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哥!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哥!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虚空盛放!

    落雨自仙灵中跳脱出来,可那花瓣亦在盛放,瑰丽如虹,美不胜收,嗅一口举霞飞升,这是世间顶级神药,与帝药不遑多让。

    可!

    这对于落雨太过重要,落雨与清漪不同,她才刚刚脱灵,需要这些花瓣,唯有将其融入体内,才能够真正脱灵,简单的来说,现在不过是第一步,而第二步更重要。

    “不行!”

    落雨精致的玉颜上布满警惕,非常担心凌风会动仙灵:“仙灵是脱灵的第二步。”

    “摘下一两片应该影响不大吧?”凌风微笑着而来,他要的不是这些花瓣,但这些花瓣能够逼迫落雨道出真相。

    花瓣不重要!

    真相才重要!

    “你不要过来,花瓣不可融神!”落雨生气而着急的说道:“融神需要的是泪!”

    “泪?”

    凌风一愣,打量着落雨,正在猜测这句话的真实性,不过他倒是相信的,毕竟当初他靠着仙泪才展开神图,而现在融神,要将神图中一个个生灵摘下,融入到其他真神体内,这应该需要仙泪。

    “是的!”

    落雨气呼呼的说道:“一滴仙泪能够摘下一个生灵,一滴仙泪可让那生灵融入其他真神体内。”

    “你不要觉得我好骗,就骗我。”凌风佯装生气,进一步向花瓣逼迫过来。

    “这是真的!”

    落雨气闷的说道:“花瓣不可融神,等同于神药而已,而你身上帝药那么多,还在乎仙灵吗?”

    “那你哭一场,好不好?”

    凌风微笑,打量着落雨,像是大灰狼看着小白兔。

    “休想!”

    落雨就很气,这个人太过分,她才刚刚脱灵正处于狂喜中,哪里来的伤心落泪?

    “求求你,哭一场吧。”

    “做梦!”

    落雨气闷不已,野蛮的说道:“本姑娘现在很开心,哭不出来。”

    “总是能够哭出来的。”

    凌风叹息着说道:“这一步对我们很重要啊,虽然施恩不望报,但你总不会真的不报吧?”

    “不报!”

    落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好吧!”

    凌风摊摊手,说道:“我不勉强你,就先离开,可能这几十年是进不来的。”

    “你!”

    落雨气炸了,这货竟然在威胁她,要把她困在噬灵珠里,直到她哭一场,这不是欺负人嘛。

    太不要脸!

    一点风度否没有!

    然而。

    凌风并没有给她质问的机会,直接消失在噬灵珠,这让落雨愣神,而后怒不可遏,他怎么可以这样?

    他还在不在意她!

    而且。

    更让她生气的是,凌风正在利用她,一旦自己满足不了其要求便立刻翻脸,亏她先前还很感动,他说她是骗子,可他才是真正的骗子。

    哪怕是脱灵,可她还是一个人!

    至亲、朋友……这世间凌风是她唯一的朋友,可没有想到这朋友是在利用她。

    脱灵的狂喜于顷刻间消散。

    她满嘴悲伤,望着空荡荡的噬灵珠,忽然间很想哭一场。

    “要哭啦?”

    这时,一道揶揄的声音响起,那已经消失两个时辰的凌风忽然出现在落雨面前,笑容堆满面,手中捧着一口大锅,锅里正释放出肉香,让人口舌生津。

    “好啦,就是和你开个玩笑。”

    凌风将那口大锅放在落雨面前,将里面熬了几个时辰的兽肉挑起,带着扑鼻的香气及热腾腾的气浪,放到落雨嘴前,说道:“你现在不是仙灵,而是活生生的人,来享受一下世间顶级美味吧。”

    “我是仙灵中诞生的落雨!”落雨气哼哼的说道,别过脸不搭理凌风。

    “你的意思是说,不吃肉?”

    “是的!”

    落雨撅着小嘴,说道:“你不是要把我困在这里吗?”

    “你是我的朋友。”

    凌风放下大锅,郑重而严肃的说道:“以前你不是,因而我生擒你,但这些年我得到神图,一步步壮大,这是我欠你的,因而我让你脱灵,现在我们互不相欠。”

    “但,我还是希望我是你的朋友,你们的至亲。”

    凌风真挚的说道:“逆神不是以前的逆神,要经历的风雨还有很多,你要是离开我会送你离开,你要是选择在逆神,我们会尽全力。”

    凌风起身,擦掉手上的油脂,庄重地向落雨伸手道:“现在我们是真正的挚友,我是凌风!”

    “……”

    落雨愕然片刻,望着凌风那真挚的眼神,望着那淡笑温润的俊脸,她心中的悲伤正在被瓦解,他还是在意她的,先前不过是在吓唬她。

    她的心似乎正在回春,温暖甜润。

    她起身伸出小手,与凌风的大手握在一起:“现在我们是至亲,你是我哥哥,我是落雨!”

    沉吟片刻,她又说道:“要是我不愿意哭一场,你还会不会将我困在这里?”

    嗡!

    凌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落雨及仙灵打出噬灵珠,并说道:“现在你自由了,以前我们不是朋友,所以我可以对你施展手段,但现在你是至亲,因而你有选择的权利。”

    “谢谢!”

    落雨打量着雅间,妙目闪耀,呼吸着空气,感受泥土的芳香,感受着人间气息,她不再是受束缚的仙灵,而是活生生的人。

    而且。

    像她这种生灵对于细节非常敏感,凌风的确是真挚的,没有任何利用她的意思,这让她真的很感动。

    她身躯一闪,那仙灵便融入她的体内,出现在丹田里。

    “现在你真正自由,不受束缚,可以遨游世间任何一个地方。”凌风张开双手,说道:“我不会束缚你,逆神更不会。”

    “你可以离开。”

    落雨不应。

    “嗯?”

    “如果,我不哭你就没办法融神。”

    “我知道。”

    凌风笑道:“融神的确是很重要的一步,但即便没有这一步,逆神亦可走出来,只是会慢上一些而已。”

    他很自信,他更自豪!

    借他的力,逆神会走的更快一些,但即便没有他这股力量,逆神亦可强壮起来,已经到这一步,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压制他们?

    “你那口大锅呢?”落雨笑着问道。

    “干嘛?”

    “我要吃肉!”落雨娇憨的笑道:“你说过的,我是活生生的人而非仙灵。”

    于是。

    凌风便将那口大锅捧出来,让落雨大快朵颐,吃得满嘴流油,而他则是细心地为其擦拭嘴角的油脂,没有任何复杂的心思,现在的落雨真的像个妹妹,她真挚善良,拥有自己的感情。

    他想过利用她。

    但,现在他什么都不想。

    落雨美目骤然一僵,颤巍巍地打量着凌风那温柔的脸,他是那么细心,他又是那么温柔。

    “哥!”

    落雨痴痴的说道。

    “嗯?”

    “我以前总是一个人,父母是仙灵,在我还稚嫩的时候,他们就已死去,我没有至亲没有朋友。”落雨美目红起来,声音变得湿润:“后来我有家的感觉。”

    那时,她碰上凌风。

    那时,她与凌风讨价还价。

    那时,他很讨厌也很狡诈。

    ……

    此刻,那些都已是回忆,细细想来,反而多了一抹温润的颜色,直到后来,凌风不出现,整整二十多年,她开始回忆这些事情。

    她像是回家!

    哥!

    这一声清亮而温暖,对于孤单的仙灵来说,她希望这个家,她想有那个人细心地呵护她,将其当成公主一般爱护,她受伤,他会着急心痛,她难过时,他会竭尽全力逗她笑。

    这是至亲!

    这是兄妹!

    很遗憾,她的至亲早已老去。

    很庆幸,她的至亲就在这里!

    “嗯,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凌风张开怀抱,将落雨拥在怀中,他亏欠这个女孩儿太多,这一刻他的确想给她一个家园,给她一个港湾。

    更重要的是,他亦是个孤儿,这一幕让他想起凌清,那时他顽皮,那时他孤苦,凌清正是这般为他细心地擦去嘴角油脂,一口一口将丹药送到他口中。

    她将他珍若生命!

    “以后,我是你哥!”

    “嗯!”

    落雨细微的说道,而后大滴大滴的泪水便滑落下来,感受到落雨的心情,凌风没有去收集那些泪水,而是用力地将其抱在怀中。

    “哥,你现在好讨厌。”

    “那时还不是你哥。”

    “哥,那时我真的好想打你一顿。”

    “我知道。”

    凌风微笑着宠溺着说道:“以后你也可以打。”

    于是。

    落雨毫不留情地在凌风的耳朵上咬了一口,而凌风并不生气,反而将落雨抱得更用力,这个单纯的孩子还在害怕,还在担心自己利用她。

    “哥,仙泪都要流干了,你不是需要吗?”

    “那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啊?”

    “妹妹更重要!”

    “哥,你有良心了!”

    “……”

    凌风身躯一僵,为啥他现在很想打傲娇鸟一顿呢?他很想大声的告诉落雨,以前他也是有良心的,不信你摸摸看,后来想想,落雨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答案。

    落雨睡着了,细润的泪水还挂在睫毛上,楚楚动人,凌风这才小心翼翼地将那些仙泪收集起来,这可不止十滴,完全够融神了。

    而后,她将落雨抱起来,放在床上,自己坐在床边呵护着她入睡,望着落雨那娇憨的模样,凌风心中便涌现出无尽怜惜。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