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2696章 人比人,气死人

第2696章 人比人,气死人

 热门推荐:
    叶谦的确是有着他独特的人格魅力.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团结狼牙上下.这么多年來.狼牙在能够在他的领导之下不断的发展.直到如今这般的强大.与其说叶谦的狼牙的首领.不如说叶谦是狼牙的精神支柱.是狼牙的精神食粮.只要叶谦不死.狼牙的精神就会一直的存活下去.

    许晴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女人.对生活根本就沒有什么yuang.就连她一直努力的维护和发展着许氏集团.那也只是因为不想自己爷爷一生的心血毁于一旦.可是.在刚才跟叶谦的对话之中.许晴的心理却是暗暗的发生着变化.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一种活法.她已经被叶谦的魅力所折服.当然.只是折服.不是爱.

    在人群之中被围绕着的秦日朝.享受着自己的意气风发.刚才叶琳和叶谦的比武.让他大快人心.好好的羞辱了叶谦一番.看江湖上以后还有谁敢把叶谦夸的那么神乎其神.叶谦再厉害.还不是输给了自己.

    当他的目光流传.发现许晴已经不在屋内.不由的愣了一下.于是起身朝外面走來.刚一开门.就看到叶谦和许晴在那里聊的似乎很开心.许晴脸上的那股笑意是她从來都沒有看到过的.虽然许晴对他十分的客气.也从來不跟他红眼争吵.但是.这并不是爱情.爱情.就应该要有喜怒哀乐.就像许晴现在这样.可以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秦日朝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冷冷的哼了一声.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那股嫉妒的怒火压下.这才缓缓的起身走了过去.到了许晴的身边.秦日朝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晴晴.你怎么在这里啊.大家都在找你呢.”接着.转头看着叶谦.说道:“叶先生也在这里啊.怎么不到里面坐啊.不会是因为刚才输了所有觉得沒脸见人吧.其实这也沒什么的.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嘛.况且.胜败乃兵家常事.叶先生何必耿耿于怀呢.”

    淡淡的笑了笑.叶谦说道:“秦先生说笑了.就像你说的.胜败乃兵家常事嘛.我又怎么会耿耿于怀呢.只是觉得里面不舒服.所以出來透透新鲜的空气.秦先生有所不知.我这人有怪癖.”

    “哦.什么怪癖.”秦日朝好奇的问道.

    “哎.”叶谦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人啊.只要跟那些喜欢耀武扬威的小人在一起待的时间太久的话.就容易犯恶心.失眠.我最近的睡眠本來就不好了.如果再继续的失眠的话.那可就糟糕了啊.”

    秦日朝的眉头微微一蹙.冷哼一声.他自然清楚叶谦这是在骂自己了.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的回应.在叶谦的面前.秦日朝似乎处处都要被压制似的.嘴上功夫永远都不如叶谦.冷哼一声.秦日朝说道:“叶先生的嘴上功夫可要比你的身手好许多啊.如果叶先生的功夫能有叶先生的嘴上功夫这么好的话.只怕沒有人会是叶先生的对手了.”

    “是吗.谢谢夸奖啊.秦先生还真的是我的知音啊.真是相逢恨晚.”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可惜.今晚我还有点事情.我就不陪秦先生了.”接着.转头看了许晴一眼.说道:“许小姐.我先告辞了.记住我说的话.后会有期.”说完.叶谦举步朝里面走去.沒有理会一脸愤怒和诧异之色的秦日朝.

    看到叶谦走后.秦日朝的眼神里迸射出阵阵的杀意.不过.只是一闪而逝.很快的就消失不见.“晴晴.他是雇佣兵出身.咱们华夏政府一直对这样的人十分的警惕.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你要小心一点.”秦日朝说道.

    “我知道.谢谢.”许晴淡淡的应道.然而.秦日朝这么一说.不断沒有损害到叶谦在许晴心目中的形象.反而.把自己跟叶谦做了一个很好的对比了.叶谦虽然讨厌秦日朝.但是.却沒有在许晴的面前说秦日朝的坏话;可是秦日朝就不同了.在背地里数落着叶谦的不适.而且.还处处咄咄逼人.两厢一比较.谁更加的吸引人.已经不言而喻了.

    “对了.刚才叶谦说让你记住他的话.他跟你说什么了啊.”秦日朝有些好奇的问道.秦日朝难免有些做贼心虚.在棒子国的时候他可是做了对不起许晴的事情.而这一切都被叶谦看到了.自然是担心叶谦在许晴的面前说三道四了.叶谦和他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叶谦虽然多情.但是.却是坦诚相对.而秦日朝却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晴晴.你可别听他乱说.他这个人最信不过了.刚才你也听到了.他就是一个喜欢耍嘴皮子的人.沒什么真本事.”秦日朝继续说道.

    许晴可是十分的蕙质兰心.十分的聪明.秦日朝这么一说.就让她觉得秦日朝肯定是有着什么把柄在叶谦的手里.而且.还是不能让自己知道的.不过.许晴并沒有继续的追问下去.因为沒有那个必要.无论秦日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将要嫁给他的事情都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为了许氏集团的前途着想.她只有这一个选择.

    “沒什么.”许晴淡淡的说道.“日朝.我们进去吧.不然他们又该说我了.”

    秦日朝微微的愣了愣.越发的不明白叶谦到底是不是跟许晴说了一些什么.可是.又不好追问.深深的吸了口气.秦日朝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说完.二人转身走回屋内.叶谦和胡可已经离开了.本來胡可是准备跟许晴打声招呼再走的.不过.叶谦说他已经跟许晴说过了.所以.胡可也就沒有再出去跟许晴打招呼.

    看到秦日朝回來.叶琳举步走了上去.轻声的说道:“秦少.我先回去了.”

    “嗯.”秦日朝微微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叶琳今天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自然也沒有必要继续的把叶琳留在这里.那日在棒子国跟叶谦相遇之后.秦日朝就派人调查了叶谦的底细.自然也清楚胡可是叶谦的女人.所以.他也早就料到今晚叶谦会跟胡可一起过來.所以.带了叶琳一起过來.准备羞辱叶谦一番.可以说.他是早就有计划的了.

    叶琳告了声辞.转身走了出去.

    叶谦和胡可下了楼.胡可拉着叶谦的手准备上车.叶谦却是停下了脚步.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可儿.你先回去.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你在家等我.好吗.”

    胡可微微的愣了愣.说道:“你是在等你那个妹妹吗.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小心一些.”说完.胡可跟叶谦道了声别.上了车.驱车朝家中驶去.而叶谦.却是在拐过一个街道后停了下來.点燃一根香烟.蹲在路口吧嗒吧嗒的抽了起來.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这种街头混混的举动.在秦日朝那些所谓的名门大少身上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他们会顾及自己的身份.绝对不会像叶谦这般蹲在路口抽烟.一副流氓的样子.不过.叶谦向來都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也不需要刻意的伪装什么.想着什么.就做什么.何必有那么多的顾及呢.人是为自己而活的.而不是活给别人看的.如果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到别人的想法.那么.就活的太悲惨了一些.

    “你來了.”叶谦一根香烟还沒有抽完.叶彤就已经到了.

    “你有事情要跟我说.”走到叶谦的身旁.叶彤问道.

    “嗯.”叶谦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回來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我也好给你安排安排啊.现在找到住的地方了吗.”

    “秦日朝有安排好.”叶彤说道.

    “你怎么会跟秦日朝走在一起啊.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秦日朝不是什么好人.这个人野心太大.迟早会惹出祸來.你跟在她身边太危险了.还是尽快的离开吧.”叶谦说道.“你也算是我的妹妹.现在父亲不在了.我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我希望可以照顾你.”

    “你是怕我跟在秦日朝的身边.万一有一天你跟秦日朝发生冲突的时候.会不知道该如何的面对我.不知道如何的对我才是合适的.对吗.”叶彤淡淡的说道.

    “有一点.”叶谦说道.“不过.并不完全是这样.你是我的亲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往火坑里跳呢.不过.我想既然你这么做了.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你是一个恩怨分明.心思缜密的女孩.应该知道怎么做菜是最合适的.”

    “放心吧.秦日朝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在回华夏之前我就已经调查过他了.对他的事情我很清楚.”叶彤说道.“秦日朝是遮天极力想拉拢的目标.是遮天的人让我留在他的身边做卧底探听消息.并且.帮助遮天拉拢秦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