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2587章 警觉!

第2587章 警觉!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捅刀!

    非山洞天凌风借魔祖夺舍之利,捅了魔祖第刀。非

    山凌风引祸魔祖,捅了他第二刀。

    现在。凌

    风又借用魔祖的魔魂,捅了他第三刀。

    刀比刀凌厉。“

    还真是个人物!”

    魔祖满目寒霜,杀意更浓,凌风这个人物真的非凡,竟然利用自己的心态,捅了三刀,特别是第三刀,凌厉可怕,让他躲闪不及,四面楚歌。要

    不是天宫非凡,只怕这三刀足够捅死他了。

    个小人物竟然要逆天!

    “接着逃,尽快飞出仙古星海!”

    魔祖不敢恢复了,他的魔魂气息落在凌风手里,那就是埋下了炸弹,随时都能够将他炸死。他

    觉得这里并不安全。

    因为,凌风下刻就能够找到他。

    而且。

    凌风以其魔魂追踪而至,那是如何都躲闪不及的,他不可能将自己的魔魂湮灭吧?

    然而。

    当魔祖飞出那片山河时,发现四周尽是天尊,他们正在布置奇门,要将魔道势力打尽。“

    麻痹的!”魔

    祖恨透了凌风,这个小人物还没完没了了。他

    都来不及恢复实力,那个小人物竟然已将消息散布而开,各大势力更是疯狂而至,要死磕到底。

    “杀!”魔

    祖满心戾气的杀出,天宫推荡而出,古老的气势将山河崩开,与天尊们恶战。“

    魔祖,这次不会让你逃了!”

    东方韵大喝声,直接冲了上去,玄空等更不慢,要是魔祖逃了,他们只怕真没有机会了。只

    因。

    魔祖已经发现不对,第时间就想要跑路,只怕此刻是冲着仙古星海出口了。“

    卑鄙的人物,你们皆该死!”魔

    祖恨意如同惊涛,携带着天宫压出,第时间对上了东方韵。

    咚!

    沉闷的巨响将天击破,东方韵爆闪,不敢与魔祖真个死磕。这

    时。其

    他天尊、妖尊、魔尊等压了过来,打向魔祖,攻向天宫,人们不仅仅是要杀了魔祖,更想得到其手的仙古资源。天

    宫也是仙古资源!轰

    隆隆……这

    场恶战打的更恐怖,天穹被捅出了个个窟窿,哪怕是魔主及道帝都参与到其,攻向黑凤凰、怒焰等。毕

    竟。怒

    焰还未完全恢复过来,实力受损,未必就能够压制住道帝。

    “我们来战!”

    墨家、佛门飞来,他们不想魔祖这样的人物出现在星空,因而就要出战。鲜

    血铺满天穹。血

    泪洒满星海。天

    都在哭泣!

    魔祖伤势更重了,大口呕血,那血在虚空燃烧,而他则是被各大势力人物生生打了回来,只手臂垂了下来,双目涣散,魔力正在消散,他真的要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泉来!”他

    大喝声,张口服用泉水,让气血快速恢复,遏制住体内的道伤。

    而后。

    他喷出精元与精血,点燃那座天宫。

    轰隆!天

    宫轰击在奇门上,如同柄柄巨锤在轰落,让各大势力人物变色,他们强势催动奇门,要压制住魔祖。但

    。

    那座天宫真的太非凡了,在整整二十次轰击后,竟然撞出了道罅隙。

    罅隙自然是不可容纳天宫。“

    小!”

    魔祖喝道,那座天宫闪电变小,将怒焰、黑凤凰等拘禁而至,竟然自罅隙横冲而过。

    “压住天宫!”东

    方韵、玄空等骤然变色,他们还是没有吃透天宫,那座天宫不仅可变大,更可变小,只是有极限而已。

    “啊!”

    位天尊力图拳压住那座天宫,光雨铺满天穹,进行阻力,但还是被那座天宫生生破开,直接洞穿其手臂,让其当场悲鸣,差点崩掉。魔

    祖没有任何犹豫,燃烧着精元,推动天宫,飞向远方。“

    干掉他!”

    人们道目亮,这与先前是不同的。

    天宫形同奇门,能够直接穿透虚空而行,隐蔽而诡谲,人们悲剧的地方正在于此,可此刻呢?那

    座天宫只可飞行,没有了隐蔽的穿空而过,便更可压制。

    显然。魔

    祖伤势加重,坚持不住了。人

    们在前方血拼死磕魔祖,凌风、空空及大白鹅在后面捡漏。他

    知道魔祖发现了问题,但那又如何?魔

    祖有勇气湮灭自己的魔魂吗?血

    屠三千万里!星

    空势力是下了狠心,打的魔祖相当狼狈,爆发不出顶级天威,魔祖可谓是凄惨啊。

    这般悲剧魔尊,只怕星空找不到第二位了吧?

    但,这就够了吗?各

    大势力人物并未放过魔祖,直在死磕,特别是东方韵等人物,他们担心魔祖回星空,因而死死的压制,逼迫其向着心而行,而其他势力则四面压来,要来场更恐怖的围剿。

    魔祖都要悲叹魔生了。

    当然。

    凌风在其扮演了更伟大的角色,他不时散布消息,让各大势力精准的找到魔祖的下落,逼得魔祖更悲惨。“

    麻痹的,老魔不死,第个要干了凌风!”魔

    祖怒意崩天的说道。

    显然。凌

    风是他悲剧魔生的第祸首。

    毋庸置疑。

    凌风等捡漏拾荒,堪称仙古星海“第富”。

    可。在

    魔祖被死磕的第十天,凌风便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空空、大白鹅正脸激动,乃至于空空都忘记了被凌风洗劫的事情,这样的“横财”,他们想捡漏世。“

    不对!”“

    什么不对?”“

    形势不对!”

    “哪里不对?”空

    空与大白鹅都愣了下,这些天真正见识了凌风的可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哪怕是魔祖这样的人物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而

    且。

    目前魔祖形势悲剧,各大势力人物正忙着对付魔祖,他们倒是没有危险。可

    。他

    们直处于危险啊。

    “魔主不在!”凌

    风魔目凌厉地望着前方。“

    嗯?”

    空空愣,皱眉说道:“什么意思?”“

    他不应该不在!”“

    那应该是其他势力人物要考虑的事情吧?”空空说道。

    “不对!”

    “?”

    空空与大白鹅脸上写满了问号。“

    气氛不对!”凌

    风魔目凛然,事情正朝着他没有推测到的方向发展。“

    到底什么意思?”

    “魔祖被逼到向星海心的位置。”

    “这有何不对?”

    “我们也在这个范围!”

    空空、大白鹅脸色终于变得凝重起来:“你是说魔祖故意的?”

    “不是!”凌

    风冷视着说道:“魔祖现在没有时间对付我们,他还不想拉着我们起死,但有些人物则想着我们起死。”“

    谁?”

    “魔主!”

    “他故意要将魔祖压迫到心?而我们因知道消息,因而自然而然的落在里?”空空瞬间便明白过来。

    “是的。”“

    魔主知道是我们在散布消息?”

    “永远不要低估这个人物的智商!”

    “那我们要突围出去吗?”大

    白鹅问道,这个局面对他们极其不利,魔主这是要将他们与魔祖打尽。“

    总觉得哪里不对。”凌

    风皱眉,有些地方被他忽略掉了。

    “到底什么问题?”

    空空、大白鹅都沉下心来,但很急切,形势相当严峻,他们可不想死。“

    让我想想!”凌

    风沉吟着说道:“要是这个问题想不明白,那我们突围也是无用的。”

    大白鹅、空空不敢打搅他。

    整整两个时辰。“

    方向!”

    忽的,凌风魔目射出两道凌厉的光雨,在虚空炸开,形同烈焰。“

    什么方向?”“

    魔祖的方向!”“

    有什么不同吗?”空

    空、大白鹅有些发愣,任由他们发挥智慧也想不通,这与他们的生死有什么关系。凌

    风没有立刻回应他们,而是望向了大白鹅。

    “你那是什么眼神?”大白鹅有点炸毛。

    “你那个鹅巢有没有搬空?”凌风问出了个相当奇怪的问题。

    “你想干嘛?”大白鹅警惕的说道。“

    有没有搬空,这很重要。”“

    搬空了!”

    大白鹅没好气的说道:“这和我们的处境有什么关系?”

    “搬空了就好!”

    凌风魔目凌厉的说道:“仙府、鹅巢,以前我没有想通,现在我想通了。”“

    到底什么意思?”

    “仙古星海十座仙府,实则上是十座奇门,而鹅巢则是心。”“

    你在开玩笑吧?”“

    我没有开玩笑。”凌

    风沉闷的说道:“当初,我便发现了仙府的问题,下面有惊世伟力,被仙府压着,而鹅巢则被两座仙府拱卫着,直到那天我才发现问题。”大

    白鹅道目闪。空

    空则瞠目结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十座奇门拱卫核心天门,鹅巢便是那天门!”

    “……”

    “魔祖其实直在找出口,他先是逃向几个方向,让人们觉得那几个方向才是出口,进而将其逼向心,却不知道魔祖其实是自主入坑,他想攻向鹅巢,从那里离开。”“

    鹅巢是个出口吧?”凌风眯着眼睛望向大白鹅。

    大白鹅沉默了。半

    晌它才说道:“是!”“

    这就对了,他想由天门离开。”凌

    风叹息道:“鹅巢只怕还要些故事,魔主正是发现了这点,他才不急于杀掉魔祖,而我们则被他逼入了局,现在才想着离开,其实已经太晚了。”

    “那我们要怎么办?”

    大白鹅、空空道目森然,知道凌风不是危言耸听。

    “拼到底!”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