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神鸟

第一百五十三章 神鸟

 热门推荐:
    “嗡”

    炎血火焰瞬间就将金色傲娇鸟利爪包裹起来,任由它如何挣扎都是没用的,炎血火焰很生猛,将九道金色气流都压制了下来。

    “轰”

    突兀地,那储物戒陡然间爆发出了一道强横的气流,闷声一般的声音,陡然响起,炎血火焰瞬间就被崩了出去,就连凌风都闷哼了一声,身躯也是闪了一闪。

    “恩?竟然有禁制?”

    凌风一惊,那两枚储物戒很明显不同,金灿灿地发光,表面有着九道灵纹,形成了禁制,除了傲娇鸟怕是没有人可以炼化和打开的。

    这一凌风很清楚,从那禁制上的力量,就可以看出,设下禁制的武者,或者是金鸟,境界一定在他之上,所以他是打不开的。

    不过,这却让他有点不甘心。

    “再来!”

    他冷哼了一声,八道金血火焰、血色小匕首,乃至于玄阳念力都俯冲了过去,将那两枚金色储物戒笼罩。

    “轰”

    可是,一道金光喷薄而出,将炎血火焰震碎,血色小匕首飞射而出,就连玄阳念力都溃散了开去,连凌风都退了两大步,脸色阴晴不定。

    显然,那金色储物戒中有了不得的东西,不然也不会有这种禁制了,这是禁止所有人的窥探,这一点金色傲娇鸟也不知道,只怕就是它死了,那金色储物戒也不是旁人可以打开与炼化的。

    “咳咳,贼鸟你之前说什么来着?要臣服于我对吗?”

    凌风忽然转目向着傲娇鸟问道。

    “本皇什么时候说过?”

    金色傲娇鸟也被这一幕惊呆了,这金色戒指是族中之物,一直以来都戴在它爪子上,还从来没有被人强行剥夺过,所以那九道金纹,就连它都没有发现,也直到今日,才浮现了出来。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个可恶的少年,是不可能将其打开的。

    “哼,既然储物戒动不了,那咱们来谈谈圣甲的问题。”

    凌风冷笑一声,将金色傲娇鸟抓了过来,很是温和的笑道。

    “不谈!“金色傲娇鸟眼睛都红了,这个少年想打圣级战甲的主意,门儿都没有,那可是它的身家性命。

    “那么,你是不愿意自己脱下来咯?“

    凌风笑眯眯的道,俨然是一个小恶魔,看得金色傲娇鸟直炸毛,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你想怎么样?“它禁不住缩了缩脖子道。

    “那就只能我自己动手了啊!“凌风眨巴着眼睛道。

    在那傲娇鸟惊恐的目光中,凌风抓住了它两根翅膀,用力撕扯了起来,两万斤巨力爆发,无比恐怖,就是一般的玄兵,怕都要扭曲的,可是他知道圣级战甲,这一点力量是根本撼不动的。

    “嗷啊!“

    金色傲娇鸟凄厉的惨叫,鸟脸都扭曲了起来,鸟喙上的血色都退得干干净净,那股力量简直是要将它生生撕了,痛苦难当。

    “死小子,停手,住手啊!“

    “竟然扯不动!“凌风有点遗憾,圣级战甲果然是不凡的,这一件就算不是顶级圣级战甲也差不多了。

    “再来!“

    凌风将金色傲娇鸟的惨叫声,置若罔闻,他将后者放在脚下,摁住了脖子,而两只手则是分别扯着翅膀与利爪,生猛的一拉。

    “嗷!“

    金色傲娇鸟金目直翻,白眼珠都出来了,鸟喙都耷拉了下来,整个身躯都抽搐起来,那种感觉太痛了,它感觉利爪与翅膀都不属于自己的了。

    “竟然还是不动!“

    凌风蹙眉,这个战甲有点特殊,至少目前这个境界,是不能炼化的,而现在却像是和金色傲娇鸟融为一体了。

    “可恶的小子,我恨死你了!“金色傲娇鸟半天才抽了一口凉气,双目翻了过来。

    “死鸟,自己脱下来吧?“

    凌风捏着它的脖子,将它拎了起来,形象很狼狈,气的傲娇鸟差点昏过去,它可是武圣之皇,目高于顶,发誓要镇压凤凰的,可现在被一个孩童拎着。

    鸟名尽丧啊!

    “圣翼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了,不然你以为我武师境就可以催动?”

    金色傲娇鸟黑着一张鸟脸,决定还是解释一番的好,不然鬼知道,这个坏小子有施展出什么手段?

    “死鸟,你的话能信么?”

    凌风有点不信,一般来说,能与血肉融合的战甲,都是比较特殊的,打上了鲜明的烙印,可是,死鸟让他不能相信。

    “咚”

    下一刻,凌风将紫色小碗放大,直接向着傲娇鸟砸了过去,生猛的一塌糊涂,而金色傲娇鸟则是惨嚎一声,吓得鸟脸都失色。

    “轰隆”

    大地崩裂,形成了一个凹坑,足有三尺深,而金色傲娇鸟则是利爪、翅膀扭曲地陷在凹坑中,连鸟喙都歪了,昏死了过去。

    可是,圣翼依旧没有剥离下来,连一定痕迹都没有,而那傲娇鸟也没有受伤,只是被这股强大的力量,震昏了过去。

    许久后,金色傲娇鸟才悠悠转醒,只觉得浑身火辣辣的痛,只怕利爪和翅膀都折断了,而它正被绑在一根战斧上,八道炎血火焰,形成了绳子,将它禁锢住了。

    而在它身下,火焰腾腾,那个少年正笑容很邪魅地看着它,他在……烤鸟!

    “嗷,天杀的小子!”

    金色傲娇鸟剧烈挣扎,气的发疯,这个可恨的少年,竟然真想把它烤了,让它惶恐不安,后者绝对不是一只好鸟啊。

    “嗷,停手,本皇受不了了!”

    “脱下圣翼!”凌风笑眯眯的道。

    “我都说了,圣翼和我融为了一体,根本不可能脱下来的。”金色傲娇鸟恨声道。

    “储物戒里面有什么秘密?”凌风又转目道。

    他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那圣翼现在看来,真的可能与它融为了一体,以金色傲娇鸟现在的境界,也是脱不下来的。

    既然,圣翼不能得到,凌风又将主意打到了那两枚储物戒上了。

    ……金色傲娇鸟闭嘴了。

    “不说么?”

    凌风冷然一笑,他取出了一个丹炉,炎血火鸦瞬间飞出,将那丹炉点燃了,在烈焰下,凌风将金色傲娇鸟扔了进去。

    “啊!”

    一刹那,金色傲娇鸟满脸黑线,那个天杀的小子,要拿它炼药吗?

    这简直是要将它气死!

    “说不说?”凌风龇牙道。

    “算你狠!”

    金色傲娇鸟冷着脸,恶狠狠的道:“那两个储物戒,乃是我鸟族的功法、来历等。”

    “哦?”

    凌风神色微微诧异,一种鸟族,竟然有功法传承下来,这就有点不同寻常了,但是,对于鸟族的功法,他太真没什么兴趣,他关心的则是金色傲娇鸟的来历。

    “你是哪个种族?”

    ……

    “扑通”

    被烧得通红的傲娇鸟,被迅猛地塞进了一碗清泉中,顿时间,凄厉的惨叫声,就响彻了起来。

    “天杀的小子,我早晚烤了你!”

    傲娇鸟怒声道:“我乃神鸟一族!”

    “朱雀?”

    凌风蹙眉,他望着金色傲娇鸟,怎么都不能将其与神鸟朱雀联系到一起,而且朱雀幼兽,实力强大不止这么绝不是傲娇鸟可以相比的。

    “我朱雀一族,只有神血觉醒才能发挥出威势,而我的神血则是被一个可恨的家伙抽走了!”

    金色傲娇鸟含恨道。

    “恩?”

    凌风一怔,有点莞尔,可怜的傲娇鸟,曾经吃过一些苦头,连神血都被人抽走了,因此才跌落下来的境界,这可比他更悲催啊。

    有了这么一只鸟,凌风顿时就舒坦多了。

    “朱雀可是四大神鸟之一,据说功法都很恐怖,随便拿一两种来看看。”凌风笑嘻嘻的道。

    他本来对于功法是没兴趣的,但是神鸟朱雀,可就不同了,那可是顶级神兽,能有功法流传下来,乃至于金色傲娇鸟会说话,也就是平常事了。

    当然,他也是半信半疑,总觉得贼鸟不靠谱。

    “门儿都没有。”

    金色傲娇鸟当场就拒绝了,头摇的和拨浪鼓似得,而在凌风即将动怒的时候,它又解释道:“你也知道那储物戒有禁止,如果是当初,我可以开启它,但是现在我开不能催动它,至于强大的功法,也都被封印着,不到那个境界,是绝对不能开启的。”

    这次,它说的倒是实话。

    “唉,你真是油盐不进啊,烤不掉,打不死,你让我怎么办呢?”

    凌风有点头疼,那圣翼很厉害,就连火焰都能防御,金色傲娇鸟虽然叫得凄厉,但其实并没有受伤。

    他有点束手束脚的感觉。

    “天杀的小子,你又想干嘛?”

    金色傲娇鸟毛骨悚然,后者简直是个妖魔,对它可丝毫不会客气,何况,他除了得到了灵药之外,在它的口中,可丝毫没有得到一点东西。

    “砸、烤、拔、水淹……”凌风呢喃的道。

    ……

    金色傲娇鸟毛都竖起来了,扬了扬眉,道:“你不就是想让本皇臣服么?”

    “本皇臣服了!”

    “鬼才信你!”凌风冷冷地哼道。

    “等一下,其实我知道圣炎秘境中,有一处圣殿,那可是武圣的东西,可能有厉害的东西,我们联手怎样?”

    “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凌风睨了一眼金色傲娇鸟,目光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