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两千两百二十四章 秀发诛仙!

第两千两百二十四章 秀发诛仙!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忽然间。

    天地诡谲平静,虚空间出现淡淡的波澜,嗡嗡推荡,四面八方而开,幽幽芳香传遍整个虚空,并非是兰花香,更非玫瑰香,而是自遥远的万古而来的烈酒沉香。

    空间戛然而止。

    凌风双手搭在棺盖上,表情疯狂,神目中炸裂着血腥,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是那般生动,没有任何波动,就那般戛然而止。

    五位半帝人物正在向前俯冲,要拦住凌风这疯狂的举动,更要将其击杀,他们表情狰狞而激动,以为这便是凌风的尽头,可下一刻,他们便栩栩如生地立于虚空间,像是一尊尊雕塑。

    天地间仅有那根秀发!

    漆黑如墨!

    纯粹、简单,没有一点杂色。

    可!

    正因这根秀发的出现,世间多了一抹颜色,多了一股沉香,更多盖世气势,那不过是最平凡的秀发,像是刚自一位秀丽的少女头上摘落下来,像是被雨水湿润。

    但!当它出现,诸天万道尽灰暗,世间万物尽俯首,在此刻仙力战栗、完美虚空瓦解、体域空间那四角在闪耀更是在俯首拱卫,凌风整个身躯看似栩栩如生,实则上双手、双脚都已灰飞烟灭,就是身躯都在湮

    灭。

    仅仅因那根秀发而已!

    刺!

    一声脆响,那秀发禁自穿透虚空万道,什么空间、什么时间在这根秀发面前都要灰飞烟灭,它由凌风身躯中闪过,让其胸口多了一个血洞,没有鲜血涌出,仅有四周灰暗瓦解的趋势。

    接着。

    那根秀发飞向那为首的半帝人物,速度并不快,整根秀发在延伸,由黄金棺中延伸到那为首的半帝人物面前,等到其反应过来时,便只剩惊恐。

    “不!”

    他用尽全力,想要喊出口,却发现整个身躯僵硬,可后来想到他身披天尊战衣,拥有天尊法则,这秀发想要重伤他容易,想要杀掉他并不容易。

    问题是,他想得太多。

    那根秀发禁自穿透他的身躯,而其身上的天尊战衣寸寸瓦解,在短时间内便烟消云散,什么天尊法则在这根秀发面前就是渣渣。

    更严重的则是那根秀发穿透为首半帝人物的丹田,在还没有碰触到秀发时,丹田中的十道天力空间便禁自湮灭,没有任何物质涌出,简单的像是空气。

    而后。

    那秀发更进一步刺向第二位半帝人物,势如破竹,任何力量在其面前都要灰飞烟灭,那第二位半帝人物虽然身披青叶,但在秀发接近时,便立刻枯萎起来,像是繁花凋零。

    刺!

    没有任何悬念,那根秀发刺穿其丹田,而其中波荡出来的涟漪力量竟是将其整个身躯都打的灰暗,神魂当场崩灭,失去意识。

    刺啦!

    第三位半帝人物亦没有逃脱这场悲剧,在那秀发延伸过来时,他身躯定格,被当场刺穿,力量更是被秀发吞噬瓦解,神魂俱灭。

    第四位、第五位……

    那秀发像是一根针,闪烁间将五位半帝人物与凌风穿起来,在其飞起时,六位人物的身躯就被抬起,像是蚂蚱一般,没有任何生息,所有的力量都在灰暗。

    这本是厄土。

    里面的生灵并不弱,像天魔树等,但在秀发出现时,天魔树叩首,诸天生灵在叩拜,噤若寒蝉,瑟瑟发抖,完全没有先前那张狂的模样。

    虚空沉闷,画面永恒!

    仅仅一根秀发而已,却像是诸天万道,像是九天雷霆,哪怕是天尊级别的人物立于此地都要叩首,这并不像是一根秀发,更像是一尊仙。

    不要说处于这片范围的生灵,就是整个虚天星辰上的生灵都匍匐起来,他们感受到那强大的意志那伟大的力量,虽然它们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物质什么人物,但它们天生对那伟大敬畏。

    烛龙、毕方等感觉到心悸,力量在战栗,仅有那根烛能够稳住局面。

    星古道上生波澜,力量灰暗,整颗虚天星辰似乎都在因那根秀发的出现而复苏,更因那根秀发出现,世间都在隐晦的战栗。

    更严重的是就是虚天星辰前的几位天尊及魔尊都感应到这股可怕的波动,他们觉得身躯都变得僵硬起来,法则力量竟然不敢出世,被生生压制。

    这是什么状况?

    亘古未有!

    “虚天星辰发生什么事情?”玄天惊悚的问道,他们能够感应到那股波澜,但虚天星辰更显迷雾,他们更看不透。

    “不太清楚,但感觉像是一位可怕的生灵要苏醒过来!”几位天尊脸色严肃,他们曾在虚天星辰上感到心颤,这才没有蛮力硬闯,毕竟天尊级别的人物与天神是不同的,天神在那秀发面前就是土鸡瓦狗,而天尊则有些能力,这极有可能惊醒一些沉睡的古老生灵

    。

    这正是他们退出虚天星辰,并将其镇封起来的原因。

    现在,他们担心那些天魔、天神不顾忌,当真揭开一些可怕的封印。

    “希望不要不要胡来!”

    几位天尊非常头疼,要是那些生灵出世,倒霉的何止是现在的天神们,就是整个星空都要流血,毕竟他们不清楚那些生灵的来历。

    魔尊们皱着眉,他们亦感应到那股波动,但并不清楚问题,要是天魔们撕开那股力量倒是不错,但要是真的放出盖世生灵,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要知道。

    魔尊、天尊并非是武道尽头,这世间太浩渺,武道更浩渺,以前他们觉得天道三境便是尽头,现在看来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更恐怖。

    天道第三境不可寻,但并不意味着这世间便没有那等生灵。

    但!

    天道第三境便是尽头么?

    这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真相,而虚天星辰中就有答案,至少他们并不觉得问天便能够看到一切。

    ……

    日月星辰、雷霆万道!

    整个禁区正在变天,时空正在崩塌,仅有一根秀发问世,那黄金棺还保持原样,可那秀发却更显璀璨,其上六位人物正在支离破碎。

    五位半帝人物顷刻间便灰飞烟灭,但到凌风时却出现变故,自其眉心飞出至道神图,竟然要压制那根秀发。

    但!

    至道神图远没有盛放,在那根秀发间变得灰暗,被生生镇压。

    而后。

    那根秀发便向着凌风而来,要刺穿其眉心,将其神魂湮灭,不过事情并不这般简单,就在凌风眉心吃痛时,那一直镇封魔骨的禁制,骤然间闪亮,发出通天豪芒。

    轰隆!

    禁制封天,这是首次在凌风身上盛放,其上似乎有文字闪耀,过于晦涩,看不透更读不懂,但却并不影响它的非凡与可怕。

    盖世光力压仙庭!

    其上文字更像是一尊尊仙,镇压诸天神佛,而那根秀发止住,像是诞生灵智一般,正在“打量”着那禁制,却并未受到禁制镇压与影响,从这一面就可看出那根秀发的非凡。

    凌风神魂紧绷,丹田并未受损,这一切皆因这一禁制,而现在让他担心的是这面禁制到底能不能压制住那根秀发,亦或者说那黄金棺中的生灵。

    滴答!

    冷汗正在滴落,每一分每一秒的僵持都让凌风身心疲倦,乃至于他都没有心思关注那道禁制。

    半晌。

    那根秀发才徐徐飞落,并没有与那道禁制碰撞,似乎在忌讳,更是在叹息。

    “你……还在……”

    忽然间,缥缈的仙音响起,带着万古的沧桑韵味,晦涩难懂,凌风也仅仅能够摸索个大概。

    “可……你亦残……”

    那声音带着幽幽的叹息,像是在感怀,穿越万古。

    说完。

    那声音消失,秀发重新回到黄金棺,不再出现,而那让诸天神佛都在战栗的气势瓦解,凌风跌落在地上,大口喘息,伤势很惨重,但他比其他五位半帝人物要幸运的多,至少他还活着。

    但。

    那缥缈仙音却让他惊骇,似乎那秀发的主人识得这道禁制,这才没有动手,而更让她悲伤的是这道禁制已残,当初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难道说这等人物都要喋血横死吗?

    难道说这道禁制亦曾参与那场旷世之战?

    半残的禁制都这般恐怖,要是全盛时期呢?

    很明显。

    那位人物用“亦”这个字,证明她亦半残,但那秀发还是可问天,镇压日月星辰、满天神魔,那全盛时期会强横到什么程度?

    他们还是惨败吗?

    虽然凌风并不知道这些人物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但这让他想到那场灭世之战,越是强大的人物越是凄惨,但在这一世他们似乎要活过来一般。

    那道禁制还在发光,并未因秀发消失而变得平静,这意味着它更忌讳。

    因而。

    凌风并未多想,而是第一时间冲出黄金棺范围,向着远方的星古道而行,直到他彻底离开这里,才喘息起来,于星古道前寻到一块僻静地进行疗伤。

    “秀发可诛仙,那到底是何等生灵?”

    半个月后,凌风恢复过来,望着远方,心有余悸,他不知道天道第三境到底有多么伟大,但仅仅是天尊人物还做不到这一步,哪怕是那天尊是焚天尊。

    他没有通知叶魔女等天神,禁自飞向星古道,并打下烙印,希望他们能够寻到这里迈步星古。ps:第二更稍迟。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