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九十七章 圣山弟子

第九十七章 圣山弟子

 热门推荐:
    一道身影,挤开了人群,缓步走进了炼丹门。

    夕阳落在他身上,将那张俊朗的小脸,与刀削身骨都完全呈现出来,一身摞着补丁的衣衫,显得有点寒酸。

    可是,当他走进来的时候,无论是外门弟子,还是内门弟子都是瞳孔一缩。

    他们之前还在想,凌清一直是那个家伙的禁忌,现在被人打伤了,而那个家伙怎么还不出现?

    那么,现在他来了!

    的确,凌风来了!

    他从荒境离开之后,在茅草屋等了很久,始终都不见凌清回来,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要知道,如果没有事情的话,凌清是很准时回来的。

    于是,他就匆匆上山来,正好见到了这一幕。

    毫无疑问,凌风怒了,双目蕴含着怒火,声音阴森发寒,而自从断刃碎片禁锢在他的骨头、血肉之后,他整个人都散发出淡淡的森寒气息。

    所以,当凌风从他们面前走过的时候,他们有种六月飞雪的感受,太冷了。

    “凌……”

    那几位长老都是一惊,望着凌风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们也都怒了,可是后者来自药宗,让他们都是非常忌惮的。

    不然,现在那紫瑞就不是站在那里,而是躺在地上了。

    “各位长老!”

    凌风脸色阴冷的可怕,他微微一拜,打断他们道:“这件事情,就由我来处理吧。”

    “可是,那紫瑞是来自药宗的。”

    一位马长老凑近凌风,小声的说了一句提醒凌风。

    “恩!”

    凌风静静地点了点头,而后大步向着紫瑞走去,身上有股戾气。

    “小风,我……”

    凌清、云梦以及紫韵三人,都是神色一喜,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被凌风一挥手打断了,这让她们有点诧异,不知道凌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是谁?”

    那紫瑞脸色难看,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报出了药宗的名头,竟然还有人敢走出来。

    “呵呵,药宗很了不起吗?”

    凌风将脸上的戾气一收,高昂着头,道:“在下圣山凌风!”

    这一句话落下,四周的众人都是一呆,灵武学院的弟子满眼疑惑之色,凌风不是灵武学院弟子么,什么时候成了圣山弟子了?

    就是连几位长老都是一怔,他也是诧异不已,有点搞不明白凌风要做什么,而且圣山他们听都不没有听说过啊。

    可是,凌风这么做,想来是有用意的,所以他们也没有点破。

    那紫瑞先是一怔,冷笑道:“圣山又是哪个小势……”

    “什么,你是圣山弟子!”

    忽然,他脸色骤变,冷不丁地向后倒退了一步,眼底惊现出一丝骇然与惶恐。

    圣山,这两个对于他来说,是比较陌生的,因为哪怕是药宗在圣山面前,都如同一只强壮的蚂蚁一般,他是又一次从爷爷地口中听到过这个势力。

    圣山无比强大,可以和一个强大的古国媲美,每一位长老都是武圣,而圣主更是深不可测,连药宗宗主都对圣山推崇与忌惮。

    那才是高高在上的超然大势力!

    只是,他没有想到,在小小的灵武学院,竟然能够碰到圣山的弟子,让他有点不敢相信。

    “你……你真是圣山弟子?!”

    紫瑞胸口剧烈起伏,一时间惊疑不定,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凌风。

    “哼,我的身份用得着你来怀疑?!”

    凌风冷哼一声,目光高扬,丝毫没有将紫瑞放在眼中,道:“药宗弟子而已,想在这里张狂吗?”

    凌风不蠢!

    药宗他也偶尔听说过,应该是一个不小的势力,这一点从各大长老脸上的震惊表情就能看出来,所以,如果他以灵武学院弟子的身份出现的话,势必会给灵武学院惹下天大的麻烦。

    而圣山就不同了,就算今天打杀了紫瑞,你让药宗去责问圣山试试。

    “你想怎么样?”

    那紫瑞脸色苍白了下来,冷汗涔涔,凌风那种高傲是来自于骨子里的,那种眼神更是毋庸置疑,这是灵武学院弟子永远无法做到的。

    何况,他自然看得出灵武学院众人的愕然,一个个小小的势力,是没资格接触到那等庞然大物的。

    因此,他的疑心也就去了。

    “圣山……凌风。”

    几位长老略微沉思,也就反应过来了,他们对视了一眼,暗自松了一口气,至少有圣山这个挡箭牌,他们不至于缩手缩脚了。

    当然,纵然还是不明白圣山是怎样一个势力,至于将紫瑞吓成那样么?

    “呵呵,我乃圣山弟子,你却打伤了我的亲人。”

    凌风脸色骤然一沉,一股杀意就升起来了。

    他一指凌清,道:“第一,你打伤我的姐姐!”

    “第二,你不该打伤我的小妹!”他又指了指紫韵。

    “第三!”

    凌风竖起了手指,望了云梦一眼,道:“你不该打伤我大哥的未婚妻!”

    “噗”

    这一刻,无论是灵武学院弟子,还是各大长老、云梦都是眼晕,一时间都懵了。

    凌风大哥?未婚妻?

    “凌风不是孤儿么,哪里来的大哥?”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大哥的未婚妻?”

    那紫瑞身躯一颤,瞳孔都是猛缩了一下,别看他在灵武学院肆无忌惮,连长老都不放在眼里。

    可是,面对圣山弟子,他却无比胆怯,就算后者将他杀了,他爷爷都不敢质问圣山的,就算是宗主大人,也都要客客气气的拜访圣山。

    从凌风的语气中,他也“听”出来了,后者的大哥也是圣山弟子,而自己竟然打伤了“他”的未婚妻,这就是不知死活,哪怕是消息传回了药宗,他爷爷都不敢为他出头了。

    “咳咳,这都是一场误会。”

    紫瑞声音发颤,脸色越来越白,这后果太大了,不是他可以承受的了。

    “误会?!”

    凌风冷然一笑,眼底杀意更浓烈了。

    他向前走了一步,背负双手,完全居高临下的盯着那紫瑞,令得后者更加的胆寒,那深邃有力的眸子,让他整个人都发僵。

    毫无疑问,后者是一个“高手”!

    “是啊,误会,在下是一时失手。”

    紫瑞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道:“在下愿意拿出灵药来赔偿三位姑娘的损失。”

    “灵药?”

    凌风眼角森然,道:“灵药我不需要,我大哥也不需要,你伤了我大哥未婚妻,又打伤了我姐姐……妹妹,你觉得可以这样了事?”

    “在下……”

    那紫瑞冷汗又下来了,面庞微微涨红,他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竟然被一个十岁的孩童呵斥,那狼狈模样,不问自知。

    可现在,他已经顾不得了。

    旋即,他就想到对方来自于圣山,灵药那是根本就不被放在眼中的,因此对于凌风“圣山弟子”的身法,更是深信不疑。

    “这样吧,你能接我三指,今天的事情,我既往不咎。”

    凌风若有深意地望了一眼那紫瑞道。

    “三指?”

    那紫瑞怔了怔,旋即大喜,对方的狂傲与自信,都被他忽略过去了,既然是圣山弟子,自然不是他能够匹敌的。

    他害怕的就是对方下杀手,显而易见,现在后者已经手下留情了。

    “好,在下感激不尽!”

    紫瑞抱拳,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自认为实力不弱,接下三指应该还是没问题。

    凌风微微转身,眼底却流露出了一丝怜悯。

    他并不打算暴露自身的实力,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果真将紫瑞杀了,灵武学院和他都吃不了兜子走,只有离开灵武学院……

    可要他这么放过紫瑞,可能么?

    三指,却是最可怕的杀手锏啊!

    “小风……”凌清有点担忧的道。

    “来吧!”

    不过,她话音刚出口,就被英勇的紫瑞打断了,他一步上前,身上冲出了两道武晶气流,手中白纸扇一展,凝神以待。

    “第一指!”

    凌风嘴角噙着一丝冷然,他蓦然点出了一指,顿时间,一道血光悄然乍现,如闪电一般,瞬间就杀了出去。

    断刃碎片!

    它就像是一柄小匕首,切血石和切都豆腐一般,就是灵兵在这里都要崩碎,而今,凌风则是毫不犹豫的动用了它。

    它气势并不强大,却有股森然的气息,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血色的武晶气流呢。

    “给我挡住!”

    那紫瑞大喝一声,白纸扇一扬,屏息沉身,硬撼了这一击,眼角也掠起了一抹笑意,他这柄白纸扇可是一件灵兵啊,一般的武晶根本就伤不了他。

    可是,那笑容才刚刚升起,就蓦然僵在了脸上。

    “啵”“噗”

    两种不同的声音,几乎同一时间响起,那断刃碎片瞬间就破开了灵兵,就白纸扇撕裂了,而后迅猛地切入了他的肩头,将其一只手臂都废了。

    “啊!”

    紫瑞惨嚎一声,眼底终于流露出恐惧的色彩,他低估了“圣山弟子”的实力,在后者面前,就是灵兵都是废品。

    就连众人都是猛地一颤,那可是二级武师啊,竟然连凌风的一根手指头都挡不住?!

    “第二指!”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与那紫瑞惊恐的目光中,凌风又点出了一指,直奔着紫瑞的胸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