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正文_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龙吟月!

正文_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龙吟月!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何谓三虎?

    那是仅次于王者的人物,他们骄傲而狂放,他们自古横推,唯能够让他们臣服的就是盖世力量,王者就是这样的人物。

    因而。

    他们能够臣服于王者。

    但!

    他们不会向位弱小的真神俯首认输,他们的骄傲不容许,他们的执念更不容许。

    他拎着利刀向秦弑天走来,杀气盎然,体内少有的力量正在凝聚,他要劈出这刀,胸口的伤势正因他的脚步而变得严重,丹田都已在撕裂。

    反观秦弑天,伤势远比灵虎严重太多,先前的道伤彻底爆发,击碎的何止是身躯,还有力量,现在他已经力竭,只能眼睁睁地望着灵虎走来,而无法做出反抗。

    这是最惨烈的战斗。

    然而。

    就在此时,道光出现在秦弑天前方,那是只五彩斑斓的神鸟,锐利的气势正以不可逆的势头喷薄,压制千古道,得到真龙血沐浴,天神雀的远祖血揭开封印,正重重的沸腾。

    它掀起无尽狂风,将那灵虎吹倒,而罡风的可怕更是将灵虎进步重创,让他仰躺在地上,挣扎半晌愣是没有爬起来,而傲娇鸟则是带着秦弑天离开。

    “何人敢干扰这场战斗?”龙虎神目锐利,击破虚空向着傲娇鸟打来。

    这是生死对决!

    敢于搅局的都将被三虎毙掉。

    “灵虎已输!”傲娇鸟义正言辞的说道。

    “生不败,死才是输!”龙虎冷冽的说道。

    “他是位神……骑士!”

    傲娇鸟知道事态并不及它想的那么简单,或许神虎、龙虎目前不能分神杀来,但那王者可不样,而且这场战斗讲究的就是公平,他们必须站在道义的立场上。

    因而。

    天神雀只能暂时将秦弑天这个家伙奉为主人。

    “神骑士?”

    众神怔,进而额首,难怪先前秦弑天会这般弱,原来是位神骑士,而其却并没有依靠神兽的力量来压制灵虎,倒是个人物。

    事实上。

    秦弑天的神兽是麒麟,只因麒麟正在闭关这才没有出世而已。

    神虎、龙虎目闪过抹戾气,但却找不到任何理由,灵虎的对手已经单兵对决,在生死关头祭出神兽,谈不上对错,何况,灵虎的确已输。

    并不是每位真神挑战都是要赌命的。

    “哼,敢伤三弟,那是要付出代价的!”神虎率先发难,杀向潆泓的力量更不可世。

    嘭!

    拳而出,潆泓倒飞三十里,腹部撕裂个血洞,条手臂已经被打废,俏丽的容颜已被鲜血掩盖,形势非常危急,而在神虎的威压下,潆泓只会更惨烈。

    “不该如此啊!”

    凌风皱眉,傲娇鸟还是太急躁了,想要“正义”的救出秦弑天,完全不用找这样的借口。

    你可以说:两位真神都已重伤,等他们痊愈再战嘛。

    也可以说:灵虎已重创垂死,我们不想看到他毙命,因而点到为止。

    凌风本意是想将傲娇鸟当成张王牌打出,能够救出潆泓、冬雨,进而力压神虎、龙虎,可现在看来这张王牌已经用掉,接下来的战斗怕只能依靠潆泓、冬雨自己。

    呛!

    柄战戟出现,落在神虎的手,他向前刺出,直接刺穿潆泓的条腿,将其崩在虚空。

    潆泓声悲鸣,心生悲壮,至此她的人生将发生转变。

    “曾为月神,可此后却再无我。”

    她凄惨淋漓的说道,内心悲痛,可这个念头仅仅瞬间闪过,而后她便说道:“那就让我为月神宫最后战吧!”

    她手飞出五彩剑,向前挥出,与神虎进行最后的战斗。

    嗤!

    声轻响,神虎战戟刺破潆泓肋骨,将其生生挑杀起来,正在瓦解她的力量。

    “生死有命,可我还是看不透啊。”

    潆泓闭上眼睛,动用最后的真力进行对撼,哪怕有丝希望她都不想这般死去,可是那力量在哪里呢?

    “月神宫要的不止是传承,而是逆势而上……有天,你会与第月神并列,你是……月仙。”

    在生死的刹那,凌风的话音在潆泓的心浮现,他击碎月神宫,他在点醒自己,更逼迫自己拼尽生死而战,而现在她却在凌风失望。

    “月神宫……第月神,为何我们始终走不出那步?”

    潆泓痴痴的呢喃,浑然忘我,唯有力量在压制战戟。

    “无月、无神……”

    忽然间,月神心经在她体内激荡而起,股与众不同的感悟正在飞上心间,那是月神心经最后的推演,那是第月神的禅唱。

    那困扰着月神宫千秋的心经似乎在这刻解冻。

    无月、无神、无传承。

    突兀间。

    繁华落尽,流水已止,唯有那无月的天地,月神身上出现层圣洁的光芒,将战戟点点的推将而出,而在她头顶喷薄的不是月神宫,而是淡薄的烟雾。

    昂!

    声高亢的龙吟响彻整个天地,在那烟雾,头银龙徐徐而现,它神目冷对长空,它身躯望向天际,那无尽的浩瀚威压让位位盖世真神心颤。

    那银龙像是活过来般,飞驰在潆泓的头顶,让她熠熠生辉,气质近仙。

    但!

    那银龙却并没有望向众神,更没有冲向神虎,而是望向天穹深处,仿佛要望尽天涯路。

    气势不强,但非常缥缈,似乎有什么在酝酿。

    “这世的月神是要羽化升仙了吗?”神虎冷嘲,他非常轻蔑。

    “你只有次机会,成与败,生与死!”

    然而。

    那王者却在这个时候开口,神情变得无比凝重,先是魔相九尊出世,接着又是月神宫古老心经终极奥义显化,这些人的目的可不完全是挑战,而是要借助三虎的力量来完成华丽丽的蜕变。

    神虎窒。

    他没想到连王者都在提醒,这意味着什么?

    “神虎盖天王!”

    终于,神虎不再犹豫,而是直接进行最终的狂化,力量重重拔高,战戟迅猛刺出,半龙携带着浩瀚的气势昂扬而出,栩栩如生,这是三虎体内力量的演化,要真正成龙。

    毋庸置疑。

    神虎的力量比灵虎更强截,那半龙举手投足间都有湮灭盖世真神的力量,而当它飞向潆泓时,在两者心的山河彻底崩塌,以闪电速度向潆泓推进而来。

    轰隆隆……

    切都在半龙灰飞烟灭,咫尺刹那间,那半龙就已到潆泓面前。

    天幕灰暗,唯有银龙在仰望,那淡薄的气势正向四周扩散,可偏偏那虚空布满乌云,掩盖所有的光,而潆泓双目紧闭,眉心紧蹙在起,仿佛正在经历最煎熬的苦痛。

    “啊!”

    忽然,潆泓发出凄厉的悲鸣,张口直喷血,但那声惨叫似乎让乌云散开了,无月无天,唯有无尽虚空,这让人们叹息,最终也没有成功吗?

    只因。

    他们知道月神宫的终极奥义是拨云见月,旦银龙见月,便是不可阻挡的神力,神虎也要倒下,但……

    王者淡漠的转头,他似乎高看了潆泓。

    “祝贺你!”

    凌风遥望着端坐于虚空的潆泓,仿佛下刻她就会被那毁灭性的力量吞噬,可凌风却笑了,拨云见月那是第月神,但潆泓非月神。

    她是月仙!

    谁说无月无天便不可见。

    呼呼……

    下刻,那毁灭狂潮半龙淹没潆泓,人们已经能够想象潆泓灰飞烟灭的下场,许多真神叹息,这么位不可多得的近仙奇女子就要殒命。

    这比美人迟暮更残忍啊。

    然而。

    就在人们低头的时候,声高亢的龙吟骤然自那狂潮响起,声起,整个天地戛然而至,紧跟着股更恢宏浩瀚的神秘力量崩开半龙狂潮,横推荒**九天十地。

    鬼哭神嚎、天地沉沦。

    唯有那不可世的龙吟!

    神虎骇然大惊,喷血倒飞,血肉正被那股力量层层剥离,神骨崩断,丹田受损,而正在激战的冬雨与龙虎也被这股力量所伤,跌跌撞撞的倒飞。

    众神惊变,王者转头。

    在那光芒深处,位近仙的奇女子宝相庄严,双手盘在丹田处,而头顶的那头银龙则是仰望着星空,似乎在膜拜,似乎在敬畏。

    这刻,她仿佛是君临天地的月仙!

    这刻,她终于迈出不同于第月神的武道!

    神虎重创,倒在血泊,再也不可能爬起来,这就是潆泓的可怕,她与秦弑天不同,秦弑天是才步入至境,在这个境界的浸淫远不及灵虎,基础还不够牢靠,而潆泓则浸淫太多年,基础牢靠,只要她看破这步,那就是最强王者。

    第二场,潆泓以弱小到强大,战胜神虎,更打破自己的武道。

    扑通!

    潆泓摔落下来,可她却摇摇晃晃地飞向凌风,嘴角间噙着微笑,玉目却尽是泪水,以前她不懂,是这个人给了她勇气。

    “我看破了!”她说道。

    “恭喜你,新的征程开启了。”凌风笑道。

    “可我看透,却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甚至它还没有名字。”潆泓皱眉道。

    “那就点点的去参透,至于名字……”

    凌风沉吟片刻,意气飞扬的说道:“龙吟月!”

    晚安。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