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111章 解蛊

第1111章 解蛊

 热门推荐:
    叶谦很清楚使用八门遁甲的后遗症.上次跟杜伏威对战的时候.叶谦使用了八门遁甲.可是战斗结束之后.浑身疼痛.根本无法行走.阎冬曾经说的很清楚.使用八门遁甲必须要有很强悍的身体.这样才可以尽量的避免后遗症的发作.如果一定要使用的话.也一定要有自己的人在旁边.这样的话.即使最后因为后遗症发作而倒下的话.至少会有自己的人保护自己离开.

    刚才叶谦不愿意使用八门遁甲也是这个原因.可是此时此刻.却也沒有其他的办法了.如果不用八门遁甲的话.只怕今天就会死在这里.左右都是死.叶谦索性就孤注一掷.奋力一搏.这样才有生还的可能.

    看到叶谦陡然间的变化.钟楼山不由的大吃一惊.一阵愕然.他完全不敢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叶谦的实力竟然陡然间变得这么强悍.看样子古武者的修炼方法也并不是完全沒有可用之处.钟楼山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紧紧的盯着叶谦.

    “哼.你不是想要杀我吗.那就看你有沒有这个本事了.”叶谦缓缓的抬起头來.双眼赤红.仿佛是來自地狱的恶修罗.狰狞恐怖.话音落去.叶谦大喝一声.一拳猛然间朝钟楼山砸去.

    打开了八门遁甲.叶谦的速度可不是平常所可以比拟的了.只见一道人影晃过.叶谦已然到了钟楼山的身边.速度之快.让人目不暇接.钟楼山也不愧是苗寨的大长老.反应速度也不可谓不快.和叶谦你來我往.见招拆招.让人看的目瞪口呆.

    一旁的钟辉也不知道到底在想着什么心思.眉头微微的蹙着.丝毫沒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按理说.身为父子.钟辉眼见这般的情形是应该上前助钟楼山一臂之力才对.可是他却选择的是在一旁作壁上观.丝毫沒有要动手的意思.

    此时的叶谦也根本无暇多想.将所有的精神全部集中到了钟楼山的身上.因为他很清楚.八门遁甲是有着时间的限制的.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力量.时间拖的越久.只会对自己越发的不利.如果不能尽快的解决钟楼山.等到自己使用八门遁甲的后遗症发作的话.自己就只有任人宰割的命运了.

    天下武功.唯坚不破.唯快不破.二人完全的是以快打快.根本就看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动作.不过.叶谦却是越打越心惊.这个钟楼山的修为当真不是一般的简单.在自己这样的攻击之下.依然能够支撑.

    钟楼山也何尝不是这样想.短时间的对招.钟楼山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渐渐的有些消受不住了.叶谦的气劲太过的凶猛.如果不是自己的**格外的强悍的话.只怕早就已经败下阵了吧.只是.再这样下去.只怕自己也支撑不了多少的时间.他也不知道叶谦使用八门遁甲的后遗症.所以心里也是有着很大的不安的.

    二人几乎是有着同一样的心思.都想尽快的解决战斗.几乎是同时之间.二人将自己集中自己所有的力量.朝对方打去.拳头对接.一阵尘土飞扬.只听的“砰”的一声.钟楼山发出一阵惨叫.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掉落在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的鲜血.面露惊骇.

    叶谦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此时哪里还敢再耽搁.一旦后遗症发作的话.只怕是随便一个普通人都可以要了自己的小命了吧.他可不敢在这里多待.身影一闪.迅速的离开.

    钟辉慌忙的迎了上去.扶起钟楼山.说道:“爹.你沒事吧.”

    钟楼山无力的挥了挥手.看着叶谦离去的背影.有种难以置信的眼神.刚才那一击.他分明的感觉到了叶谦强大的气劲.自己如此强悍的**竟然也承受不住.真是不简单的一个小子啊.虽然他不清楚叶谦为什么不杀了自己.而选择逃走.不过.想來应该是有什么问題吧.

    “爹.他回去了肯定会将我们的对话告诉万海的.我们要不要做好准备.”钟辉问道.

    “就算万海知道又怎么样.他沒有任何的证据.又能耐我何.”钟楼山说道.“不过.我们却是对这个小子不得不妨.他的功夫不简单.年纪轻轻有这样的修为.只怕是在古武界也是凤毛麟角吧.不过.幸好.刚才我放了金蚕蛊.相信他也活不过今晚.”

    顿了顿.钟楼山说道:“扶我回去.黑巫师那边你负责联系一下.我要闭关一段时间养伤.”

    钟辉点头应了一声.眼神中闪过一丝的阴霾.

    叶谦离开原地之后.不敢有丝毫的停留.以最快的速度朝若水的家中跑去.忽然间.直觉的浑身一阵疼痛.看样子是八门遁甲的后遗症发作了.不过叶谦不敢停留.只得忍着继续的向前奔去.忽然.叶谦只觉得腹部一阵绞痛.宛如有东西在自己的体内咬噬着自己似的.不由的心中一骇.暗暗的想道:“难道是钟楼山对自己使用了蛊毒.”

    忍受着自己体内的疼痛.叶谦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的落下.双方面的煎熬.让叶谦痛苦难当.好不容易支撑着进了若水的家中.只见若水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客厅内.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心思.

    “若水.”叶谦无力的叫了一声.

    若水转过头來.看到叶谦不由的大吃一惊.慌忙的迎了上去.说道:“叶哥哥.你怎么了.你沒事吧.怎么了.”

    “是是”话还沒有说完.叶谦终于支撑不住.一下子栽倒下去.若水慌忙的扶住叶谦.探手扒开他的眼睛看了一下.不由的大吃一惊.慌忙的叫道:“爹.爹.你快來啊.叶哥哥出事了.”

    一边扶着叶谦到椅子上坐下.一边不停的叫着万海.片刻.万海从内屋走了出來.面色有些冷峻.看不出有什么表情.目光落到叶谦的身上时.万海不由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他怎么了.”

    “叶哥哥好像中了蛊毒.”若水说道.“爹.你快救救他吧.”说着说着.脸色不由的暗淡下來.一副就要哭的模样.

    万海不由微微的叹了口气.暗暗的想道:“哎.还真是跟我很像.痴情种啊.”缓缓的走上前去.万海扒开叶谦的眼皮看了一下.接着又探手给叶谦把了把脉.眉头不由的蹙在了一起.说道:“他中的是金蚕蛊.而且.身体的经脉受损严重.只怕是很难恢复.金蚕蛊毒我可以帮他解除.可是这经脉的事情我也爱莫能助.据我所知.这应该是使用他们古武界的一种禁术八门遁甲的后遗症.哎.沒有我们巫族的强悍**.怎么能使用这种逆天的招数呢.”

    “爹.爹.你一定有办法的.你快救救他.快救救他啊.”若水拉着万海的手臂.祈求的说道.

    微微的叹了口气.万海说道:“若水.你真的喜欢这个小子.”

    “嗯.”若水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罢了.罢了.”万海说道.“你去取一杯清水过來.我帮他解除身上的金蚕蛊毒.”

    片刻.若水端了一杯清水过來.万海接过.说道:“这金蚕蛊是所有蛊毒之中最难解除的一个.你先站开一边.”若水闻言.微微的退后一步.一脸关切的看着叶谦.万海右手从自己的腹部慢慢的往上推进.片刻.只见他的口中呕吐出一只金蚕.足有大拇指般粗细.万海将金蚕放进水杯里.说道:“这是我养的蚕王.看看他能不能将金蚕逼出体外吧.”说完.万海端起水杯给叶谦喂了下去.那只蚕王也顺着叶谦的咽喉钻入了叶谦的身体之内.

    万海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慌忙的念动着咒语.似乎是一种驱使蚕王的方法.蚕王进入叶谦的身体.迅速的朝叶谦的腹部爬去.天生敏锐的感觉很快的便确定了那只金蚕的下落.蚕王和金蚕相会.顿时如敌人一般展开了争斗.叶谦的腹内疼痛难当.可惜昏迷过去的叶谦已然不知.

    虽然说.万海所练就的那是蚕王.但是却不一定是钟楼山金蚕的厉害.不过.好在钟楼山不再身边.无法驱使金蚕.这样一來.万海就可以全力的施为了.蚕王和金蚕纠缠在一起.互相的咬噬着对方.仿佛是生死敌人一般.不置对方于死地不肯罢休.不过.渐渐的.蚕王似乎占据了上风.那只金蚕不停的退后着想要逃走.可是.蚕王如何肯放过它.不停的追击着.

    片刻.只见叶谦的咽喉处不停的蠕动.金蚕很快的飞射出來.速度相当之快.万海早有准备.手腕一翻.手中的空杯顿时的将那只金蚕罩在其中.紧接着.万海的蚕王也飞射出來.身上有着明显的伤痕.发出“唧唧”的叫声之后.迅速的钻进了杯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