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执掌龙宫 > 【第634章】 大开杀戒

【第634章】 大开杀戒

 热门推荐:
    正在观察室研究奔波儿灞样本的奥肯博士,忽然抬起头竖起耳朵来。轰隆轰隆的震动声传来,地面产生了轻微的晃动,他立即叫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守卫联络了一下,紧张道:“博士,伽马实验室发生了严重事故。包括山田博士、尼斯博士、德克斯队长,全都遇难了。”

    “什么”奥肯博士大吃一惊。

    守卫继续询问了一下,稍稍松了口气道:“博士,您不要着急。只是安全事故,栏杆栏杆扶手断裂了,一定是太久没有维护的原因。”

    奥肯博士摸着下巴,脸上有些沮丧道:“这真是太遗憾了,我早说过要划出一些经费。可是太晚了。”

    正说这话,不远处的安全闸门打开。神色惊慌的米勒一声冲进实验室,气喘吁吁道:“博士”

    奥肯摆了摆手,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道:“我知道了,愿他们安息。”

    “不,不是这样的。”米勒医生焦急道:“是欧肯纳根,欧肯纳根好像发生了变异,体型正在急剧的增大,撑破了整个实验室。”

    “到底发生了什么”奥肯博士心中一惊。

    “我们不知道。”

    米勒医生擦着脸上的汗珠,他身边的怀特吼道:“立即采取安全措施。这是我的命令,这里不容许出现任何意外。”

    奥肯博士有些不悦道:“怀特先生,我是这里的主管。”

    怀特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直接上膛,顶住奥肯博士的脑袋,气急败坏道:“我说立刻,你听到了没有。立刻”

    “哦,小心点儿,怀特先生。”奥肯博士举起双手,连连后退,然后求助似的着看向丹尼尔。

    丹尼尔紧紧的皱着眉头,也在考虑事态的严重性,许久之后,摇头道:“抱歉,奥肯博士。我也觉得应该采取安全措施,起码的安全措施。因为我们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你知道的,这个实验室本身是最重要的。”

    “好吧。”奥肯博士有些无奈,冲着守卫道:“立即通知安保室詹姆斯主管,启动欧肯纳根身上的a级安全设置。”

    “好的,先生。”

    所谓的a级安全措施,实际上就是安装在欧肯纳根身上的电能麻痹装置,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释放高大百万伏的电流,瞬间击昏。

    陆铮付出水面,沿着石壁刚刚登上入口。身处水中仰望着他的欧肯纳根,陡然发出一声惨烈的嘶鸣,浑身痉挛起来,巨大的身躯扭动翻滚起来,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彻底的失去知觉,浮出水面。

    这情况把陆铮看的一惊,急忙跃入水中,向它的体内灌注天水真液。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欧肯纳根的神识恢复,艰难的将身子翻正,摇晃着脑袋。

    “发生了什么事情”

    欧肯纳根勉强平静了一下,艰难道:“我不知道,我刚才感觉体内有一股强大的电流爆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电流”

    陆铮蹙起了眉头,发动了阴阳神目,尔后他注意到了透明的欧肯纳根体内,那三个作怪的装置。一颗在颅骨附近,一颗在心脏附近,还有一颗植在脊椎骨上,典型的金属装置,看起来是某种科学仪器。

    他忽然想起奔波儿灞被抓走时,这些人用的就是电能武器。植入在体内的装置,一定就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而特意安装,功能类似于安全锁,一旦发生不可控的情况,就可以立即采取措施。

    “朕帮你取出来。”

    陆铮抽出神戟,找准位置在它的头顶剖开一道创口,取出了金属装置。仔细观察了一下,里面布满了电子板和电容器。如法炮制的将剩余的两个取出来,这些装置造型不太一样,其中一个上面画着熟悉的红色危险标识。

    用灵气帮他将伤口愈合之后,欧肯纳根俯首道:“谢陛下。”然后怒气冲冲道:“一定是那些该死的人类。”

    “放心吧,很快就会复仇的。”

    既然欧肯纳根身上有这种装置,奔波儿灞身上肯定也有。如果因为这次的意外,他们启动了装置,那可就危险了。

    实验室里遍布闸门,怀特等人已经离开。陆铮破坏了那些闸门,必然会触动报警装置。感知到奔波儿灞所处的水域,距离这里并不算遥远,他略一沉吟,决定冒险从水下打开一条通路,直接连接奔波儿灞的所在。

    当他刚刚说出他的计划,欧肯纳根忽然道:“陛下,不用这么麻烦。刚才小臣觉醒之时,体长暴涨,水下藏身的洞穴,贯穿了几乎一倍有余。而那里距离另一处水源,十分接近。”

    陆铮心中惊喜,没有半分的犹豫,反身从它身下的洞穴中潜了进去。向东南方向游了五六十米,他终于感觉到奔波儿灞近在咫尺。

    用神戟破开头顶的石壁,道道涡流冲刷下来。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上方潜了下来,以见到陆铮,就激动难忍道:“陛下,陛下,小的在这里,小的在这里。”

    看着那个巨型鱼人,陆铮松了口气,运起阴阳神目,果然在它的身上发现了安全装置。一一取出来之后,奔波儿灞泣不成声道:“陛下,终于等到你了小臣夜夜,都在想着您吶”

    “我都明白的。”陆铮摸摸他的脑袋,叹口气道:“我来的太晚,让你受苦了。”

    “不,陛下。”奔波儿灞摇头道:“小臣不怕吃苦,只是怕再也见不到陛下,再也回不去龙宫,再也不能为陛下冲锋陷阵。”

    “你,很好。”陆铮心里有些感动,他的部下虽然智商普遍不高,但一颗颗赤诚之心,天下间无人能比。

    “欧肯纳根,听令”

    “臣在”

    “奔波儿灞,听令”

    “臣在”

    两个庞然大物恭敬俯首。

    陆铮剑眉一竖,冷然道:“将这里夷为平地,寸草不留”

    “是,陛下”

    “复仇的时候到了。”陆铮收回长戟,静静的悬浮在水中,淡淡道:“去吧,释放你们心中的怒火,让他们尝尝悔恨的滋味。”

    就在这时,身处观察室中的米勒一声,刚刚接到快速行动小组的报告。

    欧肯纳根,失踪了。

    整个观察室里一片沉寂,怀特的脑门上满是冷汗,喃喃道:“你们这些混蛋,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

    “博士,博士源生,消失了”

    守在电脑屏幕前的助手,惊慌失措的指着屏幕道:“水里有一道漩涡,没有任何的东西。”

    米勒医生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毫不犹豫的喊道:“快,立即通知安全中心,启动爆炸装置,摧毁他们,一定要摧毁他们”

    片刻之后,轰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参天的水花暴起水面,冲刷着实验室的玻璃。

    怀特先生紧紧握住手枪,冲到玻璃窗前,紧张的盯着水面。水花渐渐散去,一个恐怖的黑影,高高的跃出水面,重重的落在平台上。

    只看了一眼,他的心就几乎停滞跳动。

    那是怎样一个庞然大物,头部顶着穹顶,微微佝偻着腰,粗壮的四肢彷如大树,浑身布满了黑色鳞片,每一片都大如盾牌,反射着金属的光泽。

    那颗庞大的头颅,挂着灯笼般的眼睛,不断的逡巡着,闪烁着着狂暴的凶光。占据了半个脑袋的血盆大口中,遍布尖利的倒钩牙齿,淌着粘稠的汁液。

    “哦,上帝它没有死。”

    米勒医生面如死灰。

    奔波儿灞挥动着巨大的手臂,一把戳穿了观察室的屋顶,然后伸着巨大的脑袋,俯视着那群蝼蚁般的人类。

    奥肯博士,这个折磨了它无数次的人,呆若木鸡的站着。

    砰砰砰

    怀特先生开枪了,子弹呼啸着落在奔波儿灞的身上,却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就像击打在钢板上。

    “哦,法克”子弹打光之后,怀特先生心如死灰。他的预感没错,这是没想到居然就是今天。

    啪的一声。

    奔波儿灞恼怒的一拳擂下去,实验室被砸出巨坑,拳头再抬起来的时候,沾满了黄白的脏器血浆,血腥味弥漫起来。

    “快快快,开枪”

    枪声炒豆般回荡起来,一队全副武装的雇佣兵冲出通道,擎起武器疯狂的射击。

    “火箭弹,火箭弹”

    詹姆斯队长挥舞着手臂,身边的士兵迅速的在肩头架好rpg单兵火箭筒,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平台下的水面,忽然暴起水花,一条巨蛇顺着石壁游走上来,张开那足以容纳一座房子的巨口,一口将整个雇佣兵小队吞了进去。

    枪声戛然而止,而此时此刻,奔波儿灞正将瘫倒在地的丹尼尔拍成肉饼。观察室里只剩最后一个人站着奥肯博士。

    奔波儿灞没有直接杀死他,而是俯下身子,死死的盯着他。

    奥肯博士咽了口唾沫,手颤抖的就像得了帕金森一样。

    “吼”

    猛地的气流,裹挟着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奔波儿灞所有的怒火,熊熊燃烧。

    “上帝,上帝”

    奥肯博士不断的在胸前划着十字架,徒劳的祈祷着。

    奔波儿灞伸出巨手,将奥肯博士攥着手心里,慢慢的收紧。奥肯博士的骨骼发出咔吧咔吧的爆响,血液一瞬间冲到脑袋,皮肤通红,耳朵里尽是嗡鸣。

    无尽的痛苦,击溃了他的精神。

    奔波儿灞像是猫玩耗子一样,速度极慢,使得这一过程变的十分漫长。

    “啊啊”

    惨叫声在封闭的空间里回荡,奥肯博士像个虫子一样,不断的抽搐着身子,就像当初躺在试验台上的试验品。

    这一刻,他无比的渴望死亡,只有死亡才能让这痛苦消失。

    呕

    血液从嘴里喷涌出来,折断的肋骨在胸腔里化为锋利的匕首,刺穿他的心肝脾肺肾。

    “呃呃”

    足足折磨了十来分钟,奔波儿灞猛地一用力,嘭的一声,奥肯博士终于解脱了,化为一团肉泥。

    陆铮静静的来到奔波儿灞的身边,望着遍地的血浆脏器,还有怔怔发呆的奔波儿灞,半晌才道:“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解决之后,在海湾等朕的命令。”

    解决实验室仅仅只是开端,他要让整个米国政府,都在他的眼前颤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