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至尊神魔 > 第二百三十章 吐血了

第二百三十章 吐血了

 热门推荐:
    它非常的瑰丽!

    表面浮现出了金色与蓝色相间的光晕,而在丹药上面,则是出现了九颗小星辰,只不过那星辰有点不同,不是流水一般的曲线,而是阴阳图,阴阳小鱼看上去并不是很明显,被掩盖在光晕之下。

    可是,所有人却都呆滞了,他们又不是傻子,自然可以看出来,这是极品地丹,只是与众不同了,从成色上来看,更加的惊人了。

    当然,像凌清、独孤雨月虽然惊喜,但是能看出来的不多,而紫风就不同了,他眼睛都快爆出来了,如见鬼了一般。

    这是一枚聚皇丹!

    但问题是,那上面不是星辰,而是九道阴阳太极,这也意味着,它不止是一枚普通的地丹,而是阴阳地丹!

    这可就不是极品地丹可以相提并论的了,要知道这一枚丹药,虽然只能短时间提升武者的实力,却是阴阳武皇之力,威力自然也是不同的。

    而在这个时间中,武者也可以感受阴阳灵气的变化,从而可以凝聚阴阳之气,这简直是逆天的丹药,不是有药草就能买得到的。

    就是连药宗顶尖的地级丹师,乃至于是炼丹宗师都炼制不出来的,这才是真正的宝药啊!

    “少年,你这是要逆天吗?”

    紫风瞠目结舌的望着凌风,好片刻才喃喃的道:“阴阳极品地丹,你不怕遭雷劈吗?”

    “咚”

    于是,他被一拳打飞了出去,凌风满脸黑线,这货怎么和傲娇鸟一个德行?

    不过,很快紫风又跑了回来,双目炙热,紧紧地盯着那枚阴阳地丹,如果不是畏惧凌风的战斗力的话,估计他都要下手去抢了。

    “少年,我可以用炎榜地域重宝,来交换这枚聚皇丹!”他砸吧嘴道。

    “好!”

    凌风轻笑着点点头,直接将那枚极品地丹扔给了紫风,令得后者大喜,一把接在手中,如获至宝一般,连嘴角的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有了这枚丹药,他就可以短时间提升实力,至少除了凌风以外,他还真不怕傲娇鸟了。

    对此,凌风只是撇了撇嘴,一枚聚皇丹而已,对于别的炼丹师来说,那是做梦都想要炼制出来的丹药,但是他们没有极火与极水,自然是炼制不出来的,可对他却是另外一回事。

    何况,聚皇丹提升的时间有限,他真正在意的是武皇丹,如果也能炼制出来,绝对会将紫风的嘴巴彻底撬开。

    傍晚时分,傲娇鸟贼头贼脑的回来了,它望了一眼平静的凌风、独孤雨月、凌清以及紫风四人,眼底闪过了一丝诧异,与它想象的不同,这四个家伙都太安静了。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它飞了过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一般来说,它盗走了所有的阴阳地源,凌风、独孤雨月等人不发飙才怪。

    “呵呵,吃肉!”

    凌风笑了笑,丝毫不以为意,想偷盗阴阳地源?!

    那很好啊,他会让傲娇鸟彻底吐出来,不仅如此,它会更加的惨烈,不让它肉痛的想死,怎么会长记性呢?

    “没下毒吧?”傲娇鸟很慎重的问道。

    “放心,我们不会这么做的,最多也就是一些泻药而已。”凌清笑眯眯的道。

    “噗”

    傲娇鸟一口兽肉都喷了出来,它脸都黑了,不然望着凌清戏谑的笑容,它知道自己上当了,凌风虽然是坑娃,但这点小手段还是不屑施展的。

    当然,如果他动手的话,绝对比下泻药更惨烈,不死都要脱层皮。

    “说吧,我到底错过了吗?”

    片刻之后,傲娇鸟越想越绝对不对劲,以凌风的性格,绝对不会这么安静,它总觉得错过了什么,否则,迎接它的一定是拳头。

    “恩?”

    忽然,傲娇鸟神色一怔,死死地盯着凌风,道:“你炼制出来了?”

    “嗯哼!”凌风耸了耸肩道。

    “八星地丹?”傲娇鸟试探性的问道。

    “咯咯……哈哈……呵呵……”

    一时间,凌清、独孤雨月、紫风都笑了,无比的诡谲,完全就把傲娇鸟当成了一个傻逼,令得后者鸟脸一黑到底。

    这一刻,它终于明白自己错过什么了,那丹药一定是被炼制出来了,却绝非是八星地丹,那么结果就恨明显了。

    极品地丹!

    它双目一下子就炙热了起来,激动的双手都在搓动,可瞬间就又安静了下来,沉默地啃着兽肉,那极品聚皇丹虽然很珍贵,可相比阴阳地源,后者明前更适合,也更珍贵一点。

    可就在这时,它眼睛的余光一亮,顿时就转了过去,而下一刻,它就呆滞了。

    “阴阳极品地丹?!”

    它一下子跳了起来,又化成了疯鸟,向着紫风就扑了过去,结果后者直接遁入了噬灵珠中,完全就不给它丝毫的机会。

    “竟然是这种丹药!”

    这一刻,傲娇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他后悔无比,阴阳地源是很珍贵,可相比阴阳极品地丹却依旧要逊色一分,这种丹药可是能够改变武者、妖兽的灵气的。

    而且,它知道那是凌风体内的灵气,比它的灵气强大何止一筹啊,如果可以凝练出这种灵气,自然会让它更上一层楼的。

    这又岂是阴阳地源可以做到的。

    “我错了!”

    于是,它直接趴在了地上,很没形象的打了一个滚,缩着爪子,可怜巴巴地望着凌风,道:“阴阳地源我就偷喝几口,我可以拿地级药草、丹药补上的。”

    “嗯哼。”凌风淡淡的摇了摇头。

    “五万灵药、一百株地级药草?”傲娇鸟试探性的问道。

    “小鸟,你不会这么天真的以为这么点东西就能换取一枚阴阳地丹吧?”这时紫风又冒出头来,补了一刀。

    “你闭嘴!”傲娇鸟脸色一红,它也知道凌风既然好整以暇,必然会让它吐血的。

    可它是一只扣鸟啊,不到万不得已,它是不愿意拿出来的。

    “凌风,你直说吧,到底想要什么?”它咬牙道。

    “全部!”凌风淡淡的道。

    “我擦,你抢劫啊!”傲娇鸟当场就炸毛,它知道会吃亏,可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啊,这不是要了它的命吗?

    “你可以不给啊。”凌风淡淡的一笑,站起身来道:“阴阳地丹之中,可是蕴含着九阳炎火种,以及一种不逊色于它的极水,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才能铸就出来的。”

    “不就是全部药草嘛,多大点事情。”

    傲娇鸟神色一怔,直接催动储物戒,将里面一股脑的抛了出来,光是地级药草就有两万余株,而灵草这是有上百万株,这都是从那两位半步武皇戒指里面洗劫而来的。

    凌风抬手挥出,直接将所有的药草都收了起来,不过却笑眯眯地对着傲娇鸟勾了勾手指。

    “干嘛?”傲娇鸟诧异的问道。

    “我说了全部。”凌风鄙视道。

    “哦……”傲娇鸟龇牙,又打开了一个储物戒,将八千株地级药草,以及三十余万株灵药也扔了出来,无比的肉痛。

    这让得凌清、独孤雨月都有点无语,这货依旧还是那么喜欢私藏。

    “继续……”凌风勾了勾手指道。

    “真的没有了。”傲娇鸟都快要吐血了,可望着凌风那诡异的笑容,它脑袋一耷拉,又打开了一个储物戒,将里面的药草也扔了出来。

    “这次真的没有了!”傲娇鸟脸都白了。

    “快否则我会选择望了这件事情。”凌风威胁道。

    “小子,这已经是我的全部了!”傲娇鸟几乎要吐血了,它眼神很坚定,大义凛然,一副你这是不信任我的模样。

    “你连阴阳地源都没有拿出来呢,你骗鬼啊!”凌风鄙视的望了它一眼。

    ……

    这一刻,不要说傲娇鸟,就连独孤雨月、凌清都忍俊不禁,这货还想藏私,结果却把最重要的忽略了,也把自己给坑了。

    没辙,傲娇鸟只能把阴阳地源以及一堆药草都扔了出来,而后,它面庞扭曲地望着那被凌风抢过去的各种药草,心都在滴血啊。

    “扑通。”最后,它一头栽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双目都在直翻。

    “傲娇鸟没事吧?”凌清蹙眉的问道,她知道傲娇鸟很抠,但抠成这样的还是千古难见啊,不过终究是一起战斗过的,自然也有点担心。

    “放心吧,这货最擅长的就是装死,和某人有的一拼。”凌风笑了笑,丝毫不担心。

    “管我什么事情?”紫风撇嘴。

    “我没说你啊!”

    ……

    两日后,凌风带着傲娇鸟离开了小别院,向着拍卖会赶去,而后者也终于眉开眼笑了,收获难以想象的大啊。

    当然,它听说凌风打算拍卖这种丹药的时候,更加肉痛了,它宁可私藏,不过凌风考虑一下之后,还是决定拍卖了,不然他离开圣炎秘境之后,他炼丹师的晋级之路,会无比艰难。

    可是,就在他们进入火城不久,脸色却微微一沉,他们都感觉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从身后传来。

    有人跟踪,一个念头闪过,凌风心中惊现出了一抹杀意。