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2617章 文惜竹!

第2617章 文惜竹!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繁星如水。

    秋光无尽。

    凌风及老道士坐在竹屋前,满天光雨点亮他们间木桌,空气弥散着饭菜的香味,坛老酒散发出淡淡的酒气,并非是美酒,而是盈都圣国市面上劣质的酒。

    清粥淡饭。

    可。

    两位人物完全不在意,品烈酒,沐秋风,观星空,谈生死。

    “敬你活着!”

    老道士端起酒壶,与凌风对饮,而凌风这个重伤的人亦不在意,与老道士碰了壶,而后凌风便大口咳血,那血染红了衣服。

    凌风大口喝酒,大口咳血。

    状若疯狂。

    “活着不易!”

    凌风眼睛很殇,片腥红,那是写满悲伤的感情。

    老道士望着凌风,竟是不知道如何安慰,凌风入魔后干的事情人神共愤,亲手诛至亲挚爱,等到”醒来“时,那感觉生不如死吧?

    当初。

    她死在第道手里,他疯了。

    凌风呢?

    叶魔女、凌清正是他亲手血刃的,那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此刻,他应该恨透了自己吧?

    “大梦场,别想太多。”

    老道士举起酒壶在凌风酒壶上碰了下,说道:“有些事情并不是你的本意。”

    “愿世间多好人!”

    凌风举壶与老道士相碰。

    “真的要隐世?”

    凌风问道。

    “真的要隐世!”

    老道士回道。

    “那就敬隐世!”

    凌风喝下壶酒,而老道士更不慢,壶酒直接喝了下去,老脸上爬满了潮红,尽管他是天道人物,但并未动用力量将酒精逼出,而是任由酒精在体内流淌。

    人生难得几回醉。

    “你与她曾有过孩子?”

    凌风抬首,向着老道士寻问。

    “没有!”

    老道士神态殇,想到往昔峥嵘岁月,他本非道人,可因她离世而入道,自此与不入凡俗。

    那是青春的回想。

    那是人生的漫长。

    他多想人生就在那时戛然而止,他愿意放弃武道,亦不想坐看她的殒命,那实在太悲情了,直到现在每当想起时,他都痛彻心扉。

    与凌风的眼睛对视,他竟是有些恼怒。

    当然。

    他知道凌风要问的是什么。

    “惜竹,她并非是我的孙女。”

    老道士坦言说道:“当初,我离开道门,来到天泉圣国,于片废墟发现了这个孩子,气息未散,便将其养在身旁。”

    “惜竹是个可怜的孩子。”

    老道士动情的说道:“她能够活到现在并不易,我视其己出,希望她有个美好的未来。”

    “于是,你将她带到了这里?”

    凌风眼睛闪烁,老道士本可隐世,可还是因惜竹出世,处在天泉古院,他又如何隐世?

    而且。

    他让惜竹进入天泉古院,在生死间磨砺,这可不是隐世的作风。

    老道士沉闷片刻才徐徐开口,说道:“大隐隐于世,而且我不想惜竹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她还小,总要有些技能防身,否则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你可教她。”

    凌风认真的说道:“天泉古院不及你。”

    “我知道。”

    老道士额首,说道:“但天泉古院更适合她,而且我本应该隐世,并不想过于显露。”

    “这就是你让惜竹进入天泉古院的原因?”

    “是!”

    “你想让她步上我们的老路吗?”

    凌风讥笑道。

    “……””这个理由不合理,换个吧。

    “凌风说道。

    “……”老道士觉得自己干了件蠢事,为何要和这个死变态谈论这个事情呢?

    即便没有了武力,可凌风的智商依旧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让她学习些技能防身,这只是方面。”

    老道士解释道:“还有方面便是……”“便是你想让她陪你更久些,对吗?”

    凌风直接打断老道士,开口说道。

    老道士张张嘴,愣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老脸上也布满了酒红,正如凌风所言,没有能力与力量的惜竹仅能活个百年,就要垂垂老死,而要是惜竹能够步入武道,岁月就会更漫长些。

    两百年,五百年……乃至于三千年。

    他老了。

    可对于天道人物来说,他才刚刚起步,未来还有漫长岁月,他形单影只,本无牵无挂,可当惜竹出现后,那感觉就不同了。

    他真的希望有这么位孙女。

    可。

    他又担心白发人送黑发人,因而才让惜竹入道。

    “是!”

    沉吟半晌,老道士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可,旦入道,只怕想要抽身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凌风叹息的说道:“你我皆是,你想要让惜竹入道,可世间哪有长生道?”

    老道士目光灼灼,可顷刻间又灰暗下来。

    世间哪有长生道?

    没有任何个势力愿意平白无故的送你资源,想要得到就要付出,可宇宙资源就那么多,因而就要争,就要血拼。

    血拼就要死人。

    只有实力够强,天资够佳,运气够好,才能够闯过重重难关,步入至强。

    可以说,每位天才人物横空出世都是踏着旁人尸骨上来的。

    因而。

    惜竹想要长生,只有流血摘得长生,当初的凌风与老道士都是这样的人物,可惜别人争赢了,而他们争输了。

    其实。

    老道士当初离开道门,付出的代价并不小,道门付出那么多资源,哪里可以让老道士这般离开?

    “如果你是我,你该怎么办?”

    老道士问道。

    凌风没有回应老道士,而是望着远方,目光变得悠远起来:“盛世要来了,说是盛世,其实就是乱世,各大势力要争资源,天才更要争资源,你想要隐世,真的可以做到吗?”

    “……”凌风笑了笑,说道:“这场乱世你能够守住她吗?”

    “要是你,你会怎么做?”

    老道士直视着凌风的眼睛,想要知道答案。

    “我没得选。”

    凌风坦言说道:“我没有孙女。”

    “……”不知道怎么的,老道士就很想打人。

    “惜竹正值花季雨季,她出生可怜,比其他孩子更成熟,再过几年就要成年了,你不妨问问她吧。”

    凌风在咳血,脸色更惨白,但还是说道:“她想要步入武道,那你便助其成道,她若想要凡俗,那你便带着她隐世吧。”

    “好!”

    老道士额首。

    其实,他相当矛盾,方面希望惜竹都能活着,陪他久点方面又希望惜竹不要经历他们曾经历过的惨事,特别是挚爱至亲死在自己面前,而他更担心是自己给惜竹送行。

    他会忍受不住!可。

    这是惜竹的未来啊。

    他不该因自己的往事便逼迫惜竹按照自己的意志、方向而行,应该按照惜竹自己的意思。

    人这生有多少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呢?

    入道充满了危险。

    但。

    若是深爱这道,那即便横死其又如何?

    人生不求多么平安,但求轰轰烈烈。

    每个人的梦想不同,不可强求。

    当然。

    这要在惜竹成年的时候问出,那个时候她的思想成熟了,她可为自己的未来负责。

    喝完酒。

    凌风又是那个满目悲凉的青年,他没有形象地坐在竹屋门前,冷对玉光,像是在研究天上的那弯月为何不是圆的。

    老道士离开了。

    他不仅在功院打扫卫生,还要整理功法手册,并且将这些功法送到那些个天才面前,而凌风则是坐望天穹,满目神伤,他不时咳血,可并未殒命,只是脸上的伤口正在撕裂,看上去触目惊心。

    清风徐徐。

    梳理着竹林以及青草。

    凌风像是木桩,不言不动。

    “我还活着!”

    弯月当空,凌风幽幽开口,声音穿过风,飞过竹林,显得很无力,却又那么有力。

    他还活着!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重要的呢?

    凌风又沉默了许久,像是咳血停止不下来,喘息上不来。

    半晌,他在抬首望着虚空,目光像是穿过无尽云海,望到了远方。

    “你们会很累。”

    他痴痴的说道:“但我知道你们定可以做好!”

    说完。

    他的神态变得疲倦起来,伤势进步恶化,几乎到了失控的局面,大片的鲜血自体内涌出,让凌风闷哼,可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遏制不住伤势。

    半个月后。

    惜竹回来了。

    “大哥哥,你原来不是哑巴?”

    惜竹好奇地打量着凌风,对这个伤势颇重,却能够熬过来的人物充满了好奇。

    他是怎么办到的?

    旁人要是受了这么重的伤势,只怕早就命呜呼了吧?

    “不是!”

    “那你之前为啥不开口?”

    惜竹问道,她之前可没在凌风面前说过些心里话,现在有些羞赧。

    “我在想些事情。”

    凌风笑着说道。

    “那我之前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多少?”

    惜竹瞪着眼睛问道,花季雨季的少女最是天真可爱。

    “句都不记得了。”

    凌风说道。

    惜竹满是警惕的打量着凌风,在凌风四周走动。

    “怎么了?”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惜竹哼了声,有些傲娇的走开,而那稚嫩青涩的声音则是远远飞来:“大哥哥早点好起来。”

    望着远去的“马尾辫”,凌风咧嘴而笑。

    年轻真好!活着真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