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6660章 加上你的命呢

第6660章 加上你的命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做好接任斩尘门门主的准备!”

    叶谦淡淡说道,在他眼,范家兄弟必死无疑。

    换上签了奴隶血脉契约,本就是斩尘门内门长老的孙芷君,再正常不过。

    “哦哦!”孙芷君迷糊地点了点头,如果没有叶谦干涉搅局,不管是范家兄弟那边,还是龚长老那边,都有门主的人员,最大的可能,这次门主和参悟无上剑的机缘分开,各家个。

    有叶谦在,她或许真能如愿以偿,成为斩尘门门主,只是这样的傀儡门主,又有什么意思?

    自从跟了叶谦,孙芷君就过上了与众不同,躲躲藏藏的生活,有更多的空闲时间用来后悔,只是后悔过来,无例外都会变成认命,她不知道叶谦哪里来的那么诡异的奴隶血脉契约,有次夜里,她甚至想要自爆,了结性命,却根本做不到。

    “来了!”叶谦淡淡地说道,手化生刀突然出现,随手道紫金色法源灵力构成的刀气,空幻九连斩第六斩带着杀戮法则气息,斩向前方。

    “谁!”声暴怒之声从前方传来,不远处,个白衣年男子手握着半截长剑,肩膀鲜红的血液流出,他已经在用灵力和丹药恢复伤口,但效果微弱,伤口处有诡异的杀戮气息,会剿杀灵力和药力。

    “你就是无上宗龚长老?”叶谦来到窥道境七重巅峰修为的年白衣男子五十米外,他看向白衣男子身边的另个窥道境七重初期,明显受了点惊吓的年男子,这人与斩尘门老门主冯誉骥有成像,应该就是冯誉骥的儿子冯天伦了。

    “不错,我就是无上宗龚西华,你是谁,为何偷袭我们?”年白衣男子龚西华冷着脸,捂着血流不止的胳膊,忌惮地问道,刚才若不是他扭开点,整个右臂都会被那道刀气斩下。

    “只是打个招呼而已,谁想到你会硬接,这时候大部分人都会选择闪避吧!”

    叶谦心里翻了翻白眼,面无表情道,老实说,叶谦其实压根没想到刚才那刀能伤到这位,只能说这个龚长老有点倒霉,以道兵化生刀,加上叶谦如今的修为,龚西华匆忙硬接他带着杀戮法则气息的空幻九连斩第六斩,叶谦只能说无知者无畏,勇气可嘉。

    “……”白衣龚西华脸色黑,你家打招呼这么来么,你站那里让我捅上三百剑,让我热情欢迎下如何?

    “我是斩尘门外门长老叶谦,身边这位是内门长老孙芷君,想与龚长老做个交易!”叶谦不想废话,他今天从踏入斩尘宫那脚后,心情就直不大美丽。

    “什么交易?”白衣龚西华其实早就发现了孙芷君,他曾经与孙芷君有过数面子缘,不过并不熟,之前他已经听说孙芷君和梅苏还有高家兄弟都已陨落,而且是陨落在范家兄弟招揽的叶谦等人手里,现在的场景让他不太明白,孙芷君毕恭毕敬地站在叶谦身后,不仅没死,还投靠了叶谦?

    孙芷君没死的话,梅苏肯定也没事,是不是隐藏在周围?看来斩尘门的情况,比他想的还要复杂的多!龚西华想到这里,压力更是大了几分。

    “叶某现在缺人,龚长老过来帮忙如何,斩尘门参悟无上剑的机会,叶某可以做主交给龚长老,不过门主之位,肯定要由我身边这位孙长老出任!”叶谦淡淡说道,语气平静,像是在诉说寻常之事。

    “叶长老真会开玩笑!”龚西华忍着肩膀疼痛,这个叶谦的实力,比他想象的强太多,甚至手里那柄刀器,给他的感觉和曾经接触过次的无上剑差不多。

    若是寻常时候,谁敢这么跟他说话,龚西华早就暴怒而起,把那人捅上三百剑,但现在,肩膀的疼痛,迟迟无法愈合的伤口提醒龚西华,最好不好冲动。

    “那再加上龚长老的命呢?”叶谦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出现在龚西华半米不到的身后,口话说的热气都能喷到龚西华的后脑勺。

    “什么!”龚西华吓得魂飞魄散,本能地转身,断剑带着乳白灵光反手射向身后的叶谦,整个身体却爆射而出,化作道乳白光芒射向远方。

    这位无上宗龚长老,居然就这么舍下冯天伦,直接跑路,没有半分大宗长老的威势。

    “还真是遗憾!”叶谦轻叹声,手道兵化生刀刷刷刀光闪动,龚西华手的断剑,就只剩下剑柄,旋即,叶谦再次消失,道紫金色的刀光出现在龚西华的下半身,刀两段。

    叶谦在半空,脚直接将变成两截的龚西华踹道地面,扑腾其大片尘土。

    “给你个机会,有遗言吗?”叶谦淡漠地看着地上大口大口吐血的龚西华问道,心逃跑在他手下只会死得更快,当然,反抗其实结果也样,都是看他心情用几刀解决的事情。

    “饶命!”龚西华咳着血道,他此时眼全是惊恐绝望,怎么会有这么强的人,他还有大好的道途可走,参悟无上剑的机缘近在眼前,他就要破境成为窥道境重老祖,成为这方天地最强的存在质疑,不想半路陨落在这里。

    “早这么干脆利落不就好了!”叶谦将奴隶血脉契约扔在龚西华身边,淡淡道:“在上面用血液签上你的名字,提醒你句,完全放弃自己,全心全意奉我为主,才能签下,你现在的状况,想必你自己感应到了,哪怕是窥道境七重巅峰,也拖延不了多久!”

    上次叶谦把事情搞得很复杂,现在叶谦想试试,单纯地生命威胁,是不是真能让个窥道境七重大能完全放弃自我,为奴为婢,供奉他人。

    “好的!我签!我签!”龚西华躺在血泊之,把抓起身边的奴隶血脉契约,看都不看,就想写下自己的名字,但无论他怎么写,都无法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怎么会,给我写上啊!写上啊!”龚西华感应着身体飞速流逝的生命力,和流淌的稀里哗啦的血液,面无人色,绝望地遍又遍地在奴隶血脉契约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但就是不行。

    “为什么!为什么……”龚西华几近崩溃地喃喃自语,他感觉自己已经有些晕眩了,这是血流过多造成的,如果只是腰斩,以他的修为,分分钟止血,但这次,伤口盘踞着奇怪的气息,根本无法做到。

    “什么都别要了,放弃自己,全心全意供奉主人!”边直没说话的孙芷君突然走到龚西华身边,手指点在恭喜华太阳穴处,冰冷刺骨的声音伴随着灵力传入龚西华。

    “放弃自己,全心全意供奉主人!”龚西华艰难地看着孙芷君,像是看到了希望,喃喃自语,终于在奴隶血脉契约上,写下了龚西华三个字。

    “恭喜主人!”孙芷君欠身行礼,恭维着,心里其实特别忐忑,她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会过去帮忙,只是看到龚西华的样子,想到了自己当初的样子,就走了过去。

    “做的不错!”叶谦淡淡地表扬了句,他没阻止孙芷君,自然心里还是想着把龚西华收入麾下,毕竟龚西华是无上宗的长老,旦收服,就会成为他探入无上宗的第只触手。

    不过,就算无法收服,叶谦关键时候也会出手,把龚西华救回来,这人关系着叶谦后续的计划,不能死,但吓吓,明显能让龚西华认清楚形势。

    叶谦将龚西华断成两截的身体拼起来,收回龚西华体内带有杀戮气息的法院灵力,而后给龚西华服下品血肉再生丹,大约刻钟,龚西华已经能够勉强行走,只是脸色失血过多,有些过于惨白。

    做完这切,叶谦的视线落在旁呆若木鸡的冯誉骥之子冯天伦身上,只见他打了个哆嗦,慌张惊恐地跪下哀求着:“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我是被逼的,我不想当斩尘门门主啊,前辈明鉴!”

    “……”叶谦无言,这货特么比龚西华还怂,让他没半点脾气。

    “好了,闭嘴!”叶谦见冯天伦还哀嚎着饶命,皱着眉呵斥了声,他对冯誉骥的印象还是很不错,那位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东西。

    “按刚才说的,门主之位由孙长老来出任,等去了斩尘门山门,你肯定会支持吧?”

    叶谦淡淡地语气问冯天伦,看这位的样子,绝对不会反对,但有些人,会蠢出新高度,这是叶谦给冯天伦详细说出要求的原因,他怕冯天伦到时候给自己加戏,用来讨好他。

    “定按前辈的命令!小人定少说,少做!”冯天伦挤出谄媚的笑容道。

    “那就好!”叶谦没打算把奴隶血脉契约的名额浪费在冯天伦上面,这货回了斩尘门山门,叶谦就不打算放他离开了,老老实实的话,等叶谦入主无上宗,他也不介意放了冯天伦,不老实,等孙芷君的门主之位稳了,直接杀来提炼世界本源。

    冯天伦的身上只有两道世界本源,不是般的惨,但蚊子肉再少,也算是荤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