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685章 离间之计

第1685章 离间之计

 热门推荐:
    这一切根本就在叶谦的意料之中.那一击到底有多大的后果.叶谦自然是十分的清楚.狼牙的每一个成员都进行过人体解剖的课程学习.对于人体的基本构造自然是十分的清楚.那一拳.叶谦直接击碎了柳志鸿的第六根脊椎骨.就算柳志鸿不死.那也会终生的残废.

    伴随着柳明立的话音落下.一群人顿时将叶谦围了起來.都是柳明立的手下.其余的那些长老都悄悄的跟自己的手下丢去眼神.示意他们不要有任何的动作.对他们而言.这不仅仅是叶谦跟柳明立的对决.而是白玉霜跟柳明立的对决.他们自然是乐于作壁上观.瞎掺和什么呢.

    叶谦淡淡的瞥了那些人一眼.微微的撇了撇嘴巴.白玉霜慌忙的走到叶谦的面前.护住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柳长老.你这是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哼.如果我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要他给志鸿抵命.”柳明立愤愤的哼了一声.一边说.还一边不停的给柳志鸿渡气.可是.叶谦那一击太重.根本就无法挽回.终究.柳志鸿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寒霜宗派年轻一辈最杰出的人才.就这样死了.

    “志鸿.志鸿”柳明立悲痛的呼叫着.不停的捶打着柳志鸿的胸口.心脏复苏的救急.可是.柳志鸿伤势太重.根本就沒有办法救活.柳明立颓丧的停下手.悲痛的叫着柳志鸿的名字.老泪纵横.老來丧子.这个打击是巨大的.柳明立无论如何的追求权势.面对如此的情景.心里还是有些忍不住的伤痛.

    其余的长老互相的对视了一眼.都难以言喻脸上绽放的那种得意之色.柳志鸿死了.对他们而言那是有利无害的.最重要的是.竟然死在叶谦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里.简直太滑稽了.

    许久.柳明立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站了起來.瞪着叶谦.冷声的说道:“你杀了我儿子.我要你陪葬.”

    “柳长老.你可不许乱來.”白玉霜厉声的说道.“是你儿子非要找叶谦比试.这样的结果也是他咎由自取.刚才叶谦就已经说的很清楚.比武恐怕会伤了对方.可是你却沒有反对.你自己做什么样的打算你自己心里明白.如果不是你想致叶谦于死地.又怎么会弄成这样的结果.你现在倒反过來怪他.柳长老.你这么做有点过分了.”

    “过分.我过分.他杀了我的儿子难道我不应该替我儿子报仇吗.”柳明立冷哼一声.说道.“玉霜.你是摆明着要护着她了.你以为这样我就不敢杀他了吗.别说我沒有提醒你.这件事情你最好别管.否则的话.我连你也一起杀了.”

    “好啊.这只怕是你早就有的想法了吧.”白玉霜说道.“你不是早就想杀我了吗.现在找到机会了.你动手啊.來啊.”

    “你以为我不敢吗.”柳明立冷声的说道.此时他哪里还顾得了许多.管他是不是杀了白玉霜会引起众怒.自己的儿子都死了.他还能考虑那么多吗.如果白玉霜维护叶谦.那他绝对会毫不留情.众怒就众怒好了.以自己现在实力难道还怕他们吗.

    “你”白玉霜刚想要说话.叶谦拍了拍她的肩膀.冲她微微的笑了笑.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淡淡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柳老先生.虽然你是寒霜宗派的首席长老.但是玉霜可是寒霜宗派的少主.未來的宗主.你这样跟她说话.似乎有点不太合适吧.最起码的尊卑.你还是要分清楚的吧.”

    “尊卑.哼.这是我寒霜宗派内部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柳明立斥道.

    微微的耸了耸肩.叶谦说道:“这本來的确不关我的事情.不过.我既然是玉霜的男朋友.我自然要出來说一句公道话.我想.在场的各位长老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为所欲为的.是吧.”一边说.叶谦的眼光一边的扫向在场的那些长老.

    那些长老明显的愣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他们的心里都突然的有一种感觉.叶谦不似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啊.淡淡的笑了笑.叶谦接着说道:“柳长老.这寒霜宗派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天下.如果你敢对玉霜有任何的不轨.我相信所有在场的人都不会放过你.你自己掂量掂量.你有那个能耐吗.”

    “你敢威胁我.哼.”柳明立冷哼一声说道.“无论你说的如何的天花乱坠都沒有用.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情.你杀了我儿子.你就必须给他偿命.”

    “柳长老.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叶谦淡淡的笑着说道.“刚才我可是说的很清楚了.不要比试.万一伤到他就不好.是你说的.如果你儿子技不如人死在我的手里.那也怪不得别人.如今.怎么出尔反尔呢.其实.如果你想杀我的话.又何必找你们多借口呢.是吧.直接说就好了嘛.不必给自己冠上一个冠冕堂皇的帽子.”

    “好.那你就准备给我的儿子偿命吧.”柳明立说道.

    “你敢.”白玉霜一下站了出來.说道.“柳明立.你敢动他一根头发试试.我跟你势不两立.”

    叶谦微微的笑了笑.看了白玉霜一眼.说道:“玉霜.你别那么激动.放心吧.我沒事的.有这么多长老在这里.他不会乱來的.是吧.”边说.叶谦边扫了那些长老一眼.“不管怎么说.玉霜也是寒霜宗派的少主.柳明立连她都不放在眼里.将來只怕也不会不把你们放在眼里啊.他今天连玉霜都想要杀.将來只怕你们一个个的也都不会有好下场.”

    那些长老互相的对视了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叶谦的话说的很有道理.这些年來.柳明立太过的霸道.根本就不把他们这些长老放在眼里.更重要的是.如果借着这个机会除去了柳明立.对自己那是百利而无一害.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有了这种默契.几位长老都站了出來.“柳长老.这件事情可就是你不对了啊.比武嘛.难免会有死伤的.况且.事先这位叶先生也说明了.你也同意了.非要比试.如今弄成这样的局面.那也怪不得别人.我们也理解你的感受.但是.玉霜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我们寒霜宗派的少主.你刚才说话太过分了.很难让我们不觉得你有谋反之嫌.”

    “谋你麻辣隔壁.”柳明立愤怒的吼道.“现在是我儿子死了.不是你们儿子死了.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吗.怎么.想趁机除掉我吗.你们还沒有这个本事.你们说的好听.还不都是跟我一样.还不都想做宗主吗.现在装什么好人啊.”

    这番话.顿时的引起了公愤.那些长老们一个个的开始讨伐柳明立.指责他的不是.摆出了一副要替白玉霜做主的样子.白玉霜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沒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出现.诧异的转头看了叶谦一眼.叶谦冲她微微的笑了一下.怡然自得.

    虽然都想要做宗主.都想要除掉白玉霜.可是大家无论如何现在也不敢公然的张扬啊.柳明立这番话.无疑是等于要把他们统统的拉下水.他们自然是不干.况且.相比较白玉霜而言.他们更加觉得柳明立才是大敌.如果能除掉他.那自然是最好的事情了.

    面对这样的情形.柳明立也有些预料未及.不过.此时的他也根本就考虑不了那么多.自己的儿子都死了.他哪里还能装着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狠狠的瞪了那些长老一眼.柳明立喝道:“好啊.你们都在这里装好人是吧.來啊.我倒想看看你们谁敢动我.今天不管是谁.也休想阻止我杀了这小子.”

    叶谦拉了拉白玉霜的手.冲她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上前说道:“柳明立.如果你要杀他的话.那就先杀了我好了.你不是早就想杀我了吗.不是早就想做寒霜宗派的宗主了吗.杀了我.杀了我你就如愿以偿了.以后再慢慢的清除异己.寒霜宗派就是你的了.”

    “你以为我不敢吗.”柳明立愤怒的吼道.“好.那我现在就杀了你.”话音落去.柳明立一掌朝白玉霜拍了过去.愤怒之下.下手自然是沒有任何的分寸.而且.是真的想要致白玉霜于死地.

    叶谦慌忙的一把拉过白玉霜.只听“砰”的一声.一位长老拦在了白玉霜的面前.跟柳明立对了一掌.“柳长老.你竟然敢伤害少主.简直就是大逆不道.你最好马上的束手就擒.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不客气.我倒想看看你们怎么个不客气法.”柳明立冷声的说道.“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想杀我吗.你们还不够资格.好.既然如此.那我也省去不少的麻烦了.今天就统统的把你们都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