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一百二十章 冷如血

第一百二十章 冷如血

 热门推荐:
    鳌日一身黑衣,背着一柄战剑,眉宇如剑,器宇不凡。

    而冷血则是冷冰冰的,显得很酷洒,他拎着一柄战戟,双目都带着冷色,与四周热情如火的人们,显得格格不入。

    他们都是三大高手之一,在水灵龙、李珏没有表现出强大实力之前,是巅峰决战的热门人选,而今他们也在八强战中相遇了。

    “呛!”

    鳌日脸色肃然,缓慢地拔出了战剑,秋水虹光一闪而现,一柄利剑在手,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发丝飞扬起来,澎湃的战意涤荡而起。

    “早就想和你战一场了。”他直视冷血,吐气开声道。

    “我也一样!”冷血冷漠的道。

    他将手中的战戟举起来,在阳光下,闪烁着冰冷的金属光辉,紧跟着九道武晶气流,快速地飞出,让得那战戟更加的夺目了。

    他一上来就爆发出最强力量,这让得热闹的人群,骤然一静。

    “希望你不会让我太失望!”

    鳌日冷傲的说道,话音落下之时,他身上也冲出了九道武晶气流,在战力上,两人势均力敌。

    如果像孙天那样,面对独孤雨月,还想隐藏战力,就是在找死了。

    “噌”

    下一刻,鳌日最先动手,他脚步一错,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手中的战剑,直刺而出,九道武晶气流全部凝聚在战剑上。

    霸剑诀第一式!

    “喀擦”

    钢木龟裂,直接向着冷血蔓延了过去。

    “大荒戟!”

    冷然漠然,战戟一挑就杀了过去,他速度奇快,丝毫不逊色于鳌日,而戟尖上则是炸开了一道虚影,形成了人腰粗的戟芒。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谁都不能留手。

    “呛呛……”

    他们身躯快速动起来,不断地激战。

    大荒戟从鳌日正面杀了过来,鳌日一个侧身,侧移了一小步,从容躲了过去,紧跟着一剑杀了过去,而冷血一个闪身,一缕发丝被斩断。

    战台上,人影翻飞,战戟与战剑都只能看到残影,两人决斗很快,眨眼间就是十招,而后,“嘭”的一击,一道道涟漪,从两人中间迸射而出。

    旋即,鳌日与冷血倒退一步,而那战台则是“轰隆”一声,塌沉了一大块,四周更是龟裂的不成样子。

    毋庸置疑,无论是速度,还是武晶气流上,两人相差不多,仅仅如此,是不能决出胜负的。

    唯有,最强的战力!

    “来吧,最后决战,看看谁更强!”

    鳌日将身上那破裂的衣衫,直接撕裂,露出了古铜色的肌肤,每一块肌肉都暴凸起来,显得刚劲有力。

    “如你所愿!”

    冷血弹指将额前的发丝崩开,手中战戟猛的一握。

    “杀”“杀”

    下一刻,两人都暴掠而起,势如疾风地杀向了对方。

    “霸剑诀第二式!”

    鳌日大喝,九道武晶气流飞入了战剑中,令得战剑轻轻一颤,紧跟着一道小剑冲了出来,仅有一寸长,气息内敛。

    可是,当它斩出的一刻,战台无声龟裂,空气噗噗直响,在其之后,更是形成了尾焰一般的气浪。

    “大荒戟!”

    冷血肃然,战戟刺空而起,九道武晶气流合成了一柄磨盘大的战戟,挑杀向了鳌日,顿时间,天空中刮起了一阵罡风,搅得四周的人们,都是衣衫猎猎。

    “砰砰……”

    而当着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一朵涟漪云,就轰然腾升了起来,那小剑格外凌厉,激荡在磨盘大的战戟上。

    在数次斩下之后,战戟也龟裂了一小片,而那小剑则是无情地贯穿了过去,杀向了冷血,而那硕大战戟则是扑向了鳌日。

    “咚”“轰”

    一瞬间,鳌日、冷血都翻飞了出去,鳌日鼻青眼肿,整个人都被战戟轰砸了那么一下,鼻梁都差点断掉,浑身血淋淋的。

    而冷血也被小剑刺穿了肩头,肋骨被挑断了,闷哼了一声。

    他们接连退了三大步,每个人都染血了,这令得四周静的落针可闻,每个人都盯着他们,显然两人依旧是势均力敌。

    只不过,相比而言,鳌日的伤势明显比冷血要严重一他落了下风。

    “嗷!”

    鳌日大吼,双目微微发红,一股澎湃低战力,也瞬间飞旋而出,落在了战剑之上,令得战剑剧烈的震荡起来。

    与此同时,他挥剑斩下,小剑消失了,在那战剑之上,只有一柄虚影,形如战剑,一股惶惶霸道之力,瞬间就覆盖了下来。

    霸剑诀第三式!

    这才是最强的一式,虽然只是剑的虚影,但是那威力,却远超小剑,令得四周的风都凌厉了起来,如刮骨钢刀。

    而后,它携着一股霸气,冲向了冷血。

    “最后一击,来吧,大荒戟最强的一戟!”

    冷血神情冷酷,忍着肩头剧痛,他战戟猛地刺了下去,自下而上,刹那间磨盘大的战戟消失了,只有一柄三尺长的战戟,定格在他头顶上方。

    而后,他暴掠了出去,带着那小战戟与鳌日激战。

    “呛啷啷”

    这是巨大的爆音,令得每个人耳朵都失聪,一些武徒更是脸色发白,忍不住向后倒退,光是那激战的涟漪,就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

    战台凹陷下了一大块,鳌日战剑流光,虚影一次次与那小战戟击杀,波荡出极其凌厉的涟漪,连他自己都受伤了,血肉被割裂,痛得龇牙咧嘴。

    而冷血也和鳌日差不多,不过他比鳌日要冷酷太多,面无表情,大开大合的血杀,小战戟不断的压了过去。

    “当当”

    两人大战了十来个回合,而后,冷血一声咆哮,向前猛冲了过来,胸口露了出来。

    “杀!”

    此刻,鳌日双目绽放光彩,战剑毫不留情的杀向了冷血的胸口,快若疾风,眨眼间就到了冷血的胸口了。

    “啊!”这时,莫云宗弟子都是脸色大变,很多少女脸色更是发白起来。

    只怕,下一刻,冷血就要倒在战台上了。

    “噗”的一声。

    那战剑虚影刺破了冷血的胸口,鲜血溅出,令得冷血嘴角一个哆嗦,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

    可是,他的眼底却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旋即,那小战戟也是刺了下去,“噗”的一声,贯穿了鳌日的肩头,巨大的力道,令得后者身躯猛地倾斜了几分。

    “败!”

    紧跟着,冷血挥手掷出了战戟,如一道流光,这么点距离,根本不容鳌日躲闪。

    “噗”

    这一戟刺入了鳌日的左腹,将他生猛地钉飞了出去,“咚”的一声,那战戟钉在了战台上。

    鲜血沿着战戟滴落下来,鳌日眼神涣散,他就被这么地钉在了半空中,失去了战斗能力,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战戟偏了一寸,否则就能他丹田刺穿了。

    人们惊呆了。

    之前,鳌日一剑刺入冷血胸口的时候,灵武学院众人都以为冷血要败了,可谁想到,电光火石之间,鳌日就被钉翻,惨烈的大败。

    事实上,就连莫云宗弟子们,也都是这么认为的,等到冷血击败鳌日的时候,他们都傻眼了,一时间都忘记了欢呼。

    灵武学院长老变色,眨眼间就冲上了战台,探了探鳌日的鼻翼,将战戟拔出,望着那拳头大的伤势,也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幸好,差了那么一点!”

    他们迅速摸出了两枚高级丹药,捏碎了灌入了鳌日的口中,帮助他稳定伤势,不过想要彻底好转起来,怕也不是几日就可以做到的了。

    “好可怕的冷血!”

    李珏、独孤雨月脸色难看了下来,旁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他们却知道,冷血露出胸口是故意的,就等着鳌日杀出那一剑。

    冷血与鳌日的实力相当,想要分出胜负,短时间是办不到的,而冷血就想到了这种自残般的方式,以伤换鳌日一败。

    不得不说,冷血太狠厉,对别人是如此,对自己更是如此。

    “冷血伤势不轻。”

    龙昊上台,将冷血搀扶了下来,脸色有点沉重,胸口被刺伤了,幸而,冷血事先有了准备,避开了五脏,不然就算不死,怕都要爬不起来了。

    “一伤而已,能换鳌日半条命,值得了。”

    冷血冷冷的笑了笑,皱着眉头,服下了一枚丹药,毕竟明日将会更加的惨烈,四强战将拉开了。

    “冷血,果然是冷如血!”

    凌风暗自点头,对于冷血是很欣赏的,因为他和冷血是属于同一类人,不将自己逼迫到极限,是难以发挥出自身潜质的。

    当然,更多的人,只看到了两败俱伤,冷血固然是胜了,但是明天能不能战斗都是一回事。

    “就差那么一鳌日就能赢了。”

    云梦遗憾的道。

    “是啊,鳌日师兄如果在小心一那冷血就败了。”紫韵点点头道。

    “这一战,无论怎么战斗,鳌日都必败无疑。”凌风摇了摇头道。

    “为什么?”三女都是双目一寒,龇牙盯着凌风,对于后者的很是不爽,虽然他们对于鳌家人印象不好,可毕竟是灵武学院的弟子啊。

    “因为,鳌日不会有冷血那么冷如血与狠厉!”凌风放佛没有看到三女那咬牙切齿的目光,而当这句话落下的时候,他已经向着战台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