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3248章 怨念

第3248章 怨念

 热门推荐:
    大雄宝塔大殿之上,大小佛像依次排列,最上方自是威严不凡的释迦摩尼法相,这些佛像虽无人打理,但却依旧看上去威武不凡,一片祥和庄重,

    库砂侯进入大殿,朝着诸佛像行了一礼,这才手中闪烁出來一丝光晕,真气鼓动,说道:“得罪了,”

    说话间,只见从库砂侯手中的光芒好似激光一般,脱手而出,直击释迦摩尼法相下的莲座,莲座遭到真气攻击,顿时一阵清脆的声响炸开,随即听到宝相庄严的禅音四起,这释迦牟尼佛像下的莲花台真是大雄宝塔封印阵法关键所在,

    刹那间,只见塔顶黑气冲天而起,一阵阴风狂啸,朝着四周散逸而去,本该出现绞杀这些黑气的佛光好像去错了地方,尽皆汇集于大殿上莲花台上,

    黑气脱离大雄宝塔的镇压,宛如有无上灵性一般,疯狂的四散开去,隐约间,居然听到了厉鬼般的咆哮,让大雄宝塔四周原本庄严的景象,变得莫名的凄厉和阴森起來,宛如这是地狱之门,恶鬼争先恐后的夺门而出,

    这一幕,要是被普通人看去,定然会吓得神经失调,误以为是鬼怪作祟,只有亲手弄出这一切的库砂侯不以为然,他很清楚,那些黑气不过是污秽之气凝聚而成,而其中那些若隐若现的影像,看似张牙舞爪,实则虚弱不堪,只是昔日那些魔头的弱小爪牙怨念所化,

    在这些黑气四下散开逃逸的时候,忽然间,在距离大雄宝塔不过数千米距离的四周,一道道光芒闪烁,宛如黑洞一般,具有着不可思议的吞噬能力,将刚才从大雄宝殿逃逸的黑气尽皆吸纳,

    库砂侯知道,那些阵法是大雄宝殿之外的第二重禁制,就算真有一些魔头从大雄宝殿下逃出來,也难逃第二重禁制的扼杀,

    整个贺兰山的空间之中,里里外外共有三重禁制,虽然越往外就越弱,但别说这些污秽之气中的怨念,哪怕是那魔头从里面逃出來,要冲出去,也要脱掉一层皮,

    “这魔头最大的本事,就是利用这些污秽之气中的怨念,我到要看看,你这么些年來,到底积攒了多少的怨念在其中帮你脱困,”库砂侯如此说着,手中真气再次噼啪作响,又一次的攻击在了莲花座上,每一次的力道都把握的很精准,最多释放出些黑色污秽之气中的怨念,

    至于塔下镇压的魔头,如果想要借着这次机会破开封印,那就真是大好事一桩了,不过,那魔头岂会那么傻,要破开这封印,别说被镇压了这么久,就算是全盛时期,肯定也是九条命只剩半条命,

    一旦出了这大雄宝塔,就会迎來库砂侯致命痛击,多半要在此下烟消云散,这种送死的做法,只要那魔头沒有疯,就不会这么做,何况,那魔头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他会有出來的一天,又岂会白白送死,

    如此,只见大量的黑色污秽之气带着数不清的怨念从大雄宝塔逃之夭夭,但这些怨念,最后都会被第二重禁制吞噬的一干二净,

    塔下魔头虽然知道这些怨念多半会被外面的第二重禁制吞噬,但他却乐此不疲,虽然自己不能够出去,但多送些怨念出去,一旦有怨念成功离开这贺兰山,必然就是大功一件,

    所以,抱着这么一个渺茫的希望,那魔头也不吝啬的将大量的怨念送出去,

    “想要看看我积攒了多少怨念吗,那我就让你看看本王的厉害,”塔下魔头狂笑不已,每一次库砂侯松动一点封印,他就全力送出怨念,

    听到那魔头的叫嚣,库砂侯也不为所动,依旧重复的攻击着莲花台,故意放出那些怨念來,

    终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有多少的怨念离开了大雄宝塔,只是,这一次库砂侯再次松开一点封印的时候,再也沒有了怨念送出,

    “怎么了,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库砂侯冷笑不已的喊道,他知道,那魔头已经不肯再放出怨念了,毕竟,那些怨念对于被困的魔头來说,就好比异能者的真气,在里面虽然能够慢慢恢复,但也需要长时间的积攒,

    “笑话,”魔头冷哼一声道:“本王岂会只有这点本事,只是本王觉得足够了,只要一个怨念离开,那么就是大功一件,为早日重见天日做出巨大的贡献,”

    “你的想法是对的,可你觉得我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吗,”库砂侯冷笑了一声,

    “本王不需要你给机会,命运的巨轮,不会因为你们而改变原有的轨迹,”魔头不以为然的冷哼着,

    库砂侯也不想多说,而是开始加固封印,虽然效果有限,但总比沒有强,再说,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会驻守于此,日夜加固封印效果,不给下方魔头丝毫逃出來的机会,

    在做完封印的临时加固之后,库砂侯这才出了大雄宝殿,四下望去,一声怒吼,沒多久就听到丛林之间,一阵骚动,

    “看來那些怨念,已经成功的都寄生于新生的丧尸之中了,而且看起來数量还真是不少,”库砂侯见状,不但沒有丝毫的担心,反而有着说不清的高兴,

    “比赛的猎物已经有了,也是时候让那些后生晚辈们见见血,好生历练了,”库砂侯如此说着,这才满意的朝着贺兰山空间的出口赶去,

    來时的路上,一片死寂,这里的丧尸在狂乱之下,多半都已经被绞杀,可现在,却又再次重生了一批,而且,因为有魔头怨念的附身,这些丧尸的威胁力会更大,

    当库砂侯回到出口的时候,只见天色昏沉了下去,库砂侯也不急着让所有人参加比赛,而是叫來了自己的一批下属,让他们早先在贺兰山方圆上千里的范围散开,以监督比赛的公平和公正,

    而在库砂侯为了比赛的失去忙碌的时候,比赛的佣兵小队,他们也都沒有闲着,既然來到了贺兰山,他们也该为将要进行的比赛考虑筹划一下了,

    因为这次比赛的规则有点过于残酷,对于那些三星佣兵小队來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他们的整体实力比來就弱,而竞争又残酷,他们需要找到可靠的盟友,以便在比赛之中活下去和争取百强名额,

    这种联合,只要不违反比赛规则,自然沒有人会阻止,可如果让人发现,有佣兵小队,想要借此耍什么手段,轻则取消比赛资格,重则可是要当场格杀的,

    所以,这样的联盟,多数都是三星佣兵小队之间比较多,四星佣兵小队虽然也有联手的,但终究是少数,这样的大型比赛下,要想突围,进入百强,最终依靠的还是团队成员之间的素质和配合,

    在狼牙佣兵小队的帐篷之中,叶谦一行八人,围坐一席,中间架着火堆,烤着羊肉,好不温馨,丝毫看不出有比赛前夕该有的紧张气氛,

    多数的佣兵小队,要么是忙着联合的事情,要么就是忙着修炼,保持最佳的战斗状态,像狼牙这样在大赛之前大吃大喝的佣兵还真在少数,

    “狼王,比赛按照日程來看,应该就在明天清晨就会开始,咱们如果再不计划比赛,到时候可别因为托大,连百强都进不去那就真的丢人了,”燕舞看着众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欢乐劲,根本就沒有商议比赛计划的事情,不由的有些担忧,

    “狼王,燕舞姐姐说的有道理,这比赛就好比行军打仗,沒有计划,可是会很吃亏的,”小小也放下手中的一块烤肉,看向叶谦,

    比赛规则可不是看哪个佣兵小队的综合实力强,就一定可以晋级,而是要看积分來排名的,也就是说,不管你的佣兵小队综合实力有多强,如果积分不够,一样会被淘汰的,

    所以,单从这第一阶段的比赛來看,就能够看出这顶级佣兵大赛比拼的除了实力之外,还有就是合理的作战计划,在这第一轮的比赛上,一个好的作战计划,甚至比佣兵小队的综合实力还要重要,能够在获取积分上事半功倍,

    叶谦听到两女的话,也放下了烤肉和酒杯,呵呵笑道:“既然你们已经等不及了,那我就说说我的想法,”

    “这贺兰山的地图咱们也早就看过了,丛林居多,阔地罕见,这样的作战环境,无论是击杀丧尸,还是防备其余佣兵小队,都会受到很大的丛林影响,”叶谦如此说道,

    “但恰好,这样的环境,对于其余的佣兵小队來说,或许有很大的影响,但对于我们來说,恰好是个莫大的优势,这也是我为何不着急制定计划的原因,”叶谦说到这里,身为狼牙的队员,哪里还会不知道叶谦话语中的意思,

    对于别人,茂密的丛林,对于四周危险的判断,始终会有很大的局限,这样一來,他们的进攻速度,自然就快不起來,反而,叶谦有着精神力探知的本事,方圆数千米的范围尽在掌控之中,有了这么一个优势,在进攻速度上,自然就要快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