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极品地丹

第二百二十九章 极品地丹

 热门推荐:
    “嗷”

    一声惨叫之声,打破了小别院的平静,令得四周空气都震荡了起来,而后,傲娇鸟就飞了出去,它灰头土脸,如果不是身上穿着圣翼的话,只怕会被炸得鼻青眼肿。

    它振翅高飞,目光不善地盯着凌风,有点怀疑这货是故意的。

    “咳咳,傲娇鸟你那是什么眼神?”凌风干咳了一声。

    地丹的提炼、融合、雏形他都已经摸索到了火候,但是在最后一步凝丹的时候,阴阳极焰又冲突了,极火与极水的炙烤,令得后者瞬间就炸裂了。

    不巧的是,傲娇鸟正好把脑袋伸了过去,这可能不能怪他啊。

    “凌风,难道你消耗了这么多灵药、地级药草就给我这个答案吗?”傲娇鸟黑着脸,不管凌风是不是故意的,反正它现在打不过,所以只能忍气吞声了。

    “你以为地级丹药就那么容易炼制吗?”凌风直接撇嘴。

    “哼,本皇不和你一般见识。”

    傲娇鸟飞走了,不过那恨恨地声音,依旧是远远地传来:“我可告诉你,距离炎榜开启,也就是这几天了,你可要快点了。”

    “呼”

    在傲娇鸟消失之后,凌风吐出了一口浊气,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何尝不想快点炼制出来,可是阴阳极焰太特殊了啊。

    “继续吧,希望可以在炎榜开启之前炼制出来吧。”

    随后,他就沉默了下来,又将各种药草投入了进去,连他都有点肉痛了,这几天光是灵药就耗费了数万株,而地级药草都数百株了,太过奢侈了。

    要知道,这才是第二种地丹啊,想要将各种地级丹药都炼制一遍,那需要多少灵药,地级药草?!

    光是想想,他就牙齿发寒,这也就是他了,换成云梦的话,估计会消耗更多,可见一名地级丹师,有多么珍贵了。

    这几天,凌清、独孤雨月、青鹏鸟也都是走出了火城,进入山脉磨砺去了,她们对于炎榜也很看重,当然想象真正征战炎榜是不可能的了,也就是凌风那种妖孽才行。

    但是,这却可以让她们进一步成长,只有经历了才能看的更远啊!

    而像傲娇鸟就不需要这么磨砺了,它本身就有这样的境界和眼光,需要的则是不断的突破,一步一步达到更强。

    “本皇要以最快的速度突破,终有一天我要镇压你。”傲娇鸟望了一眼凌风,心中暗暗发誓。

    随着炎榜开启的临近,它也感觉到了压力,仅仅是六级灵兽是不够的,要知道隐宗、药宗以及各大家族,必然会走出半步武皇的高手。

    特别是隐宗,年轻一代天才,怕是能在半步武皇中称王了,它可不想被落下,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镇压它的,所以傲娇鸟也憋着一股气。

    于是,它开始偷喝那阴阳地源……

    “噗嗤”

    忽然,小别院中传出了一声轻响,凌风又一次失败了,令得他皱眉沉思。

    显然,在最后一步凝丹的时候,极火与极水间还是有很大的冲突,不能令各种药液均匀融合,反而导致了碎丹,这对于火候的控制,已经到了让凌风都无语的程度。

    这一次,他并没有急着炼丹了,而是盘坐在地上沉思,将最近以来失败的经验都总结了一下,一时间,他双目闪耀,想到了一种可能……

    “希望可以成功!”

    他猝然站起身来,出手如电,一下子就将各种丹药都投入进来丹炉之中,阴阳极焰将后者包裹,一点一点地提炼起来。

    提炼、融合、雏形……

    对此,凌风已经很熟练了,有着阴阳极焰的帮助,他炼制起来事半功倍,一切如行云流水一般,在短短的一个时辰中,就已经完成了。

    “凝丹!”

    他沉声一喝,双目猛地炸开了一丝火焰,而后,那阴阳极焰一收,化成了指甲大,一面是极火,一面是极水,它们都化成了火焰,炙热的蓝焰炙烤着一半的丹药,而金色太一真水则是焚烧着另外一边。

    可以说,这需要极其强大的控制,令得两边都达到微妙的平衡,这是无比恐怖的事情,不要说是一般的炼丹地师,就是炼丹宗师,怕都不可能掌控,毕竟这是极火与极火啊。

    但是,对于凌风来说,却要容易许多,因为他曾经就融合过,这种微妙的平衡,旁人做不到,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也做不到。

    当然,这个过程是很缓慢的,就连凌风都很慎重,催动出来的阴阳极焰很少,因为太强势的火焰,会将丹药直接炼爆了。

    “嗡嗡……”

    一丝丝虚淡的青烟,从那淡紫色的丹药雏形中逸散而出,在空气中徐徐盘旋,形成了阴阳图案,缓缓地散开了。

    眨眼间,就是两个时辰,凌风不言不动,心神都沉静在那枚丹药之上……

    不久后,凌清、独孤雨月骑着青鹏鸟回来了,身上都染着鲜血,特别是凌清,她手臂折断了,后背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虽然伤口已经凝结了,但看上去依旧很吓人。

    在今天,她们遇到了六级灵兽,以独孤雨月五级武灵的实力,还是要相对弱了那么一点而凌清与青鹏鸟也拼劲全力去血战,虽然伤势很重,但每个人的收获都很大。

    随后,她们望了凌风一眼,也就盘坐下来,吞服丹药疗伤了。

    “本皇也要去磨砺了。”

    傲娇鸟贼头贼脑地望了一眼凌清、独孤雨月,而后很滑溜地跑了,速度贼快,令得两女都是皱了一下眉,总觉得它有点不对劲,可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啸”

    青鹏鸟扇了扇翅膀,吸了吸鼻子,对着两女轻鸣了一声,虽然它还不能开口说话,但是这么长时间相处,她们自然也能从肢体语言中明白过来。

    “可恶,那只贼鸟又盗走了阴阳地源!”

    “难怪溜得那么快,贪心的鸟!”

    无论是凌清,还是独孤雨月都气的银牙直咬,这货是要将阴阳地源都占为己有啊。

    “等小风炼制出地丹,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凌清哼了一声道。

    以前,她还觉得傲娇鸟被打得有点惨,于心不忍,现在时巴不得求得凌风能拾掇傲娇鸟一顿。

    “我赞同!”紫风从噬灵珠中冒出头来,他身上的气势已经完全变了,已然是六级武灵了。

    当然,即便是如此,他也是不敢逃跑的,那个少年如果发狠,后果绝对很严重,而且很明显他发现后者是个坑娃,鬼知道这是不是故意为之?!

    而当凌风开始炼丹的时候,连他都被震惊了,后者才十一岁的模样,都快成为炼丹地师,这是什么潜力?!

    可以说,只要给他一枚武皇丹,他就可以直接晋级八级武灵,跟在这个家伙身边,他可以快速的回到原来的境界,直到本尊醒来。

    现在,他是不打算离开了,怎么都要用消息,从凌风那里换取几枚武皇丹啊。

    “砰”

    突兀地,小别院中空气激荡了起来,如一圈圈涟漪,向外波动着,隐隐间,那涟漪像是一个圆融的太极图,非常的瑰丽。

    而在金色丹炉已经在跳动了,地面像是有一个小怪兽,令得凌清、独孤雨月,紫风都禁不住望了过去,他们在里面感受到了极强的震动。

    “怎么回事?”紫风一蹙眉,他以前也就是吹嘘一番,对于炼丹师这个职业根本就不是很了解。

    “这是要炸丹,还是要成丹的节奏?”

    独孤雨月站起身来,向着凌风走了过去。

    “我感觉是炸丹多一点。”紫风直接缩了缩脖子,他才不会去冒险呢。

    “嗡”

    蓦地,那金色丹炉骤然一震,一股很奇怪的震荡,从丹炉中逸散了出来,而此刻凌风脸色更加凝重了,因为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

    “凝!”

    下一刻,他低吼了一声,那阴阳极焰突兀地翻转了一下,原来被极火燃烧的一面变成了极水,而另外一面则变成了极火。

    一瞬间,那丹药猛地一颤,表面闪烁着一道道金蓝色的光,而在即将破碎开来的时候,那阴阳极焰却是一收,急速带动着疾风,将它掀飞了出来,落入了凌风的手心。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了,就连三人都完全没有看清楚。

    “成丹了?”

    紫风擦了擦眼睛,一般来说这般的震荡,即便是地丹怕都是要碎掉的吧?这个小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小风,你成功了?”

    凌清、独孤雨月都跑了过来,前者为凌风拭去了脸上的汗水,而后者则是满脸希冀,还有……崇拜。

    “恩。”

    凌风疲惫的应了一声,小脸也有点煞白,这倒不是因为阴阳极焰了,而是玄阳念力消耗太大,两种火焰微妙的平衡,是需要玄阳念力来感知的,毕竟,它们不是在凌风的丹田之中啊。

    不过,他双目却燃烧着火一般的光芒,以他如今的境界,还能被消耗成这样,那么会是怎样的一枚丹药?!

    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三双期待的眼眸之中,凌风缓缓地张开了那只手,一瞬间蓝色与金色相间的光晕就浮现了出来,而在那光晕之中,却静静地躺着一枚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