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七十三章 武灵

第七十三章 武灵

 热门推荐:
    “走!”

    这一刻,凌风脸色骤变,不敢有丝毫耽搁,追风步施展而出,如一道风,向着远方山林中掠去。

    他行动很快,眨眼间就消失了。

    “桀桀,动作倒是很快,可惜却已经是死路一条了。”

    就在凌风消失片刻后,一道森冷的小声,缓缓响起,紧跟着一道灰色的影子,一闪而逝,向着凌风追去。

    “嗖嗖”

    凌风双目冰冷,将追风步施展到了极限,速度越来越快,他在山林中穿梭,身上冷汗涔涔而下。

    他能够感觉到,那冷厉的杀意,丝毫不减,正追踪他来了。

    “来自莫云宗?!”

    凌风心思电闪,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他以“风凌天”的身份,在荒境横推莫云宗弟子,固然天赋惊人,可轮不到可怕的高手来暗杀的程度。

    毕竟,武者天赋虽然出色,可也不至于让莫云宗这么忌惮。

    但是,炼丹天赋不同,他表现太抢眼了,年纪轻轻就可炼制出半步玄丹,而这些只用了半年时间,可以说要不了两年,他就有可能成为炼丹灵师。

    这才是最可怕的,莫云宗必然会除掉他。

    “来人至少是武师,甚至可能是武灵!”

    凌风脸色难看,呼吸急促,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对付半步武师都异常吃力,更不要说武灵了。

    白银宝体挡不住,唯一的希望就是精神念力。

    可是,想要用精神念力干掉一位武灵,谈何容易,那种差距太大了啊。

    凌风一面跑,一面盘算着,可最终他还是摇头苦笑,他掉以轻心了,只怕炼丹大比一结束,消息就已经传回了莫云宗,那时他们就已经盯上自己了。

    要命啊!

    一条大河,墨绿色的河水,奔腾不息,一下子挡在了凌风的前方,令得他脸色猝然大变,有种不好的预感,掠上了心头。

    “嗖”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掠来,他身着灰衣,是一位中年人,其貌不扬,三角眼却很阴翳。

    “怎么不跑了?”

    那中年人冷漠一笑,道:“这是暗阴河,你可以跳河啊。”

    暗阴河,河水冰寒彻骨,就算是一位武师,都坚持不了多久,不然阴煞之气入体,一般的丹药都救不了。

    他对于荒境颇为熟悉,见凌风向这个方向跑来,根本就是不急不缓。

    “莫云宗武灵强者!”

    凌风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许多,他在后者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气息,那已经不是真气、气旋,乃是武晶了,而是灵气。

    武晶升华,晋级至灵气,才能成为武灵,而毫无疑问,眼前的这个中年热就是武灵。

    只是,凌风没有想到的是,莫云宗还真的“重视”他啊,竟然派出了这么一个高手。

    “我是叫你凌风,还是风凌天呢?”

    那中年人眯眼一笑,道:“无与伦比的炼丹天赋,极其惊人的武者天资,可以说无论是丹,还是武道,你都是顶尖的天才了,将来的成就绝对非常惊人。”

    “可惜,你却是灵武学院的弟子啊。”

    那中年人眼中有点遗憾,凌风的天赋毋庸置疑,令他都怦然心动,如果这样的天才是莫云宗弟子,那该多好啊。

    然而,世上没有如果!

    而这样的天才,如果放任其成长,那对于莫云宗威胁太大了。

    有这个少年在,莫云宗炼丹门已经败了,有点一蹶不振的势头,而等他成长起来,武者天赋彻底爆发,那莫云宗灵门弟子也都不用修炼了。

    所以,他不得不狠心杀掉凌风。

    “莫云宗,的确够狠!”

    凌风小脸苍白了几分,他向后退了一步,武者风暴浮现,同时白银宝体发出了银灿灿的光芒。

    他魂海中,金光闪闪,那柄小剑已经拉开,一个弄不好就会动手。

    这一战,他不想死,那就只能让对方去死!

    可是,面对这样的一位武灵,他不得不爆发出全部的战力,但凡有丝毫的隐藏,他都不得善果。

    “与众不同的武者气旋,这才是你制胜的关键吧?”

    那中年人抿嘴一笑,道:“而且你的血肉很强,应该是磨砺过,可惜你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他迈步走来,看似很慢,可是眨眼间就到了凌风近前,他也领悟了一门身法,不弱于地级功法,而且他是武灵,那速度自然要比凌风快了许多。

    他单手一拍,掌心中一道灵气一飞而出,形成了一柄匕首,照着凌风就切了下去。

    凌风大怒,他脚步一闪,就躲开了那柄匕首。

    然而,中年人只是淡漠一笑,整个人如影随形,瞬间就出现了凌风身前,那小匕首以更加迅疾的势头,杀了下来。

    “杀!”

    凌风脸色愈加难看,毫无疑问,后者是不想给他丝毫躲闪的机会,逼得着他去送死。

    如今,他也是别无选择,只能硬拼了。

    武者风暴、白银宝体都全面发威,龙炎刀强势地迎了上去。

    “噗”

    然而,那灵气比刀剑都要锋利,武者风暴完全就挡不住,一下子就破裂开来,连带白银宝体都被斩出了一道深深地血痕。

    凌风闷很一声,疾步倒退,他手掌都差点被撕裂了,武灵高手的确不是他现在可以抵挡的,除非他能够突破黄金宝体,可以和武灵硬撼。

    而现在,他还没有做到那一步啊。

    “咦?”

    那中年人眉毛一蹙,显然也没有料到,凌风的血肉竟然这么强横。

    “的确有点本事,可惜你还是要死!”

    他向前踏出了一步,掌刀又是切了下来,一道灵气氤氲如雾气,可是却连寻常的兵器都能打碎。

    他没有动用武技,就是这般的强大了,可以想象武灵有多么可怕了。

    对此,凌风深有体会,因此他聚集了全身的力量,又一次硬撼了一击,整个人都被打飞了,食指与中指间,完全被切开,鲜血滴答而下。

    整条手臂都颤颤不已。

    “走!”

    下一刻,他内心大吼一声,这里不是最佳的动手之地,他已经被逼迫到了极希望追风步可以摆脱。

    “嗖”

    然而,他刚迈出一步,那中年人已经笑盈盈的将他挡了下来。

    这让得凌风脸色一变再变,他心头狂跳,知道今日是跑不掉了,后者的速度比他快太多,战力比他强大。

    就算是动用精神念力,都不能一击必杀,那个时候再想反击,对方还会给他机会吗?

    这般想着,他脸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凌风,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受死吧!”

    那中年人狞笑一声,双手同时抬了起来,澎湃的灵气,形成了灵刀,向着凌风杀了下来。

    他也担心夜长梦多啊。

    既然动手了,那就绝不能留下后患。

    “老贼,来日我会杀了你!”

    凌风大怒一声,转身就跑,向着暗阴河冲去。

    而在其身后,中年人阴冷的一笑,那灵刀“噗”的一声,刺入了凌风的后背,连骨头都被挑断了,令得凌风闷哼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那一刀伤了脾脏,他的脸色一下子就煞白了起来。

    “扑通”

    可是此刻,他已经没得选择,忍着伤痛,一头扎进了暗阴河中,顿时间,一个比刀锋还要冷厉的冰寒,袭体而来,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冰冷刺骨!

    这是他第一个念头,紧跟着他感觉到一股阴煞气息,沿着毛孔向着体内渗透进来,正在破坏他的生机。

    这让得凌风脸色死灰起来,阴煞之气格外可怕,如果侵入的太多,就是武灵都扛不住,必死无疑。

    不过,有一点是凌风庆幸的,那就是白银宝体对于阴煞之气有免疫作用。

    此刻,他运行虚空道,将全身毛孔都闭合起来,令得那阴煞之气侵入瞬间就慢了许多。

    “想跑,你必死!”

    那中年人冷笑,一头扎进暗阴河中,向着凌风继续杀来。

    他浑身都闪耀着灵气,勉力排开冰寒彻骨的河水以及阴煞之气,只是后者俨然不是灵气可以阻挡的,依旧有丝丝的灰色气流,向他体内侵入。

    可是,现今是绝不能放过凌风的,所以他咬牙杀了过去。

    “哗啦”

    凌风一个甩腿,直接没入了暗阴河,向着深处游去,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看看谁能坚持更久。

    阴煞之气固然可怕,但至少他还有一丝活命的希望。

    “杀”

    那中年人一声大喝,灵气化成了刀,照着凌风劈了过来。

    “噗”的一声,鲜血染红了河水。

    这是死亡追逐,凌风不得不拼尽全力,他在河水中,施展出追风步,快得就像是一条游鱼。

    而那中年人同样不慢,紧追不舍,速度比凌风还要快上几分。

    “噗噗”

    而这一路下来,凌风多次受伤,后背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不成样子,他的脸色也越来越白。

    暗阴河,河水越来越昏暗,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而水压更大,就是凌风的白银宝体都深感吃力,而那中年人可想而知了。

    而在暗阴河地,却是暗流汹涌,形成了一个个漩涡,那是地下暗河,宛若是一个个风暴,可以将人撕成碎片。

    “就是这里,干掉他!”凌风一声怒吼,转身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