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老人家……好骗!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老人家……好骗!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单薄消瘦。

    笑容清浅。

    他站在风中,让风多了一抹颜色。

    他立在竹林,让竹林多了一抹亮色。

    华服束在身上,清浅的颜色正映衬着他的俊朗丰神,自下而上,都呈现着气宇非凡

    的光,像是一轮皓月,闪亮了人们的眼睛。

    他背靠雅间,正凝望着竹林,目光尽头则是秦思蓉及秋寒。

    本来。

    四位正在生气的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猝然间站起身来,目光也望了过来,与

    凌风碰个正着,空气中似乎爆射出一道道闪电。

    秦思蓉懵了,秋寒傻眼,楚天愣在原地。

    唯有秦穆青的眼睛亮了,他一个箭步冲出,直接向着凌风打了过去,怒喝道:“灵

    如风,你还敢回来,你知不知道姐姐因你付出了多少血债?”

    凌风身躯一闪,直接躲开,让秦穆青一拳打在空气中,险些仰天栽倒。

    “穆青,不要胡闹!”

    秦思蓉立刻回过神来,向着秦穆青呵斥道。

    她望着凌风,心中也禁不住地颤抖起来,这个人并没有逃走,而是在秦家最凶险的

    时刻回来了,像是英雄救美一样,让她的心中也激荡起一点点的涟漪。

    可下一刻。

    她就想到这个人先前就骗过她,说的是气荡山河,荡气回肠,结果一眨眼的功夫,

    他就一骑绝尘,彻底丢掉了她……们秦家。

    “灵如风,你先前为何会离开?”

    秋寒盯着凌风的眼睛,语气不善,要是这个家伙没有躲藏起来,秋家也不会出现这

    样的局面,那可是数十年的底蕴啊,就在匆匆四个月间,毁于一旦。

    而想要恢复过来,至少也要数十年。

    “离开?”

    凌风一愣,不知道这些人说的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已猜测到:“我并没有离开,

    一直在雅间中。”

    “这不可能!”

    秦穆青立刻跑了过来,倒是没有动手,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凌风,但是那喷火的目

    光,是不可能掩饰的:“四个月前,我们就进去过,并没有发现你的踪迹。”

    “是这样?”

    “就是这样!”秦穆青一拉楚天,说道:“这一点楚天可以作证。”

    “其实,我的确就在雅间中。”

    凌风摇头笑道:“只不过,旁人看不到,也触摸不到,那是一种神器,而我在其中

    想一些事情,直到现在才想通,倒是让你们受苦了。”

    “……”

    “你以为这么说我们就相信了?”秦穆青根本不相信。

    “现在形势如何?”

    凌风禁自走到木桌前,在秦思蓉的位置坐下,端起玉杯一口喝个干净,这倒是让秦

    思蓉俏颜羞红,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凌风,因为这是她喝过的玉杯。

    见到凌风落座,秦思蓉、秋寒对视一眼,心中还是有些怨气,但这也是唯一能够救

    命的人物了,要是这个家伙愿意出手,秦家、秋家的形势就能遏制住,乃至于恢复

    过来。

    “形势非常不妙……”

    秦思蓉快速落座,将这个四个月发生的事情一一说出,言词间没有任何怨言,担心

    将这个家伙气走了。

    而且。

    她表现出满心期望凌风出手的意思。

    “整整四个月?”

    凌风一愣,没想到以身伺道竟然如此恐怖,这在五重门中可是相当于三年了啊,这

    让他瞬间失神。

    “灵先生,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秋寒望着失神的凌风,就很气,现在正在谈论家族生死大事,你不要纠结时间行不行?

    “你们是说,我曾经被人刺杀?”

    然而。

    凌风的回答让秋寒失望了,他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还是问出了一个令人感到棘手

    的问题。

    “是!”

    秦思蓉站起身来,郑重的说道:“四个月前,在如涅槃拍卖的时候,有人刺杀先

    生,但是思蓉可以用性命保证,只要先生愿意出手,秦家定竭尽全力保护先生生命。”

    “秋家也会派人前来。”秋寒也郑重的说道。

    她们以为凌风是害怕再次被刺杀,因而给出了承诺。

    “先坐下吧。”

    凌风说道:“目前的形势的确有些棘手,但也并非像你们想象那么困难。”

    他转向秦思蓉说道:“我曾经说的并非谎言,答应过的事情,也一定会做到,这一

    点你倒是不用担心。”

    “呼!”

    秦思蓉、秋寒对视了一眼,均是松了一口气。

    “秦家那位老人应该是一位武圣吧?”凌风笑眯眯的问道。

    “是!”

    秦思蓉一怔,不过倒也没有吃惊,说道:“我这就去请老太爷过来,亲自保护先生。”

    “不!”

    凌风摇头,说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让你将那位老人请来,秦家的事情,

    该让他站出来了。”

    “可是……”

    凌风挥手打断秦思蓉,望向秋寒说道:“秋寒姑娘也将家中那位老太爷请来吧。”

    “这……”

    秋寒愣住了,想不通,凌风这个举动有些不正常。

    “有些责任不该由你们来扛。”

    凌风笑着说道:“将他们请来,结果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还有……我不是灵如风,我

    是凌风!”

    他声音平静,不起波澜。

    与此前那激扬截然不同,却有种不容置喙的超然力量,像是晨钟暮鼓直刺人心。

    秦思蓉、秋寒费解,秦穆青、楚天更费解。

    但是。

    凌风是她们能够抓住的唯一生机,要是放弃了,怕是两大世家就真的要灭亡了,因

    而她们稍稍犹豫,便离身而去,要请出家族老太爷。

    ……

    “灵先生,没想到你还是回来了,这是秦家之幸啊。”

    秦老太爷笑容满面,步伐轻盈地走来,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而像

    是一个康健的青年。

    “让老人家受惊了。”

    凌风微赧的说道,他邀请秦老太爷入座。

    “你离开的这些时日,的确是苦了思蓉那孩子了。”秦老太爷收起笑容,郑重的说

    道:“要是可能,请灵先生救救秦家吧。”

    “老爷子严重了。”

    凌风想了想,说道:“此次请你们过来,正是要谈这件事情。”

    不多时。

    秋家老太爷也来了,身材消瘦而挺拔,大步走到凌风面前,说道:“灵先生,我老

    秋可是把你给盼回来了。”

    “咳咳……”

    凌风有些尴尬,站起身来,将秋老太爷邀请入座。

    竹林如海,一阵风吹来,便是一场狂潮。

    两个时辰后。

    秦家老太爷与秋家老太爷先后离开,两位老人家满脸红光,脸上有着难以压制的喜

    色,天知道他们在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有多么震撼。

    两大世家有救了。

    不过。

    在秦思蓉、秋寒问起的时候,两位老人家口风却出奇的一致,讳莫如深,并没有吐

    出真相,而是笑呵呵地离开了。

    “你们也不要担心。”

    秦老太爷临走之际,说道:“你们解不开这个局,那就等着能够解局的人吧。”

    “……”

    秦思蓉与秋寒对视一眼,均是莫名其妙,两位老太爷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忽然。

    秦思蓉目光一闪,说道:“该死,不会是那个灵如风……不,是凌风又蛊惑两位老人

    家了吧?”

    “他曾经蛊惑过你?”秋寒问道。

    “蛊惑过,让我差点就相信了!”秦思蓉脸红的说道。

    说完。

    两人快步向着竹林别院掠去,满脸焦急,这个混蛋是不是觉得她们不够好骗,这才

    将两位老人家请来,进行思想上地毯式的狂轰乱炸?

    “凌风!”

    她们来到竹林,望着那正在喝茶的凌风,立刻气不打一处来,秦思蓉上前一把夺过

    凌风手中的玉杯说道:“你是不是蛊惑两位老太爷了?”

    “是!”凌风坦然的说道。

    “为什么?”

    秦思蓉脸色大变,要是两位老太爷铁了心要与这个家伙一路走到黑,怕是她们都改

    变不了什么。

    “老人家……好骗。”凌风咧嘴笑道。

    秦思蓉、秋寒眉心直闪黑线,恨不得立刻把凌风给吃掉,这个家伙实在太可恶了,

    竟然连两位已脱离世俗多年的老人都骗。

    “凌风,你不要胡来,这可关乎我秦家与秋家的生死。”秦思蓉怒喝道。

    “我知道啊。”

    凌风也认真的应道:“我不会胡来。”

    “难道,两位老人听了你的蛊惑,就能解开目前的局面吗?”秋寒气的浑身直颤,真

    不该与这个家伙相亲。

    “能!”

    凌风笑容逐渐消失,变得空前神圣,他目光幽冷,像是腊月寒冬,心中充满了激

    动,说道:“她们来了!”

    “她们?”

    秦思蓉张了张嘴,疑惑的问道:“她们是谁?”

    “解局的人。”

    “这是真的?”秦思蓉、秋寒心中一亮,下意识的问道:“她们在哪里,我们这就去

    迎接。”

    然而。

    凌风似乎并没有听到她们说话,而是喃喃自语的说道:“她们来了,我感觉的到,

    我让你们久等了,但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将剑指天下!”

    “顺天门来吧!”

    “灵暗神族来吧!”

    “此刻,我凌风就在站在这里,与你们血战到底!”

    他神采飞扬。

    他也傲气崩云。

    此刻,他像是一柄肃杀的剑,正在出鞘,正在喷薄,那豪情万丈的意志正在冲向远

    方,像是在迎接逆神精锐的到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