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1039章 朽木不可雕也

第1039章 朽木不可雕也

 热门推荐:
    任何一场战争都代表着一个国家一个部族的崛起或者衰落,有时候一场战争能够让一个弱小的族群直接变成一个强大的国家,有时候一个强大的国家因为一场战争的失败甚至很可能直接泯灭。

    这样的事情在人类的历史上发生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很多时候战争不仅代表着金钱和物资的投入,也不仅仅是代表着国家和百姓的生活,很多时候一场战争几乎可以改写一个世界,当然更加重要的是,战争并不是你想要结束就能够结束,也不是你想要开始就能够开始的事情。

    战争一旦爆发,是你根本没有办法停止的,除非一方倒下,或者是另外一方倒下。

    现在的鬼子就是这样,从他们将部队部署到华夏国之后这样两个族群之间的战争就已经开始了,也再也没有了任何回转的余地,数十年的时间里,华夏国受到鬼子的欺辱实在是太多了,在这样漫长的时间里,华夏国的百姓和军队都想要一雪前耻,尤其是对于独立军来说,他们已经在世界上站稳了自己的脚跟,已经发展处强大的工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需要做的只是一个事情,那就是讲之前整个民族受到的所有的耻辱全部还给鬼子,更要让鬼子为了之前的战争付出惨烈的代价。

    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不足都不可能忘记自己的同胞遭受到的巨大苦难,哪怕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也有着自己的归属感,既然生在了东方,既然拥有一身的黄皮肤,那么在自己的身上就烙上了华夏族的烙印,是龙的传人,在此时此刻,崛起的独立军肩负着更多的责任,除了跟随他们的两亿百姓,还有这那千千万万在华夏国的同胞。

    邓阳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或许现在南华国是可以自己光顾着自己,不用去管华夏国,但是他们并不会这样做,并不会像后世的星岛和那些月亮岛上的二傻子一样欺师灭祖。

    在邓阳看来,他是华夏人,而华夏国则是他们的祖地,虽然他不会牺牲南华国无数百姓的幸福去全力以赴的帮助华夏国,但是他依旧需要不断的给华夏国提供各种的便利想要让华夏国发展的更好。

    但是邓阳现在的脸色却非常的不好,几个国家的会盟马上开始了,以南华国为主导,包括自由法兰西,芭西,阿根霆钨拉圭以及新近成立的也门还有埃塞俄比亚这几个国家将会在这个时候和南华国成立一个真正的联盟,这个联盟之中将会互助互利,南华国也将对几个国家的军事和经济进行各方面的支援,邓阳相信,只要有着自己的支援,这些国家将会在未来成为他的助力。

    然而在邓阳的思考之中,他还将一个国家放在了名单之中,那就是华夏国,作为华夏国走出来的军人,邓阳自然想要让华夏国的军队成长的更快一些,最少在华夏国国内给鬼子的军队造成巨大的打击。

    “真实烂泥扶不上墙,朽木不可雕也,他为什么拒绝?”邓阳狠狠的将电报丢在地上,这个时候他的脸色非常的狰狞,本身邓阳准备组建的联盟就是以南华国为主体,之后是华夏国和自由法国,最后才是拉丁美洲三国,但是他的邀请电报居然被拒绝了,老姜居然拒绝加入他的军事同盟。

    这让邓阳几乎有种要爆发的冲动,他实在是不明白,南华国和华夏国同脉相承,为什么老姜要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简直就是对于整个南华国的侮辱,也是对于所有华夏国百姓的不负责任,甚至在邓阳看来,如果有可能他甚至要对老姜进行军事审判,因为这样的选择简直是对于自己国家和民族的背叛,邓阳认为在任何的时候作为一个领导者不管做任何的事情一定要以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重,但是老姜这绝对是一己之私。

    “怕是,他担心我们掌握他们的军事指挥权,所以才拒绝了我们的提议。”卫力皇站在邓阳的身边出声说道。

    邓阳的眉头猛然一皱:“可耻,他还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在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对于他们进行渗透,否则难道他以为他的掌控力能够掌控住他手下的那三四百万的军队?”

    邓阳的内心之中满是怒火,如果他愿意的话,中央军的部队早就被拉拢的差不多了,只不过一个国家太大也不是好事,对于统治来说太大的话就没有了重心核心区域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容易就导致各种各样事情的发生,所以一直以来邓阳从来没有动过将华夏国一并吞并的心思。

    甚至在军队的培养和武器装备上他在不断的对中央军进行支持,可是很显然这样的事情根本没有打消老姜内心之中的顾虑,邓阳不认为老姜是一个傻子,也不认为他是一个卑躬屈膝胆小怕事的人,甚至中央军的领导者老姜虽然没有此事主要国家领导人的那份世界性的眼光,但是也不算是一个弱者。

    但是他的思想还停留在封建社会,还在那种成王败寇甚至可以说是家族式的想法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邓阳怎么可能不愤怒,甚至他有种想要出兵教训老姜的冲动的,按时后来想想他还是将这样一个想法完全的放弃了,因为在他来看根本不能够那样做,一旦双方起了冲突,对于双方来说都不是好事,反倒是让鬼子快活起来。

    毕竟他们之间毕竟是同胞,没有任何的必要刀兵相见,所以在这个时候邓阳只希望老姜能够立即反应过来。

    “在给老姜发送一个电报,将我的亲笔电报发过去,该死的,这群混蛋!”邓阳挥挥手,对着自己手下的通讯官员下达了命令,他现在只能够强忍着自己内心之中的怒火,毕竟在这个时候他根本不能够对自己同胞动手。

    他只希望老姜能够及时的发现自己的错误然后改正。

    在山城,老姜的总统公馆之中,当他看到了邓阳发过来的电报的时候,眼中也有着一丝犹豫,但是瞬间被冷库所取代,他自然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能够得到独立军的支持,那么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对于和鬼子的战争也能够拥有更多的手段,可是他同样知道,独立军的对于他的威胁在什么地方,邓阳的声望实在是太高了,现在国内已经有很多人都认为,当初如果是邓阳带领着他们,那么他们华夏国现在也绝对是非常非常强大的,毕竟华夏国的资本还是比邓阳刚刚到南洋的时候好得多,在这样的动荡之中,老姜的内心之中露出了一丝恐惧。

    “独立军现在对于各个势力的支持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们对于我们的支援减少了没有?”老姜看着身边的一名军官出声问道。

    这个人就是何英清,之前一直和邓阳之间水火不容的一个人,但是现在对于何英清来说他已经不敢再去挑衅邓阳了,邓阳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都非常的清楚,甚至老姜现在他们如此的忌惮邓阳却没有人任何人胆敢去动手进行刺杀,因为他们都非常的清楚,如果这个时候他们胆敢这样做,那么一旦失败等待他们的就是狂风暴雨一样的愤怒报复。

    这是他们所不能够承受住的,因此在这个时候,即便是他们内心之中对于邓阳非常的恐惧畏惧,但是却并没有敢于做出这样的事情,当初邓阳的飞机失事那件事情老姜他们相信现在邓阳一定是知道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内心之中非常的担忧,唯恐邓阳的报复。

    独立军的特种部队现在可是声名赫赫,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在这样的军队面前有着任何的自信,所以他们的内心之中非常的恐惧,在这样的时候他们就想要尽量远离独立军,因为在老姜他们看来,邓阳随时都有可能对他们进行报复,而且邓阳的报复是他们几乎是没有办法承受住的。

    “独立军不单单是对我们中央军进行军事上的援助,甚至福建的抗日部队也得到了他们的大量援助,还有就是晋绥军以及陕北的那支军队,除了和老毛子关系比较好的西疆地区的军阀之外,几乎所有的地方武装都得到了他的大量支援。”何英清看着自己手中的报告出声说道。

    “该死的,这邓阳就是不安好心,尤其是陕北的那些人,他们和我们之间可以说是死对头,但是他们却不遗余力的支持者,这样就是对于我们的惩罚和针对我们所做出来的,所以说我们更加不能够和其进行结盟,如果我们真的和他们结盟了,那么我们的军队指挥全到时候就会成为独立军手中的利刃,甚至随时都能够将我们架空,甚至将我们全部无声无息之间杀死。”老姜脸上满是担心的神色,因为他非常的清楚,这样的事情是非常可能发生的。

    因此在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够尽量小心,尽量的多开独立军的攻击。

    然而正是因为他们这样的想法,让他们错过了一个巨大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