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二章 孤苦相依

第二章 孤苦相依

 热门推荐:
    “小风,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姐姐的!”

    那少女小跑过来,扑倒在竹床前,双目垂泪。

    她紧紧地抓着凌风,娇躯颤抖,两行清泪,滚滚落下来。

    “小风,所有人都说你活不过来了,可是姐姐坚信,你还念着姐姐。”

    “你终于活过来了。”

    凌清将凌风的小手抓了过来,放在怀中,流着泪,道:“小风手冷了,姐姐帮你暖暖。”

    凌风眼皮颤了颤,口不能言,他死而复生,连身躯都冰冷了。

    纵然曾经是武圣,可面对这个“小姐姐”真挚而质朴的感情,他也禁不住流泪。

    “小风不哭,姐姐在呢。”

    凌清更加惊喜,将凌风的手呵护在胸口,生怕这是一场梦。

    “水……”

    好片刻,凌风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吐出了一个字,他喉咙干涩,要裂开了一样。

    “姐姐,这就去拿。”

    凌清“啪嗒”一声,跌坐在地上,慌忙地去拿了一个水壶过来,那水壶皱巴巴的,像是烂泥烧制而成。

    她轻抿了一口,俏颜发烫,可丝毫没有犹豫,对着凌风干裂的嘴唇,吻了下去,将口中的水,一点一点地渡入凌风的口中。

    这一刻,凌风意识懵了一下,感觉有一条丁香小舌,正撬开他的牙关。

    “咕咚,咕咚……”

    几口水下肚,凌风的气色缓和了几分,冰冷的身躯,正在一点点的回暖。

    只是,令他震惊的是,小姐姐凌清竟是以口渡水,那种温情,让他都心暖。

    “怕是,她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吧?”

    凌风心中怅怅然,眼角湿润,这个可怜的女孩,还不知道真正的凌风已死了。

    这是一个质朴,而又孤苦的女孩,让他怜悯,不忍心伤害。

    蓦地,他嘴角一动,又被那条丁香小舌撬开来,一个圆鼓鼓的东西,沿着唇间,落入了他的口中,约莫豆粒大,伴着清凉的药香。

    “养灵丹?!”凌风骤然一惊。

    “这不是月初吗,怎么会有养灵丹?”

    据他从少年凌风的记忆中了解到,神武学院每至月底,才会发放这种养灵丹,而如今才月初啊。

    这养灵丹是从哪里来的?!

    “嘿嘿,今日学院竟然提前发放丹药了。”凌清傻笑,无比开心。

    “这个傻女孩,就不能编个像样点的理由吗?”

    凌风双目湿润,心生感动。

    显然,神武学院不可能提前发放丹药,凌清为了这枚养灵丹,怕是吃了很多苦头。

    那养灵丹入口即化,形成了清香的药液,涌入了腹中,令他气血一点点的复苏起来。

    “窸窣……”

    不久后,凌清也爬上了竹床,像是一只八爪鱼一般,牢牢地将凌风拢在怀中,以那单薄而娇小的身躯,驱散凌风身上的冰凉……

    清晨,一缕阳光,穿透过茅草屋的罅隙,照落在凌风身上。

    他眼皮一颤,轻轻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条蜡黄、微黑的手臂,上面有着触目惊心的血痕,皮开肉绽。

    凌风的心不禁一疼。

    旋即,他见到了一张蜡黄、消瘦的面庞,嘴唇干裂,眼眸青黑,小琼鼻有着一道血痕,几根干枯的发丝,落在了腮边,她嘴角微翘,纵然是睡梦中,都依旧流露笑容。

    这个少女,就是凌清!

    如今已入秋了,冷风萧瑟,可是凌清身上,只披着一件摞满补丁的单薄灰衣,那灰衣上有着触目惊心的血痕,像是鞭子抽出来的。

    “小姐姐……”

    凌风眼睛一酸,只怕那枚养灵丹,就是她以这种伤势换来的吧?

    这个傻女孩!

    凌风心疼不已,凌清为了“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能想象出,一个少女孤苦无依,将少年凌风抱回来,万般呵护,将最好的都给了后者,而自己则是骨瘦如柴……

    而即便是在睡梦中,她都紧紧地抱着凌风,生怕他冷了,生怕他消失了。

    这是一个可怜又可叹的女孩,让凌风心疼的抽搐。

    “小风,你醒啦?”

    凌清身躯一颤,自睡梦中苏醒过来,眼眸中闪过了一道欣喜之色,匆匆爬了起来,一溜烟跑了出去。

    不久后,就听到了劈柴、生火的声音。

    一碗小米粥、一颗捡来的干枯菜叶。

    这就是凌风重生后,吃的第一顿饭,没滋没味,可是却很暖心。

    “小姐姐,你也吃啊!”

    凌风望着了一眼凌清,催促着后者,让她快点吃掉,不然就冷掉了。

    “姐姐不饿,你吃吧?”

    凌清双手托着那张蜡黄小脸,嘻嘻一笑,将面前的一碗清水粥,也推到了凌风的面前。

    “不饿……”

    凌风心中一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双手一僵,双眸湿润,这个傻女孩,还能不能编个更烂的理由?

    “小姐姐,我身体才刚好,不能吃下太多东西,你若不吃那就浪费了。”凌风将那碗清水粥,推到了凌清面前。

    “好吧!”

    凌清甜甜一笑,端起了清水粥,大口吞咽起来,“咕咚”几口就吃完了,而后将碗底残留的一粒米,小心翼翼地拨到了口中。

    “孤苦相依!”

    凌风心中一痛,就是这么简陋的茅草屋,就是这么清粥野菜,可是凌清却甘之如饴。

    “他”太失败了!

    若不是有他这个累赘,怕是凌清早已晋级三级武徒了,甚至可能有希望进入内门。

    “若是不能让这个女孩,过上好日子,若是这个女孩,依旧饱受欺凌,我凌风宁可不活这一世。”

    “鳌峰、傲月,你们给我等着,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既然重生了,那么老子要踩踏所有天才,谁敢辱姐姐,那就统统碾死!”

    这一刻,凌风眼眸中闪烁着精光,虽然还很虚弱,却给人一种无比霸气的感觉。

    他没有问凌清身上的伤势是怎么来的,因为他会将一切折辱与伤痛,都百倍的踩回去。

    两日后,凌风有着那一枚养灵丹的滋养,伤势初愈,勉强可以下床了。

    “这身躯太废了!”

    凌风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气喘吁吁,脚步都踉跄起来。

    他望着同样骨瘦如柴的自己,只能咧嘴苦笑。

    “看样子,不能着急修炼那种功法了,得先让自己强壮起来。”凌风轻轻思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