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逆空脉

第一百七十九章 逆空脉

 热门推荐:
    半空中,凌风金光闪闪,像是穿着一件金色的战衣。

    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令得凌清、独孤雨月以及金色傲娇鸟都反应不过来,那金光很诡异,排斥他们的靠近。

    “发生了什么事情?”

    独孤雨月吃了一惊,眼神与凌清轻轻一碰,显然凌清也是茫然,脸上的泪痕都还没有干,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显得楚楚可怜。

    “好惊人的气息!”

    金色傲娇鸟的眼光,可不是两女可以相比的,它第一时间就发现不对劲,那金光与众不同,不是力量,也不是灵药,但是如果靠近的话,血肉都有被撕裂的危险。

    “这个小子要逆天了!”

    片刻后,它砸吧着鸟喙道:“不要靠近他,这金光对我们有伤害,但是对于凌风来说,只有好处,他体内绝对有大秘密。”

    它振翅飞来,将那正要上前的凌清、独孤雨月都挡了下来。

    “你是说,小风他有可能恢复?”凌清神色一喜,她可不管凌风体内有没有秘密,只要凌风能恢复过来,就足够了。

    “现在还不能确定。”

    金色傲娇鸟摇头,那金光太诡异了,在没有弄清楚是什么之前,它可不敢下结论的。

    “先看看再说!”

    一时间,这方小山坳平静了下来,两人两鸟都紧紧地盯着凌风,生怕出现什么意外,很显然,他们担心多余了。

    此刻,凌风每一寸血肉都被包裹起来了,那太一真水形成了氤氲的金雾,涌入了进来,顷刻之间,就化成了涓涓细流,融入到凌风破损的血肉之中。

    “啊!”

    他闷哼了几声,太一真水绝对是很可怕的,比利剑杀伤力都要生猛,饶是凌风已经是黄金宝体,都不能承受这种刺痛。

    不过,这是最关键的时候,他强忍着痛苦,玄阳念力全部飞入了血肉之中,引导着那太一真水,想要重塑经脉。

    本来,一开始是很顺畅的,太一真水沿着经脉的残痕,滋养着血肉,一点一点地重组着经脉,可随着时间推移,它却陡然逆转,形成了风暴一般的气势,逆反而上。

    这一刻,凌风都吓傻了,那剧痛是摧枯拉朽的,根本就不可阻挡,而金色念力,则是第一时间就土崩瓦解了,连一丝的波澜都没有溅起。

    “嗡嗡”

    魂海中,金色的雾霭,不断的瓢泼而下,令得凌风面庞都扭曲了起来,而那破碎的血肉,则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可是,让令得脸色煞白的是,太一真水涌入了太多了,完全不受控制,在他血肉中肆意起来,这是要将他撕碎的节奏啊。

    “咻咻”

    下一刻,他紧咬牙关,眉心飞出了数十道金色念力,融合在一起,形成了针芒般的念力,冲进了体内,他不能任由太一真水横冲直撞,真的会将血肉撑爆的。

    “喀擦”

    然而,那玄阳念力瞬间就粉碎了,化成了金色的齑粉,反而被太一真水带走了,此时的太一真水,如滔滔江水,撕裂着凌风。

    “呃啊!”

    凌风凄厉的惨叫,这种痛苦是非人的,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血肉被撕裂了一遍又一遍,连骨头都在折断,而那刚刚重塑的经脉,也瞬间就被冲碎了。

    “小风!”

    凌清声音很焦急,她小脸凄艳,可是却毫无办法。

    “凌风,你怎么样了?”独孤雨月也问道。

    可如今,凌风连开口都做不到,他的伤势看似愈合了,实则上,完全就被打碎了,他感觉自己像是被太一真水控制了,被一遍又一遍的蹂躏。

    “给我重塑!”

    凌风心中大吼,歇斯底里的咆哮,他黄金宝体散发出金光,想要压制着这股疯狂的力量,但是一下子就被震翻了过来,不仅没有镇压住,体内还遭遇了反噬,脊骨炸断了。

    “嗷”

    凌风仰天惨叫一声,脑袋一耷拉,直接昏死了过去,这种剧痛是可以将人的神经都扯断的,换一个人,早就挂了,也就是凌风这种体质,以及坚韧的毅力,才能坚持到现在。

    “小风!”

    凌清再也忍不住,就要冲上前去,尽管她很弱小,但是拼死也要救下凌风,可是,却被金色傲娇鸟拉了回来。

    “不要冲动,那金光虽然很狂暴,但是对他应该没有坏处。”

    “可是……”

    “凌风是经脉断了,灵火龟裂了,你以为是那么容易恢复过来的吗?”金色傲娇鸟蹙眉,道:“何况,你这样冲上去,不仅救不了凌风,自己也要搭进去。”

    “师妹,暂时不要冲动。”独孤雨月神色严肃。

    “现在我们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金色傲娇鸟很郑重,它总觉得凌风身上的金光很古怪。

    ……

    一晃就是两个时辰!

    凌风如同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每一寸血肉都被蹂躏了上百遍,死去活来,可是,就在他认为要被太一真水撑爆的时候,魂海却突兀地停止了,又变得平静了下来。

    凌风体内,那金色雾气,也不再乱窜、狂暴了,而是沿着凌风爆碎的经脉痕迹,徐徐涌动,逐渐的形成了一条条经脉,它们拼接在一起,与血肉融合在了一起。

    “这是?”

    这一刻,凌风瞪大了眼睛,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氤氲的金光,重塑了他的经脉,比之前粗大了整整三倍,这也意味着凌风的吸收天地玄气的速度,要比一般的武者快上三倍。

    可是,真正让他吃惊的却不是这个,而是,那金色的经脉,形成了一副图形,它以丹田为中心,扩散开去,形如阴阳太极图。

    “太极图,这是……那逆空术的经脉运行方式!”

    这一刻,凌风一脸的诧然,太一真水的神秘,他是早就知道的,可是,怎么会形成逆空术的太极图呢?

    这一是他想不明白的,就是圣山三千古卷都没有丝毫的记载,一般来说,但凡施展过逆空术的人,不是死了,就已经废了。

    而像他这样,竟然借助太一真水,重塑了起来。

    如果,说出去的话,绝对会惊爆天的,这是绝无仅有,独一无二。

    “难道逆空术,不是什么禁术,而是一种功法吗?”凌风喃喃自语。

    逆空术来历也很神秘,是圣山第一代圣主,从一个神秘的洞天里面得到的,人们只听说过,有这么一种功法,但真正施展过的却没几个。

    而它的来历,恐怕也只有第一代圣主才知道。

    “呼!”

    凌风稍微沉思了片刻,而后就摇了摇头,不管逆空术是不是禁术,但有点他却是可以肯定的,他恢复过来了,不仅经脉被修复了,就是龟裂的丹田也完好如初。

    唯一可惜的就是,那灵火的确是溃散了,不过,以他现在的修炼速度,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重新回到武灵境了。

    “因祸得福了?”

    凌风满心的惊喜,几乎要大吼出来,伴随着身上的金光,逐渐的消散,他也缓缓地落在了地面上,盘膝而坐。

    “小风,没事了?”凌清望着凌风,感受到后者平稳的呼吸,不禁松了一口气,又惊又喜。

    可以看出,凌风身上的伤势都已经痊愈了,想来那金光对他的确是有好处的。

    “应该是恢复过来了!”

    独孤雨月脸上也洋溢着笑容,点点头道。

    “有点不对劲!”

    金色傲娇鸟绕着凌风飞了两圈,皱了皱鸟眉,它总觉得凌风有点古怪,可是什么地方古怪,它也说不上来。

    “嗡”

    蓦地,就在这一刻,凌风的五窍张开了,身上的毛孔也舒张开来,这是他下意识运行虚空道,沿着那阴阳太极图,逆反而上。

    “轰”

    下一刻,他整个人都亮了起来,那阴阳太极图以丹田为中心,疯狂的旋转起来,化成了一个黑洞,吞噬八方天地玄气,连身体都猛地颤抖了一下。

    “嗷呼”

    一瞬间,天地玄气暴走了,化成了一个个小漩涡,向着凌风涌了过来,以他为中心,那风暴不断的延伸出去,初时是一丈,随着时间推移,方圆三里之内的玄气都咆哮而来。

    小山坳刮起了一股玄气风暴!

    “我擦,这个妖孽不会真的重塑经脉了吧?”

    那狂暴的天地玄气,把金色傲娇鸟都唬了一跳,毛都炸了下,它就觉得凌风有点邪乎,就算是突破,都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

    毫无疑问,后者的经脉真的恢复了,正在疯狂的吞噬玄气,回到以前的境界。

    “这……小风又成为了武者了!”凌清先是一惊,旋即也是骇然的狂喜,喜极而泣,小妮子太开心了。

    “好……妖孽啊!”

    独孤雨月憋了半天,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快,都盘坐下来,这可是难得的机遇,这个小子引发了天地玄气暴动,一会儿这里玄气就会浓郁的不像话了,我们也要借此机会突破。”

    金色傲娇鸟鬼叫了一声,催促了一声,而后,直接趴在了地上,它的修炼就是……趴着炼!

    “会不会影响小风吞噬呀?”凌清有点犹豫。

    “影响他个毛线,方圆数里内的天地玄气都汇聚过来了,他想被撑爆了吗?”金色傲娇鸟撇嘴道。

    “那就好!”

    顿时间,凌清与独孤雨月就盘坐了下来,凌风痊愈了,让她们都是心动一松,也没有那么多担心了,何况,这段时间,她们一次次死里逃生,经历了一场场血战,本身也到了突破的边缘。

    而如今,在这么狂暴的玄气之下,突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