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2162章 忠告

第2162章 忠告

 热门推荐:
    面具男这么多年.能够无往而不利.连当初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叶正然也败在他的手里.就足以说明他的智谋过人.对岛国的局势.他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切都了然于胸.不过.这些并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他所关心的只是叶谦的成长.

    只要叶谦成长起來.他夺得了自己想要的.那么.自己就可以达到目的了.到时候.天下唾手可得.

    或许.他以前还有些忌惮叶正然.曾经败在他的手里.不过.事隔这么多年.他每一天都在进步之中.而就算叶正然沒死.经过当年的那些事情.也足以让叶正然受伤严重.不复当年.更重要的是.叶正然的双眼已经给了别人.沒有了天目魔瞳的力量.他自然更加的不会惧怕叶正然了.能跟叶正然再一次交手.一雪前耻.这自然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叶谦从渡边优太的口中知道了无名挑战并杀死池田仓木的事情.自然也知道天网的人时时刻刻都在暗中策划着.不过.他始终都想不通.如果天网的人要对付自己的话.为什么不亲自动手呢.偏要假借别人的力量.而就算是天网的人动手.却每一次都只派出一个对付自己.让自己逐个击破.他对天网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始终不太明白.

    不过.如今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即使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天网在背后操控.他也必须为之.小丫头瑶瑶的事情已经是骑虎难下.不容后退了.

    回到别墅的时候.燕舞已经回來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深锁着眉头.仿佛在想着什么事情似得.叶谦微微的愣了愣.转头看了小丫头瑶瑶一眼示意她先回房间.小丫头瑶瑶也看出了燕舞心中有事.不过.却也沒有多问什么.跟燕舞告了声别.就回房间去了.她也是想创造机会让燕舞和叶谦单独的相处.

    走到燕舞的对面坐下.叶谦微微的愣了愣.说道:“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在担心你父亲吗.”

    微微的点了点头.燕舞说道:“父亲现在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我知道他是不想连累我.可是.如果让织田长风找到他的话.那他就危险了.可是.我却找不到他.一点消息都沒有.我真的沒用.”

    微微的愣了一下.叶谦柔声的说道:“你不需要自责.你父亲这么做肯定是自己的安排.况且.如果他有心要躲着你的话.你怎么可能找的到他呢.虽然说东京并不大.不过.想要找一个人也沒有那么容易.你就放宽心吧.你父亲江湖经验丰富老辣.不会那么容易让织田长风找到的.我想.他应该是趁着这个时间找个地方休养生息.恢复自己的功夫.”

    “也许你说的对吧.不过.身为子女.我怎么能不担心他呢.”燕舞说道.“月读那边沒什么事情吧.”

    “沒事.今天我杀了藤田空.带着他的脑袋去了月读的总部.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月读的人应该不会再敢耍什么花样.明天就会召开大会.正式的确立瑶瑶首领的位置.你放心吧.有我在瑶瑶身边.不会让她出事的.你专心的应付自己的事情就好.”叶谦说道.

    燕舞不由的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叶谦一眼.说道:“你杀了藤田空.你不会又用了道心种魔**吧.你怎么这么乱來.一旦心魔入侵.你以后就无法再摆脱了.难道你真的想做一个六亲不认的杀人恶魔吗.”

    燕舞脸上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沒有丝毫做作的成分.很明显是真的很关心叶谦.看到燕舞这样的表情.叶谦不由的愣了一下.心里一颤.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我想.我已经差不多摆脱心魔的影响了.这一切都要得益于我当初在华夏东北灵龙寺的一番遭遇.不过.我担心会有反复.所以.还要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你不会介意吧.”

    微微的摇了摇头.燕舞说道:“你想留多久就留多久.况且.瑶瑶还需要你照顾.我也沒有理由赶你走啊.”听到叶谦沒事.燕舞脸上的紧张之情松了下來.又换上了那副焦虑的表情.

    叶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外人还真的很难劝.不过.这也难怪.如果换着实叶谦的话.只怕他也同样的紧张吧.微微的顿了顿.叶谦接着说道:“担心归担心.你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然.将來你父亲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自己身体却垮了.那可就u好了.”

    “谢谢.”燕舞说道.“我今天去找过船越文夫了.希望他可以帮忙听我父亲的下落.有他帮忙的话.我想.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的.”

    叶谦不由的愣了一下.眉头微微一蹙.说道:“船越文夫.他是什么人.”

    “船越文夫也是天照的人.当年跟随在我父亲的身边打天下.一直忠心耿耿.我父亲也待他如兄弟一般.自从我父亲失踪之后.天照内很多人都投靠了织田长风.成为他的爪牙.不过.船越文夫却是一直都跟织田长风作对.”燕舞说道.“所以.织田长风一直想要除掉他.他如今是天照内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了.找他帮忙打听父亲的下落也会快一些.”

    叶谦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他跟织田长风接触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不过.根据他对织田长风的了解.如果船越文夫跟他作对的话.织田长风是绝对不会留下他的.织田长风连燕平秋都敢对付.又怎么会忌惮船越文夫呢.不过.这也只是叶谦的感觉.也沒有任何的证据.也不方便说太多.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说道:“燕舞.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觉得你还是要小心一些.这个船越文夫或许并不是那么的简单.你不能轻易地将筹码放在他的身上.”

    燕舞微微的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叶谦一眼.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船越文夫也背叛了我父亲吗.”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我觉得现在的事情还沒有那么的明显.凡事都应该多留一个心眼.不可以太相信人.否则的话.很容易吃亏.”叶谦说道.

    微微的摇了摇头.燕舞说道:“不会的.船越文夫对我父亲一直忠心耿耿.而且.如果他真的背叛了我父亲的话.他就沒有必要跟织田长风作对了啊.叶谦.你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想的太多了啊.”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叶谦说道.“我相信你有分寸的.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总之.你一切小心.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的话.就尽管直说.明天就是月读的大会.我还要上去研究一下月读成员的资料.也好做些准备.”

    微微的点了点头.燕舞说道:“那你先去忙吧.”

    叶谦也沒有再多说什么.看了燕舞一眼.转身朝楼上走去.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的心里总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不过.却也说不上來哪里不对.自己该说的已经说了.燕舞已经是个成年人.应该有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了.不需要自己说太多.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叶谦拨通了清风的电话.电话很快的接通了.对面传來了清风的声音.“老大.你这些天在忙什么啊.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我都担心死了.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

    “我沒事.只是在忙一些事情而已.”叶谦说道.“帮我查一个人.”

    “谁.”清风诧异的问道.

    “船越文夫.天照的人.”叶谦说道.“你派人留意他的一举一动.跟什么人见过面.去过什么地方.一天上几次茅房我都要知道.我把他的住址告诉你.你派人留意一下.每天给我汇报.知道吗.”

    “沒问題.老大.放心交给我吧.我保证.他每天在床上跟他媳妇说过什么话我都一丝不漏的查出來.”清风说道.“老大.你这些天到底在忙什么事情啊.”

    “沒什么.最近在处理月读的事情.三言两语跟你也说不清楚.你记住我的话就行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会打电话给你.”叶谦说道.“好了.不说了.你赶紧派人去办吧.”说完.叶谦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他并不是很确定船越文夫有问題.不过.还是想调查一下.毕竟.这是关乎到燕舞的事情.他不能掉以轻心.有意无意间.叶谦对燕舞有了更多的关心.不过.这对叶谦來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燕舞是他的朋友.而且.还救过叶谦的性命.叶谦怎么能对她的事情置之不理呢.

    挂断了电话之后.叶谦坐了下來.拿出渡边优太交给他的那些资料.仔细的看了起來.这些都是月读里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如果不是因为相信了叶谦的话.渡边优太也不会轻易的叫出來的.虽然一夜的时间有点仓促.不过.叶谦也想尽可能的多了解一些情况.那样的话.明天应付起來也会简单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