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816章 不可理喻

第816章 不可理喻

 热门推荐: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所坚持的原则.虽然在别人的眼里或许会觉得他的原则显得是那么的滑稽可笑.荒诞不羁.可是对于他來说.这是他做人的标准.其实.与其说皇甫擎天和华亚馨的矛盾在乎他们对武术的理解不同.还不如说他们的做人原则有着最根本的不同.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人方法.如果刻意的去附和别人.只会失去自己.到最后.变成一个根本沒有个性.人云亦云的人.其实两个的相处.特别是夫妻之间.更重要的还是一种磨合和包容.去包容对方的缺点.去磨合双方的性格.而皇甫擎天和华亚馨却都不愿意让步.因此.即使他们双方互相的爱慕着.可是却又互相的憎恨着.无法走到一起.

    叶谦是一个知道感恩的人.虽然皇甫擎天从來沒有要求过叶谦什么.可是在叶谦的心里却很清楚自己是欠着皇甫擎天一份人情的.有恩必报.有仇必换.这是叶谦最基本的做人道理.所以.这份恩情叶谦会想尽办法还给皇甫擎天的.只是.他和华亚馨之间的事情想要那么轻易的解决.并不容易.叶谦还要斟酌着去处理.其实.说难也不难.就是如何的去激发他们二人之间的情感而已.

    摸了摸怀中那块皇甫擎天赠送的手帕.叶谦似乎已经有了主意.不过.还是要考虑清楚才行.毕竟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很危险呢.按照皇甫擎天和胡可所说.这个华亚馨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这次的事情如果办不好.又会丢了叶家的颜面.反正叶谦是觉得自己有点难以处理.

    话说回來.对华亚馨的了解都是源自外人.她是不是真的如此.叶谦还是要自己见过才能弄清楚.

    说话间.二人已经抵达了大厅.这些流传了千百年的古武门派和家族.似乎都喜欢这种古典式的建筑和装修.叶家如此.云烟门也是如此.大厅完全是用木头建成.虽然很多地方的木头已经有了一些个腐烂.不过.却依旧是非常的牢固.很明显的.大厅是重新的装修过.木头上都喷了新的油漆.现在闻起來还有一些个油漆的味道.

    一路上.叶谦并沒有看见多少的云烟门弟子.心里正诧异之时.隐约的便听见后面传來兵器相交的声音和一些人的呼喝声.想來.应该是那些云烟门的弟子正在练武吧.

    “你先坐一下.我去通知我师父.”胡可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说道.

    叶谦微微的点了点头.胡可随即从侧门走了出去.沒多久.便看见胡可和一位中年女子走了进來.模样十分的秀美.而且很是年轻.如果单看样子.顶多也只是三十出头而已.可是.既然她和皇甫擎天年轻的时候有着一段情事.很明显的实际年龄并非如此.只是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包养方法而已.

    华亚馨的脸上笼罩着一层寒霜.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整个人的气质十分的冰冷.让人见了.如同置身于冰窖之中.浑身忍不住的发抖.走到大厅中央的位置坐下.华雅馨淡淡的看了叶谦一眼.一旁的胡可.慌忙的给叶谦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慌忙的站了起來.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晚辈叶谦.奉叶家老爷子之命.特來拜会华门主.这位是我的随行.叶寒凛.”

    华雅馨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就是叶谦.叶正然的儿子.”

    叶谦微微一愣.有些不懂华雅馨表情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礼貌的回答道:“正是.先父正是叶正然.”

    微微的点点头.华亚馨说道:“看來叶家自叶正然之后.就再无高手了.后辈更是如此不济.你的父亲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啊.”顿了顿.华亚馨又接着说道:“上次你爷爷大寿之时.我未能亲自前去拜寿.你爷爷沒有见怪吧.”

    “哪里.华门主言重了.”叶谦说道.“华门主派高徒前去拜寿.老爷子已经是十分的欣慰.这次让晚辈前來拜会.一是为了谢谢华门主能够百忙之中派高徒前去拜寿.二是有件事情想要咨询一下华门主.”

    “什么事情.”华亚馨问道.

    “老爷子大寿之时.贵门”叶谦的话还沒有说完.华雅馨便出言打断了他.“等等.本门主对叶家的武学仰慕已久.当年尔父叶正然纵横江湖.留下了无数的佳话.只可惜英年早逝.本门主未能和他一较高下.实乃人生一大憾事.如今可再见他的后人.本门主很想见识一番.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叶谦微微一愣.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华亚馨还真的是十分的好强啊.而且还真的是完全不按章法出牌.有点不可理喻.自己前來拜见.她却要挑战自己.这简直有点太霸道了嘛.微微的顿了顿.叶谦说道:“实不相瞒.晚辈从小离家.在社会上混迹了二十余年.也是最近才知道先父的辉煌史.未能在先父身边尽孝.武功也全是自己混迹市井之时随意乱练的.难登大雅之堂.云烟门在江湖中地位甚高.华门主更是江湖上人人顶拜的一代女侠.晚辈怎敢和华门主动手呢.岂非自讨苦吃嘛.”

    叶谦说的当然不是什么奉承之语.只是借着抬头华亚馨.从而让她自诩身份.不能为难自己.这才是叶谦真正的目的.一旁的胡可也是吃了一惊.有些不明白华亚馨为什么会这样.无缘无故的挑战叶谦.叶谦的功夫现在连她都打不过.更别说和华亚馨对战了.

    “正所谓虎父无犬子嘛.你太过谦了吧.”华亚馨说道.“当然.我是不能和你比试的.否则岂不是让人说我以大欺小嘛.更重要的是.如果本门主输了.岂非丢尽了颜面.”

    叶谦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心里开始的琢磨开了.就算这个华亚馨再怎么的不讲道理.自己始终是客吧.况且.不看僧面看佛面.也沒有必要一上來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吧.很明显的.这是有人从中作梗.挑拨是非啊.不用说.除了宗政元.叶谦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人了.“你不会是看不起咱们云烟门的功夫吧.不过也是啊.我云烟门的功夫怎入的你的法眼呢.我们只是小门小派.小家小户而已.”华亚馨说道.

    一旁的胡可.似乎也感觉到有些不对.想要开口说话时.华亚馨转头瞪了她一眼.胡可不得不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事情已经很明显的.肯定是宗政元在其中挑拨是非.胡可哪里会猜不到呢.心里愤愤的哼了一声.胡可恨不得把宗政元扒皮抽筋了.她很清楚自己师父的脾气.向來是不肯认输的.否则也不至于会和皇甫擎天弄成这样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不管叶谦是赢还是输.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叶某从未來过云烟门.也未见过华门主.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叶某从未说过对云烟门不敬之语.也不知道是哪个小人在搬弄是非.最关键的是.还有个糊涂的老女人听这是非之词.这就是云烟门的待客之道.我叶某算是领教了.”叶谦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不过.正如华门主所说.虎父无犬子.叶某还真想领教一下云烟门的功夫.”

    叶谦本就不是那种擅长示弱的人.更何况.如今代表的可不是他一个人.如果仅仅代表他自己的话.他完全可以找各种借口推脱.也可以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可是如今.他代表的是整个叶家.所以.容不得他有半点的退步.况且.这个华亚馨咄咄逼人.的确有些太可恶了.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叶谦的说话语气明显的有了改变.从“晚辈”直接飞到了“叶某”.无疑.这是叶谦在显示自己的主权.

    华亚馨的表情异常的难看.显得特别的愤怒.她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称呼自己为“老女人”.这让她情何以堪.女人这种动物非常的奇怪.无论是多大年纪.似乎都希望别人说她年轻漂亮.华亚馨自然也不例外.况且.她看起來本來就沒那么老.

    一旁的胡可可是大吃一惊啊.沒想到叶谦竟然爆出这样的惊人之语.可把她吓的不轻.看到华亚馨的表情.明显的是已经愤怒了.胡可哪里还敢有丝毫的怠慢.狠狠的瞪了叶谦一眼.胡可慌忙的跪下.说道:“师父.叶谦是无心之语.还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他一次吧.”

    “可儿.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华亚馨说道.“可儿.为师真的很失望.我不明白这小子有什么好的.你到底看中他哪一点了.我云烟门弟子那么多.比他出色的多了去了.你随便选一个也比他好.你知道为师向來都很喜欢你.有意培养你做下任的门主.你太让为师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