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石碑下证极境

第二百一十六章 石碑下证极境

 热门推荐:
    一般来说,黄金宝体的极限就是九万斤。

    不过,凌风的体质在太一真水与阴阳地源的洗礼下,也发生了蜕变,变成了阴阳宝体,而那极限自然也发生了变化。

    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九万斤还不是极限,应该是十万斤!

    毫无疑问,这就相当于至境一样,都是同境界中的绝顶存在,一旦凌风能打破这个极限,同样是宝体之境,他却比一般的体修更强大。

    不仅如此,当他突破宝体限制,晋级灵体的时候,也会比灵体体修更强。

    “看来需要先适应一下。”

    凌风轻轻一笑,从容与自信又回到了脸上,他扛着一重石与石碑,直接跑了起来,沉重如闷雷一般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令得阴阳山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妖孽,快放下石碑!”傲娇鸟吓了一跳,因为凌风是冲着它来的。

    “咚咚……”

    可是,凌风直接将它忽视了过去,颤动着地面,从它身旁一冲而过,他在巩固九万斤极限,让自己的血肉、骨骼经历一番的磨砺。

    直至两个时辰,他才停了下来,身上热汗淋漓,整个人就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一般,可是,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也令他无比的激动。

    对于他来说,只是第一步。

    “十万斤极限!”

    休息了片刻,吞下了几枚丹药,将自己调息到了巅峰,凌风又站起身来,而后,阴阳太极图案浮现,灵火与玄阳念力,也飞入了眉心。

    他又一次祭出了一重石,只是不同的是,后者一下子达到了五万斤重,加上石碑,就是整整十万斤!

    “砰”

    尽管,凌风已经有了准备,可还是被压倒在阴阳山上,鼻梁骨都磕断了,淌出了殷红的血水,他身上的血肉又开始碎裂了。

    显然,这是一个大砍,不是轻易跨越过去的。

    “小风。”凌清失色,凌风还是太冒险了,这样熬炼下去,让她看着都心疼不已,泪眼婆娑。

    “我没事。”

    凌风咬牙切齿,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竭尽全力地,可也只是撬开了一个角,随着他突破九万斤极限,才更深刻的感觉到十万斤有多么恐怖。

    这必然是更艰辛的熬炼。

    但是,他却并没有丝毫的畏惧与退缩,而是充满了斗志,只要打破这个极限,他就会变得更强,晋级黄金宝体的极境。

    “别管他,那妖孽是属小强的。”傲娇鸟撇嘴,一重石连半步武皇都砸死了几位,可却被凌风给抗起来了,这个逆天的“小强”,是不会那么短命的。

    “要不,我们先上去看看?”这时,傲娇鸟说道。

    它对于阴阳山上的孤舟很有兴趣,只怕里面有很强大的东西,让它很希冀。

    “你们先上去吧,我等小风一起。”凌清直接拒绝道。

    “我也是。”独孤雨月点点头,她不是那种占便宜的人,不像傲娇鸟那样喜欢吃独食。

    “啸。”

    青鹏鸟轻鸣了一声,也赞同两女的观这让得傲娇鸟很无奈,众怒难犯啊,不得不说,那个小子人缘的确有点太好了。

    没辙了,傲娇鸟也不想独自上去,毕竟,孤舟怎么看都有点危险,保险起见,还是和那个妖孽一起比较靠谱。

    所以,它也沉静了下来,继续巩固自身的境界,而独孤雨月、凌清也盘坐在地上,她们的境界巩固的差不多了,现在需要的是领悟出强大的武技,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

    尤其是独孤雨月,那门圣诀,绝对会成为她强大的利器,也是她比较神往的。

    时间流转,一个月匆匆而过。

    凌风从被一重石镇压,到艰难地爬起来,支撑着这股重量,身上的每一寸血肉都裂开过,又重新愈合,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可也像是新生一般。

    每一次破碎、愈合,都会令它更加的坚固,尤其是骨骼,现在完全变成了阴阳骨,海量的阴阳二气,在上面烙印了一个个图案,如天成一般。

    而凌风血肉上的阴阳光芒,也更加深邃了,宛若烟霞,可是,随着时间推移,那光芒正在逐渐变得清浅起来,无论是金光,还是银光都在消散。

    这一幕,不止傲娇鸟、凌清、独孤雨月惊异,就连凌风自己都很惊诧,无疑,这是他体质蜕变之后,发生了某种变化。

    又过去了九天,凌风对于十万斤压制,已经有了免疫,可以站起来了,虽然还很勉强,但是这种进步还是非常大的。

    “咚”“咚”……

    旋即,他就向着阴阳山上攀登起来,每走一步,身躯就像是拨浪鼓一般,摇摆不定,而他也仅仅走出了七步,就跌倒在地上,一重石没入了眉心。

    他浑身血淋淋的,痛得直哆嗦,最关键的是,胸骨断了,而四肢骨头也龟裂了,再坚持下去的话,他可能就废掉了。

    凌风又不是傻子,自然停下来,先吞下丹药疗伤。

    “已经到了突破了边缘了,想来是要不了多久了吧?”

    凌风望着天空,目光火热而坚毅,随后,他就祭出了一重石,扛着石碑,向着第四山走去,因为他的灵火还没有蜕变成阴阳火焰,所以,还是被阴阳山压制着,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大了。

    “咚”

    当他脚步落在第四山的时候,也不禁踉跄了一下,只是增加了一两千斤的压迫力,但却是最后一根稻草,一下子就让他趴了下来。

    “再来!”

    很快,他调息了片刻,又开始登山,无比的倔强,也无比的霸道。

    “这货不会是想扛着两块石头上山吧?”傲娇鸟惊得直龇鸟喙,太疯狂了。

    有个妖孽要逆天!

    “好可怕,估计他都能扛起一座山了。”独孤雨月咋舌,后者也才十一岁啊,真是难以想象,那小小的身躯是怎么做到的。

    “我感觉小风的血肉,只怕就连玄兵都斩不动的。”凌清吐着小舌头。

    “我总觉得这个家伙要妖!”傲娇鸟神色肃穆的起来。

    它对于体修也有点了解,可就算是黄金宝体,扛起一重石已经很可怕了,再加上石碑,到底有多少斤?

    难道,他在冲击九万斤巨力?!

    “咚!”

    这一步落下,凌风登上了第五山,沉重的力量,将脚下的砾石都崩开了,一道道裂缝,延伸出很远,而压迫力明显又增加了不少,令他举步维艰。

    “喝!”

    他爆喝一声,额头上青筋暴跳,脸红脖子粗,每一步走出,砾石都会爆裂,就像是一个巨兽在横行一般,只怕就是武皇见了,都要窒息的。

    可惜,他最后还是倒下了,压力太大,根本承受不住了。

    “继续!”

    不久后,他又发疯了,如一头牤牛,冲动又倔强……

    两天后,他登上了第五山。

    七天后,他爬上了第六山。

    ……

    第四十天,他横在了第九山,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这里的压制力达到了一万斤,就是对凌清、独孤雨月、傲娇鸟都是有效的,只不过,没有那么沉重而已。

    十一万斤!

    这已经不是十万斤那么简单了,太过恐怖,因为这已经超出了宝体的极限,是灵体体修才能承受下来的。

    凌风的身下,流出了鲜红的血水,他身上的力量已经开始透支了,面色苍白的吓人,就连呼吸都很微弱,这让得凌清与独孤雨月都很担心。

    她们也都登上了第九山,但是,谁也帮不上忙,炼体就必须自己承受这种煎熬,不然,一切都要枉然。

    “还真的很痛啊!”

    躺在石碑下,凌风觉得脑袋都咯吱直响,剧痛感已经很麻木了,但是恍惚感却接踵而至,这是虚脱的征兆。

    “不过,只差那么一步了!”

    他吞下了一口阴阳地源,黯然的眼眸中,闪耀着只有他自己才懂得光芒。

    的确,十万斤是个极境,但是,也只是一个门槛,想象真正的达到,就需要更强一级的力量,在这种压迫下,才能极境突破!

    “吼”

    不久后,他长吼了一声,僵硬的身躯,将那一重石、石碑,一点一点地顶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就像是蚂蚁撬动着米粒。

    可是,当时间走过了八天的时候,他身上的阴阳太极光,已经全部消散了,血肉、骨骼破碎,重新愈合在一起,足足上百次。

    “起”

    蓦地,他爆喝了一声,缓缓站了起来,那一重石与石碑都被抗了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中,明显的可以看到,他身上原本散乱的阴阳太极光,已经融合在一起了,形成了一轮很大的阴阳鱼。

    唯有一轮!

    却比之前,更加的璀璨,更加的动人,更加的不可一世!

    “轰”

    突兀地,他身躯猛烈地颤抖了一下,血肉与骨骼微不可查的蠕动了一分,也就是这一分,令得凌风双目爆射出精光,浑身散发出熠熠神采,血肉无比坚固,就是灵兵都难以撼动分毫,当然,这是排除武皇出手的情况下。

    长达两个多月的煎熬,他终于突破了,极境十万斤!

    在第九山上。

    在石碑之下,一个天才体修,证道极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