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镇压傲娇鸟

第一百五十二章 镇压傲娇鸟

 热门推荐:
    “喀擦”

    凌风双手血肉模糊,都被那五道灵气给击断了,也就是黄金宝体,换一个人,早就死了。

    他嘴角哆嗦了一下,那灵气从双手直接涌入了他的血肉中,伤势远比看到的还要严重,因为他的手臂与肋骨都已经裂开了,血脉都差点被震断了。

    “死吧!”

    凌风怒喝一声,他施展出了飞花折叶步,“咚”的一声,冲上了高空,脚下浮现了一片花瓣,一片叶,轻轻一接连迈出了七步,直接冲上了十几丈的高度。

    “轰”

    下一刻,他猛地坠落了下去,将那金角虎狠狠地抽向了地面,八道炎血火焰、五柄血色小匕首都压在他手上,极力地抵挡着那五道灵气。

    而后,黄金宝体发威了,狠狠地杀了下去。

    “轰隆”

    地面冲起了一道尘浪,形成了三丈大的蘑菇云,那金角虎直接砸入了地面,骨骼全部断了,整个身子软绵绵的,连哀嚎声都发不出来了,头一歪就昏死了过去。

    “咚”

    紧跟着,凌风一脚踩了下去,跺在了金角虎的脑门上,将它的脑浆都踩的稀巴烂,而那落下的巨大震荡,也让得凌风大口吐血,两只手骨骼都裂开了,鲜血正汩汩地冒出来。

    虽然将金角虎斩杀了,可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势。

    “走!”

    他低喝一声,踉跄地从那个大坑中走出,将金角虎的尸体拎了起来,一只手拎着紫色小碗,瞬间就想着兽潮中冲了过去。

    “嗷吼……”

    兽潮沉寂了一下,金角虎虽然死了,可是那五级灵兽的威势还没有散去,这对于妖兽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震慑,兽王即便是死了,那威压也是令群兽畏惧的。

    它们纷纷地让开了一条道路,就连飞禽都停止了攻击,紧紧地望着凌风,事实上,刚才他斩杀了金角虎,也将群兽震慑到了。

    “嗖”“嗖”

    凌风施展出了追风步,风一样的冲了出去,用金角虎的余威,可以震慑住群兽,但是也只能短时间的,时间久了也就没用了,甚至可能会激怒群兽,所以他必须第一时间冲出去。

    金色傲娇鸟紧抓着凌风的肩头,它虽然没有受伤,但是武晶气流,却被打散了,那么多妖兽攻击实在太可怕了,就是连它都是不敌的。

    “嗖”

    不久后,凌风冲出了兽潮,直接向着远方山脉暴掠了过去,眨眼间就没入了一片山谷中,他选择了一个小山坳隐藏了起来。

    “噗”

    直到此刻,他才大口喷血,一头栽倒在了地上,脸色煞白如纸,已经到了体能的极限了,那金角虎太厉害了,将他伤得很重,现在已经坚持不住了。

    他咬牙挣扎地盘坐起来,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药瓶,倒出了一枚愈骨丹,匆匆就吞了下去,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过来。

    金色傲娇鸟轻轻一动,就从凌风肩头飞了下来,它眨着金色的眼睛,仔细地盯了凌风片刻,那目光又落在了凌风的大拇指上,偷偷地擦着口水。

    “咻”

    下一刻,它很果决的动爪了,九道金色气流喷薄而出,虽然很暗淡,但是也不容小觑的,特别是在凌风疗伤的时候,一个不慎,那就是致命一击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只贪婪的鸟,怎么可能甘心,让凌风得到那么多灵药、灵草,何况,凌风之前还是将它暴打了一顿,而今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以它的性格,是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贼鸟,你干什么?”

    凌风惊恐的睁开了眼睛,瞬间倒退,脸色冷厉地盯着金色傲娇鸟。

    “嘿嘿,小子我承认你很厉害,能把五级灵兽都抡起来,而你才是武师而已,这种天赋,本皇都是生平仅见。”

    金色傲娇鸟一击落空,它龇着鸟喙,道:“可是,今日本皇还是要将你镇压,是你自己交出灵药,还是我亲自动手洗劫?”

    “贼鸟,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你是不可能逃出来的,现在要过河拆桥了吗?”

    凌风声音低沉了几分,一边后退,一边默默疗伤。

    “你想拖延时间么?”

    金色傲娇鸟淡笑,得意洋洋地蔑视着凌风,道:“兽潮爆发,如果不是本皇牵制飞禽,只怕你都不一定能够逃出来的。”

    “无耻之鸟!”凌风气狠狠的道。

    “哼,本皇就是无耻,你奈我何?”

    金色傲娇鸟利爪抬起来,撩起了一根鸟毛,很是嚣张的睨了一眼凌风,道:“你来打我啊?”

    “贼鸟,你就不怕我恢复过来,将你给烤了吗?”

    凌风龇牙道,他隐晦地向着后面又退了几步,而在体内那愈骨丹已经全部融化开来,滋养着他的血肉与骨头,他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着。

    “嘿嘿,小子不要想拖延时间了,本皇现在就镇压你!”

    金色傲娇鸟冷笑一声,它早就看透了凌风,可惜它是不会给他机会的。

    “咻”

    它翅膀张开,九道金色气流一涌而出,形成了一柄凤刀,被它拎在了手中,迅疾地向着凌风斩杀了过去。

    显然,在凌风与金角虎大战的时候,它趁机服下了灵药,实力已经恢复了不少。

    “姓凌的小子,认命吧!”

    眨眼间,它就杀到了凌风的近前,鸟脸上带着一抹自得的笑容,后者虽然实力很强,但是有些蠢萌啊。

    可是,很快它的笑容就凝固了。

    那凤刀斩下的时候,凌风嘴角却扬起一抹戏谑般的微笑,紧跟着,那紫色小碗骤然放大,化成了一丈巨碗,猛地压了过去。

    “轰隆……嗷……”

    大地震颤,凤刀瞬间就被震碎了,一只金色的鸟被倒扣在紫色小碗中,它鸟喙都在抽,鸟脸闪过了惊诧、懊悔的光芒。

    这一刻,它后悔了,小觑了那个少年,它一直在防着那个少年,而那个少年怎么可能不防着它呢?

    很明显,后者的伤势绝对没有那么严重,他在装,挖好了坑,等着它去跳呢。

    它蠢萌啊!

    “咚”

    紫色小碗砸下,金色傲娇鸟又抽了抽,虽然圣翼防御力很强,本来是可以抵挡下一切的攻击的,但是它根本就不能发挥出圣级战甲应有的光辉,因此也就当成了一件坚固的战甲而已。

    而那痛苦,却是真真切切地承受了。

    “嗖”

    那金色小碗缩小,将金色傲娇鸟封困在其中,带着它飞入了凌风的手中,而后,一只手就出现在了它的面前,将它抓了过去。

    “无耻!”

    金色傲娇鸟望着那张令它憎恶的面庞,恶狠狠地道:“姓凌的,你太卑鄙了,竟然算计本皇,有本事放开本皇再战一场。”

    “你已经败了!”

    凌风撇嘴,黄金宝体发光,将金色傲娇鸟禁锢住了,这只鸟太滑溜了,如果一个不慎,让它逃走了,那再想抓住,可就太难了。

    “另外,好像是你先算计我的吧?”凌风笑眯眯的道。

    “那是因为本皇蠢萌!”金色傲娇鸟气的毛都炸了,这个小子阴险的吓人,根本就不像十岁的孩童,俨然是个坑娃。

    “你知道就好!”

    凌风轻笑,这只鸟身上可有不少秘密,让他都很好奇。

    “噌”

    一道炎血火焰飞出,向着金色傲娇鸟的利爪上冲起,因为他发现,金色傲娇鸟利爪上,竟然不止一枚储物戒的烙印,这让他无比心动啊,绝对比夺得灵药园还要兴奋。

    “等一下,小子你不就是想收服本皇吗?”

    金色傲娇鸟大急,那储物戒对它太重要了,不仅是灵药那么简单的,涉及到它这个族群的秘密,还有一些功法,都是不容许泄露的。

    “收服你干嘛?”凌风眯眼一笑,他的确很想收服这只鸟,但问题是,后者他完全就不放心,至于精神念力镇压,也不可能,因为傲娇鸟身上有圣级战甲,就连精神念力都能挡下来。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先洗劫,然后烤了,将圣级战甲弄下来,再将后者镇压。

    “嗡”

    蓦地,一枚储物戒发出璀璨的光,铮铮作响,凌风是用炎血火焰,强行的将那储物戒从金色傲娇鸟利爪上剥离下来,他的实力要比金色傲娇鸟更强,这一点自然是可以做到的。

    下一刻,那一枚储物戒就被扯出,凌风眼神一冷,精神念力飞出,直接切断了储物戒与金色傲娇鸟的联系,而后,炎血火焰瞬间将那枚储物戒淹没,开始炼化了。

    “啊,可恶的小子,住手!”

    金色傲娇鸟急了,扬头道:“这可是本皇得到的,你没有诚信!”

    “诚信,你有吗?”凌风撇嘴道。

    “嗡”

    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他的炎血火焰就炼化了储物戒,顿时间,一枚枚灵药、灵草就浮现而出,这枚储物戒是傲娇鸟从黄猛那里得到的,这多灵药,也令得凌风欣喜不已。

    “气死本皇了!”金色傲娇鸟满脸黑线,心痛的要死,那么多灵药啊。

    忽然,它毛都竖起来了,因为凌风已经收起了那枚储物戒,在食指上形成了一个烙印,而目光则是盯着它的利爪,在那里还有几枚储物戒。

    “凌风,我臣服了!”

    金色傲娇鸟大急,一下子就蔫了,那可是它的根本,绝不能有闪失的,所以它很没出息的臣服了。

    “恩?”凌风咧嘴,那储物戒中有什么东西,竟然让傲娇鸟宁可臣服,也不愿意给他?

    “我拒绝!”

    凌风摇头,炎血火焰强势的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