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2615章 老道士!

第2615章 老道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泉古院。

    这是座千年古院,里面的陈设非常古老,并非是当世器物,就是建筑风格也属于千年前。

    古院谈不上多么浩瀚,远远不及虚空道、仙庭这些势力,就是裂神天、神荒都不及。

    毕竟。

    它只是圣国的座古院而已。

    但。

    天泉古院对于弟子要求极其严苛,爬山便是每日修炼的部分,虽然天泉古院的弟子天资并非是顶级的,但意志方面却是独树帜,自天泉古院走出来的天才弟子,皆受各大势力的青睐。

    天泉学院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山,每座山都极其广阔,山顶像是被刀削而成,平坦而厚重,山前有尊神像矗立,形同山神,压在山顶。

    这四山拱卫着心圣山,将其突显而出,气势非凡。

    天居园。

    位居四山,处在四山分院的下方,分散而开,相当于四山的后山。

    此刻。

    老道人便出现在后山,他背着那正在滴血的青年,来到了天居园座偏远的小院,这座小院有个别致的名字。

    田园。

    事实上。

    这座小院真的像是田园,里面溪水流淌,四周青菜等林立,如同嫩笋般,溪流四周则立着几株果树,正值深秋,果树落叶败个精光,但那青菜等却不受寒流影响,郁郁葱葱。

    田园内有几间略显简陋的竹屋,完全由竹子编造而成,层层的建筑,将那竹屋巩固的密不透风,地面铺着木板,拥有别样的风味。

    不同于其他势力的美轮美奂,田园有种小桥流水的写意感。

    老道人回来的极其小心,仿佛担心会惊动什么人物般,他将那位伤势颇重的青年放在靠间的竹屋内。

    四周有其他竹屋拱卫,很难发现这间竹屋还躺着个人。

    而且。

    老道人还将竹木门关上,让深秋的寒气不吹进来。

    做完这切。

    老道人才细细地打量着竹床、上的那位青年,道目流过抹阴霾,更有深深的忌讳。

    沉吟良久。

    他深深吐出口浊气,自怀取出枚玉坠,手光芒闪,那玉坠便闪电打开,自其飞出了几枚丹药,尽数落入了那位伤势颇重的青年口。

    丹药气韵非凡,并非是凡品,药香更是充满了整间竹屋,不过这间竹屋很不同,竟然能够屏蔽气流,不让药香溢出。

    否则。

    只怕那药香就能够惊动天泉古院。

    那三枚丹药入口即化,融入到那位伤势颇重青年的血肉,但药力闪而逝,竟然没有达到治愈的目的,这让老道人皱眉不已。

    “伤势很棘手啊。”

    他查看了那位青年的伤势,发现这个人、体内的气息尽散,完全不是位武修,更像是重病的凡人,能够熬过来,完全是意志使然。

    不过。

    那青年气血虽然枯竭浮躁,杂乱不堪,但气息不绝,并没有真正死掉。

    只是。

    让老道人不明白的是他先前喂下的三枚丹药,其药力竟是无影无踪,像是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这个人的体内般。

    “咦?

    这是怎么回事?”

    老道人愣神,还真有点看不透。

    “可惜,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半晌,老道人没有找到原因,只能颓然叹,这种伤势太棘手,即便是他都束手无策。

    丹药无力。

    武力更无力。

    想要这个人熬过生死,只怕要看天意。

    两日后。

    位靓丽的少女出现在竹屋,望着正守在旁的老道人,微微蹙眉:“爷爷,听刘贤说你捡回来个伤势很重的人?”

    “是的。”

    老道人眉宇展,望着那姗姗而来的少女,脸上的笑意变得浓烈起来:“磨砺回来了?”

    “是的呢。”

    那少女展颜笑,颇有美人风韵,她转目望,便看到不远处躺在竹床、上的那位青年。

    “爷爷,他伤的很重,对不对?”

    “是的。”

    老道人倒是没有任何隐瞒。

    “还有救吗?”

    那位少女走上前来,认真地打量着竹床、上青年,轻声说道:“伤势的确很重,被人打进烈焰川,想来也真是可怜。”

    老道人目光闪了闪,没有多言。

    “我没有办法。”

    老道人叹息着说道:“药力对他没用,不过他并未死去,还有气息。”

    “要不我去请院主来吧?”

    那位少女皱眉说道,她心地善良,倒是对竹床、上的这位青年生出了怜悯心。

    “不用了。”

    老道人笑着说道:“院主来了只怕也没有办法,他这伤势啊,只怕需要更强大的人物。”

    “爷爷,你懂修道?”

    那位少女愣,禁不住将目光投向那位老道人。

    “不懂。”

    老道人溺爱地看着那位少女,笑着说道:“但在天泉古院待久了,多少是知道些的,而且别忘了你爷爷可是在功院打扫卫生的,怎么说都是要懂些的。”

    那位少女这才释然。

    “吃点东西吧。”

    老道人走出竹屋,自伙房端来了锅地瓜粥,还有刚刚烤熟的独狼肉,让少女大快朵颐:“吃完早点休息,这边就不用担心了,该照顾的我会尽力照顾,可有些事情得看天意。”

    “好!”

    那位少女额首,目光自竹床、上移开,说道:“希望他能够尽快清醒过来吧。”

    那位少女吃完地瓜粥,两块烤肉便离开了。

    竹屋内。

    仅有老道人以及那躺在竹床、上的青年。

    老道人深深地望着凌风,又沉沉的叹息,他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他还是做了。

    这是他欠他的。

    “他还没有清醒吗?”

    十日后,那位少女又回来了,打量着竹床、上的那位青年,小脸又不禁灰暗下来:“这位大哥哥真可怜。”

    “没有。”

    老道人淡淡的笑着,只是道目很闪烁。

    个月后。

    那位少女又出现了,在帮助老道人同替那位青年清洗溢出的鲜血,望着那青年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势,已经还没有愈合的伤口,她双目湿润,要经历什么样的血战才能够打成这个模样?

    那位青年像是被人千刀万剐般,能够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爷爷,他真不容易。”

    少女同情心泛滥,说道:“我们尽力救活他吧。”

    “好,听惜竹的。”

    老道人宠溺地拍拍少女的脑袋,而后又拾掇起来。

    两个月,那个人还没有醒。

    五个月,那位青年依旧直挺挺地躺着。

    要不是其气息还在,气血流淌,只怕惜竹都要将其当成个死人,刚开始她对这个“大哥哥”还保持警惕,可半年时间下来,她柔软的心被戳痛了,真心希望他能够醒过来。

    只因,她觉得正道不会干出千刀万剐的惨事,只有魔道人物才会这么干。

    而且。

    这位“大哥哥”身上没有点气息,平平淡淡,没有任何危险。

    惜竹平日除了修炼,便是过来与老道人同照顾那位伤势很重的青年,且她还取出了几枚丹药,力图用药力唤醒那位青年,可药力均如同石沉大海,没有惊起任何波澜。

    于是。

    老道人与惜竹都放弃了,他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整整年时间。

    在惜竹与老道人都觉得那位青年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竟然醒了过来。

    那位青年依旧躺在竹床、上,身躯没有动弹,只是睁开了眼睛,动不动。

    “大哥哥,你醒啦?”

    惜竹满心欣喜的喊道,并且靠近那位青年,要看个究竟,而老道人则是道目骤然闪,不知何时出现在惜竹的身旁,身上的每根神经都绷紧了。

    然而。

    让他们失望的是那个人只是睁开了眼睛,形同植物人。

    “大哥哥?”

    “大哥哥,你怎么了?”

    “大哥哥,你醒了就说句话啊?”

    惜竹喊道,可等待她的则是漫长的沉默,那位青年始终没有开口,像是个哑巴,更像是行尸走肉。

    “他是哑巴?

    还是魂海被人击破了?”

    惜竹皱眉,那满腔的欣喜徒劳空,他们救回来的只怕是个废人。

    不过。

    这并不影响她,反而让她没有那么警惕,时常坐在那位青年身旁,诉说着自己近来的变化,武道的进步等等,真的将那位青年当成了哥哥。

    开始,老道人还不够放心,直守在惜竹身旁,可时间久了也就没有那么多防备了。

    匆匆又年。

    那位青年的变化颇大,胡须更长了,脸上也多了抹红润的光泽,而到了第个月的时候,他竟然能够坐起来。

    只是,那眼神还是那么无神及无力,身躯还是那般僵硬。

    浑浑噩噩,像是失去了自我。

    惜竹倒是不在意,而老道人则是认真打量了那位青年好几个月,这才放心下来。

    两个月后。

    那位青年能够自己下床,只是通常会坐在门前发呆,迎着朝阳,背对落日,不言不动,整个人痴了。

    “大哥哥真可怜,竟然是个哑巴,而且魂海遭受重伤,早已忘记自己,现在应该相当于两岁的孩童。”

    惜竹望着那位青年幽幽叹息。

    她很清楚那位青年身上的伤势依旧很重,药力无用,能够醒来已经是奇迹,而能够走下床更是个奇迹。

    可。

    就因他下床,里面上落满了血迹。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