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669章 魏寒元到来

第1669章 魏寒元到来

 热门推荐:
    跟皇甫擎天胡扯了一阵.叶谦挂断了电话.他也不是真的跟皇甫擎天较劲.沒有那个必要.因为他也清楚皇甫擎天也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而不是决策者.很多事情他也做不了主.让自己來处理武道的事情.在一定的程度上还是为了自己考虑.是为了自己可以守护住自己父亲留下來的那份基业.

    叶谦那样的态度.也只是做给上面的那些人去看的.是希望皇甫擎天如实的将自己的话传达给上面.算是给上面的一点点小小的挑衅.让他们明白自己不是他们手中的棋子.不是可以随便的任他们摆布的.如果自己不高兴的话.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大不了鱼死网破.

    那些话.叶谦说的也不是完全沒有任何的道理.以狼牙如今在华夏的势力來看.如果狼牙撤出华夏.对华夏造成的损伤是非常严重的.姑且.不说在几大省份的势力.一旦失去控制.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单单就是昊天集团.一旦从华夏撤资的话.将会有多少的人失业.将会有多少的人沒饭吃.更重要的是.到时候必定会引來民众的一番骂语.这是他们所无法承受的.

    当然.如果上面真的非要去做.叶谦所面临的困难也是相当巨大的.

    看了看时间.竟然跟皇甫擎天打了将近有一个小时的电话了.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叶谦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叶谦自然不会在学校里多待.他可不是那么称职的老师.连秦始皇的母亲都说成了虞姬.就足可见叶谦根本就是來瞎混的.

    上午的时候.叶谦去偷偷的看了看冰冰给自己指出的那二十多个学生.二十多个不属于五大宗派的学生.简单的筛选了一下.其中有六个比较符合叶谦的要求.只有六个.人数虽然少.但是这也是沒有办法的事情.

    而且.叶谦也一直坚信.胜利并不是取决于人数的多寡.就仿佛是战争.一直强大的特种部队往往可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败.兵.贵精而不贵多.

    叶谦特地的在停车场多等了一下.可是始终都沒见冰冰的身影.估计那丫头早就离开了吧.说不定.中午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叶谦不用想.也知道她应该是去调查地缺的事情了.

    想想.天网就要面临被剿灭的危险.可是冰冰却还一无所知.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只怕冰冰是不会坐视不理的.那么.她也一定会面临着危险.其实.冰冰并不属于天网的人.也不应该承担天网的任何罪行.

    不过.这也不是叶谦所能左右的事情了.叶谦也懒得去插手了.上头要跟天网干.那就让他们干好了.能够有他们出面.倒是也省去了自己很多的麻烦.自己对天网沒什么感情.真要是说起來.恨意更多.如果真要说有什么感情的话.那也只有对无名.那也是因为叶谦一直怀疑他是自己的父亲叶正然的关系.不过.种种迹象表明.无名是叶正然可能性越來越小.

    只是.叶谦始终还是不明白.如果自己的父亲沒有死的话.那么.他的坟墓怎么会是空的呢.这点.叶谦想不通.不过.估计还是要从无名的身上下手才会知道啊.

    看学校的老师走的也都差不多了.叶谦还是沒有看到冰冰的身影.也就沒有再继续的等下去.打开车门走了进去.正准备发动车子离开的时候.只见魏文走了过來.他的前面还有一个中年男子.约莫四十多岁的模样.很有气势.不用猜.那应该就是魏文的父亲.传说宗派的宗主魏寒元.

    不用说.肯定是來找自己的了.叶谦无奈的摇了摇头.点燃一根香烟.也沒下车.也沒发动车子离开.

    众人走近.魏寒元朝车内看了一眼.然后挥了挥手.一个手下走过去敲了敲车窗.叶谦将车窗摇了下來.斜眼瞥了他一下.说道:“敲敲敲.敲你妹啊.”那小子明显的愣了一下.有些愕然的看了他一眼.接着转头看了看魏寒元.

    挥了挥手.示意那个手下退到一边.魏寒元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叶先生好大的脾气啊.”

    叶谦假装的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你是谁啊.”

    “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鄙人乃是传说宗派的宗主魏寒元.”魏寒元的态度倒是很和气似的.这让一旁的魏文有些惊讶.自己的父亲可是从來都不曾这样啊.什么时候这么和善的对过一个人啊.

    叶谦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慌忙的打开车门.说道:“原來是魏宗主啊.失敬失敬.不好意思.刚才沒看出來.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过來闹事呢.魏宗主怎么亲自过來了啊.有什么事情派个手下叫一声.我马上就过去了嘛.”

    这话有点太假了.分明就是有点挑衅的味道嘛.自己都让自己的儿子过去叫他了.结果不但不给面子.还把自己的儿子给打了一顿.那番话简直就是扯淡嘛.魏寒元冷冷的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叶先生架子大.我不亲自出马哪里请的动啊.今天小儿得罪了叶先生.还希望叶先生不要介意啊.”

    “沒事沒事.年轻人嘛.冲动一点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年轻的时候也很冲动的.呵呵.”叶谦说道.“魏宗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这还得赶回家做饭呢.如果魏宗主沒什么重要的事情.那我就见回去了啊.”

    “哎.叶先生干嘛这么着急嘛.”魏寒元说道.“还希望叶先生赏脸.能让我做东请叶先生喝两杯.有点事情想要跟叶先生谈一谈.叶先生沒意见吧.”

    “吃饭.”叶谦说道.“还是不要了.我这人嘴巴太刁.要魏宗主破费有点不好意思啊.要不这样.等我回去吃过饭.我再去拜会魏宗主.如何.”

    “别给脸不要脸啊.我父亲请你吃饭那是你的荣幸.”看着叶谦那副装逼的样子.魏文着实的有些忍受不下去了.愤怒的吼道.“今天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别逼我们动手那就不好看了.”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接着淡淡一笑.什么话也沒有说.魏寒元转头狠狠的瞪了魏文一眼.斥道:“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给我滚开.”接着看了叶谦一眼.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这小子从小就被我宠坏了.还希望叶先生不要介意.叶先生.你看.我诚心诚意的这么远跑过來.你总不好让我就这样走吧.在我这么多手下的面前.你这不是给我难堪嘛.”

    叶谦本來就沒有要拒绝的意思.该來的始终都会來.躲避不是个办法.从他教训魏文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料到魏寒元会过來找自己.只是沒有想到这老东西倒是很有忍耐力.自己如此的挑衅却还可以不愠不火.叶谦不相信他听不出來自己话中的意思.所以.对魏寒元的态度倒是十分的欣赏.不愧是堂堂的一派之主.

    “既然魏宗主如此的深情厚谊.我再拒绝的话似乎有点太矫情了啊.行.那我今天就受一次贿.呵呵.希望武道学院的领导不会因为这个把我给开除了.”叶谦呵呵的笑着说道.“我先打个电话回家.不然的话.家里媳妇肯定会以为我又在外面花天酒地.”

    魏寒元倒是很知趣.微微的点了点头.闪到了一边.叶谦摇上车窗.掏出手机拨通了冰冰的电话.跟她说了一声.那丫头也沒多少什么.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叶谦倒也不是真的害怕冰冰.只是觉得这是一种礼貌的问題.既然自己不能回去.总要打个电话说一声.免得冰冰在家里空等着自己是吧.挂断电话后.叶谦摇下车窗.看着魏寒元一眼.说道:“魏宗主.你在前面带路吧.我跟着來.”

    微微的点了点头.魏害寒元朝自己的车子走去.上了车.径直的朝酒店驶去.另外的两辆车跟在叶谦的车后.显然是害怕叶谦趁机溜走了似的.叶谦微微的笑了笑.也沒介意.故意的将车速一会快一会慢.搞的后面的车子有点慌了手脚.生怕一不小心就撞上了.

    “爸.你干嘛对他那么客气啊.你刚才看见他的样子了吗.那副嚣张的样子.看的我很想揍他.”魏文说道.

    “揍他.你打的过他吗.”魏寒元冷笑了一声.说道.“待会你给我好好的在一旁待着.一句话也不许说.知道吗.我自有打算.”

    魏文虽然心中不服气.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根本就不是叶谦的对手.今天的事情他到现在也沒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那股强大的气劲倒是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提醒.拥有那么强大气劲的人.功夫怎么会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