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2616章 为什么?

第2616章 为什么?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田园别有风景。

    秋风,竹叶簌簌而来,让这座田园多了抹寒意,田地里的青菜叶片忽闪忽闪,有清淡的菜香飘散而出。

    竹屋在寒风显得孤凉,亦如那坐在秋风那个人。

    他满脸伤口,偶尔会有鲜血溢出,那刚刚才换上的衣服在短时间内便被鲜血点燃,殷红片,他的背影总让人觉得凄凉。

    他坐在门前,冷对竹林,背对竹屋。

    整个人就像是株老树,病入膏肓,无药可医,即便是天上的阳光亦驱散不了他脸上的阴霾。

    可。

    在碎金般的光芒,他那满目伤感,又那般让人心痛。

    这是位悲情的男人嘛?

    这是位凄凉的青年吗?

    那位青年望着天空,久久不言,而惜竹则望着那位男子,望着他满目伤感,望着他正在滴血的身躯,时间竟是痴了。

    老道人也打量着那位青年,眉宇蹙起,道目直闪,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淡漠朝天。

    那位青年日出而坐,日落而睡,生活的相当恬静,他自醒来像是忘记了所有,浑浑噩噩,都不曾感激过老道人及惜竹,只是平静的直面朝夕。

    “大哥哥,惜竹陪不了你了哦,惜竹要去磨砺啦。”

    每日与那位青年并肩而坐,惜竹对这位“大哥哥”更加同情,但她毕竟是天泉古院的弟子,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要知道。

    “大哥哥”没有开口,漠视天空,像是听不到惜竹在说什么。

    “注意安全!”

    老道人笑呵呵地望着惜竹,说道:“爷爷在家等着你回来。”

    “好的。”

    惜竹乖巧的额首,最后望了眼那位青年,这才迈步离开。

    老道人望着那位青年,与其相同,亦坐在门前,对着天上神阳。

    两相坐,对无言。

    神阳由清亮逐渐变得灼热起来,但即便是灼热的阳光,依旧不及深秋的凉风,吹在人身上冷飕飕,像是要将人体内热气全都吹走般,那位青年流淌出的鲜血正在结疤,脸上像是被劈开了刀又刀。

    触目惊心。

    非常悲凉。

    老道人皱了皱眉,有些不忍,只因那位青年还在咳血,有殷红的颜色滴落下来,他本想将那位青年脸上的血水拭去,可沉吟半晌还是没有做出。

    那青年不言,于是他便不发言。

    两人就那般静坐,对着虚空,呼吸着寒凉的空气。

    夕阳徐徐而落,天地间的亮光正在熄灭,天泉古院内的饭香正飘散而来,可两人都没有起身,像是旦起身就破坏了这种意境般。

    老道人沉吟片刻,还是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走向厨房。

    “为什么?”

    道声音虚弱的飘来,像是会在秋风熄灭般。

    可。

    老道人觉得自己听力应该没有毛病,清楚地抓住了那道声音。

    “什么?”

    他满脸疑惑的问道,不知道这位青年在问什么。

    “为什么?”

    那位青年没有望向老道人,而是直视着天空,很是无神的问道,只是那声音太虚弱,很容易就被秋风折断,正如同他此刻的状态。

    问的没有来处,更没有原因。

    “什么?”

    老道人眉头徐徐舒展,可还是没有读懂那位青年言词间的意思。

    青年沉默,好半晌都没有开口,就在老道人觉得这个天聊不下去的时候,那个青年才徐徐开口。

    “为什么背我回来?”

    那位青年咳血说道:“你本可诛我!”

    老道人幽幽地望着那位青年,仿佛又回到了往昔峥嵘岁月,那是永恒的记忆,可以都在岁月逐渐模糊,直到这个人出现在烈焰川内。

    他没有立刻回应,而是走回到青年身旁,坐到竹屋门前。

    “可我为什么要诛你?”

    老道人声音也显得虚弱起来,有种说不透的感觉:“我欠你条命。”

    “那为何要背我回来?”

    青年问的问题更加奇特,仿佛背他回来是场极大的重罪,而且他说的不是救他回来,而是背。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选?”

    老道人转目望向那位青年,直视着他的眼睛。

    青年沉默了。

    “你不该背我回来。”

    良久,他才说出了下句话。

    “因为这样我会背负上血债?”

    老道人语气变得激动起来,说道:“凌风,我知道你入魔后干过什么事情,更知道我救你会付出什么,但这是我欠你的。”

    凌风!这两个字有多么沉重?

    不用质疑,只要这两个字出现在星空,便是雷霆便是风暴,不知道多少势力人物会飞来。

    可。

    谁又能够想到凌风并没有死,而是在烈焰川内顽强的活了下来。

    毋庸置疑。

    要是让星空势力知道老道人将凌风背回来,那简直就是场灾难,天泉古院可救不了老道人,那位天神在无尽人物面前就是土鸡瓦狗。

    更重要的是惜竹也要死。

    不过。

    凌风虽然活了下来,但伤势很重,直在烈焰川内躺着,而且身上没有任何气息,他的魔力都在仙古星海铺天盖地涌出,仅有缕道魂还藏在那道禁制内。

    他的体内形同废土。

    他更形同凡人。

    说实话,这个时候老道人本可直接诛掉凌风,更可以将凌风压制拘禁,亦可将凌风扔在烈焰川,不顾不问。

    要知道,此前凌风入魔,铸就了万般恶名,就是逆神人物都对其警惕,可不要说其他人物。

    他这般将凌风背回,等同于背回了枚定时炸弹。

    “那我们互不相欠了。”

    沉默片刻,凌风才徐徐说道。

    “你想得美!”

    老道人激动的说道:“你吃我的住我的,现在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你休想。”

    “那你要如何?”

    凌风问道。

    “至少在这里住上十年年,等你伤势痊愈,等你自己解决后患,别把这些灾难全丢给我们。”

    老道人气呼呼的说道。

    凌风又次沉默了。

    “这代价会更大,值得吗?”

    凌风咧嘴微笑,可嘴角溢出了鲜血:“你应该知道我犯下的罪恶,旦让各大势力人物发现,你我还有那位少女应该都没有活路。”

    老道人脸色骤变,那激动的神态也变得冷了下来。

    的确。

    这个问题很严重,个不慎就要葬掉他们,不仅仅是他们,就是天泉古院都要覆灭,他完全相信那些个势力能够干的出来。

    值得吗?

    老道人倒是不在意,可他在意惜竹的生死。

    其实,在背回凌风前,他也曾犹豫过,凌风臭名昭著,背着太多血债,背回这么噩梦般的人物,他们真的很凄惨。

    可。

    老道人更无法背叛自己的内心,他欠凌风的。

    当初。

    在星辰道上,他跨域而战,被逼回十多次,更被打的凄惨,乃至于要被凌风拘禁变成道童,他本该恨透了凌风,不过又是凌风亲自替他血刃第道。

    他是老道士!对于血刃第道来说,他的生死都不重要,他何止是欠凌风条命?

    因而。

    在遇到凌风后,才会冒死都要将其背回。

    他看得出来凌风伤势太重,体内没有任何力量,即便背回只怕也无力回天,但凌风的体质又很特别,能够在重伤活下来,其体质就可见斑。

    即便老道士对凌风不顾不问,他亦不会殒命于烈焰川。

    “她并不知道真相。”

    老道士沉闷的说道:“若是风雨真来,我会让她进入道土。”

    “你觉得道土能够守住她吗?”

    凌风冷漠的说道,完全没有感情。

    “那就让她远离尘世吧。”

    老道士像是下了决心,认真的说道。

    凌风又沉默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老道士,只因以那些势力的能力,即便老道士将惜竹藏在人世间,落入凡俗,那些个势力也同样能够找到。

    他背着自己回来,其实就没有任何退路。

    “岁月匆匆,多少年了你应该问道成功了吧?”

    凌风又发问,没有转过头来:“为什么要在这里?”

    “她死了。”

    老道士道目殇,幽幽说道:“第道也死了,我只是在这里陪陪她。”

    隐世!这是老道士的真正意图。

    经历过岁月与星空鲜血,老道士已经没有问道的心思,他没有了激情岁月,没有精神力,只想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同老,尽管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忽然间的沧桑。

    忽然间的悲情。

    “是啊,这般隐世并没有什么不好。”

    凌风感叹的说道,踏上此道,便只能往无前,可有谁能够认真的停下来思考这个问题呢?

    真正沐浴鲜血问道的人物,怕是都要心累吧?

    老道士累了。

    他也累了。

    “你打算隐世了?”

    老道士问道。

    “不!”

    凌风慵懒的笑道:“你可以隐世,惜竹可以隐世,我不用。”

    “人生不过百年岁月。”

    凌风坦然而道:“我只怕活不过三年。”

    老道士道目殇,他何尝不知道呢?

    凌风这不是隐世,而是在等死。

    即便没有死于那场道战,也熬不过伤势及岁月,他们都是要作古的人物,凌风是身死道消,而他则是心死意冷。

    夜空如洗。

    两位人物对坐,相顾两无言。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