南华国和华夏国都是一种巨大的压迫,毛熊横跨欧亚大陆的领土,正如南华国和华夏国脑袋上的一柄利刃,随时都能够对他们造成阶段的威胁,数万里的边界线单单是防守都十分的困难,更主要的一点邓阳不认为让外契丹(meng,gu)独立这样的事情上他不需要做什么,相反任何一片华夏族的领土都不允许出现任何的闪失。

    这是全体华夏族的责任,这一点上邓阳和整个独立军都是责无旁贷的。

    罗思福沉默着,他自然知道毛熊的存在对于华夏国和南华国来说都是一种威胁,因为南华国的未来领土在这个时候已经确定了下来,毕竟其势力范围已经达到了这些地方,即便是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反对都没有任何的用处,按照他们已经猜测出来独立军的领土范围来说,毛熊也着实是独立军一个巨大的敌人。

    罗思福和坐在身后的杜鲁门互相看了一眼这个时候他们的那哦哦海中不由的跳出,是不是独立军有着其他的什么想法,是不是这件事情上有着什么阴谋。

    毕竟邓阳以前的时候经常都是做出这么多的事情,让这些米国人对于邓阳有着很深的防备心理,因为邓阳居然硬生生的在二战开始的时候就进行了一次安排,导致在二战之中得到了众多的利益,这些利益在米国人看来本身应该就是属于他们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已经被独立军完全的夺走了。

    所以说他们现在在面对陈华提出的建议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尽可能的规避对方是否在这里埋藏着什么特殊的阴谋诡计。

    但是这件事情怎么看都是对他们有利的,独立军如果同时面对毛熊和日本,那么战略上的压力可想而知,因此在这样的时候支持独立军这样做在他们的主观印象之中是最好的办法,因为只要独立军和毛熊也打起来了,那么对于英吉利人和米国人来说都是好事,因为这说明之后独立军很可能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对他们进行打扰。

    不过看着战区的分配最后罗思福还是若有若无的说道:“足足六个战区,那么我们米国将布置在那些地方那?”

    邓阳微微一笑:“北欧,西欧和近东以及北非四个战场上都应该有米国人的身影,米国作为一个大国,作为一个负责人的大国,那么必须在联盟之中发挥出自己的力量,我们独立军也将在近东地区进行行动,并且尽可能的帮助你们进行对德作战,当然我们也不会让你们单独面对德意志人,在初期,我们将派遣二十万军队和法兰西军队一同进行作战,如果将来到了战略反攻的时候,我们将从东面进行进攻,同时也负责对付毛熊,不管最后毛熊是加入我们的阵营,还是站在我们的对立面,这里的责任将由我们直接负责。”

    邓阳对于夺取中亚和北亚有着自己的方法和信心,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的内心之中没有丝毫的担忧,毛熊的兵力是非常的强大,鬼子的兵力也不弱,但是现在鬼子已经跳进了邓阳给他们挖掘的一个大坑之中之后除了海上的力量之外几乎就没有多大的能力了,而毛熊,邓阳自然知道现在的毛熊是什么样子,同时邓阳又不准备和小虎子一样那么疯狂想要直接吞并整个毛熊领地,所以他不认为在那个时候能够出现多大的困难,而且他会选择一个很好的时机,比如说之后德意志人对毛熊进行攻击的时候,区区的半个月时间毛熊损失了百分之六十的工业区以及百分之四十的人口,同时被俘的部队高达四五百万,这样的巨大损失,到时候毛熊一定会将其所有的力量尽可能的调到西线,那个时候正是独立军鲸吞下整个毛熊东部领土最好的时候。

    所以在这个时候邓阳在给米国人画一张馅饼,告诉米国人到时候他们将陷入两线作战,并且很有可能因为这样的战争,导致独立军被深陷其中,让米国人认为独立军这是自找死路,这样一来邓阳的战术计划才能够得到支持。

    “罗思福先生,这是我们之间最机密的事情,在我们战争之前,我希望这些事情贵方能够给我们进行保密,如果这件事情泄露了出去,那么我们南华国江河米国不死不休,这是我们整个民族最高的战争机密,之所以给贵方看,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米国是能个和我们进行平等交谈的国家,我们可以竞争,甚至我们可以发生局部竞争,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够将这些冲突发展到整个国家的层面上。”邓阳的脸上满是认真,对于他来说他是相信罗思福的为人,并且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和米国打成一种共识。

    毕竟即便是在战后,邓阳也不准备和米国进行那种冷战的竞赛,到时候双方还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因为他们到时候就会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毛熊,现在邓阳之所以将这件事情说的那么清楚,就是要让米国人看到自己的诚意。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罗思福双眼之中也有着一些愤怒,毕竟国与国之间给对方下绊子的事情是非常常见的,所以他在听到邓阳这句话之后还是感觉到稍微有些气愤,这样**裸的威胁在世界上还是很少见的事情。

    但是邓阳却摇摇头说道:“并不是威胁,而是为了我们未来组建的新的世界秩序,到时候我们双方还有很多地方是需要进行合作的,因此我们在这个时候必须要有着互信,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在之后的会谈之中我们将聊一聊在拉丁美洲的事情,那场战争已经持续了太长的时间了,对于我们双方来说这样的战争都不是一件好事,之后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尽可能的将我们的这方面合作加深一些,防止出现下一次这样的冲突。”

    “好,那么我们对于贵方的提案表示赞同,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保持双方的经贸合作和交流。”罗思福在思考了一阵之后和杜鲁门达成共识,随后出声说道。

    可是就在他们商谈了一番之后邱吉尔和老姜都已经坐不住了。

    “诸位,我认为我们现在在战区划分的事情上已经完全达到了一致,那么我们现在就应该说说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需要支援,我们现在的力量还是在是太过弱小,我们面临的敌人又太过强大,我们需要火炮,需要飞机,需要坦克,需要粮食。”老姜看了眼邓阳,稍微有点躲闪,毕竟他知道自己说出这些话,那么就等于是在向英米进行求援了。

    这件事情看上去是多么的可笑,自己一个同宗同族的国家就在这里,反而是去请求他人。

    当然同时进行这方面要求的不单单是老姜,邱吉尔和戴高乐也一样站了出来,他们都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我们需要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