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两千两百二十六章 此刻我想送你们去死!

第两千两百二十六章 此刻我想送你们去死!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于虚空。

    虚幻的画面乍亮,点燃整片天穹,由一道道奇光铸就,呈现出断刃的气势与那模糊不清的背刃少年,因那光过于虚幻清淡,并不让人瞩目。

    至少。

    在虚天星辰,现在仅有逆神与死神名册天神,死神名册显然对这画面不在意,而逆神则在瞩目,更在愤懑,那可怕的 血腥气息似乎要将这片天吞噬。

    他们知道那个人在疯狂,更在质问!

    死神名册的天神能够想到的问题,可逆神在哪里?

    他们步步受制,他们步步喋血,凌清瓦解于他们面前,那心中的刺痛,那身躯的疲倦,都在此刻放大,特别是在消息全面被动的情况下,他们简直就是瓮中鳖。

    要是蝴蝶在这里,他们何至于这般悲剧?

    本来。

    凌风就很疯狂,而在凌清消失后,他体内的魔性进一步觉醒,满身尽是煞气,而在死神名册的逼迫下,他在怀疑,怀疑逆神是不是真的这般脆弱。

    他更在自责!

    现在。

    他湮灭神令与那柄小剑,等同于放开逆神这个势力,而是要全心全意为凌清而战,这是他对逆神的失望,精心打磨数十年,耗费无尽鲜血的“利刃”,却仅仅是柄柴刀吗?

    要来何用?

    当然。

    人们更看出凌风的决心,以前的逆神一直在其影响下,以他为方向前行,束手束脚,而此刻凌风松开那道枷锁,让逆神展现出其顶级力量。

    没有任何束缚!

    没有方向!

    他要逆神去寻,要逆神去找!

    没有人主的逆神还是逆神,可没有凌清的凌风,失去了灵魂。

    这是复杂的感情。

    凌风对逆神有点失望,更对自己失望,但他更对逆神的未来充满期待,他觉得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人主这个位置,于是他湮灭神令,将其交到叶欣然手中。

    然而。

    他又希望逆神能够进来,一方面他们的确需要蝴蝶的力量,另一方面星古道是个机会,逆神在这里打磨才能够逼迫出无穷尽的潜力。

    但!

    凌风并不知道,当叶欣然、寒如月等天神感应到他气势中的悲凉时,那彷徨心酸的心境啊,凌风为逆神付出那么多,逆神又如何肯让他失望?

    “此刻起,我愿背上逆神而战!”

    叶欣然神目湿润,没有任何犹豫,大步向前,逆神众不在这里,而她则是逆主,人主对逆神失望,不正是对她失望吗?他是逆神的方向,没有他,逆神还是逆神么?

    对于逆神来说,人主仅有一位。

    “我愿背上蝴蝶而战!”

    寒如月上前,直接飞上星空,冲向远方,此刻她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一手铸就出来的盖世蝴蝶。

    她要向人主证明,蝴蝶不会让他失望。

    “我在隐神便在!”

    天神雀大步而出,一脸决然,林咏、隐等并不在这里,那他便是隐神的王。

    “我感觉的到,他们会来!”

    独孤雨月森然而笑,血战到现在,只要逆神不是白痴都能够感受到事态的严重性,死神名册能够想到的事情,那位杨主不会想不到。

    不过,他们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战!”

    当一位位人物飞向天宇,直面死神名册半帝人物时,整个虚天星辰都因此而闪亮,他们没有躲闪,更没有隐藏,而是直面其锋芒。

    他们身后是满天逆神啊!

    ……

    至虚星。

    这些天并不平静,因虚天星辰事态在变,一些势力正在时刻准备,一旦情况不对,他们就要杀向虚天星辰,而在其中最瞩目的则是逆神空间。

    他们平静,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够冷冽!

    逆神顶级力量正在向这个方向而来,正如独孤雨月说的那般,他们需要一些时间,速度上没有那么快而已,特别是在星古道问世的那一刻,杨主便知道他们的机会到来。

    可!

    就在这一天,逆神空间骤然间出现剧变,一道道飓风狂暴而起,以力压的势头出现在中心位置,那里立着一座雕像,仿佛亘古。

    此刻。

    那雕像正在瓦解,没有任何缘由,就在人们脸色难看,不知所措时,那雕像上盛放出一幅画面。

    “我需要你们啊!”

    “来吧!”

    “她不再,便无我!”

    一位孤傲的青年背着满天的悲壮,以单薄的身躯直闯星古,更是崩开那封天奇门,染血的身躯与那血腥的神目,铸就一幅冷血画面。

    那声音悲凉!

    那力量单薄!

    那身影像孤狼!

    他崩灭神令,他碾碎小剑,他的神目中满是霾,他的心中葬着一座坟!

    多少年!

    逆神风风雨雨,那个人不曾这般悲伤过,他总是坚强的立于前方,为逆神遮去那满天的风雨,他们不知道人主在星空中经历了多少血难,但他们看到逆神正一步步壮大。

    多少年!

    他以单薄的身躯撑起整个逆神,像是神灯,指引着他们的方向,他疯狂但更理智,他强大更自信,可人们从未看到过这一面,那个在他们眼中神明一般的人物竟然在崩溃。

    要多么心伤才能够将他伤到这个程度?

    要多么失望他才会孤傲向前?

    虚空沉没!

    逆神沉没!

    没有任何声音,每一位逆神众只是在攥着拳头,只是在紧咬牙关,那正在喋血正在疯狂的是人主啊,逆神何曾被逼迫到这个程度?

    当那句“我需要你们啊”响起时,人们血脉沸腾。

    当人主喊出“来吧”时,他们身躯在颤。

    当人主带着失望与心酸喊出那句“她不再,便无我”时,逆神们只觉得心在崩碎!

    杨歆瑶望着虚空那久久不愿意散开的画面,清泪两行,那意志如山的人物竟然被击倒,仿佛逆神的天被人捅破了一般,而他们的心更是被刺出一个个血洞。

    他们流血受伤时,人主为他们出气血杀八荒!

    他们牺牲时,人主用对手的鲜血与灵魂来祭奠!

    而现在,人主在流血,凌清不再……

    “他受伤了!”

    杨歆瑶痴痴带着心伤的说道:“他在流血!”

    没有声音,更不需要声音!

    “但他更在失望,为何此刻逆神不在?”

    “为何逆神要迟上一步?他对逆神失望,更对自己失望,神令瓦解、小剑崩碎,他想放手,可逆神可以不是逆神,但人主必须是凌风!”

    “他是方向,可方向也有迷失的时刻!”

    “他为逆神付出几十年,他亲手将逆神带到现在这个位置,现在请你们替他重拾信心,找回方向!”

    “是!”

    声音清冽,带着顶级肃杀的气韵,逆神早已不稚嫩,没有嘶吼与悲鸣,有的是只有踏平的豪情与血腥。

    “缠白绸,斩血染红衣,祭天!”

    杨歆瑶向前,来到凌风雕像面前,虔诚的叩首,说道:“此刻我愿意亲手送你们去死!”

    恒天星辰。

    这本平静的天地,忽然间刮起狂风,行颜立于祭坛上,望着那神像在瓦解,望着“人主”在消失,神目瞬间血红,而在其身后,一位位蝴蝶正翘首而立。

    那一声声的悲壮,那句句苍凉,正在刺痛她们的内心。

    到底有多么悲伤才能够击倒他?

    “蝴蝶愿以血躯换他光芒万丈!”

    行颜幽幽的说道:“此刻起,我们背负起这场血债,此刻起我们杀向虚天星辰,生死而已,我们死了蝴蝶还是蝴蝶,可他要是殒命,那逆神便不再是逆神!”

    “唯死而已!”

    一位位蝴蝶神目湿润,她们更在意这种血腥男儿,更重视这样的感情,要是至亲殒命,凌风还能够保持理智,那是不是太过冷血?

    这是温情!

    凌风虽然被击倒,但却让他光芒万丈!

    神武大陆、地藏星!

    当那画面闪亮时,整个逆神沉没,秦老立于祭坛前,双手直颤,脸色灰白,他知道逆神历史上最悲惨的事情发生,逆神是不可替代的,老逆主不行,叶欣然亦不行,而现在因爱痴狂,逆神便要陪他痴狂。

    “耻辱吗?”

    秦老立于虚空上,森然而悲伤的说道:“这是逆神的耻辱,凌清可能殒命,人主因此而疯狂,这份耻辱我等你们亲自来血洗!”

    逆神众们并未开口,而是死死地盯着秦老。

    “去将她的骨灰带回来,这里才是她的家!”秦老神目湿润,声音哽咽,他在这里,可孩子们却在外面拼杀,几乎每天都会有骨灰送来,放在祭坛上,甚至有时只有一个牌位。

    他恨不能再强,杀向远方!

    “斩白绸,披血衣,我愿亲手将你送向那高高的祭坛上!”

    这是至死的血志!

    更是逆神的斗志,哪怕他们都死于虚天星辰都要将凌清的骨灰带回来,都要让人主活着回来,更重要的是这并不仅仅是凌风的血债,更是他们的血债与耻辱。

    他们曾让人主失望过,但现在起,他们不会再让其失望!

    “我送你们前行!”

    焚天尊出世,携带着瀚海愤怒,亲自动用天尊法则,烙印于一艘天舟上,携带着满天的逆神众冲向远方,而这属于逆神真正的精锐。与此同时,恒天星辰王族、虚空门等顶级天神亦被请出,与逆神同行,而至虚星那面已经出发,白玉衡、汤酒如愿登上战场,只是与逆神众分开而已。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