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2624章 赠剑!

第2624章 赠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竹林听风。

    凌风坐在竹屋门前,任由老道士查看体内的情况,笑的很坦然更无力。

    片刻后。

    老道士叹息声,望着凌风说道:“熬了三年了,那就多熬个几年,亲眼看着惜竹问神吧。”

    “好,我会尽力!”

    凌风额首,笑的很祥和,不让人看到任何伤。

    “对,老人家能够熬个几十年!”

    惜竹在旁笑道,并且用眼睛警告老道士,可不要胡说。

    虽然才相处了三年,但她真的很喜欢凌风这个大哥哥,让她有种家般的感觉。

    “无妨,生死而已,我早已看淡。”

    凌风坦然而笑,并不在意生死。

    “可我们在意!”

    惜竹固执的说道:“你必须要等我问神,这是你答应我的,要是你做不到我会吐你脸口水。”

    “我可不想有人在我坟前吐口水!”

    “那你就熬到我问神!”

    惜竹认真的说道。

    “好!”

    凌风不在意的笑着说道:“这些事情先不用说它,今天是你的生日,对你很重要。”

    “你想要什么礼物?”

    “礼物?”

    惜竹愣,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她的生日,而且是成年生日:“大哥哥,礼物你不是给过了吗?”

    “字字如金,惜竹都记在心里了。”

    惜竹是个懂事的孩子,并不想让凌风太为难,他能够熬过来就已经很不容易,而且凌风很清贫,的确拿不出什么礼物来。

    “礼物还是要的。”

    凌风沉吟了片刻,自袖口摸出了柄木剑。

    那木剑显得很古老,至少有几十年时间,上面还有几道裂痕,但很均衡,看上去就像是雕刻上的,整体显得很唯美。

    仅有三尺。

    不够宽厚,显得有些细长。

    而且。

    这柄木剑没有任何气息,很是平凡,像是几十年前有位木匠打磨出来的,被凌风放到当世。

    “这是我曾经捡到了柄木剑,要是你不嫌弃就收着吧。”

    凌风将木剑放在惜竹面前,脸慈爱的笑意。

    “惜竹并不嫌弃!”

    惜竹笑呵呵的说道,这柄木剑并不贵重,太过普通,可正符合了凌风的身份。

    只是。

    这柄木剑已经斑驳了,没有攻击力,即便是完好如初,只怕也挡不住什么风雨。

    但意义更重要。

    然而。

    就在惜竹要将那柄木剑接下来时,老道士道目闪,把将木剑抓在手里,道目闪耀,认真地打量着那柄木剑,像是要将其看个透彻。

    开玩笑。

    凌风曾可是宇内称尊的人王,可让整个星空灰暗,这样的人物即便要死,其随手拿出来的东西都非凡品。

    但。

    这柄木剑真的太平凡了些,里面没有任何禁制等力量,他实在想不通凌风为何要送出这么柄木剑。

    “什么来历?”

    老道士抓住木剑问道。

    “捡来的柄木剑而已,有什么来历?”

    凌风愣了下,才笑着说道:“早年我曾听闻道星上有位天才以木剑修行,以此来压制剑势,让手剑变得轻盈,变得沉重,便捡来了这柄木剑。”

    “我听说木剑能够控制剑势,想要控制铁剑容易,想要控制木剑难,当那位天才懂得举重若轻,捂得木剑的剑意时,世间竟然找不到任何剑道高手了。”

    “你说的是人剑合吧?”

    惜竹认真的听着,用木剑来压制剑意及剑势,她还是首次听说。

    “对对。”

    凌风恍然大悟的说道:“木剑,人剑合,天人合,超脱等等,我当时听了没有记住。”

    老道士直撇嘴,骗鬼呢?

    他敢肯定这柄木剑是凌风的,当初凌风就曾用过,而凌风竟然用木剑来体悟剑意,让剑势达到个极其微妙的程度,更直接步入剑意的至高殿堂,这是老道士都相当吃惊的。

    惜竹在沉思,凌风的话语正在推开她心的那扇大门。

    “我观惜竹是使剑的,这柄木剑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应该有点用吧。”

    凌风笑着说道。

    “……”老道士相当无语。

    他抓着木剑,有种当场将其劈开来看的冲动,总觉得这柄木剑有些不对,可他动用道力竟然看不到有什么不同。

    “老人家,你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惜竹自老道士手抢过木剑,表现出欢喜色,木剑虽然没有攻击力,但凌风的那些话却点醒了她。

    木剑的确可以控制剑势,达到真正的剑意通天。

    下刻。

    她便想把木剑收入空间手镯内,毕竟这柄木剑太残破了,她担心不小心会毁掉这柄木剑。

    “等等!”

    老道士拦住了惜竹,又打量了那柄木剑片刻,这才将木剑拿过来,相当郑重的系在惜竹的腰间,说道:“这是你大哥哥送的,要时刻带在身旁,时刻警醒自己。”

    “这……”惜竹有些傻眼,这柄“破”木剑万被磕碰坏了咋办?

    可是,她又不能说,万伤害到凌风的自尊咋办?

    “系在腰间!”

    老道士坚持道:“这是你大哥哥的心意。”

    惜竹快要哭了,她并不在意木剑美观问题,她担心的是木剑直接废掉啊。

    遇到这么个倔强的老人家,她该怎么办?

    然而,她并不知道老道士的心意啊,这柄木剑的确没有什么攻击力,但他用道力查看都没有让木剑受损,其坚固毋庸置疑,只怕许多神器都没有这等坚固吧?

    而且。

    这是来自凌风的东西,当真是凡品吗?

    看不出问题,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他知道这柄木剑在生死时刻能够保住惜竹的命,而这要是凌风用过的木剑,其他势力看不出问题,但逆神众肯定会知道,届时多少要给几分颜面的。

    “系着吧。”

    凌风笑着说道:“虽然不够美观,但多多少少还有些用处,遇到两个棘手的人物,扔个破木剑也能羞辱下对手不是?”

    惜竹又要忍俊不禁了。

    这个“老人家”说话总是这么犀利。

    不过,细细想来,真要扔出这柄木剑的确够侮辱人的。

    “今日是你的生日,爷爷也没有太贵重的礼物。”

    老道士自袖口摸出了枚灵珠,找出个香囊,将灵珠收入其,这才系在惜竹的腰间。

    “这是爷爷送了,可不能厚此薄彼了。”

    “……”惜竹很想说,那个香囊好丑。

    那柄木剑好破!可这两份礼物又好沉好重。

    丑的表面,沉的是心意。

    破的是木质,重的是感情。

    可是。

    她并不知道老道士的那个香囊与灵珠皆非凡品,虽然没有攻击力,但防御方面独树帜,可压制住天道人物击,放在道星都找不到几枚。

    翌日。

    惜竹飞回了天泉古院,与以前相同可又不同,相同的是事物,不同的是心态。

    而且。

    天泉古院变得不平静了,只因盈都圣国那面传来消息,将有场盛事。

    因这场盛事,盈都圣国各大势力都在精心准备,旦可在盛事崭露头角,就可赢得盈都圣国的关注,乃至于被顶级势力相,平步青云。

    可以说。

    想要走的更远,天泉古院格调还是太低了,在盈都圣国倒是可列二级势力,但放在道星完全谈不上几级势力了。

    特别是在道门面前,天泉古院太藐小。

    惜竹想要问神,天泉古院足够了,但她要争道,那就不可局限于天泉古院,道门及其他几个顶级势力则是首选,而且只有通过道门等势力才能够走向宇宙星空。

    毋庸置疑。

    惜竹又要出门磨砺了。

    “那柄木剑是怎么回事?”

    老道士望向凌风,道目满是疑惑,他总觉得凌风没有完全废掉,可他在凌风体内没有发现丹田,更没有发现精元,就是魂海都是片废土,完全没有生机。

    除非凌风是仙,否则根本欺瞒不了他。

    可。

    那柄木剑出现的时候,他竟然点感觉都没有,而木剑又与众不同,这让他不禁疑惑起来。

    “什么?”

    凌风问道。

    “你丹田、魂海皆瓦解了对不对?”

    老道士问道。

    “对!”

    “你体内没有任何力量对不对?”

    “对!”

    “那木剑是如何出现的?”

    老道士冷笑道。

    “那座塔。”

    凌风叹息道:“我丹田、魂海虽然瓦解了,但那座塔与我心意相通,无法祭出,但想要放出些东西不是问题。”

    “真的?”

    “真的!”

    凌风认真而虔诚的说道:“我用我的人格保证。”

    “那木剑本破损了,但为何还这么坚固?”

    老道士并不想放过凌风,坚持问到底。

    “当初锤炼过。”

    凌风双目黯然,不愿意多谈,而老道士则道目闪烁,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凌风解释的相当合理,让他挑不出任何毛病。

    后来,他想了想主要是凌风没有人格,才总是让人怀疑。

    “盛世就要来了,你当真能够熬个三五年吗?”

    老道士担心的说道。

    “怕是不容易啊。”

    凌风双目更加灰暗,说道:“但愿我能够熬过来。”

    宇宙气韵变得更加强烈了,些星座发出通天光雨,些星河喷薄出狂流,汩汩而涌,金色蘑菇云不时出现,有生物及逆天神器问世,让人们疯狂。

    盛世真的来临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