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八十七章 扔上去

第八十七章 扔上去

 热门推荐:
    “咚”

    凌风脸色如寒冰,目光愤怒如火,他脚步落在了第一石阶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令众人瞩目。

    那声音不是凌武山压制造成的,而是凌风用力踩踏出来的声音。

    正如众人所言,凌清是他的逆鳞,当初凌清就凭着几根瘦骨撑起了一个家,病恹恹的他,都没有被放弃过。

    她吃了太多苦,一个人承受了太多痛,可如果没有她,凌风早已死了。

    现在,没人可以欺负凌清,否则必杀!

    凌风怒了,每一步都蕴含着可怕的煞气,他发丝飞扬,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冰冷。

    “杀!”

    他只说了一个字,可是就连李蒙、鳌金等人都不寒而栗,四周更是失去了声音,只有一个人正在迈步。

    “咚咚”

    凌风身躯很平稳,身上也没有丝毫的武者气旋溢出,他如今白银宝体达到了两万斤,凌武山上的压制,哪怕是第九十九阶,对于他来说,都只是挠痒痒而已。

    可以说,在凌武山上,凌风能够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将更加的恐怖。

    他接连迈出了九步,步伐沉重,登上了第十阶,而那般模样落在吴月眼中,却是自不量力,连十阶都这么沉重,还能登上来吗?

    “一个自大的家伙,想杀我?”

    吴月森冷笑了起来,目光闪烁着刀子一般的光芒,道:“那就等你登上来再说吧。”

    吴月很自信,他转身头也不回地,向上走去。

    当初,他只是登上了第五十五阶,没有打破凌武山有史以来最高记录,一直是他的遗憾,而今他是来完成这个愿望的。

    一道武晶气流笼罩在头顶,吴月身躯挺拔,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相比鳌金、李蒙等人,他的确要从容太多了。

    “咚咚”

    几步下去,他就登上了五十阶,那种压制也越来越强了,可对他来说,一切都挡不住他的。

    “五十五阶!”

    他一气呵成,脚步丝毫不停,就登上了五十五阶,这是他当初的高度,费尽了力气,甚至自己半躺在上面。

    可是,如今他却可以轻易就达到了。

    “六十六阶,是不是灵武学院有史以来最高的记录?”

    忽然,吴月转身望向了夏云、各大长老等人,在众人莫名与差异的目光中,他嘴角扬起了一丝嘲讽。

    而后,他迅速转身,迅猛地向上攀登,每一步落下,都带着异常沉闷的声音。

    显然,虽然是武师,可那压制也是极其强大的,令他都感觉到艰难了。

    “那个家伙还活在记忆里吗?”

    在凌武山下,众人都是撇嘴冷笑,六十六阶就是最高纪录了?

    那吴月也太天真了,真当灵武学院是软柿子,可以任意蹂躏了,真正的高手已经在他身后了。

    “哼,不过就是一个武师,嚣张个毛线!”

    鳌家年轻一代都是冷喝,他们对于吴月的做作嗤之以鼻,静等着看笑话。

    “如果不是倚靠武晶气流,他能登上去吗?”

    李家一众人都是冷嘲。

    一年前,有个人就凭借着强大的血肉,轻轻松松就登上了六十六阶,打破了记录,他现在还嘚瑟个什么劲?

    “小月月,最后可别哭啊!”

    有人冷笑,已经可以预见吴月的下场了。

    因为,凌风的登山速度,依旧不见,一步一个脚印,轻盈而从容,如履平地一般。

    “咚咚”

    凌风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身上绽放出白蒙蒙的光芒,已经登上了四十阶了。

    他脚步轻轻一顿,望了一眼吴月,眼中闪过了一道嗜血的光芒。

    “小子,别逞能,想要给灵武学院出头,你还嫩了点。”

    吴月回过头来,冷然一笑。

    他自然是将凌风当成了一个小屁孩,只怕还没有通过灵武考核呢,能登上四十阶已经很不错了。

    可又怎么能与他相提并论呢?

    凌风深吸了一口气,了,冷然道:“其实,我是想平静一下,不然我怕把你打死!”

    这一句话很平静,也很暴力,完全就没有将吴月放在眼中。

    毫无疑问,凌武山下众人都发笑,那个家伙依旧是这种性格,一位武师都可以蔑视,那凌武山就是他的战场。

    一年过去了,就连夏云、各大长老都想看一看,凌风进步有多大?

    “小子,我会让你死的很惨烈!”

    吴月脸上的笑容,如龟裂的冰冻,刹那间如崩瓦解。

    不过,他并没有回头杀向凌风,他要静等着后者出糗,这里是凌武山,后者如果连登上六十六阶的资格都没有,也没有资格和他一战。

    “有本事就登上最高峰吧!”

    吴月蔑视一眼凌风,大步向上走去。

    “咚”

    他一步登上了六十六阶,整个人都激动的脸色发红,一时间,他纵目而下,整个人都睥睨了起来。

    他登上了灵武学院有史以来的最高峰!

    “六十六阶压制,也不过如此,凌武山也不过如此!”

    他大笑一声,将夏云等人那憋的发黑的面庞收入眼底,这才施施然地向着凌武山更高处走去。

    “六十六阶就敢狂傲,小爷一年前就已经超过了。”

    凌风撇嘴冷笑。

    “你说什么?”

    那吴月脸色一怔,旋即阴翳地盯着凌风,道:“你是灵武学院天赋最出色的弟子?”

    “很好!”

    不待凌风回答,吴月就已经露出了微笑,道:“那就看看,谁才是登上九十九阶的第一人!”

    话音落下,他身上的武晶气流又冲出了两道,将他笼罩,撑起了强大的压制力道。

    “呵呵,那吴月是个逗比吗?”

    “九十九阶第一人?”

    一时间,人们哄笑,他们都开始同情吴月了,后者简直就是一个天真无知的孩子。

    “可怜啊!”

    夏云脸都憋红了,他想笑了,那吴月晋级武师了,可相比凌风,还是相差一大截,后者连武者气旋都没有动用呢。

    “第一人么,可惜你不配!”

    凌风脸色越来越冷,他站在四十阶上不言不动,等到那吴月登上了七十阶的时候。

    他双目一闪,脚步发力,整个人就像是一道风一般,飞扑而上,在两千斤的压制下,他竟然跑起来了。

    饶是,众人都已经知道了凌风的可怕,此刻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

    那血肉之躯,怎么可以强大到这个程度?!

    “你!”

    吴月当即就失色,脸色难看,在七十阶上,就是他都显得吃力,不靠武晶气流,他是很难登上来的。

    而那个少年……那还是人吗?!

    “咚咚”

    凌武山都轻轻颤动起来,凌风速度很快,如履平地,几个呼吸间,就已经来了吴月的身旁。

    “九十九阶,小爷一年前就做到了!”

    他咧了咧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吴月的脸色顿时就白了。

    他脑袋都懵了起来,九十九阶就是他现在的实力,都要倾尽全力啊,后者怎么可能做得到?!

    “哈哈,可怜的孩子!”

    这时,凌武山下已经笑成了一片,有些人更是抱着肚子,都快笑抽了。

    从没见过这么天真幼稚,自以为是的家伙。

    而在那吴月诧异的时候,凌风出手如电,一把抓住了吴月的脖颈,将后者提了起来。

    他冷笑道:“你不是想在凌武山最高峰战斗吗?”

    “现在我成全你!”

    “你找死!”

    吴月大怒,脸皮都直哆嗦,他快被自己蠢疯了,原来自己就是一个小丑,将脸面丢到家了。

    下一刻,他武晶气流杀出,形成了一个匕首,刺杀向了凌风。

    “呵呵,晚了!”

    凌风侧身一闪,就躲开了这一击,而后他抬手一掷,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吴月扔上了凌武山第八十阶。

    “嘭!”

    一瞬间,压力骤增,而那吴月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顿时一个趔趄,狗吃屎一般的磕在了石阶上。

    “嗷”

    他凄厉的惨叫,鼻梁骨都断了,鼻血喷出,气得要发疯了,这是奇耻大辱啊,他可是隐宗弟子,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

    紧跟着,他武者气流暴动,将那股压制力都撑了起来,狰狞着双目,望向了身后。

    “找我吗?”

    凌风笑容很冷,眨眼间就呈现在了吴月的眼底,紧跟着他闪电抓住了吴月的脖颈。

    “你……”吴月瞳孔冷不丁的一缩,向后猛退。

    可惜,又晚了。

    “嗖”

    于是,他又飞了,被凌风一下子扔上了九十阶,瞬间压制力以恐怖的势头,落在了他的身上,令他身躯如铁石一般,生猛地砸在了地上。

    “咚”

    他脑袋磕在地上,只觉得眼冒金星,身体像是被无形大手,生生的扼住,短时间都爬不起来。

    “咚咚”

    凌风脚步不停,紧跟在吴月之后,十步就踏上了九十阶,那压力对他来说,浑然不觉。

    “嗖”

    下一刻,那吴月又飞了,这一次他更加的惨烈,被扔上了九十九阶,五千斤的压制力道,一下子降落,令他口鼻喷血,牙齿都磕掉了。

    就连武晶气流都被那股压制,一下子压爆了,顿时间,他蔫了,脸色越来越苍白,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这样的扔上来,被压在那里动弹不得。

    脸……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