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我是炼丹师!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我是炼丹师!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扑通!

    一声剧颤,在柴房中响起,夹杂着手忙脚乱的惊呼声。

    凌风倒在了地上,他脸色惨白,亦如先前被捞上来一样,额头上冷汗涔涔,手脚哆哆嗦嗦地想要站起身来,可偏偏支撑不止那沉重的身体。

    他想要呼喊,可声音相当的苍白。

    “如风,你怎么下床了?”

    秦思蓉一惊,立刻上前,顾不上尊卑,手忙脚乱地将凌风搀扶起来,有些责备的说道:“你身体还很虚弱,这个时候不该擅自下床的,至少也要有灵雨……”

    “秦小姐,我知道的。”

    凌风低垂着头,奋力挤出几滴泪珠,惨然地说道:“我是一个凡人,可你却还是在我身上浪费了一枚灵丹,我心中过意不去,就向着能够早些离开,不想麻烦你与秦家。”

    “我知道,这些话说的有些没心没肺,你的大恩我还不能报答,我这个人没有二两肉,又是一个凡人,就只有这一身躯,你要是要的话,就尽管拿走吧。”

    “……”

    秦思蓉俏颜酡红,忍不住轻碎了一口,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

    要他那身躯能做什么?

    正在秦思蓉恼怒,觉得凌风在调戏她的时候,碰上了那双纤尘不染,清澈见底的眸,不禁一愣,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些年她也算是阅历丰富了,能够透过眼睛看到人的内心世界。

    拥有这么清澈眼神的人,会有这样的想法么?

    可是。

    望着凌风那真挚的眼神,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如风非王恩的人,此等恩情,我在心中感恩,也一定要做些什么。”凌风实诚的说道:“秦小姐,就让我在秦家做个下人吧?”

    “我不能忘恩负义!”

    “……”

    秦思蓉怔住了,瞠目结舌,这个家伙真是一个单纯的人么?

    他看似形容憔悴,可处处机锋。

    她要是将其赶走,倒是让其落了一个“忘恩负义”的骂名,要是答应下来,难道真的让这个人在秦家做个下人?

    她执掌秦家整整六年了,与许多人物打过交道,但还没有遇到过这么难缠的对手,他一句话就把旁人所有的退路封死了,逼的她不得不答应下来。

    秦思蓉希望他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么?

    显然。

    不可能!

    因而。

    她只能额首,认可了凌风的言词,她施恩不望报,但是,你总不能拒绝一个感情真挚的人。

    于是,凌风非常顺利地留在了秦家,这是他目前的避风港,在没有恢复过来以前,他自然不会冲动地将自己送到其他势力凶刀下。

    ……

    “我是不是有点欺负人?”

    夜深人静,凌风盘坐在竹床上,非常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最后咧嘴一笑,道:“还真是!”

    想起秦思蓉落荒而逃的俏丽模样,他就忍俊不禁,可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落到这个田地,怕是也没有想到,逆神此刻正在流血,而且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这个秦家处于神武的什么位置。

    形势非常紧迫!

    “神力湮灭,可以重新锤炼,丹田碎了,可以重铸,可是这速度太慢了啊。”

    他仰躺下来,望着屋顶,瞳孔逐渐深邃起来。

    他不想等下去,也不能等下去。

    可是。

    那场战斗实在太惨烈了,四肢被斩断,身躯被爆碎,截天匕、噬灵珠、九重石等逐一遗落,唯有神魂中的古武塔没有遗落,这也意味着,他所有的天才地宝也一同遗落,想要加速丹田重铸都不可能。

    这是遗憾!

    “空脉!”

    忽然,凌风眯起眼睛,他想到曾经也落魄过,在蛮荒秘境落下了不可治愈的道伤,可因虚空神道的非凡,他找到了唯一希望,因而斩掉道伤。

    可此刻,情况更严重,他丹田爆碎,连一点灵气都不可能容下。

    “麻烦啊。”

    凌风苦思悯想,不能重铸起丹田,即便是空脉都是空谈。

    “那就唯有如此了!”

    冷月当空,凌风徐徐起身,俊逸的脸上洋溢着空前的冷光,比那冷月更寒凉,比这薄凉的天地更清凉。

    匆匆二十天。

    凌风的脸色越来越佳,由憔悴变得红润有光泽起来,体内的血肉在太一真水的滋润下,已完全恢复过来,但是,他并没有立刻表现出痊愈的状态,而是不时的咳嗽,躺在竹床上,不想涉足秦家的“事业”。

    不过。

    秦思蓉倒是没有逼迫的意思,她捞上凌风时,没有想过让他成为一个下人,这完全是凌风自己的请求,倒是秦穆青不时会过来,对他嗤之以鼻。

    “你能欺瞒姐姐,但骗不过我。”

    “想当下人,却又不付出,你简直是个无赖。”

    “你到底要佯装到什么时候?”

    每当这个时候,凌风都会咳血,脸色惨白如纸,他羞红了脸,奋力地爬起来身来,要尽一个下人的本分,而后又会跌倒在地上。

    为此。

    秦穆青受到了秦思蓉的责备,严厉呵斥,说道:“外伤看起来没有大碍,可是你知道内伤如何?休要胡闹,我相信他不会撒谎。”

    这让凌风极其感动,强烈要求带病尽责,却被秦思蓉暖言安慰,并且告诉所有人,在其伤势没有痊愈前,且不可令其下床干活。

    事实上。

    秦穆青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与一个病唠过不去,而且这个人是那么脆弱,一阵风都能够吹倒,心中也对这个人心生了敬意,至少“如风”没有逃避责任,而是选择“卖入”秦家。

    当然。

    这是秦家两姐弟的想法,凌风从未这么想过。

    于是。

    凌风乐呵呵地躺在床上,每隔几天,秦思蓉也会让人送来山珍海味,让凌风补一补气血,对于一个陌生人来说,也是仁至义尽了。

    总的来说,她是一个善良的人。

    八天后。

    凌风下床了,只是身体还很虚弱,尽管身躯重铸,但没有神能滋润,他的确是消瘦了许多,整个单薄而疲倦,远没有先前的荣光。

    但是,能够活命已是最大的幸运。

    “是时候了!”

    他走出柴房,仰望着天际,眸中闪耀着光彩,之所以修养了近两个月时间,是要将自己气血调整到巅峰,而现在他已处于巅峰。

    “灵月,能不能请秦小姐过来一趟?”

    凌风望着那单薄的少年说道:“我有重要的事情与其相商。”

    “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灵月撇嘴,道:“小姐整天忙着家族的事情,那里有功夫来问过你?”

    “这……”

    凌风张了张嘴,还真没有办法解释,秦家大小姐与一个凡人间的交流,简直是天方夜谭,在其被捞上来之际,她能够过来看望三次,已是天大的荣光了。

    “哼,如风你终于舍得起床了吗?”

    这时,一位少年雄赳赳气昂昂地走来,望着凌风非常气愤,这个家伙把自己当成了大爷,整天吃喝让人伺候,简直要把他秦家的佣人,当成自己的佣人了。

    “是啊,立下了诺言,自然要履行。”凌风仰着脸,笑呵呵的说道:“倒是秦家少爷……你被人揍了?”

    “你……”

    秦穆青嘴角一哆嗦,他尽可能地掩饰,清灵地发丝遮住了半偏脸,可没想到还是落入了凌风的眼中,更没有想到他会直言不讳,当面揭穿。

    “要不是姐姐不容许我打你,现在我就揍你一顿。”

    “秦家少爷被人揍了,于是想揍下人一顿,来掩饰你羞愤的心情么?”凌风眯着眼睛,笑道:“恃强凌弱,你可以揍我啊,放心我是不会告诉你姐姐的。”

    “……”

    秦穆青心口中了一刀,嘴角直抽,这个不要脸的是怎么说出这种话来的,先前他也这么说过。

    结果呢?

    转首就在秦思蓉面前把他给卖了,害的姐姐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这也正是他对凌风耿耿于怀的原因,觉得这个家伙就是个骗子。

    不过。

    他还真不能向凌风动手,不然要落一个欺负下人的恶名,怕是家中的老家伙更能找到借口,让姐姐难堪了。

    “懒得揍你!”

    秦穆青憋气的说道,转身就走。

    “等等!”

    凌风在身后喊道:“秦家少爷,能不能请秦家小姐过来一趟?”

    “不能!”秦穆青没好气的回道。

    “我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想请她过来相商,可能会还上那一枚顶级灵丹。”凌风喊道。

    “呵呵,骗吃骗喝骗感情,如风你就是个无赖。”秦穆青才不会相信。

    “我是炼丹师!”

    整个小院猝然间静了下来,灵月张大嘴巴,秦穆青也止步,禁不住回首,诧异地盯着凌风,可下一刻他就咧嘴笑了:“你当我白痴么?”

    “恩!”凌风微不可查的额首。

    于是。

    秦穆青的脸一黑到底,恨不得将这个家伙生生埋了,活着让人生气:“你是一个凡人,没有灵气,没有力量,你会是炼丹师?”

    “我现在不是!”

    凌风一脸傲气的说道:“但是,我以前是。”

    “那又如何?”

    秦穆青脸上闪过一丝灵采,可瞬息间便烟消云散,姐姐曾查探过,这个人的丹田已破碎,不可能成为武修,即便他以前是炼丹师,但以后不会是。

    这才是重点。

    “我不能炼丹……”凌风低沉的说道。

    秦穆青鄙视地望了一眼,转身就走,可是下一刻,他冷不丁地止步,眼中爆射出空前灵光。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