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83章 能屈能伸

第1783章 能屈能伸

 热门推荐:
    叶谦不是那种权利yuang很大的人.否则.当初也不会离开狼牙回到华夏了.只是.后來一连串的事情逼着他不得不站出來.其实他的内心更希望能过一些平凡的生活.简单单调一点的生活.有自己爱着也同样爱着自己的媳妇.有可爱听话的孩子.这就已经足够了.

    天网和地缺有华夏的高层去对付.也不需要叶谦再操心.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处理完武道的事情.自己也算是功成身退.可以去过自己简单一点的生活了.

    回到寒霜宗派的时候.继任大典刚刚开始.武道的各大宗派基本上都派人过來了.毕竟.寒霜宗派也是武道五大宗派之一.即使那些人并不是真心的來祝贺.但是礼貌上还是要过來一下做做样子嘛.

    邹双和其他四大宗派的宗主也都赶了过來.说着一些虚情假意的客套话.内心里都恨不得把对方千刀万剐.这就是人性.人性最邪恶的一面.

    场面弄的相当的大.跟电视里那些皇帝登基似的.看样子陈旭柏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树立起自己的形象.也是做给其他宗派看.让其他宗派对自己不敢有任何的小觑之心.寒霜宗派的庭院很大.两旁摆满了红木椅子.几大宗派的人按照身份地位的高低一一坐下.中间留出一条道.上面用红绸布铺砌.红绸布的末端.有一个阶梯平台.上面摆放着一把椅子.同样用红绸布铺盖着.仿佛过去皇帝所坐的龙椅似的.

    陈旭柏还沒有出现.都是由言计丰在帮忙着招呼客人.一副很勤奋的样子.倒是沒有看出來有任何的不满.自己忙忙碌碌的.却是为他人做嫁衣.如果是莫长河的话.肯定不会干这样的事情.可是.言计丰却似乎沒有任何的怨言.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不忿或者抱怨.这也是言计丰比莫长河要更加聪明的地方.能屈能伸.

    “言长老倒是很大方啊.这么忙活着.陈旭柏会感谢你吗.”沈友微笑着说道.

    “沈宗主这话说的.他是我们宗主.今天是他的继任大典.身为寒霜宗派的一员.我自然应该尽我自己的力量.这也是我分内的事情嘛.”言计丰说道.

    “是吗.言长老就一点也不觉得心有不甘.”苗南冷笑一声.说道.“你们原本同时寒霜宗派的长老.地位一样.而如今.他却成了寒霜宗派的宗主.你可就低他一等了.以后都要听他的命令行事.你就不觉得委屈.”

    “怎么会呢.宗主无论是才智能力都远远的超过我.他做寒霜宗派的宗主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相信在他的领导下.寒霜宗派一定可以壮大起來.这也是我们每一个寒霜宗派弟子的心愿啊.”言计丰说道.

    “可是.我听说莫长河莫长老因为反对陈旭柏继任宗主.叛出了寒霜宗派.还被陈旭柏追杀.两人的关系闹的很僵.你就不怕将來有一天陈旭柏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会连你也除掉吗.”苗南继续的煽风点火.

    “宗主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如果有一天宗主真的觉得我不再适合做这个位置.我会自觉的让出來.江山带有人才出嘛.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不能总是坐在这个位置上不让吧.那样.年轻人哪里会有机会大展拳脚啊.”言计丰微笑着说道.丝毫沒有因为他们的话而冲动气恼.

    “言长老倒是看的很开啊.”邹双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寒霜宗派的宗主不是应该由你们少主继承吗.而且.她也很快就成年了.按理说.不是应该等到她成年之后然后由她继任寒霜宗派的宗主吗.难道你就不觉得好奇.”

    呵呵的笑了笑.言计丰说道:“这些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只是少主既然已经同意让位给陈长老.我自然是沒什么话说.只要是为了寒霜宗派好.什么都无所谓.”

    “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怀疑吗.为什么你们少主会无缘无故的让出宗主之位.”邹双继续的说道.

    “怀疑.怀疑什么.”言计丰一副很差一丝的样子.说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吧.是少主支持陈长老继任宗主的.少主就在那边.你们可以问她啊.各位今天是來参加继任大典的.不是來煽风点火的吧.我知道各位心里想什么.不过.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啊.”

    几人讪讪的笑了笑.知道现在煽风点火只怕是沒用了.也都不再说话.

    “聊什么呢.大家都聊的这么开心.”叶谦呵呵的笑着.一边说一边走了过去.

    看到叶谦.几人的脸色都不由的变了一下.各怀鬼胎.他们都跟叶谦有着秘密.除了邹双.其他人都装的好像跟叶谦并不是很熟.而且.还一副很讨厌的样子.苗南倒不是伪装.一副恨不得杀了叶谦的模样.

    “苗宗主也來了啊.令公子沒事了吧.上次的事情真的很不好意思啊.是我出手太重了.希望令公子沒事.否则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啊.”叶谦微微的笑着说道.

    苗南愤愤的哼了一声.叶谦这分明就是在取笑自己嘛.狠狠的瞪了叶谦一眼.苗南说道:“你也会过意不去吗.有人给你撑腰.你就自恃无恐.过來取笑我吗.哼.我告诉你.想做武道的盟主.我第一个不答应.”

    “苗宗主这话说的.只是个误会嘛.苗宗主大人大量.怎么会放在心上呢.”叶谦微微的笑着说道.

    “叶谦.怎么能这么跟苗宗主说话呢.”邹双假装嗔怒的瞪了叶谦一眼.说道.接着转头看了苗南一眼.邹双呵呵的笑了笑.说道:“苗宗主别见怪.年轻人不太会说话.不过.叶谦也沒有要取笑你的意思.是真心实意的想跟你握手言和.”

    “哼.”苗南愤愤的哼了一声.沒有说话.扭过头去.“谦弟弟.现在有人抢了你女朋友的宗主之位哦.你就一点也不生气.”薛芳紫微微的笑着说道.显然.她也是认为叶谦是白玉霜的男朋友.

    这件事情叶谦也对胡可说过.所以.胡可并沒有生气.知道是怎么回事.叶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薛宗主这话说的.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啊.男人嘛.都是希望自己的女人小鸟依人一点.别太强势.对吧.你说.如果她的权利比我大.地位比我高.那我多有压力啊.所以.现在这样不是更好吗.她做不了寒霜宗派的宗主.就有更多的时间陪我了.”

    “原來你也是大男人哦.”薛芳紫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接着目光落到了胡可的身上.微微的顿了顿.说道:“这位小妹妹是谁啊.谦弟弟.怎么也不介绍一下啊.如果不是看着她跟白玉霜一起來.我还以为她就是白玉霜呢.”

    胡可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似乎对薛芳紫的这种风骚很不喜欢.只是碍于叶谦在这里.沒有发作.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是不是觉得她们长的很像.我也是这么想啊.她们站在一起.简直就是姐妹花.呵呵.她也是我女朋友.叫胡可.”接着看了胡可一眼.说道:“可儿.这是月明宗派的宗主薛芳紫薛宗主.”

    微微的点了点头.胡可沒有说话.就这样算是问好了.薛芳紫也不介意.暧昧的笑着看了叶谦一眼.说道:“你可真会享受.”这话有点暧昧.意思很明显了.胡可和白玉霜都听的出來.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碍于叶谦.只怕跟薛芳紫翻脸了.

    淡淡的笑了笑.叶谦也沒说话.

    “当.”的一声.寒霜宗派的弟子撞响了金钟.所有人都听下了谈话.继任大典正式的开始了.言计丰看了众人一眼.说道:“各位都坐吧.我先过去了.宗主交代下來.中午的时候大家都不要走了.一会大典完毕之后就留下來吃顿便饭吧.也算是宗主对大家的感谢.”

    说完.转身离开了.只是.言计丰的心里还有一句话沒有说出來.目光盯着平台上的那把椅子.心里冷冷的哼了一声.想道:“就看你这个宗主能不能过得了今天了.”准备了三天的时间.言计丰信心十足.他不打沒有把握的仗.这也是那天他为什么不站出來支持莫长河的缘故.可是今天.他是信心十足了.如果这个时候莫长河出现反对陈旭柏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宗主继任大典.现在开始.”伴随着言计丰的话音落下.一阵阵鼓声响了起來.陈旭柏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缓缓的沿着红绸布铺砌的路朝平台上走去.看到上面的那把椅子.陈旭柏的心里忍不住的一阵激动.自己筹划了这么多年.想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登上这个位置了.想起自己坐在椅子上.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必须给自己行礼.听自己的话办事的时候.那种感觉简直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