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六章 求药

第六章 求药

 热门推荐:
    “姐姐,你怎么了?”

    凌风一步扑倒在竹床前,望着凌清,那张苍白、憔悴的小脸,他心猛地抽搐了一下。

    一直以来,凌清都是坚强无比,一个人孤苦无依,以羸弱的身躯,登上了武陵山,进入了灵武学院,更是以单薄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照顾一个病恹恹的凌风。

    三餐清粥,啃着捡来的菜叶。

    寒风中,裹着单薄的衣衫。

    将浓粥、袍衣以及养灵丹,都留给了凌风,那不是锦衣玉食,可却是她最好的东西。

    一个人苦熬了这么多年!

    他亏欠了她太多!

    若不是凌清,他的身躯早已冰冷了,若不是她,他的伤势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可是,现在那个刚强的小姐姐,却是倒下了,脸色煞白,浑身发冷,牙齿都在打着寒颤。

    这还是那个坚强的傻女孩吗?!

    凌风双目湿润,声音哽咽,紧紧地将凌清那瘦小的身躯,拢在怀中。

    “小风,姐姐没事!”

    凌清抿嘴轻笑了一声,她恬静的一笑,摸了摸凌风的发丝,道:“小风,今晚陪姐姐说会话好吗?”

    “恩”

    凌风嘴角流泪,用力地点了点头,心都要碎了。

    “小风你长大了,若是有一天,姐姐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凌清眼神温柔,艰难地拢了拢凌风的发丝,眼底闪现过一丝怜惜。

    “什么?!”

    凌风骤然一颤,小脸白了下来,他将凌清抱在怀中,探了探她的额头,滚烫的像是煮熟了一般。

    可是,她的身躯却是冰冷如铁,蜷缩在一起,连呼吸中,都寒热交替。

    这是寒冰魄的征兆!

    寒冰魄,说白了,就是寒气入骨,将人身上的体温都逼到了额头上,冷热交替,要不了多久,就会一命呼呜。

    凌清自小就孤苦,一个人苦熬过来,终年不能饱暖,顶风冒雨,郁劳成疾,每年都要病倒几次,就靠自己熬过来的。

    而今,彻底爆发了,如山倒一般。

    若是在圣山,寒冰魄也算不上大病,只要一枚丹药,就可治愈。

    可是,如今他重生在荒山茅草屋,哪里来的丹药?!

    凌风一下子懵了,脸色煞白,这个小姐姐,为他吃了太多苦,若是这般死去,对于他来说,那不可承受。

    都是为了他啊!

    凌风心酸流泪,若是没有他拖累,凌清绝不会如此。

    “姐姐,你……”凌风声音哽咽。

    “小风,乖,要听姐姐的话。”

    凌清宠溺地摸着凌风的发丝,眼眸中有哀伤与怜惜,她若是死了,凌风怕是会很孤苦吧?

    “怎么办?”

    一时间,凌风慌了手脚,满身都是冷汗,他绝不能看着小姐姐,就这般一命呼呜。

    既然,他重生了,那就绝不能让这一幕发生!

    “灵武学院!”

    忽然,凌风心思如电,闪过了一道亮光。

    据他从少年凌风的记忆中了解到,灵武学院,每年都会发放一枚融血丹,可驱寒愈伤,治疗寒冰魄,至少,几年内都不会复发。

    可惜,今年的融血丹,却是浪费在他的身上了。

    “咳咳……”

    凌清剧烈地咳嗽起来,嘴角渗出了一道血丝,令得凌风心都哆嗦了起来。

    “姐姐,我带你去灵武学院,求药!”

    凌风一下子站了起来,目光凌厉,身上有着强大的霸气。

    “啊!”

    凌清俏颜骤变,摇着头道:“灵武学院,规则严苛,不是学院弟子,不可登上去的。”

    “小风,你不要去冒险,姐姐知道你很担心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凌清虚弱地摇头,傻傻的笑了起来。

    那一笑,令得凌风心都要碎了!

    “相信我!”

    凌风眼神平静,可是却有股强大的自信,他将一件袍衣,撕扯成布条,而后,将凌清绑在了身后。

    他要背着凌清上山,为她求药,他要她活过来!

    “小风,不要做傻事!”

    凌清神色焦急。

    灵武学院,那是武者的圣地,以凌风这样的废体,即便是登上去,怕都要被活活打死。

    凌风眼睛赤红,身躯僵直了一下,他哽咽,道:“这么多年,都是姐姐在为我续命。”

    “可是,今日我要为姐姐续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秋风冷冽,落叶簌簌,充满了萧索的气息。

    凌风大步前行,倔强无比。

    凌清哭了,双肩颤抖,静静地望着凌风的背影,或许,这就是命吧,凌风长大了,可以为她遮风挡雨了。

    可是,这般登上灵武学院,他们就要孤苦相死了吧?!

    灵武学院,坐落在灵武山上,巍峨高大,如一头庞大的凶兽,匍匐在大地上,有着浩大的气势,波荡开来。

    金碧辉煌,琼楼玉宇,天地灵气很浓郁,以金石铸造而成的山门,巍峨高耸,此刻敞开着。

    “咚咚……”

    在天际,那最后的一抹余阳中,一道消瘦的身影,一步步而来,他发丝散乱地披在肩上上。

    身后,背着一位发丝干枯,嘴角溢血的少女,形容枯槁,令人心酸。

    凌风来了!

    他登上了灵武山,青铜宝体散发着,淡淡的古铜光,气血强大。

    “什么人,敢直闯灵武学院?!”

    这时,三位年轻人,自那巍峨的山门后,闪现了出来,约莫十三四岁的模样,相貌普通。

    可是,身上却有着真气波动。

    毫无疑问,那是三位武徒,负责镇守山门。

    那为首的少年,望了一眼凌风,神色骤然一惊,如同见了鬼一样,道:“凌风,没想到你还没死,竟然又活过来了?!”

    “鳌峰、傲月!”

    凌风小脸一沉,没想到今日,竟然是他们在镇守着灵武学院的山门。

    而那三人,就是侮辱凌清,造成了“他”经脉崩碎的罪魁祸首,令他双目阴霾,眼底有股杀意。

    “呵呵,活过来,又能怎样?”

    傲月走过来,捏着下巴,蔑视着凌风,道:“废物就是废物。”

    “呦,怎么连黑骨精也带来了,难不成黑骨精也要死了?”

    刷刷六道目光,都落在了凌清的身上,那冰冷的嘲笑,令得凌风眼神凌厉如冷刀。

    “呵呵,你们姐弟真会玩,先是废物弟弟自爆了,现在,连黑骨精也不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