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679章 内部聚会

第1679章 内部聚会

 热门推荐:
    叶谦的这个举动真的很暧昧.白玉霜有些淬不及防.沒有料到叶谦竟然敢这么做.而且.还是在如此的大庭广众之下.狠狠的瞪了叶谦一眼.白玉霜斥道:“流氓.你要是再敢乱來.信不信我马上叫非礼.只要我叫一声.我保证现在有无数的人会过來杀了你.”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叶谦说道:“干嘛那么认真啊.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如果不亲热一点别人很容易看出來的.你们寒霜宗派的那些个长老一个个可都是老狐狸.不小心一点会很容易被他们看出破绽的.你也不希望吧.”

    叶谦本以为白玉霜会狠狠的报复自己一下.最起码也会狠狠的斥责自己吧.奇怪的是.听了自己的话.白玉霜只是剜了自己一眼就沒有再多说什么.叶谦自然直求之不得啊.也就更加的放肆起來了.一只手搂着白玉霜的肩膀.上下的轻轻抚摸着.“你再不住手的话.我就断了你的命根子.”白玉霜狠狠的瞪了叶谦一眼.轻声的说道.

    微微的耸了耸肩.叶谦老老实实的沒敢再胡來了.进到里面.只见三五成群的人交谈着.是那种西方式的聚会.众人端着酒.來回的走动.找自己熟悉的人说话.这样的聚会.寒霜宗派每年都会有一次.自从寒霜宗派创建开始.就一直存在着.这本事一个类似于家庭聚会.联络联络大家的感情.如今.虽然还继续的保留着这样的聚会.但是其原本的意思已经变得是面目全非了.特别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

    还有一年不到的时间.白玉霜就成年了.到时候她就会正式的继承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这些个长老怎么会愿意呢.只不过.由于互相的牵制.谁也不愿意做那个出头鸟.这才导致了如今这样的局面.不过.他们终归是要面对.始终都是要解决白玉霜这个难題.

    这次的聚会.也正好是一个契机.那些长老们也可以静下心來好好的谈一谈.或许.可以找到另外的一种方式也说不定.不过.无论是哪一种.最后都不可能是让白玉霜继承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的.他们可都是一些自傲的人.让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來领导他们.这让他们怎么可能会接受呢.

    这种情况白玉霜自然也料到了.她也很清楚自己如今是什么样的处境.就好比是今晚这样的聚会.她也不敢肯定这帮老家伙会不会忽然发疯.就对自己下手.周羽虽然沒有來.但是肯定是躲在暗处.但是他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这也是白玉霜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她也不想让他置身太危险的境地.所以.白玉霜把叶谦叫了过來.

    当然.白玉霜这么做还有另外的一个目的.也究竟是不是來保护自己的.那都是他自己说的.白玉霜可并不是十分的清楚和确定.所以.今晚是寒霜宗派的大型聚会.所有寒霜宗派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参加.如果叶谦是其中某一个人派过來的.说不定可以通过这次的机会看出一些什么蛛丝马迹.如果叶谦真的是來保护自己的.那么.也正好可以安自己的心嘛.也不必让周羽一个人太危险.

    看到白玉霜拉着一个男人的手.很亲热的走了进來.寒霜宗派的人都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惊诧.一些魔鬼三班的学生倒是认识叶谦.不过.那些长老们可就不知道他是谁了.都很诧异.白玉霜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他们竟然都不知道.这情报工作做的也太差了点吧.

    几个老者互相的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然后举步朝白玉霜的方向走了过來.白玉霜自然是看在眼里.不过却故意的假装沒有看见.拉着叶谦去旁边拿酒和食物.叶谦当然也看见了.不过.也同样的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冲着白玉霜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沒想到你们寒霜宗派还真阔气啊.这场宴会要浪费不少的钱吧.这瓶红酒.啧啧.起码也要值十几万啊.”话一出口.叶谦想了想.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啊.诧异的看了白玉霜一眼.说道:“对哦.你们五大宗派都是蜗居在这里.怎么有那么多钱啊.”

    “五大宗派在外面都有着自己的正当生意.用以维持宗派内部的日常开支.而且.五大宗派的弟子也需要工作.这些钱全部都会上缴.然后再分配下去.”白玉霜说道.“不过.近些年寒霜宗派的财务状况我就不清楚了.一直都是由长老们负责.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寒霜宗派的财政状况.相比较以前而已.近些年寒霜宗派的财政状况明显的好了许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隐隐的感觉到他们做了一些非法的勾当.这也是我一直担心的问題.”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看样子皇甫擎天跟自己沒有完全的说实话啊.上头之所以要对付武道.看样子不仅仅是因为武道不执行上头的命令.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只怕还真的做了不少违法的勾当.难道是走私.杀手.抑或是其他.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如今的武道.再也不是以前的武道了.叶谦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说道:“那你这个少主做的蛮舒服的嘛.什么事都不用做.就可以享受了.呵呵.有点像是过去的公主哦.哦.不对.应该是太子.因为你是下一任寒霜宗派的宗主继承人啊.呵呵.”

    白了叶谦一眼.白玉霜说道:“待会你小心点回答.别胡说八道知道吗.不然.我怕我也护不住你.”

    “放心吧.我有分寸.”叶谦说道.“我现在是你男朋友嘛.女孩子家家的要懂得在大场合给男人面子.知道不.待会你可不准凶我.也不准贬低我.知道不.不然我跟你沒完.”

    “切.你还用我贬低吗.别人一看不就知道了.一副寒酸相.”白玉霜嘟了嘟嘴巴.说道.

    叶谦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沒再说什么.端起一杯酒.抿了一口.味道很不错.

    “玉霜.这位是谁啊.你怎么也不给叔叔伯伯们介绍一下.”几个长老走到了白玉霜的面前.旁边还站着一位年轻的男子.很英俊.身材也很棒.很有气质的那一种.说话的是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老头.身上散发着一种很强势的气息.精神烁烁.

    “你们就是寒霜宗派的长老了吧.你们好.我叫叶谦.谦虚的谦.是玉霜的男朋友.”叶谦转过身來.说道.

    看到叶谦的模样.那几个长老都不由的愣了一下.那个年轻人的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皱.眼神里浮现出一丝的杀意.叶谦清楚的看在眼里.淡淡的笑了笑.轻轻的在白玉霜的屁股上捏了一下.然后凑到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小丫头.那小子是不是喜欢你啊.”

    白玉霜微微一愣.点了点头.由于太多人.她也不方便说出來.其实她还是清楚对方接近自己的目的.知道对方不仅仅是因为喜欢自己所以才追求自己那么简单.

    几个长老看到叶谦的模样.明显的有些吃惊.刚才的老者又接着说道:“你姓叶.”

    微微的愣了愣.叶谦心里明白过來.看样子对方也是觉得自己跟叶正然很像.微微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題吗.不会是你们宗派有规矩.姓叶的不能做玉霜的男朋友吧.”

    “叶谦.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们寒霜宗派的首席长老柳明立柳伯伯”白玉霜一一的将几位介绍给叶谦认识.虽然她称呼的非常亲切.但是叶谦可以感觉的出來每次称呼他们叔叔伯伯的时候.白玉霜的手都忍不住的有一些颤抖.那不是害怕.而是愤怒.

    叶谦轻轻的捏了白玉霜的手一下.示意她放松.接着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原來是柳老先生.久仰大名了啊.玉霜经常的在我面前提起你们.这些年.麻烦你们照顾玉霜了啊.以后你们可以放心了.玉霜有我照顾.”

    几个长老对视了一眼.稳住心绪.柳明立上下的打量了叶谦一眼.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叶先生太客气了.以前沒有见过叶先生啊.不知道叶先生以前在什么地方.是哪个宗派的人.什么时候跟玉霜认识的啊.”接着转头看了白玉霜一眼.柳明立接着说道:“玉霜啊.你这可有点不对了哦.”

    “柳老先生.你怎么好像是查户口似的啊.”叶谦微微的笑着说道.

    “不好意思.叶先生千万别介意.玉霜毕竟是我们寒霜宗派的少主.我们宗主去世的早.她的事情我们难免要多费点心啊.”柳明立说道.

    “沒事沒事.应该的.应该的.呵呵.”叶谦说道.“我也是刚來这边沒多久.现在是武道学院的老师.负责三班的历史课程.也是玉霜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