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520章 母子相聚

第520章 母子相聚

 热门推荐:
    不得不说.清风勾搭美眉的本事还是不简单的.只不过三言两语.就把那个叫小袁的丫头哄的云里雾里.什么话都说出來了.不但把那个叫叶雯的女孩子家里的情况说的很清楚.就连她家的地址也给清风拐弯抹角的给套了出來.

    想要知道叶雯为什么那样看着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偷偷的跟着她了.到时候总会有蛛丝马迹的.付账后.叶谦和清风离开了餐厅.驱车朝叶雯的家中驶去.途中的时候.叶谦打了一个电话给杰克.让他把有关华杰和雷江的所有资料尽快的找回來.然后发邮件给他.

    这种事情对于杰克來说.应该是沒有什么难度的.杰克不但可以凭借着自己的电脑技术.入侵国家机密资料库调去档案.而且狼牙的情报部门每天也都有很多资料源源不断的交到杰克那里.相信查这两个人的背景资料.完全是沒有任何的问題.

    和李济天合作了这么久.一直都是李济天在负责操作.叶谦也觉得自己该做点事情了.上次的事情如果自己也参与的话.或许不会输的这么惨了.输一次不要紧.但是叶谦从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两次.既然自己來了hn省.那么也就意味着这里以后就是自己的天下了.而且.hn省的地理位置很特殊.叶谦也想凭借着hn省的特殊地位.打通天地桥.

    t也是一个小岛.却能够发展的那么好.叶谦相信hn省也可以.有了hn省这个中介.叶谦完全可以凭借海上航运直通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马尼拉等等国家.而且又毗邻a行政区.这样的好地方.叶谦可不想放过.

    更重要的是.叶谦也想在自己的事业上再來一次突破.狼牙的地下势力其实发展的并不是很好.赚钱的生意并不是很多.现在李伟那边需要大量的资金去发展.叶谦就必须把狼牙的地下经济合法化、集团化、现代化.

    叶雯的家住在hk市城乡结合处的地方.房屋破漏.一眼看上去似乎还有随时倒塌的可能.当叶谦和清风驱车赶到的时候.远远的便听见里面传來阵阵的哭声.有叶雯苦苦相劝的哭声.有一个中年女人一心求死的哭声.简直是凄厉无比.让人忍不住动容.

    “老大.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进去.”清风问道.

    “既然來了.当然要进去.”叶谦说道.“那边有间超市.你去买点礼物.第一次上门.不好空手而去.”

    “嘿嘿.老大.你这好像是拜见丈母娘似得哦.”清风嘿嘿的笑着说道.

    “我第一次见丈母娘从來不送礼.赶紧去吧.再啰嗦我踹你啊.”叶谦做了一个要踹他的姿势.清风忙屁颠屁颠的朝超市跑了过去.想起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叶谦不由微微的笑了笑.好像自己第一次见丈母娘还真的沒送过礼哦.无论是林柔柔的老妈.还是秦月、赵雅的老妈.自己都沒有送过.

    沒多久.清风便提着满手的礼品走了回來.二人举步朝叶雯的家里走去.这里是城乡结合部.房子都是那种独栋式的小别墅住宅.只有叶雯一家是平房.而且很破旧.大门沒有关.二人径直的就走了进去.

    房间内明显的有一股药味.显然是叶雯的母亲常年的吃药所致.里面的摆设也是非常的简单和破旧.看到这一幕.叶谦不由的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和老爹生活在一起的情景.那时候自己住的也是这样的房子.只不过.那时候家里很热闹.日子虽然苦.但是却有一种家的温暖和欢笑.

    敲响卧室的门后.很快门便打了开來.看见叶谦和清风.叶雯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找我有什么事.”

    “小雯啊.是谁啊.”床上的中年妇女有气无力的说道.

    “哦.妈.他们是我的朋友.”叶雯回头说道.可是就在叶雯转身的那一霎那.躺在床上的中年妇女看见了叶谦.整个人浑身一震.表情错愕而又激动.叶谦自然也看见了床上的那名妇女.脑海中曾经模糊的那丝印象忽然的清晰起來.感觉自己好像在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女人似得.

    “小小谦.是你吗.是你吗.”那名妇女挣扎着想要坐起來.表情异常激动的说道.叶雯慌忙的转身过去.扶住自己的母亲坐了起來.

    听到这样的称呼.叶谦的表情明显的有些惊讶和错愕.这种称呼的亲昵之情溢于言表.清风也是一脸的茫然.诧异的看了叶谦一眼.

    稳定下自己的心神.叶谦缓缓的走了过去.说道:“阿姨.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啪.”忽然.中年妇女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叶谦的脸上.顿时.叶谦的脸上便浮现出一个手掌印.这可吓了叶雯一跳.慌忙的说道:“妈.你做什么啊.干吗无缘无故的打人.”又慌忙的对叶谦表达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叶先生.我妈她可能是误会了.”

    看见那个中年妇女的举动后.清风第一个反应就是冲上前要教训她.不过刚刚迈出两步.便被叶谦伸手拦了下來.

    “你说.为什么这么久你都不回家.你心里还有沒有我这个妈.还有沒有这个妹妹.”中年妇女厉声的说道.

    叶谦一片茫然.不过还是忍耐住自己的脾气.说道:“阿姨.我想你弄错了吧.”

    “是啊.妈.他只是名字和哥哥一样而已.况且.都已经过了快二十年了.哥哥的相貌肯定也变了许多了.”叶雯附和着说道.

    “他是我生的.不管他怎么变我都能认的出來.”中年妇女说道.“当年是妈不对.沒有保护好你.让你被人家抓走.但是.你就算是恨我.这么多年恨也应该沒有了吧.你知不知道我日日夜夜都在想着你.想着我的小谦.每次想起你.妈的心就好像是被人用刀一点一点的割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折磨我.为什么你这么多年都不回來.”

    叶雯歉意的看了叶谦一眼.然后对中年妇女说道:“妈.这真的不是哥哥.再说了.哥哥当年不过才八岁而已.这么多年了.就算他想回來.他也不记得自己的家在哪里了.而且.我们也搬了家.他就是想找也找不到了.”

    “他怎么会忘.他是叶正然的儿子.从小就是过目不忘.他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中年妇女说道.

    叶雯歉意的看着叶谦.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她很清楚自己的母亲安思.这么多年长期卧病在床.难免心里会有一些忧郁.她也经常的看见自己的母亲一个人晚上偷偷的看着自己哥哥的照片哭泣.说自己对不起他.对不起她的父亲叶正然.

    看着叶谦的脸颊越发的红肿起來.安思伸手抚了上去.柔声的说道:“小谦.疼不疼.对不起.对不起.当年妈妈不应该把你一个人丢下.是妈妈的错.你原谅妈妈好吗.”

    叶谦被她的反常举动弄的有些哭笑不得了.不由的转头看了清风一眼.后者微微的耸了耸肩.把头扭了过去.好像是在说.这是你自作自受.谁让你要过來找叶雯的啊.叶谦现在也有些迷糊了.弄不清楚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点神经错乱.说话好像有点语无伦次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耐下性子说道:“阿姨.你的儿子丢了吗.他身上有什么特征.”

    “你身上有什么特征自己都不知道吗.想考我啊.你妈虽然病了.可是脑子沒坏.我记得你的左手手臂上有一个剑形的胎记.对吗.其实准确点來说.那也不是胎记.是你父亲弄的.”安思微微的笑着说道.

    此话一出.叶谦和清风都不由的浑身一颤.的确.叶谦的左手手臂上是有一个剑形的标记.当初还被狼牙的兄弟们拿來取笑呢.说叶谦天生就是一个雇佣军的料子.注定要杀人啊.否则怎么会有个剑形的胎记呢.

    不过.知道叶谦手臂上有这个剑形标记的人也不少.也不能仅仅只通过这一个标志就证明对方就是自己的母亲.抑制住自己心头的那份激动.叶谦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问道:“那还沒有其他什么特征呢.”

    “当然有啊.你不记得了.你从小就不能吃虾子.只要一吃虾子.你就会全身发痒起红疹.现在还是不是这样.这么多年.应该好了吧.”安思说道.

    “她说的对不对啊.老大.”清风凑到叶谦的耳边.小声的问道.

    叶谦此时已经完全的怔住了.的确.自己的确是有这样的毛病.即使是现在去吃海鲜.叶谦也绝对不碰虾子.记得小时候叶谦有一次吃虾子.浑身出红疹.吓得老爹抱着他半夜三更的到处去敲人家诊所的门.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自从那次之后.叶谦就再也沒有碰过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