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逆神只有兽么?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逆神只有兽么?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玉楼。

    风起时。

    两位顺天门真神向前扑杀,清一色的四级真神,所能爆出的力量太可怕了,神王根本不能涉足,即便是当初的凌风都不行。

    但是。

    此刻的白泽、神龟则已步入三级巅峰真神境界,体内融入圣阳神精,已铸成一道圣阳真力,那灿烂的光似利箭,能够射穿金翅大鹏真力,这让金翅大鹏对其血脉产生动摇。

    神龟向前与一位顺天门真神血杀。

    白泽大步前行,处于这一境界,不惧任何四级真神,力量瞬间爆开,以三道真力抵住了四道真力,它利爪一闪,一道奇光爆出。

    天地颤鸣!

    那位顺天门真神一剑挥出,其奇光碰撞,惊起九重涟漪,玉楼都震荡起来,幸亏四周的神纹能够镇住,否则玉楼也要在这场战斗中毁掉。

    “神杀!”

    白泽一上来就动用极尽手段,爪中飞现一柄利刃,直刺而下,天空中三道真力形成了一柄利刃虚影,与其爪中的利刃相融。

    霎时间。

    天地沉闷,放佛只剩下了那一柄利刃。

    “凡尘绝!”

    顺天门真神力压而下,神剑劈空而下,一道道金翅大鹏神力融入其中,勾勒出九天一角,像是凡尘已落,唯有神道在交鸣。

    他们速度太快。

    眨眼间,两股力量在虚空中碰撞,炸出一道道尘浪,恐怖的气势一道道的俯冲而出,将地面上的山石全部摧毁,而玉楼四周的神纹压迫而来,定住这方天地。

    白泽利刃受阻。

    它满脸森冷,一步迈出,动用了白泽本源技能,眉心射出一道灵光,崩开了大片空间,形成一柄利刃,向下劈杀,而它则是持着利刃,直起身来。

    “生撕了你!”

    白泽喝道,利刃一道道劈出,一道比一道更刚更锋利,而当这利刃劈出第十八刃的时候,整个天地都闪亮起来,唯有真力在沸腾。

    唯有利刃在颤鸣。

    顺天门那位真神步步倒退,满目凝重,逆神这些神兽实在太恐怖了,压得他都要窒息,特别是白泽身上的那圣阳真力,形同潮水压迫天地。

    在一声剑鸣声中。

    他狼狈倒飞,一条胳膊被废掉,鲜血淋漓,更恐怖的是白泽眉心飞出的利刃,专门针对神魂,以力镇压,更粉碎其神觉,令其吃大亏。

    “该死!”

    顺天门真神怒声叫骂,非常生气,被一头神兽压制,让他非常憋屈。

    下一刻。

    他擎起手中利剑,直刺虚空,口中念念有词,神态虔诚,像是一位信徒,刹那间,满天风起,一位位神佛出现,盘坐在虚空中,宝相庄严,佛光普照。

    “伪佛而已!”

    白泽淡漠的说道,禁自向前扑杀。

    但是。

    就在那一刻,一位神佛拍出一掌,迎风放大,形成了五指山,真神力激荡,已压到白泽面前。

    “斩!”

    白泽爆喝,利刃击天而上,一刃劈开了那光掌。

    可第二位神佛也拍出了一掌,沉闷的五指山震天动地,响彻玉楼,在其落下的那一刻,四周神纹都颤鸣起来,像是对这种力量非常忌讳。

    呛!

    利刃迎空而上,直接刺穿了那一光掌,令其崩碎。

    这时,第三掌落下。

    白泽轻啸一声,飞空而上,一刃将其劈断,而后他反身杀出,一刃崩断了第四掌。

    杀疯了。

    杀狂了!

    然而。

    它还没来得及欣喜,那四位神佛一同下压,一掌接着一掌拍出,刚的一塌糊涂,打得白泽直吐血,皮毛血肉模糊,痛得它直龇牙。

    “装佛弄神,当诛!”

    一声怒爆,白泽身躯壮大,像是一座小山,要挤满这片天地,居高临下,睥睨四位神佛。

    它一爪子拍出。

    一位神佛颤鸣,身躯爆炸,顷刻间烟消云散。

    它一拳崩开,打中一位神佛,将其脑袋生生地击断,自虚空中坍塌而下,而后,它如法炮制,一拳一脚将剩余两尊神佛毙掉。

    噗!

    顺天门那位真神张口喷血,满目骇然,这样的白泽太恐怖,四级力量都压制不住,那圣阳真力凶戾非凡,真正毙掉四位神佛正是这种力量。

    “我会将你撕碎!”

    他怒不可遏,不能让这头白泽活着,否则对于顺天门威胁太大了。

    然而。

    正在此刻,他忽然觉得双脚一麻,血肉立刻如墨漆黑,一只灰扑扑的毒神虫正咬在他的脚踝上,毒液正侵蚀他的血肉与真力。

    “啊!”

    他凄厉的惨嚎,让整个战局倾倒,本是与白泽势均力敌,但因毒神虫的加入,他的真力立刻灰暗,发挥不出巅峰,在白泽的压迫下,逐步地被镇压。

    此刻,神龟与第二位顺天门真神间的战斗也进入白热化的节奏,神龟体魄非凡,龟甲坚不可摧,任由真神兵如何劈斩,它一步步向前。

    毋庸置疑。

    顺天门那位真神正被一步步地逼的倒退,脸色惨白,嘴角滴血,十二次交锋,他全部被压制回来,神龟可怕的一面呈现出来,完全克制他。

    他胜在灵活,神龟则是不可摧!

    这时,毒神虫、金翅大鹏已飞来,在压制那位真神,逼的他不能倒退。

    咚!

    在一声巨爆声中,他横飞十二丈,胸口肋骨一根根地折断,五脏六腑全面受创,而几只毒神虫正对他喷吐毒液,一旦被命中,那才是真正的血难。

    他竭尽所能的躲闪。

    可下一刻,他便仰天倒飞,在飞驰的过程中,被金翅大鹏、神龟拦截一拳爆出,崩的他满身是血,脊骨都断掉了,要不是真神血肉坚固,怕此刻已瘫倒在地。

    但是。

    整个形势已变,两位真神所能做的不过是徒劳而已,在白泽、神龟的镇压下,他们一步步地步入绝境。

    终于。

    一位真神忍不住了,要自爆掉自己,来毙掉一两位真神级生灵。

    “休想!”

    神龟大喝,龟甲骤然飞起,以闪电势头,以神能亟爆,一举命中了那位真神,打在其丹田上,将其腹部击穿,丹田气浪完全被崩碎。

    “啊,我不服啊!”

    他仰天悲壮大喝,真力徐徐消亡,本来一个完美的计划,就这样被湮灭掉了。

    少门主还没能救出,他们却已倒下。

    “苟圣!”

    那位顺天门真神目眦欲裂,双目流着血泪,他们已经尽全力了,但是逆神在北原的势力太过恐怖,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已被看透。

    而且。

    神龟、白泽太劲爆,力量所至摧枯拉朽。

    “可悲啊,可恨啊!”

    他声嘶力竭的仰天爆喝,说道:“难道逆神只能依靠几头兽撑起来吗?我要挑战你们的真神!”

    “兽。”

    的确。

    它们都是兽,可这是一个侮辱性的字,一举激怒在场每一头神兽,不过,面对顺天门真神的质问,神龟冷笑着说道:“你们连兽都打不过,还想打得过人么?”

    顺天门真神瞬间被噎住,满脸潮红。

    他本想着侮辱逆神,完全是靠兽打出来的江山,可神龟言词犀利,直接将其定性“兽都不如!”

    “据闻逆神人主是一位奇才,敢不敢出来一战?”

    顺天门真神彻底疯掉了,直接挑衅逆神人主,他双目毒厉,直刺北原逆神的内心。

    掷地有声!

    玉楼中,一位位逆神正在旁观,体会那真力的浩瀚与血杀能力,正在憧憬,可瞬间他们心便冷了,杀气腾腾,这个人是在侮辱人主啊!

    “我要宰了他!”一位神王大步走出。

    “生撕他!”第二位神王飞出。

    “喝其血!”这是整个逆神的声音,侮辱他们,他们会血杀回去,侮辱人主,整个逆神都会与他拼命!

    神龟、白泽心中一颤,惊骇不已。

    人主如此隐晦,处于秦家,不肯归来,目的就是不能让顺天门知晓,难道消息还是泄露了?

    “哦,我想起来了,他已经死掉了。”

    顺天门真神冷嘲着,说道:“不过,你们可以让他爬出来与本尊战斗嘛。”

    侮辱!

    更侮辱!

    逆神已彻底爆了,人主是他们心中的刺,是整个神武都仰望的天才,天赋惊空,问鼎神魔,杀的天魔、龙神溃败,智慧非凡,一举定下星图半壁江山。

    是他一步步向前,才有此刻逆神的非凡气魄。

    是他铸造逆神激扬神歌!

    他是逆神的禁忌,每一位武修都亏欠着他,更仰望着他,在他们心中人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而此刻顺天门真神的言词,这是在劈开他们心中的悲壮,血淋淋的痛!

    “杀!”

    他们满腔怒血。

    他们流着血泪!

    “不要冲动,我们来斩首!”神龟白泽立刻向前,金翅大鹏、毒神虫等也倾尽全力,撼天神能一举将将那位顺天门真神淹没,等到真力散尽的时候,那位真神已毙命。

    可是。

    整个玉楼是冷的,逆神紧攥着拳头,眼眶湿润,顺天门那位真神揭开了他们心中那道伤疤,让他们悲不可抑制,如果可能他们多希望能够以命换回人主?

    要是人主在!

    哪里轮得到顺天门如此猖狂?

    人主在世时,压得顺天门不敢出世,翻云覆雨,与星图一个个顶级宗门争雄,何等风骚?

    此刻他们孤单,他们更心痛。

    “人主啊!”他们悲戚的喊道,一声一声,用尽全力。

    哪怕已嘶哑,哪怕已泣血,他们渴望人主活着,渴望着人主归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